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超度母親,使我走上解脫之路


時間:2015/1/14 作者:恆覺

作者:清涼居士

頂禮大恩根本上師!

願虛空之際如母有情早日斷除輪迴苦,證得一切種智大覺果位而發心記錄學佛經歷。

我的學佛因緣

轉眼之間母親已經去世七年了,在這些年中,我不但沒有忘記母親的音容笑貌,甚至她的舉手投足,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會時刻浮現在我的腦海里。每次憶念母親都充滿無盡的欣慰和感恩,因為母親含辛茹苦把我養大,又因去世超度的因緣使我與佛法結緣,走上解脫之路。

記憶中的母親是一位勤奮善良、溫和但個性要強的人,為了我們這個家她付出了令人難以想像的艱辛,不知道吃過了多少的苦。聽母親說在生我的時候大出血,差點沒保住性命。大夫往她肚子上放了一冰塊止住血才撿回了半條命。之後他的身體一直很虛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吃中藥,一直吃到我十八歲那年。哥哥們年少無知經常在外惹事生非讓母親操碎了心。總想盡我所能孝敬她照顧她,不再讓她受到任何的委屈和傷害,但母親很堅強不想給任何人添麻煩,即便是受再多的苦再多的累她也會默默的忍受,依然以她柔弱的身軀,為我們撐起一個溫暖的家,她經常跟我們說的一句話就是,吃虧就是福!

我們特別依賴母親無私的愛,哥哥們長大了剛懂得怎樣孝敬父母時,可母親卻沒有給我們機會。就在我母親54歲那年,一兩疾馳的火車奪去了我母親的生命,當這一噩耗傳來後,我覺得天象塌下來一樣,頭天旋地轉。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我不相信更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事實,幾個不眠的夜晚,我沒有眼淚,因為我根本就不相信這是事實。那是個在一個比較早的冬天,我恍惚中看到了母親回到了家中,模樣和生前一樣,上身穿大紅色棉衣,但下身卻沒有穿褲子,當時我楞了一下,但很快母親就消失了,後來學佛後我才知道那是中陰身。就在那時我從難過中清醒過來,一直在想母親為什麼會沒穿褲子?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在搶救時,醫院大夫覺得褲子太髒了就給我母親脫掉了。記得母親剛去世八個小時的時候被送進了冰櫃裡,所以母親曾經託夢給我說她好冷。我學佛以後才明白,人在斷氣的頭三天神識並沒有走,這時要火化和燒活人是一樣的,母親被送進了冰櫃就相當於進了寒冰地獄一樣,所感受的痛苦可想而知的。其實,就在我夢見母親喊冷的那段時日,我哥也跟我做了同樣的夢。

按照世人的習俗,我將母親生前穿過的鞋子、衣服和平日裡喜歡吃的食物,連同用紙紮的活馬、房子、轎子、金元寶等都燒了給她。但還是夢裡會夢見她,有一次,夢見她在一個漆黑的夜裡,很無助的站著。我急切的問她:“你怎么就這么走了?”(離開我們),她說:“我也不想走,可那怎么辦呢?”依戀而無助的眼神讓我很心酸,這或許都是情執的緣故吧。

在家守孝滿百天后,我離開老家回到了北京,在北京的家裡冷冷清清,心裡空空蕩蕩的,有時候習慣性的打電話,多么渴望是母親再次接到我的電話(每次電話都是母親接),可拿起電話的只能是父親。我漸漸才相信,母親真的是走了。在那段時間裡,我每每醒來就是哭,直到哭累了也就睡著了。記得有一次我坐在沙發上似睡非睡之際,突然從門口飄進來一位白衣女士,是那么的慈悲和親切。她輕輕的走到我面前,抱著我的頭說:“不要太難過了,誰都會有走的那一天,你也會走的,你看自己多么的憔悴了啊!”我的靈魂好像一下子出了竅,回頭一看自己仍然在沙發上坐著,眼淚還沒幹。

自那以後,那位白衣女士(或許是觀音菩薩吧)的安慰和提醒一直在我腦海里反覆,我來這世界到底應該做什麼,活著的意義是什麼?難道只能在這個世界上等死嗎?死後會像我母親那樣可憐和無助嗎?幾次夢境的提醒,讓我明白母親是執著於親人而一直不肯離開我們,夢裡的她經常會孤獨的低著頭,不開心的站在黑暗的角落裡,圍繞著我們遲遲不肯離開。我只有揪心的痛疼,我不知道該如何做才能解救我母親,解救這個生前用生命呵護過我的母親,我發願無論用何種方法,也無論會經受什麼樣的痛苦,也一定讓母親離苦得樂,可向哪裡找方法呢?超度我母親的機緣到了(也是我學佛的機緣),一天我老公帶回一本《地藏經》和一張光碟,是淨空老法師講的,好像說人死了但靈魂不死,活著的人可以為其超度,讓故去的人往生極樂世界。於是,我一口氣讀完了《地藏經》,誦了幾天后對於能否超度得了我母親,說實在的我一點信心也沒有,還是相信在寺廟裡找出家師父們超度才會有把握,那年正好是母親去世三周年的日子,我回老家給母親上墳,小姨是佛教徒,學佛也很精進,我要求她帶我去廟裡,她答應了。就這樣我第一次去了一個尼姑庵。當時我跟那裡的住持妙音法師說:“我能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嗎?”住持慈悲的點點頭,我向妙音住持講了我來這裡的原因,妙音法師慈悲的開示說:“用你的真誠心去誦經超度,你母親肯定會受益的!”

廟裡的生活很清苦,每天四點起床洗漱上早課,留一位居士跟我一起做齋飯,有時候我也經常在早課時跟著一起念誦經文,下課後尼眾們進齋堂用餐我行堂,師父們次第坐好後,我端著飯盆和菜盆給每一位師父盛飯,她們吃好了都起坐後我才可以吃飯。飯後,我開始洗刷碗筷,打掃佛殿、護法殿、掃院子,所有的窗子都必須清掃一遍。師父們很少說話,各自做完各自手中的活就回屋去了。午飯和早飯一樣,重複一樣的程式。午休後,居士們共誦《華嚴經》兩個小時,之後師父講戒律。廟裡是過午不食的,我剛要休息一會,上晚課的時間就已經到了,出家師父做什麼我也跟著做什麼,直到晚上九點方才結束。每個晚上我都會到佛堂里跪著誦讀《地藏經》回向給我母親,每次誦完後不到兩個小時,身子都僵在那裡起不來,待一會勉強站起來後,腿腳早已不聽使喚了,我扶著牆一瘸一拐的走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每當躺下後身體像散了架一樣的痛疼。

在廟裡的生活一直都是這樣的清苦,在這座尼姑庵里每月要受持一次八關齋戒,一日一夜不睡覺不間斷的念佛,妙音法師囑咐我說:“在這裡幹活是種福田,念經回向不能僅僅回向你母親一個人,要回向所有的如母有情,你的功德才會更大。”當時我想誦經功德和在廟裡種的這點福田哪夠分給那么多的眾生啊?後來才知道當時心胸是多么的狹窄。

就這樣,很快一個月過去了,我每天讀誦《地藏經》,有時候也背誦一些《大悲咒》和《心經》什麼的回向給我的母親,但總覺得我的力量不夠,還是無法超度我的母親。有一次,寺廟裡的戒師父給我講了她出家時遇到的違緣,後來通過拜了兩部《地藏經》才順利出家。她的故事啟發了我,我也開始發心拜《地藏經》,剛開始一字一拜,共一萬多字,一有時間我就拜,無論是在午休還是晚上,也無論是在八關齋戒日,我一直在持續不斷的拜《地藏經》,每天最多睡四個小時,久而久之我好像已經適應了這種生活,竟然白天也沒有困意,即便是在晚上當我磕完頭時似乎還是很清醒的,在似夢非夢之中又聽到了廟裡打板的聲音,於是又開始起床做功課。那時,幾乎沒時間打妄想,為了超度母親我從不敢放逸自己,除非是自己病了爬不起來了才可以休息。

當我快拜完了一本《地藏經》的時候突然做了一個夢。夢見我抱著母親朝著大門走出去,看到外面是晴朗的天空,這時在門口處有一男一女攔住我說:“你母親需要淨身。”接著,那女的將我母親抱過去用清水洗了身體,我急切的說:“我母親怕涼”,那位女士說:“你試試”,於是,我試了下水溫很舒服,於是把身上的血給洗掉了。這時夢也醒了,當時我想這可能是我母親的業障已經消了,還差一步就能跨出門外了。我知道我沒有能力超度我母親,或許還是由於我信心不足的緣故,自此,最終我還是帶著一些結緣的光碟離開了那座寺廟。去亞青寺為母超度

自從我從寺廟回家後已經習慣了4點鐘起床,但沒有師父們帶領的早晚課,好像一下子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於是,我只好把一些簡單的經咒複習一遍,將帶回來的光碟看看,用自己的分別念去理解佛法和空性。但這些都還是沒有超度了我母親,我不斷地向佛菩薩祈求,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超度了我的母親?或許是對母親超度過於迫切的緣故,有一天夢見我母親的身邊有具陌生男人的屍體,她蹲在那裡害怕的直發抖,我問旁邊的一位女士(意識中好像是管理死人的):“我母親為什麼會這樣害怕呢?”她很友好的說:“這是欠了他的命,要求償還。你要多放生回向給你的母親怨親債主”夢醒時我才記起母親曾經跟我說過,她曾經墮胎過一個男孩。母親在世時為了我和我們的這個家,造了不少的殺業,為了餵養我生病的身體,曾經買過活鯉魚,買過很多活貝類的東西,現在的母親為了兒女造下了諸多殺生業障而被束縛在輪迴中恆時受苦。因此,夢中的人建議我多放生。

為了超度我母親,我時刻沒有放棄找人超度這個念頭,有一次我接到了一個曾經在寺廟裡認識的一位比丘尼打來的電話,她說她的密宗師父很厲害能夠做超度,於是我趕緊去拜見了他,見面後我就急忙地要求師父幫我母親做超度,他回答說:“你成就了她就得度了!還有一個辦法是你去亞青寺供齋,兩萬多僧眾中有諸多的登地菩薩,一旦接上了法緣,你母親也會被超度”。聽完了這位師父的話我的心涼了半截,真後悔來拜見他,那時我想如果我成就了那得需要多長時間啊,我母親在這段時間要遭多少罪再受多少苦啊。自從聽完那位師父的話後我感到超度我母親是那么的渺茫。幸好師父說下周他要去西藏,可以帶我一起去。我想到那裡找個活佛給母親做超度,母親肯定會被超度走的。

就這樣,我去了聖地西藏大昭寺,我見到了又高又大的覺沃佛像,在來時的路上師父就跟我說,覺沃佛是佛陀親自加持過開過光的,見到覺沃佛如同見到佛陀本人一樣。於是,我一邊給覺沃佛供燈一邊在佛身上貼金,不斷默默地祈禱佛陀能找到一位活佛幫我把母親做超度。可直到去了布達拉宮依然是沒遇到我想像中的活佛,我心裡好著急也好失望啊!那位師父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情,勸導我說:“亞青寺的阿秋法王曾印證過的一位活佛,這位活佛的弟子我們熟識,要不讓這位弟子帶我們去見法-王吧,讓法-王幫你超度好嗎?”一聽說法-王能給超度我興奮的趕緊答應去拜見,那時我第一次聽到法-王的名字還是那么的陌生,不像有些師兄一聽到了法王的名字就已經興奮的晚上睡不著覺了。

那位活佛的弟子開車把我們接到亞青寺,雖然旅途顛簸,雖然路途遙遠,趕到那裡也已經身體疲憊,但這些都無法阻止我想快速見到法-王趕緊幫我母親超度的迫切心情。

法王的院子裡排了長長的隊伍,都是等待去拜見的。我們也以此排隊進了院子,此時,法王已將窗戶打開,只見一位和藹的老人精神矍鑠,眼睛黑亮耳朵很大,慈悲寫在老人的臉上。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法-王?此時,旁邊有一翻譯說:“法-王的頭上有佛像誰能看見?”我說沒看見,接著法-王看著我對我講:“把上師看成佛你就會和我一樣,頭上、耳朵、鼻子、身上都是佛像”。然後法-王向我重複了好多遍,當時我一直緊張什麼也不懂,站起來就躲到了一位師兄的身後,然後法-王就不再說話了。後來我才明白法-王的苦口婆心和單獨為我開示的用意,法-王把我們手裡的念珠加持一下然後就關掉了窗子。

按照帶我去的那個師父的建議,我拿出了2萬塊錢供兩萬僧眾,每人供養了一元,把我母親的名字寫好給了那位師父一同轉交給了法王,於是,當天我就回了。回來後不久我就夢見跨出大門,母親活了,還和生前一樣的,只不過是口裡念著佛號,前面有個出家師父帶路,我抱著母親跟在後邊走了,記得天是灰濛濛的,周邊是高樓大廈。醒後看了有些法師的介紹方知,進入了高樓大廈就表明投胎轉世為富貴人家了,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夢過我的母親。

幸遇大恩上師

從開始超度我母親那一天起,其實我已經不知不覺走上了學佛的路。回京後我從網上下載了一些關於佛經佛典。按照有關藏傳佛教的儀軌,開始念誦金剛薩埵心咒,發心念40萬遍,由於將我母親超度走後,好像心再無掛礙了。所以,當我念誦金剛薩埵心咒時總能夠做到心口一致,時刻能夠觀想到金剛薩埵佛,真誠發露懺悔往昔所造的種種惡業,發心永不再造。當我念誦不到20萬遍時夢見自己在天上飛,一望無際的山河大地是那么的美麗,藍藍的天清澈的水,像藏地的風光一般秀麗,簡直就是一幅難以形容的山水畫。我在蔚藍色的天空中飛呀飛,想飛多高就多高,完全由自己控制,想去做什麼好像一個意念就到了。

夢醒之後我查了有關典籍,書中說這是清除業障的表現,真是一切唯心造啊,動什麼念就會有什麼樣的境界現前,於是我對因果深信不疑。雖然我從亞青寺回來也將近兩個月了,但對於甚深的佛經還是不通達,我不知道該向哪裡尋找答案。一天夜裡我夢見一位很莊嚴很和藹的喇嘛,戴一副眼鏡盤腿坐著向我微笑,手裡還拿著一個法本給了我,於是夢就醒了。不知怎的這個夢境印象太深了,好像非常清晰的印在我的腦子裡一樣。

幾天之後,有位師兄突然打來了電話對我說:“阿秋法-王的心子亞青寺禪修院院長、戒律師當秋堪布來北京了,你要不要去見下?”但我想來內地的活佛真的太多了也搞不清真假,最終還是決定沒去見。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去見當秋堪布的那位師兄電話給我描述了堪布的形象時,我突然想起了夢裡夢到的那位喇嘛,心想怎么會和我夢見的那位喇嘛長得如此吻合呢?

或許是佛菩薩的加持,法-王的加持,我去拜見了這位上師。天哪,跟我夢到的完全一致(後來見到上師給我的照片也正是我夢中夢到的樣子)。堪布很少說話,溫和的臉上顯得那么平靜。此時堪布的侍者跟我們說師父有他心通,你們可別亂想啊,當時我多少有些緊張也沒敢說什麼,看到其他師兄供養師父,我也隨喜供養但師父不要,讓我拿去放生。師父臨走的前一天,他給我傳了上師瑜伽並讓我受三皈五戒,那時我正式成為了上師的弟子。在那段跟上師一起的日子裡(20天時間),我仔細觀察過上師,他是那么的慈悲和智慧,有很多事情都能夠處理的恰當好處,也有很多事情見證了上師的功德。有一次,有位師兄給上師打電話說家裡人剛剛去世了,請求師父超度。師父說讓他把電話放到死人的耳朵邊,這邊上師念了個破瓦法後說:“此人去淨土了”,後來有機會見到了這位師兄他說找過成就者觀過,他的親人真的去了淨土。自那以後,我對師父生起了極大的信心,我從心裡認定這就是我生生世世的根本上師,於是死心塌地的跟上師學佛直到現在。

剛剛學習密宗後的我對佛法還是相對陌生,有時候也信心不足甚至比較迷茫。但無論是為了超度我母親而學佛,還是我真得已經領悟了學佛的好處,起碼我在認真想解脫這件事了。通過超度母親,她讓我深深的理解了苦空無常的道理,使我對世事生出了厭離心。自那以後才算是進入了正式的學佛階段,根據上師的要求,我開始精進修持。每天早晨一座上師瑜伽,觀想喇嘛仁波切的皈依境。由於菩提小組的道場距離家太遠,我便一個人在家裡堅持修學。在剛剛加入菩提小組的那段時日,我有幸遇到了一對有正知正見的老夫婦和一位出家師父,推薦我讀慈誠羅珠堪布寫的《慧燈之光》。他們說《慧燈之光》這套書很實用也很具體,容易理解和吸收。於是我就根據書上介紹的方法,早晨空腹打坐,下座後洗漱吃飯做其他事情,晚上睡覺前再在坐上按住30分鐘,每次30分鐘的打坐感覺到像休息了好幾個小時一樣的輕鬆。就這樣我每天不間斷的修上師瑜伽,共修了三個多月,漸漸的有了一點覺受,上坐後幾分鐘就能進入輕安狀態,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感覺到陣陣的清涼。

五加行的修學經歷

(一)上師瑜伽的修學

我在修上師瑜伽時積累了點滴的感受,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每次上座時我都會按照上師的要求,身體端直,以毗盧七支座法調整身體,不松不緊,讓中脈保持垂直和明點暢通無礙。我一般用金剛跏趺坐,這樣能令身體穩固不動,如此能清除修行中的很多障礙。當然初學者單盤散盤也可以,觀想上師在頭頂,然後排九節佛風來排出濁氣,舌抵上齶用嘴呼吸,結定印或休息印,念儀軌(儀軌也是調伏妄念的方法)並隨文入觀,一邊念一邊觀想喇嘛仁波切的皈依境,當念到蓮師心咒10分鐘時,便開始觀想蓮師,從頭到腳五官法衣法器,觀想的像畫畫一樣細緻,這樣很容易專注下來,以此觀想來遣除違緣。

接著隨文念下去直到安住,眼睛朝前下方看,我沒有刻意放到一個物體上(放到一個物體上會流淚),此時萬緣放下。用這種止觀的方法平息身口意所造的業。在我初修時也會雜念紛飛,因為不懂方法而散亂,根本覺察不到自己的浮躁,通過多次對心的訓練才看到自己的散亂,有時候糟糕的無法接受,但我清楚這是修行道路上的必經之路。為了對治這些散亂,我的做法是觀想唐卡中的皈依境或蓮師來控制這些妄念和執著,觀想蓮師時先從臉部五官開始觀起,因為蓮師裝飾複雜可以把妄念轉為道用,可以更加集中精力,慢慢地很快就會安靜下來,當念頭起時再反覆觀,那時我每座觀修都在半個小時以上,但在修行的路上需要付出堅持不懈的努力,遇到的困難也就不一一列舉了。

修行觀想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三個月,感覺打坐的功夫日日增上,身心輕安。我知道打坐修身是一種修行的捷徑,是令我們迅速證悟的方便,就這樣如實的修,妄念、昏沉、掉舉越來越少了,心很容易靜得下來。每次起座我都要如法的回向,上師說,我們所做的一切善事都要三殊勝攝持,哪怕是燒一根香、磕一個頭,或者在佛前供了一盞燈,平常修的法,最好都要如理如法的發心正行回向。如果離開了三殊勝,即便是外表上做再多的善事也不能成為解脫之因。我清楚的記得上師的教導,嚴格按照上師的要求去做。

在平日的修行中,我除了修上師瑜伽外,一直在閱讀《慧燈之光》,有一次菩提小組的一位亞青寺的師父對我說,你現在已經修出來了出離心,但如果真想快速解脫必須要按照次第修持五加行,五加行能夠積累資糧,清淨業障。我們亞青寺的出家人、活佛、堪布都要修五加行,不修五加行不配做出家人。我聽後也堅定了修五加行的信心,於是,修上師瑜伽三個月後我開始修持了五加行。

(二)磕大頭的修學修持五加行時我首先從磕大頭開始,在磕大頭的時候我是與皈依偈同時來修的,由於我有修上師瑜伽的基礎,在磕大頭觀想的時候,蓮師的皈依境已經觀修的很清楚了,只要我一觀想蓮師就能立即在我前面的虛空中,每磕一個大頭時我都會認真觀想,雙手合十時中間是空的,我在觀想手捧著摩尼寶站立,皈依上師時手是放在胸前的,皈依佛時手是放在髮髻處,皈依法時手是放在喉間,皈依僧時手又回到了胸前,同時念誦四句偈子。一邊默念一邊五體投地地頂禮,腳趾我一般是不離開地面,這樣能保持氣脈平衡,觀想無數眾生和冤情債主一同和我拜佛和皈依(自己化身無數拜也可以)。通過拜佛我放下了傲慢和成見,把自己擺在了很低的位置,再不擔心會失去什麼,同時通過拜佛也積累了巨大的福報。

就這樣,當我拜佛到三萬的時候我病了,病的很厲害發低燒,幾天渾身發抖於是就休息了幾天,但一想到我母親就覺得無常時刻都會來臨,自己常常會想我也不知道明天是否還活著,這時動力一下子又來了,我必須馬上去磕頭,即便是病了死了也要死在修行的路上,於是我不斷祈禱上師加持,才順利度過了最難熬的日子,之後每天都最少磕600個大頭,並且也沒感覺到有太大壓力。但磕頭到5萬時違緣又出現了,或許是內魔驅使,我出去辦了幾天的事,一旦要磕頭就會給自己找種種理由和藉口,甚至很想出去旅遊散心,就在這種想法在腦海中徘徊時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走進了一個佛堂,看見了一排凳子,身體疲倦的我很想坐下來休息,忽然聽見蓮師的聲音說,不可以休息,我環顧四周但沒見到蓮師的影子,只聞蓮師的聲音。但是身體的疲憊還是讓我不自由自主的坐了下來,剛要落坐時,有位多頭多手很恐怖的護法神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一下子被嚇醒了。後來才知道這是大威德護法提醒我要我繼續堅持修法,我趕忙起床不敢再偷懶了。

多次磕頭時,膝蓋已經血肉模糊了,經常褲子會粘在膝蓋上,火辣辣的痛疼。就這樣堅持磕頭,也不知道曾經掉了幾層皮。雖然這樣我還是咬緊牙關繼續磕大頭,我曾經發願願所有的眾生成佛後我再成佛,有時候願力不可思議,龍天護法都會過來護持。修行的確不容易,每當到一個門檻時總會出現退縮的想法,磕頭到8萬時又出現了不想磕下去的想法了,此時我的信心已經很堅定了,我觀想蓮師在向我招手說,堅持,很快你就解脫了,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後來在上師的加持下,我的脈好像磕開了,磕頭越來越輕鬆了,看到一切螞蟻蟑螂等小動物也觀想和自己一起磕大頭,回向時,觀想一切眾生父母眷屬像鴿子一樣飛入皈依境蓮師心間化為光明消失法界!每天堅持大禮拜,我很開心,身體也好像是也越來越健康了!一共半年左右,我修完了11萬個大禮拜和皈依,心裡非常的欣慰!

(三)百字明的修學

每天早晨起床我例行功課向上師三寶供水、供燈,焚香發願,為了虛空之際所有的眾生都能遠離痛苦最終都能夠解脫而修持五加行。早飯後開始念誦《開顯解脫道》,當念到百字明的時候放下,單盤而坐拿起念珠開始觀想百字明,一百字在月輪上面如一根頭髮的發尖一般微細,圍繞種子字“吽”字,一個融入一個,最後融入“吽”字,觀想越小越易專注,最後變成金剛薩埵在我前方發光照著我,並虔誠祈禱加持我和虛空際所有的眾生都能夠清淨無始以來所造的罪業,毫無保留的認認真真的回憶曾經所造的一切罪業,並一一懺悔,發誓永不再造。同時一邊念誦一邊觀想金剛薩埵在我頭頂上不斷滴下甘露清淨我的全身,身上流出了膿血、青蛙、煙汁被甘露毫無阻礙的沖走(慧燈之光介紹的很詳盡,我也是根據書中介紹以此修習),每座起身都要回向,“速以此善根,成就三寶尊,願將無餘眾,安置於佛地”。

我念誦百字明時每108遍需要20分鐘左右的時間,當我念到7萬遍的時候,夢見了金剛薩埵壇城在虛空中,裡面還有幾位出家師父在裡邊念經,大概不到三個月我終於完成了百字明的修學。然後一夜夢裡,我夢見了金剛薩埵佛跟我說:“善女人,你的業障已經清淨”。我終於算是鬆了口氣,並開始下一個環節的修學。

(四)菩提心的修學

在修學菩提心時,坐上安住觀修,並念誦四句偈子。觀想慈、悲、喜、舍,手裡念珠記數(散念或座下計數不算),先從舍心開始,觀想一切眾生都曾經做過我的父母眷屬,往昔都是因為對親人的貪著,對怨敵的嗔恨,以至於沉淪六道,這些都是因為沒有對過患的觀察造成的,如今我被當成親友的這些人都是以往生生世世的父母,也曾經是曾經傷害過我的人。所以,沒有親人和仇人之分,覺得修出了近似的平等之心,就開始修下一個“慈”心。在修慈無量心的時候,我將三界的一切眾生都觀待成父母,他們曾經為了我也像現世的父母一樣,哺育我從幼兒到長大,全然不在乎我的顛倒行為,也不顧自己有多么的艱辛,只是想法設法使兒女平安快樂,無條件地付出不求任何回報。因此,我也會盡全力令一切有情父母得到安樂,不求任何回報。感覺自己這種很溫暖祥和的慈心近似無造作的升起的時候,則開始修下一個“悲”心。

在修悲心的時候,我一想起母親為我受的苦,為我們女兒們造的業而被陷入輪迴而永無盡頭時,眼淚就情不自禁的流了出來。就這樣我再擴大到一切眾生,這些眾生都在無始劫以來曾經做過我的父母,真是令我心痛。我發自肺腑的願意承受他們的痛苦,所有所造的業也由我一個人來承受,即便是下了地獄我也會無怨無悔,只要眾生都能夠從輪迴中解脫,只要每一位眾生都能夠離苦得樂,我心足矣!修到讓眾生離苦的強烈願望震撼自己,心中充滿悲憫之情,升起近似無造作的悲心來,則開始修下一個“喜”心。

接下來我開始修喜心。我認真觀待我周圍的親朋好友,他們中很多有權、有勢、有財富和美貌的,我不僅不會生起嗔恨之心,而且也沒有半點嫉妒之心,反而更希望他們具有天人般的福報,願他們的財富更加圓滿,智慧更加廣大,同時也希望所有的眾生都能夠財富富足,功德圓滿。修出來了真正的“歡喜”、“隨喜”之心。修完喜心後,感覺真是不可思議,經過了日久的竄習,我的心相續慢慢真正體會到了眾生的平等,心胸從此豁然開朗了。

就這樣我修習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並圓滿了11萬遍發心偈子。菩提心有了很大的進步,平常不會照顧人的我,也學會了主動照顧別人,平日裡面別人對我的指責我能很歡喜的接受了。心裡充滿了慈悲,祥和!

(五)曼扎的修學

在供曼扎盤時,我按照大恩上師當秋堪布親自教給我的方法去做,首先是供了佛像、經書(我供的是金剛經)、塔、曼扎、水、燈、花等,再準備一個修的曼扎盤,根據自己的經濟條件選用材料,我用的是金銀修的,就是把我的金項鍊和銀項鍊拆碎了混在了一起。先是準備好藏紅花泡在水裡,放進一個乾淨的棍,我修的是七堆曼扎,盤好腿鋪上一張毯子在身上,左手拿曼扎和念珠,右手拿起放在藏紅花水裡的棍,點在曼扎盤上以清淨壇城。每座都要點藏紅花的水,一邊不停的念百字明一邊用手腕處反覆擦拭基盤,清淨身口意。在每次的上座開始時需念誦三遍百字明。然後拿起修曼扎用的材料按順序放上七堆,再念供曼扎的四句偈子和供養偈。此時我都在觀想金銀珠寶等供養給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這些方法在書上就能找到或是請教上師。

在修曼扎的時候,我感觸最深的是不敢喝多水,唯恐上廁所而影響了修學的時間,餓了就吃一口放在身邊的麵包(吃東西時要先回向),然後繼續修學。修曼扎的過程中有時候也有一些感應,有一次,我夢見大米剛放到基盤上一下子就變成了壇城,真是不可思議。就這樣我修曼扎時又用了大約兩個月的時間。

五加行經過一年的努力終於修完了,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感應,有一段時間我突然感覺到身體好像要飛起來一樣輕,從內往外的喜悅之情無法言表,晚上做夢都在虛空中,白天和晚上一直很清明,有時候竟然沒有妄想,心如如不動。打坐時無需準備就可以進入清明的狀態,身心清涼猶如一片飄飛的葉子,很長時間都不會出現妄想,在自然狀態中會出現停止呼吸,不知不覺中兩個小時就一晃而過,感覺好像才過了幾分鐘。我越來越體會到,當心如如不動的時候,外界的幻相會自然消失。那時再看佛經時才知道八萬四千法門原來都是說明書,是佛菩薩因材施教的方便。

我時刻在想我們正是由於我執的病因產生了貪嗔痴,因滿足一己私利,在起心動念身口意中都造下了很大的罪業,只要放下了這些貪嗔痴就會找回自己心的本來面目,如風平如鏡的水中投放出月亮的倒影一樣,清淨而圓滿。這種法喜不斷持續,有時候很想把這些體會告訴身邊的人,讓大家也來分享我的這種喜悅,可我找不到一句合適的語言來去形容。當我再次讀到《心經》《金剛經》的時候,才知道佛陀的密意妙不可言。現在的我對世間的名利情再也不會去執著了,無論是達官顯貴,還是富豪大亨,在我的眼裡也沒有任何的特別,只是覺得他們有些人因為不懂得因果取捨造了諸多的罪業感到可憐,將來果報現前無論以前是多么的風光,也都將被業力所轉,無助的漂泊,心裡不由自主得生起悲憫之心。

去亞青寺修法

經過了一年多前行的修學,我感覺距離心的本性越來越近,對佛法生起了穩固的信心。我給上師打電話匯報五加行已經修完了,上師讓我去亞青修直斷竅訣(車卻),竅訣需要在上師身邊口耳相傳,但要想學密法求解脫,繼續往上修,必須要具備幾個條件:一是傳承清淨,二是導師功德圓滿,三是弟子具圓滿之信心。其中圓滿的信心是真實功德的體現。在求竅訣之前,我對上師還沒有生起上師即是佛的定解。自從去了亞青親近上師後才感悟到上師就是佛。上師行事低調、謙虛,從不張揚,上師恆順眾生默默地承受著上萬弟子的習氣,引導弟子修行,耐心地為弟子排憂解惑,上師無我的智慧和慈悲令我深深的感動。當然上師有時也會因調伏頑固的弟子而示現下神通,因為每個眾生的根基不同,以上師的功德能夠了知,以善巧方便引導他們解脫。

由於對上師生起了極大信心,我對佛法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修學也越來越精進。在上師身邊修行,上師要求我每天修四座法。我一般早晨在4點半鐘起床(我都是和衣而睡),起來後披上外衣毗盧七支座,發菩提心,排九節佛風,念誦儀軌(我一般都能背誦下來),觀想上師和自己融為一體安住而修。我在觀想上師時,所有的上師也都包括在內,所以不用一一觀想。

我的修學時間安排是上午第一坐在凌晨4:30開始,第二坐大概10:00開始,下午4:00點吃飯前一坐,晚上睡前10:00左右一坐法。每坐法大概2個小時左右,坐坐觀待自心竅訣融入心相續安住,每日四坐下座坐後也要保持少說話,上師是戒律師曾給三萬多位僧眾受過戒,經常告訴我們戒律一定要守好。每次求一個竅決需要修三天,三天后去見上師把修的見解要說出來。上師說的話稱為法,耳根聽稱為聞,然後去思維在禪坐中修,自然具備了聞思修。一剎那安住一切法義。時刻祈禱上師,平時將上師觀想自己的梵穴之上;吃飯時觀想上師在自己喉間作供養;走路時觀想上師在自己的右肩轉繞;入睡時將上師觀想在自己的心間。有時候意念好像被上師拿走了,人一直很清明。雖然在禪修中有著不同的覺受,但我沒有執著,隨著修法的增上信心也越來越增上,我的體會是信心大加持力就會大。有時候坐下不免會接觸一些人而生起分別念,但上師都清清楚楚的知道這一切,每每這樣時上師會用嚴肅的表情或肢體語言來提醒我,讓我反省和懺悔。如果我用慈悲心攝持做一點善事,上師也知道就會很開心。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我時時反觀自己的心相續和處世動機,如果是貪嗔痴馬上斷掉懺悔,只能用信心菩提心出離心來護持心相續,時時觀照自己的正念,在生活的細節上歷事練心,不敢做上師不高興的事。

很快我在亞青寺住了將近半年,由於亞青寺地處藏區高原,進入11月份天氣比較寒冷,大圓滿車卻(直斷)龍薩和龍欽兩支法脈的竅訣都求完了,上師擔心我的身體會受不住風寒便讓我回家繼續修學。於是,我離開了上師的身邊。回家後,我每天保持最少兩坐法,堅持念誦21遍百字明和蓮師心咒。日常生活中做事我都是隨緣而做,不去執著,總是把解脫放在第一位,修法從不間斷。我想只要有一口飯吃餓不死就成,對人對事不強求。

最後我給大家分享的是上師瑜伽的體會,由於我經常情不自禁的憶念上師,時時祈求上師三寶的加持,每天修持上師瑜伽。讓我的信心日日增上,我堅信只要能夠精進修持,人人都可以成佛。大恩上師法-王仁波切曾經說過,智慧從禪定中出。我很受用,現在無論是什麼人對我誹謗、詆毀還是如何傷害我,我不僅沒有恨意,反而會生起憐憫和同情之心。

從我的修學中深深體會到,經常思維人身難得,壽命無常,輪迴過患,因果不虛,是修行的動力很重要。修學五加行也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積累資糧清除業障最好的前行法也是正行法,對修上師瑜伽是個很好的鋪墊,會不斷增進對上師的信心,一旦對生起了上師是佛的信心會即生成就的。也很快就能領悟這是修持密法大圓滿的殊勝之處,我現在真正體會到喇嘛仁波切當初的開示,當我們面臨死亡時也會毫不迷亂地能夠祈禱上師清楚觀想上師,從而在臨終或中陰身即身成就。

我今生最大的收穫就是慶幸遇到了佛法,遇到了大恩上師,雖然我現在還是凡夫,但由於對佛法的信心對上師的信心很堅定,所以對今生解脫也很有信心。當然還要感恩的是我最愛的母親,是她讓我走上了學佛之路,為了超度她,我完全走上了一條解脫之路。最後,我希望閱讀這篇文章的所有人都能夠對佛法、對上師、對自己有著堅定的信心,在上師三寶的加持下,只要能夠樹立正知正見,如理如法的修學,守好清淨戒律,人人都可證得無上菩提!以上是我四年來的學佛經歷供養給大家。

感恩大恩根本上師當秋堪布和歷代的傳承祖師、祈願正法久住!

願我以前現在和未來所做的一切善法功德均回向三界六趣一切眾生都能離苦得樂,證得遍知佛的果位!吉祥如意!

清涼居士 2013年2月20日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