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你往昔有大善根,才能聽到這個“難信之法”


時間:2019/3/30 作者:清凡居士

你往昔有大善根,

才能聽到這個“難信之法”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

“舍利弗”:釋迦牟尼佛又叫一聲“舍利弗!”我再告訴你一點好訊息。什麼呢?“如我今者”:好像我現在,“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我和六方諸佛都讚嘆這部經典,說這部經典有不可思議的功德。

“彼諸佛等,亦稱讚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

釋迦牟尼佛說,不是單單我讚嘆這些諸佛,“彼諸佛等”:那一些諸佛,“亦稱讚我不可思議功德”:他們也讚嘆我釋迦牟尼佛,有不可思議的功德。

“而作是言”:他們就這樣講了,“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釋迦牟尼佛真是了不起,他真是太難得了!怎么呢?他能做人所做不到的事情,人家不能做的事情他就能做。釋迦牟尼佛太難得了,非常之難!世間稀有的這種事情,他都能做得到。

那么有的聽過經的,就知道“釋迦牟尼佛”是什麼意思了。

“釋迦”是梵語,翻譯為“能仁”;“牟尼”也是梵語,翻譯為“寂默”。釋迦牟尼,就是“能仁寂默”的意思。能仁,就是教化一切眾生;寂默,就是迴光返照,修一種的定。能仁,就是動;寂默,就是靜。常動、常靜,這叫隨緣不變,不變隨緣。

這一位佛是既隨緣而又不變,既不變而又隨緣,所以他是無為而無不為,無作而無不作,所以釋迦牟尼佛是不可思議的。

釋迦牟尼佛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地方呢?“能於娑婆國土”:梵語“娑婆”,翻譯過來的意思,就叫“堪忍”,堪能忍受。堪能忍受什麼呢?堪能忍受這種的痛苦。娑婆世界是無有樂,只有苦的,可是眾生忍耐的性很大的,可以忍耐這種苦;在這種苦的境界上,也不知不覺,不知道這是苦,所以這叫娑婆國土。

“五濁惡世”:娑婆國土有五種的濁惡。這五種的濁惡,是最壞的東西。我們為什麼不能成佛?就是這五濁惡世把我們陷住了,陷到這地方了,好像在那個沼澤裡頭,在那個淤泥裡邊,拔不出腿來了。這五濁就好像那個淤泥一樣,淤泥就是有水又有泥的地方。

所以,這就好像你這個腿拔出來了,那個腿又陷到泥裡頭去了;那個腿你拔出來了,這個腿又陷進去了。簡直地沒有法子拔出腿來,沒有法子離開這種五濁的惡世裡邊。可是釋迦牟尼佛最有本事,最有神通,他能教你在這個五濁惡世,一躍而出──這么一跳,就跳出這個五濁。所謂:

一剎那中離五濁,

屈伸臂頃到蓮池。

你看,這是我們晚間“大回向”時候念的。“一剎那中離五濁”,一剎那,就是比一秒鐘還短。這么短的時間,就離開這五濁了。“屈伸臂頃到蓮池”,那個壯士屈伸臂頃。壯士,就是會武術的武人,他胳臂這么一伸,這叫“屈伸臂頃”。屈伸臂頃到蓮池,胳臂這么一伸,就到蓮池了。所以釋迦牟尼佛的本領最大,能於五濁惡世,在這個五種的濁惡世界裡,教你一躍而出。什麼是五濁呢?

“劫濁”:什麼叫劫濁呢?就是這個時間的污濁。時間的污濁是由什麼造成的呢?它以其它的四濁,一天比一天增加,一天比一天厲害,增而又增,增而又增,作為這個劫濁的本體。

它因為要有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這四濁來幫助它,幫助就變成一個劫濁了,所以劫濁以“四濁增加”作為它的本體,以“熾然不停”作為它的相。熾然不停,就好像那火著得,越著越旺、越著越旺,總也不停止,這是劫濁的相。(弟子問:熾?)熾,就是那個五陰熾盛的“熾”,就是著火的意思,熾然不停。這是劫濁。

“見濁”:什麼叫見濁呢?見濁以“五利使”做它的本體。五利使,就是身、邊、戒、見、邪──身見、邊見、戒見、見取見、邪見,這五利使作為它的本體。以“錯知謬解”作它的相,就是本來是一種真正的道理,他想到偏的地方去了,邪知邪見。這是見濁。

“煩惱濁”:這個煩惱濁以“五鈍使”作它的本體。五鈍使,就是貪、瞋、痴、慢、疑,這五鈍使作它的本體。以“煩惱逼迫”作它的相,它的相貌。

“眾生濁”:眾生濁是以“三緣和合”作它的體。三緣,就是父緣、母緣、自己的業緣,這“三緣和合”作它的體,以“輪迴不息”作它的相。

由這種三緣和合的情形,然後輪迴不息,頭出頭沒──在今生姓張,來生就姓李;今生做比丘尼,來生又做比丘,再來生又做了比丘;比丘尼又轉比丘,比丘轉比丘尼。你說多妙,這才真是太妙了!你自己知道自己是個比丘尼,比我告訴你好得多。所以自己知道自己本來面目:“噢!原來我是個比丘尼啊!哈哈!”

你看我們這回打佛七,有人得了宿命通了,知道自己原來是個比丘尼。本來在這個世界上,他就覺得像在河裡那兒游泳。你想這到底是不是妙?所以你應該把這個寫到你的日記本子上,把它寫得清清楚楚的,給你們西方人看一看,這倒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前幾天我就對你講,我說你這個“病”是個好病,不是個壞病,不要緊的,旁人想得你這個“病”還得不著呢!

“命濁中”:命濁,什麼叫命?命,可以說是暖息識,又可以說壽暖識。暖,就是溫暖的暖;息,就是呼吸的息,出息、入息的息。一呼一吸,謂之一息。命以這個“識”為它的體,也有說以“壽暖識”為它的體。以“摧滅年壽”為相,以由少而壯、由壯而老、由老而死,這是命的一個相。所以這是五濁。

以上是“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這五濁,因為時間的問題,所以不能詳細講,若要詳細講,以後有機會再來講。今天因為是阿彌陀佛誕,要把這部《阿彌陀經》講完,所以這幾天講這部經,好像坐火箭那么快,一天都講了很多。

以前你們到台灣那個時候,一天或者只講一句、二句,講得很慢,現在講得快了,因為你們回來了。我講完這部《彌陀經》,明天晚間開始打禪七。這七天禪七過了之後,繼續講《法華經》,所以今天晚間要講完了它。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五濁惡世裡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到無上正等正覺。“為諸眾生”:他成佛了之後,又為一切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你看釋迦牟尼佛自己都知道,說出這法,人很不容易相信的。這是很不容易相信的“難信之法”。

“舍利弗!當知我於五濁惡世,行此難事,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是為甚難。”

“舍利弗!當知我於五濁惡世”:你應該知道啊,我在這五濁惡世,“行此難事”:做這種最難的一些事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到這無上正等正覺。“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為一切世間說這種最難信的佛法,“是為甚難”:釋迦牟尼佛自己都說了,“甚難!”很難的,很不容易相信的。釋迦牟尼佛說很難呢!佛是這么樣講,但是我說很容易,因為只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只要你肯念,你說不是容易嗎?這我覺得很不費力的,既不費錢,又不費力,又不費時間,所以這是非常容易的一個佛法。

“佛說此經已,舍利弗及諸比丘,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歡喜信受,作禮而去。”

“佛說此經已”:釋迦牟尼佛說完了這一部《阿彌陀經》之後,“舍利弗”:這位大智舍利弗,“及諸比丘”:和所有一切的大比丘。“一切世間”:一切世間的,“天、人、阿修羅等”:天上的天人、人間的人,和這個阿修羅等。又包括其他的天龍八部在裡頭,所以有一個“等”字。這“等”,就是等於其他天龍八部,緊那羅、乾闥婆……之類的。

“聞佛所說”:等大家聽佛說完了,“歡喜信受”:都皆大歡喜,非常的快樂。“作禮而去”:大家都給釋迦牟尼佛叩頭頂禮,謝謝釋迦牟尼佛所說的這一部《阿彌陀經》來教化眾生。

你看當初這些大阿羅漢,都要向釋迦牟尼佛叩頭頂禮來謝法,所以我們現在聞到這個無上甚深微妙法,這都是往昔有大善根了,都是和阿彌陀佛有大因緣,才能聽見《阿彌陀經》,念“阿彌陀佛”一個禮拜的時間,這是很難得的。

恭錄自《佛說阿彌陀經》淺釋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