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


時間:2019/4/3 作者:清凡居士

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己得上人法,詃惑無識,恐令失心;所過之處,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貪,成菩提道。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殘生,旅泊三界,示一往還,去已無返。云何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卻非出家具戒比丘,為小乘道。由是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

這一些個魔鬼,我在以前遇著的多了!那么在西方人,都還不知道有這種奇怪的事情。並不是中國人信神信鬼,才有這些個;這是時間久了,這個天地間奇奇怪怪的事情多得很!“

“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釋迦牟尼佛說:“我入涅槃之後,在末法的時候,這些個妖邪多得不得了,到處都是!”我們人不能因為沒看見,就不相信;這世界上,我們沒有看見的事情多得很!要完全等到我們親眼看見,這一生看不完的。

那么這一生看不完那么多的事情,我們也不知道那么多的事情了!那么“多此妖邪”,這一些個不正當的人多得很;“熾盛世間”,就像火似的,在這個世界上燒,把所有的人都燒死了。這一些個不認識妖魔鬼怪的人,就都跟著跑了;他們就像火那么厲害,把人都燒壞了。

“潛匿奸欺,稱善知識”:“潛”,就是潛藏起來;“匿”,也是藏匿起來;就是潛伏到什麼地方,或者他這個儘是秘密的,不叫人知道。“奸欺”,用各種計謀欺騙人。“稱善知識”,他自己稱自己就是明眼善知識,他什麼都明白。

“各自謂己”:每一個都是自己稱讚自己“得上人法”:“上人”,就是菩薩;他說他就是菩薩了。你說,這就是邪知邪見!在佛教裡頭,就算你是佛菩薩來的,你在有生之日,不能講自己:“喔,我是佛,我是菩薩,我就是羅漢!”不能這樣講的。這樣講的,這就是魔鬼了!就是這一類的人了!要等到什麼時候呢?要等到死的時候。死後不妨叫人知道,你沒死之前,不能叫人知道你是誰。你一說出來你是佛,你什麼意思?你說你是菩薩,又是個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說你自己是佛?為什麼要說你自己是菩薩?為什麼要稱讚你自己是羅漢?這無非叫人相信我!“相信我”,是什麼意思呢?叫人布施錢。這就是一種攀緣!若不是攀緣,你是佛,你告訴人家乾什麼?你是菩薩,自己就是菩薩,你告訴人家乾什麼?

講到這個地方,我以前講過,有一個太守到天台山國清寺,去訪問豐乾和尚。這個太守,他叫什麼名字呢?你不要問我,我也忘了!總而言之,就是個做官的;或者是你也不一定,或者是我也不一定,沒有一定的名字。兩個人談起來了,那么這個做官的就問豐乾和尚說:“以前很多菩薩都到這個世界上來,現在菩薩也沒有了。我想見見真正的菩薩,也遇不著了!”

豐乾和尚就說:“你想要遇見菩薩嗎?那我們這兒有兩位菩薩,我給你介紹,你去見啦!”“啊,你們這兒有兩位菩薩?是什麼菩薩?是不是泥菩薩?木頭雕的菩薩?”豐乾和尚說:“都不是!這兩位是肉身菩薩,是活菩薩,是人的菩薩,是生菩薩!”廣東話的生菩薩,就是活菩薩,活菩薩就是人。

他說:“真的嗎?”這豐乾和尚說:“我騙你?我是一廟的方丈,我對你講,當然是真的了!”他說:“那是誰啊?”“我們廟上有兩個,一個煮飯的,叫寒山;一個燒水的,叫拾得。這兩個人,一位就是文殊菩薩化身,一位就是普賢菩薩化身。兩位菩薩都在這廟上行苦行,做苦工;因為沒有人歡喜做苦工,他們就願意做去。你如果想見一見他們,很容易的,你到廚房去就見到了!”

於是,太守就叫知客僧──就是招待來賓的和尚──帶他到廚房去見這兩位邋遢和尚。這個太守到廚房一看,這兩位和尚都像現在嬉皮一樣,長頭髮、長鬍子,臉也不洗,身上是污濁邋遢,很不乾淨的,喔,verydirty!但是豐乾和尚說他們兩位是菩薩,他也就不敢輕慢這兩個人,於是就叩頭。

寒山、拾得兩個就問他說:“你乾什麼給我們叩頭啊?”他說:“豐乾和尚說你們兩位是文殊、普賢菩薩來的,所以我要向你們叩頭!”

這寒山、拾得就說:“欸,豐乾饒舌!豐乾饒舌!”就說這個豐乾和尚真多事,盡多說話,他是太多嘴了!於是這個太守向他們兩位叩頭,他們就向後退。這向後退,不知道退多少步?不只一步,四步,幾百步也不一定的;退、退、退到山上了,這後邊就是石岩。

這兩位和尚就對太守講了:“豐乾饒舌!你彌陀不拜,你來拜我們做什麼?”太守說:“誰是彌陀啊?”寒山、拾得說:“這個豐乾和尚就是阿彌陀佛轉世到中國來,到天台山國清寺來做方丈的嘛!你去向他叩頭好了!你不要叩我們!”當這個太守好像要入定這么一怔的時候,這兩位邋遢和尚都退到石壁裡頭去了。在天台山有個月光岩,那個地方是寒山、拾得的隱身處;以後這寒山、拾得也沒有了。

這個太守就回去見豐乾和尚──見阿彌陀佛去。回到國清寺里一看,豐乾和尚也坐那兒圓寂了。啊,他知道豐乾和尚是阿彌陀佛來的,但是也看不見了,當面錯過了!死了,他才知道;那么活著的時候,沒有人知道豐乾和尚是阿彌陀佛。

所以佛來的,菩薩來的,他不教人知道的。為什麼?他教人知道,就都你也叩頭,他也叩頭,搞得他一天到晚很麻煩的,也沒有時間用功了,所以他不願意對人講的。

這是在佛法裡頭,就是佛菩薩到這世界上來的,也不能公開講,說:“我就是菩薩,我就是佛!”不能講的。若說自己:“喔,你看我開悟了!你看我就是佛啊!”這簡直的!你說這和經上這種人有什麼分別?我從來沒碰見一個人公開就承認自己開悟了。就虛雲老和尚或中國任何開悟的和尚,你問他:“是不是開悟的?”沒有人自己承認說:“喔,我是開悟的!”要是說自己是開悟的人,這在佛教裡頭那是沒有這樣子的;那除非是一個“新佛教”──美國這兒有個newdharma(新法)。唉!

那么“潛匿奸欺”,他說他自己是善知識;各自謂己,得上人法。“喔,我是什麼?你知道我是誰來著啊?我是彌勒菩薩來的!你知道我是誰來的?我就是觀世音菩薩!你現在知道嗎?你不要錯過機會啊!你拜我做師父吧!”就這樣子。(眾人大笑)他們不會聽中國話的,也都會聽了!“你如果不拜我做師父,你拜我的師父做師父,我給你一張戒牒啊!”(哈哈哈!)“六十五塊我傳給你一個法啊!”(眾人大笑)

“詃惑無識”:可憐得很哪!可憐得很哪!這個“惑”,就是欺騙、迷惑,迷惑那些個無知識的人。這個我遇著的多了,不是單單這兒,這個真是遍地皆是!你說他怎么說啊?“你要什麼的,信我這兒!我這兒有什麼什麼。我這兒有法寶,賣給你一個,一個三百塊錢。因為我對你最好,所以留給你的;如果不是對你好,這個我不給你的!我不賣,特意留給你的!”你就:“三百塊錢?好,這給師父三百塊錢,買一個法寶!”(眾人大笑)有的不只三百的,有的要拿幾千都不定的;所以這個老師的錢,喔,滿滿的!

我知道有一個,我們東北那邊有一個叫劉金童的。那時候在日本占領的時候,他的徒眾滿天下,多得很!人人都說他是什麼呢?是皇帝;將來日本退走,他就是皇帝了。人人要買大官做,這個就買個丞相,那個就買一個外交部長。你買個外交部長要幾萬塊錢,他買個丞相要幾萬塊錢;喔,那個錢多得不知多少!由關外往關內運錢,用火車來運這個錢。唉,他說這個,一般人就相信這個!可你給他講真法,說不要殺生,他不相信;不要偷盜,他不相信;不要邪淫,他不相信。可是你若說有個什麼對他有什麼什麼好處,這樣就相信了,他就拿出錢來了。這樣子,我遇著的多了!

“恐令失心”:“恐”,就是恐嚇;恐嚇你,使令你把真正的智慧都沒有了。“失心”,就是沒有智慧了,令你就迷了。

“所過之處,其家耗散”:他到什麼地方,哈,那個錢就多得很呢!什麼都來了!他到什麼地方,就把人家家庭里所有的財產,都拿到他的腰包里去了!

“我教比丘,循方乞食”:我教化所有的比丘,依照次序,這么順著方向去乞食。你向南去乞食,他就向北方去乞食,有的向東方,有的向西方;各有各人的方向,各有各人的處所。

那么循方乞食,去化緣──去托缽乞食,就是托著缽到外邊去化飯吃。

為什麼要叫他化飯呢?

(一)一切眾生供養出家人飯食,可以種他的福報,可以了去他的苦惱。(二)出家人自己不預備飲食,也不預備東西,到外邊化來什麼東西,就吃什麼東西。化來好的飯,就吃好的;化來不好的,就吃不好的,所以自己也沒有貪心。

“令其舍貪”:令比丘舍除這個貪心。你若自己做飯,今天做這個不好吃,我明天再做好吃的!後天做更好吃的東西,再後天做更好吃的東西,這就沒有止境。去到外邊化緣──化這個飯,有什麼東西吃什麼東西,不揀擇、不分別飲食好不好。不能說是今天化來的齋飯味道好,高興的就吃,吃到把肚子脹得大大的;明天化來不好吃的東西,就不吃了。不能這樣子,好的、不好的都一樣吃;總而言之,吃飽就算了,這叫“去貪”。

“成菩提道”:因為“君子謀道不謀食”,修道的人,只問“我這個道業成沒成就”?不管吃得好不好。所以你們到這兒來研究佛法,我告訴你們,不要知道那個吃的東西味道好不好!

“諸比丘等,不自熟食”:這所有一切出家人,不立炊爨,不自己做飯吃。“寄於殘生”:就是維持這個生命,這個身體活著就可以了。

“旅泊三界”:我們人住在這個世界上,在陸地上住著,這叫“旅”;在水上住著,在船上睡著,這叫“泊”。我們現在在這個世界,就好像住到旅館(hotel)一樣,所以就不要這么執著。三界,就是欲界、色界、無色界。

“示一往還”:這表示什麼呢?為什麼我什麼都不貪呢?表示我這一回生命結束了之後,再也不到這個地方來了!這個地方最不清淨了!

所以“去已無返”:再也不到這個地方來了。就是美國這么樣子漂亮的廁所、漂亮的房子,也是來一次就夠了,再不要來了!不要貪戀這個廁所,廁所是臭的嘛!你貪它好乾什麼?這個世界也是臭的,你不要以為這個世界是乾淨的,這個世界就是個廁所!

“云何賊人,假我衣服”:云何你做賊,盡偷東西啊?你穿著我佛教出家人的衣服,穿起來一件袍、搭起來一件衣,到那個地方,就說:“我是個法師,我可以講經給你們聽,你們大家要相信我!”

“裨販如來”:就販賣如來的佛法,拿著佛法來做生意。

“造種種業,皆言佛法”:他只知道要斂財,只知道和人化緣,叫人布施給自己。卻說:“喔,這一切一切皆是佛法!你跳舞也是佛法,你喝酒也是佛法,你奏音樂都是佛法!這都是佛的八萬四千法門之一!”他講得是井井有條、津津有味。喔,你抽菸也是合佛法,喝酒也合佛法,你賭錢都是佛法;他什麼都可以,甚至於你一切一切都沒問題!

“卻非出家具戒比丘”:可是怎么樣?你叫他受戒,問:“你受了什麼戒了?你受了具足戒了嗎?”“什麼叫具足戒啊?”不要說具足戒,五戒他都不懂,八戒更不明白,十戒也不用問,更不要說十重四十八輕。所以果章到那兒問“十重四十八輕”,他怎么能懂呢?這個“卻非出家”,可是他就不是一個出家受了具足戒的比丘。“為小乘道”:他就為這一小點攀緣心,和人拉攏社會的關係,這叫“行小乘法”。

“由是疑誤”:因為這個,他就有很多被人疑惑的地方,他自己也不明白,所以說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本來人家想學好的,你說遇著這么一個糊塗師父,就是前邊講那個“懵懂傳懵懂,一傳兩不懂;師父下地獄,徒弟往裡拱。”這樣子,都墮無間獄了!

什麼叫“墮無間獄”呢?

無間獄,就是“無間地獄”,沒有間斷的。一個人在這個地獄裡也滿,多人也滿;一個人在這個地獄裡頭,沒有空餘的地方;多人在這個地獄裡頭,也不會擠迫,也沒有空餘的地方,這叫“無間地獄”。在這無間地獄裡,永遠都不會出來的,所以這是痛苦的,是很危險的!

恭錄自《大佛頂首楞嚴經》淺釋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