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庸醫公案,佛為了說明這種道理,舉出一個譬喻


時間:2019/4/16 作者:清凡居士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譬如良醫,智慧聰達,明練方藥,善治眾病。其人多諸子息,若十、二十乃至百數,以有事緣,遠至余國。”

“譬如良醫,智慧聰達,明練方藥,善治眾病”:佛為了說明這種道理,又舉出一個譬喻,譬喻什麼呢?譬喻有個最好的醫生,他能善治諸病。糊塗人不能做醫生,一定要很聰明的人,才能做醫生;要不然,就會把人給治死,所以做醫生是不容易的。那么這個醫生聰明有智慧,他明白怎樣處理藥方,知道用什麼藥可以治什麼病,一切的病,他都可以治。

“其人多諸子息,若十、二十乃至百數”:這個醫生有很多小孩子。有多少呢?或者有十個兒子,或者有二十個兒子,乃至一百個兒子。“十”就表示十地菩薩。“二十”就表示聲聞、緣覺這二乘。“百數”就表示十法界,也就表示十如是;這個十法界,變成百數了。

“以有事緣,遠至余國”:這個最好的醫生,因為有特別的緣故、有特別的事,他到其他的國家去;或者給人治病、或者去旅行,所以遠至余國。

“諸子於後,飲他毒藥,藥發悶亂,宛轉於地。”

這一些個小孩子還很年幼,都沒有長大,因為家裡有很多的藥品,這些小孩子就把毒藥當作糖水給吃了、喝了。喝下後就中毒了,毒藥一發作,就悶亂,心裡發狂了、發顛了,就在地上打滾;宛轉,就是在地上滾來滾去的。

“是時,其父還來歸家,諸子飲毒,或失本心,或不失者,遙見其父,皆大歡喜,拜跪問訊,善安隱歸,我等愚痴,誤服毒藥,願見救療,更賜壽命。”

“是時,其父還來歸家”:這時候,他們的父親,也就是這位最好的醫生,在其他國里辦完事,回到家裡。

“諸子飲毒,或失本心,或不失者”:這所有的小孩子都飲了毒了,或者毒得糊塗了;毒得什麼也不知道了,這叫“失本心”。或者還有多少明白的。

“遙見其父,皆大歡喜”:很遠就看見父親回來了,這小孩子就都很歡喜。

“拜跪問訊,善安隱歸”:歡迎父親回來了,有的給父親叩頭,有的打問訊。說,唉!父親您可平安回來了!我們都很幸運的,還能看見父親!

這一些個沒有失心的小孩子就說了,“我等愚痴,誤服毒藥,願見救療,更賜壽命”:我們太愚痴了,我們也不知道這毒藥這么厲害!還以為是糖水,或者是什麼蘋果水、橘子水,或者可口可樂之類的──歡喜喝酒的,就以為這是酒;我們拿過來就喝,殊不知,竟然是毒藥。請父親給我們救療,治一治這個病,好令我們活命長壽。

這個良醫是誰呢?佛就譬如良醫。這些小孩子是誰呢?就是一切眾生。

在這個世界,佛未到我們這兒來,或者已經到這個世界來,又入涅槃到其他的世界去;這時候,因為我們沒有真正智慧,所以就亂吃東西。眾生以食為天,所謂“食色性也”;小孩子一生出就會吃奶,什麼也不懂,你給他東西,他就吃,又吃拳頭,又吃手指頭。總而言之,有什麼吃什麼,這是他本性;我們眾生也都像小孩子歡喜吃,這一吃,就吃了毒藥了。

什麼叫毒藥?旁門外道、那個邪道,講的道理不徹底、不究竟,這都等於毒藥一樣。這個毒藥他吃了,若知道是毒藥,還有一點辦法可以救的;就怕他吃得太多了,根本就不知道是毒藥了!他以為這回可得到長生不老丹了,吃這個東西,這大約永遠都不會死了!可生天堂了!到了天國樂園了!為什麼他吃毒都不知道呢?就因為他迷得太深了,毒得太深了!這種毒入到骨髓裡頭去了,所以就要失心;失心,就是不明白真理了。不失的,有人給他一講,他還可以懂,還可以明白真理了。

等這個最好的醫生從他國回來了──這是佛出世了,這譬如佛在其他的世界教化眾生完了之後,又到這個世界來教化眾生;一看!這一些個眾生都喝旁門外道的毒汁,被毒得太深了,不容易救治了。但是這一些個眾生之中,還算聰明的,見著佛就很歡喜,向佛叩頭頂禮、問訊,就說:“我們這一些個眾生太愚痴了!請佛慈悲,給我們一點藥,救療我們,把這個毒給解除去,令我們壽命再延長,不會毒死!”所以佛看眾生這么樣可憐,就用種種藥來解除眾生的毒。有歡喜服的,病就好了,這邪知邪見就沒有了;有的不歡喜吃這個藥,毒就不能解──不相信佛法的人,就等於不服這位最好的醫生給的藥一樣。

現在講的是良醫,良醫就是譬如佛。我們再講庸醫,庸醫就是殺人的,良醫是救人的。什麼是庸醫呢?就是這一些個旁門外道,佛教不是佛教,道教不是道教,儒教不是儒教,婆羅門不是婆羅門;這些個九十六種外道,這都譬喻庸醫。

我再講“庸醫”的一個公案,大家聽一聽!

有一次,閻羅王吃東西吃得太多了,就生出來一種跑肚的毛病;跑肚,就是到廁所去,左一次,右一次,大便很多次的。閻羅王受不了,叫這個小鬼,說:“小鬼!你快快去給我請個醫生來!”那小鬼說:“啊!我不知道哪個醫生好啊?你要告訴我請哪一位醫生啊!”閻羅王說:“你到醫生的門口,看一看,哪一個醫生的門口鬼最少,你就請那個醫生來!鬼最少的那個醫生,當然就是好的,所以冤鬼才少!”這小鬼說:“這我知道了!”他就到街上去請醫生。所有醫生的診所,他都到遍了,每一個診所的門口,都有一千八百的鬼,不是三千、就是五千,再不就是三百、五百。後來到一個醫務所門口,一看,喔!這個最少!只有兩個鬼在那地方哭,說這個醫生用毒藥把他們害死了。這小鬼說:“啊!這個醫生是最好的!把他請去給閻羅王治病去!”請來了,閻羅王說:

“醫生!你看看我是什麼病?”

“不用看什麼病,吃點藥就好了!”他說。

“你不看,怎么就給藥吃呢?”閻羅王說。

“我就是這么樣個法門嘛!你試試看,絕對沒有錯的!”

“你做醫生做了好久啦?”閻羅王說。

“我今天才開張,頭一天做醫生!”這個醫生說。

“喔!你──”

閻羅王就問這小鬼說:“他門口有沒有怨鬼呀?”

小鬼說:“他門口只有兩個。”

閻羅王說:“喔!你頭一天做醫生,就有兩個怨鬼被你給治死了;你要是做久了,還得了!好了!現在你不用回去了!我這個病,你給我治好了再回去;治不好,就留在這兒!”就把這個醫生給扣留起來,這個醫生也變成鬼了!這個醫生有兩個治死的鬼,連他自己,就變成三個鬼。可見做醫生也不容易的!

“父見子等苦惱如是,依諸經方,求好藥草,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搗篩和合,與子令服。而作是言:此大良藥,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汝等可服,速除苦惱,無復眾患。其諸子中,不失心者,見此良藥,色香俱好,即便服之,病盡除愈。”

“父見子等,苦惱如是”:這位良醫見著自己這一班小孩子都中毒了。苦惱如是:所以就非常地苦惱,發狂了這個樣子。

“依諸經方,求好藥草”:於是依照藥書上,藥性這種諸經的方法,找一點最好的、可以解毒的藥草。

“色香美味,皆悉具足”:這個藥草的顏色非常好,味也不苦,也很美味、很甜的;看著也好看,滋味又甜,所以說色香美味具足。

“搗篩和合,與子令服”:就是把藥材搗碎了,又用篩子篩一篩,然後給這一班小孩子,令他們吃這種藥。這是表示用種種的法,來教化這二乘的人,令他們都由阿含,經過方等、般若。在般若的時候,這就等於“搗篩和合”。

“而作是言”:就說這種的話了。“此大良藥,色香美味,皆悉具足”:這是最好的一種藥,看著好看,味道又香、非常甜,這個藥非常好!“汝等可服,速除苦惱,無復眾患”:你們這些小孩子,快一點把這個藥吃下去;你把這藥吃了之後,病就好啦!你這一切的痛苦就都解除了,沒有了!

“其諸子中,不失心者”:他這一班小孩子裡邊,還沒有發狂,還清醒的人,“見此良藥,色香俱好,即便服之”:見到這種良藥,色也好、味道也好,即刻就把這個藥吃了。這個“篩簸”之後──在般若之後,就到了法華的時候;法華的妙法,這叫良藥。“病盡除愈”:這個病完全都好了,什麼病也沒有了!這表示把見惑、思惑、無明惑都破了;破了之後,就開悟了,什麼病都好了。

“余失心者,見其父來,雖亦歡喜問訊,求索治病,然與其藥,而不肯服。所以者何?毒氣深入,失本心故,於此好色香藥,而謂不美。”

“余失心者,見其父來,雖亦歡喜問訊,求索治病”:還有其他中毒中得深的、已經發了神經的這一類的小孩子,見到父親回來了,雖然也很歡喜問訊他的父親,也想要求父親給他治病。“然與其藥,而不肯服”:可是父親──這位良醫,給他的藥,他不肯吃。這也就表示佛給他說《法華經》,他不肯信受奉行。

“所以者何”:是什麼原因呢?“毒氣深入,失本心故”:因為他毒氣入得太深的緣故,把他本來清醒的心都失去了!都糊塗了!“於此好色香藥,而謂不美”:對這種顏色又好、滋味又香的良藥,他說:“這個藥不好,吃了更糊塗了!”所以他就不相信這個妙法。佛也就像這位良醫似的,給眾生說法,用最妙的法來教化眾生;眾生若不相信,佛也沒有辦法一定使他相信的。

“父作是念:此子可愍,為毒所中,心皆顛倒,雖見我喜,求索救療,如是好藥,而不肯服;我今當設方便,令服此藥。即作是言:汝等當知!我今衰老,死時已至,是好良藥,今留在此,汝可取服,勿憂不瘥。作是教已,復至他國,遣使還告,汝父已死。”

“父作是念”:這父親就作這樣的想念,“此子可愍,為毒所中,心皆顛倒”:這些中毒的小孩子太可憐了!因為中毒中得太深了,所以心裡就有一種顛倒,都不清楚了。

“雖見我喜,求索救療,如是好藥,而不肯服”:雖然他們見到我回來很歡喜,求我來給他們治病,可是我給他們選擇這么好的藥品,他們卻不願意服這種藥。

“我今當設方便,令服此藥”:我現在應該設出來一個方便法門,使令這一班中毒太深的小孩子,願意服下我給他們所預備的藥。

“即作是言”:所以他就這樣講了,“汝等當知!我今衰老,死時已至”:你們應該知道,我現在年紀已經衰老了。衰,就是沒有力量了、衰敗了;年紀老的人,這叫衰老。我死的時候很快就到了。“是好良藥,今留在此,汝可取服,勿憂不瘥”:現在我給你們預備最好的藥品,留在這個地方,你們這一班中毒的小孩子,可以去拿來吃。你不要憂愁病不會完全好,只要你服下我這個藥,你的病就會好的!

“作是教已,復至他國,遣使還告,汝父已死”:對小孩子作這種的教誨之後,又到其他的國家去了。然後故意派遣一個人,回來告訴這些小孩子說,你們的父親現在已經死囉!所以佛示現入涅槃,也就是這樣子。

佛預備這一切的法,都是良藥;因為看眾生中的毒太深,不肯相信佛法,所以就設方便法門,說是佛入涅槃了。實際上,在佛的境界上,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因為眾生,所以就設出這么一個方法來,說是入涅槃。

“是時諸子聞父背喪,心大憂惱。而作是念:若父在者,慈愍我等,能見救護;今者舍我,遠喪他國,自惟孤露,無復恃怙。常懷悲感,心遂醒悟,乃知此藥色香美味,即取服之,毒病皆愈。”

“是時諸子聞父背喪,心大憂惱”:在這時候,這中毒的小孩子,聽見父親在其他的國家喪亡了。雖然他們把本心已經失去了,但是他還懂得父親已經死了,所以心裡非常地憂惱。“而作是念”:於是作出這么一種的想念。“若父在者,慈愍我等,能見救護”:假使父親在世,他會慈悲愍念我們,很疼愛我們的,對我們非常好;他能救護我們,令我們沒有病。“今者舍我,遠喪他國”:現在父親捨棄我們,在很遠的其他國家死亡!“自惟孤露,無復恃怙”:自己想著,現在我們又孤獨、又沒有人來救護了!再也沒有人來作我們的依靠了!

“常懷悲感,心遂醒悟,乃知此藥色香美味”:心裡就很悲傷、很感嘆的。因為有這種悲傷、有這種感嘆,心就醒悟了!醒悟什麼呢?才知道這個藥是父親在生的時候留下的,可以治病。這個顏色也好、味也很香。

“即取服之,毒病皆愈”:於是乎就把這個藥拿來吃了,所中毒的病就都痊癒了、都好了;這就表示不信外道法,而信佛法了!一信佛法,這個毒病──這邪知邪見,就沒有了,這叫病癒了。

“其父聞子悉已得瘥,尋便來歸,鹹使見之。”

這個父親本來沒死,聽見兒子們的病統統都好了,於是就從其他的國家回來了。令所有這班中毒的小孩子,又都看見他的父親了。

“諸善男子!於意云何?頗有人能說此良醫虛妄罪不?不也!世尊!”

“諸善男子”:佛就叫一聲,各位善男子,就是這一些個大菩薩,“於意云何”:你們意思里怎么樣啊?你想一想。“頗有人能說此良醫虛妄罪不”:或者會有這個人,他這樣說:“這個良醫盡打妄語、盡說假話,他有打妄語的罪嗎?”會不會有人這么樣講呢?“不也!世尊”:請問佛的這一位菩薩就答覆佛說:“不會的!世尊!”

“佛言:我亦如是!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為眾生故,以方便力,言當滅度,亦無有能如法說我虛妄過者。”

“佛言”:釋迦牟尼佛說,“我亦如是”:我所說的法,也就是這樣子。首先說《阿含經》、然後說《方等經》、《般若經》,最後說《法華經》、《涅槃經》,也就是像這位良醫的情況是一樣的。“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我自成佛到現在,已有沒有數量、沒有邊際,百千萬億那么多那由他阿僧祇劫了!

“為眾生故,以方便力,言當滅度”:為了想要教化眾生的緣故,用方便說法,“為實施權”這個道理,所以才對眾生說:“喔!我要滅度了!”好像那位良醫到其他的國家,說他已經死了,是一樣的道理。

“亦無有能如法說我虛妄過者”:也不會有人這樣說:“喔!佛是打妄語呀!佛也盡說虛假的話!”沒有人能說我有這種虛妄的過錯!

恭錄自《妙法蓮華經》如來壽量品淺釋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