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佛常修這十八空


時間:2019/4/17 作者:清凡居士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複次,菩薩摩訶薩觀一切法空,如實相,不顛倒,不動、不退、不轉,如虛空,無所有性。一切語言道斷,不生、不出、不起,無名、無相,實無所有,無量、無邊,無礙、無障,但以因緣有,從顛倒生。故說:常樂觀如是法相,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二親近處。”

“複次”:是再說一次。再重複說一次前邊的意思,“菩薩摩訶薩觀一切法空”:修行菩薩道的大菩薩,觀一切法空。觀,是能觀之智,能觀的智慧;一切法空,這是所觀的境界。

“如實相”:實相,就是一切相的根本;一切相的根本,就是沒有相。你若有相,在“有相”找,找不著“相”的根本;你若在那“無相”上找,就找著“相”的根本。

“不顛倒”:這是說的“觀中道的智慧”。什麼是“顛倒”?什麼是“不顛倒”?你若想不顛倒,先要知道什麼是顛倒。凡夫的顛倒,非常計常、非樂計樂、非我計我、非淨計淨,這是“凡夫四倒”──四種的顛倒。二乘也有他的顛倒,是什麼呢?常計無常、樂計為苦、我計非我、淨計非淨。常,他說是“無常”;樂,他說是“苦”;我,他說“無我”;淨,他說“不淨”,這是二乘人的顛倒。菩薩還有“出假”的顛倒,這都是顛倒;唯獨佛才沒有顛倒,不顛倒了。

“不動”:就是“定”;定,也就是“無所恐懼”,什麼也不怕。

“不退”:這是由智慧不退到愚痴上邊來。你心心寂滅,沒有妄想了,所以就有一種的大智大慧,這叫“不退”,不退到愚痴上去;就是你得到般若的智慧,就不會再做愚痴的事情了。

“不轉”:就不受輪迴所轉。不像凡夫流轉生死,在生死的道裡邊轉來轉去的;也不像二乘,轉凡成聖了;都沒有這個“轉”。

“如虛空”:也就是像虛空一樣。在《華嚴經》上說:“若人慾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虛空。”什麼也沒有,這叫虛空;雖然什麼都沒有,但是什麼都在這個虛空裡邊包含著。所謂“如虛空”,就是但有名字,可是它沒有自性;中道觀智──修中道這種智慧,也就只是有這個名字,你要求一個實在的,沒有!什麼也沒有,所以這叫“如虛空”。

“無所有性”:無所有,就沒有了;無所有性,沒有性,沒有一個“自性”、也沒有“他性”、也沒有一個“共性”──沒有自己性,也沒有他的性,也沒有一個共同的性──也沒有一個“因性”、也沒有一個“果性”;所以一切都空了,這也是說這個“空”。

在這個時候,“一切言語道斷”:就是說也說不出來、想也想不到,沒有法子可說,言語的道路斷了,所謂“口欲言而辭喪,心欲緣而慮亡。”口想說話,說不出來,沒有言辭可說;那個心想要攀緣,而這個慮也沒有了。這就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心走的那條路也滅了。

“不生”:不生什麼呢?不生無明、不生智慧。

“不出”:不出,也就是不入;無出、無入,這是如來的本體。如來所修行的這個本體達到那個究竟處了,所以也沒有出、也沒有入,也就是沒有無明、也沒有智慧可談。

“不起”:什麼叫“不起”呢?不起,因為證得如來的理體了;這時候,只是一個理,所以把這一些個方便的教理,就是權法──都寂滅了,不生起來了。

“無名”:那么說這有個名嗎?沒有個名,只有一個“理”,只是講的這個“理”。所以談到“無名”,就是沒有什麼名字可以來代表這種的“理”。從“不顛倒”到“不起”,沒有哪一個名可以作為它的名字,所以這叫“無名可名”。

“無相”:也沒有什麼相,可以來把它表現出來。也是從“不顛倒”到“不起”,也沒有任何的形相,來可以把它形容出來,所以叫“無相”。“無名”就是“性空”,“無相”就是“相空”。

“實無所有”:這是在讚嘆“中道的觀”。中道的觀,不落於二邊──不落於空邊、不落於有邊;所以說“實無所有”,什麼都沒有。

“無量”:就是沒有一個數量的法。什麼是數量的法?五陰──色、受、想、行、識,這是有數量的,有五種。六根,就有六種;六塵,這有六種,合起來,這叫“十二入”,又稱為“十二處”,這是十二種,又有了“十二”的名詞。那么“六根”、“六塵”,中間再加上“六識”,這就變成了“十八界”。五陰、六入、十二處、十八界,這都有個數目的。現在這個“中道的觀”,是沒有數目可數的,所以叫“沒有量”;沒有量,是個無欠無餘的“全量”,所以叫“無量”。

“無邊”:就是沒有一個邊際、邊涯。這個“邊際”,指在小乘裡頭,一切法都有一定的,都有限度的。有一定的,這就有邊際;沒有一定的,就沒有邊際。現在這沒有邊際,就是“無有定法”。

“無礙”:這是“遍入一切法”。因為中道的觀智,能遍入一切法。雖然遍入一切法,而沒有障礙。

“無障”:障是遮障,沒有一法可以遮障得了這箇中道觀智。

從“觀一切法空”到“無障”,這個經文是十九句。“觀一切法空”,這是能觀的智,這是一個總標,總起來把它標出來。後十八句,這是分別的來解釋,這叫別釋。這種的道理,說起來是無窮無盡的,現在講經只能講一個大概的意思。在這十九句,把前邊“觀一切法空”這一句除去,還有十八句;這十八句經文可以依照《大般若經》的“十八空”來解釋它,又可以用這“一切法”來解釋這十八句。

怎么用“一切法”來解釋呢?一切法如實相、一切法不顛倒、一切法不動、一切法不退、一切法不轉、一切法如虛空、一切法無所有、一切法一切言語道斷、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出、一切法不起、一切法無名、一切法無相、一切法實無所有、一切法無量、一切法無邊、一切法無礙、一切法無障──這是用“一切法”來解釋這十八句。

怎么又依“十八空”來解釋呢?

“如實相”,就是第一義空;第一義空了,這叫如實相。

“不顛倒”,這是內空。內空什麼呢?內空六入,眼耳鼻舌身意都空了。眼耳鼻舌身意,你若能空,就沒有我了,也沒有我所執著的了,所以這是內空。內里不顛倒,就不被眼耳鼻舌身意這六入所轉。

“不動”,就是外空;空個什麼呢?就是外空六塵,不被六塵所搖動了,這就是不動。

“不退”,這是“不內外空”,就是內外空。內、外都空了,就是十二入都空了,所以不退轉於凡夫、不退轉於二乘。

“不轉”,就是不轉動。什麼是不轉動呢?你們大家猜一猜,這是什麼空?我相信有人會知道。我看看你們大家的智慧怎么樣?不要想,就說出來!“當空”是個裡空。“如虛空”是什麼空?(弟子:中空。)

“中空”就是內空。他說“四大皆空”,四大怎么樣空法?“五蘊皆空”,五蘊怎么空法?“照見五蘊皆空”,怎么照?這“如虛空”是什麼空?這“無所有性”是個什麼空?說啊!你們這是個“不說空”;若說了就不空,是吧?這就是個“不說空”。

“不轉”,無所轉了,這是“空空”。這“空”,能破一切諸法;一切法都給破了、空了,還有什麼法?若空了,還有一個“空法”存在,那又是沒破,又著到“空”上了。空空,那個“空”也空了,這是把一切諸法都給破了。“諸法”是所破的,這“空”是能破的;能破諸法,把一切法都沒有了。這是沒有我執、也沒有法執了;這沒有一切諸法了,這才能談到“空空”。但是你空的時候,你若是不把這個“空”再空了,你還有一個病;那么空也空了,什麼毛病都沒有了,空也無空,這把一切諸法都破了。所謂“掃一切法,離一切相”;把一切法都空了,一切相更不要說了,這所以叫無轉,就沒有所轉動了,這就是一個“空空”。

“如虛空”,這叫什麼空呢?你若看過《般若經》,這《般若經》就講智慧、講般若;般若就是談“空”的,研究這“空理”。所以須菩提善說般若,是解空第一;他專門研究這個“空”,所以他叫空生。可是他這“空生”又不空生;說“不空生”,他又有了一個什麼?有了一個“須菩提”。

大約有很多人都不知道這“空生”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給大家講一講。空生,是須菩提;須菩提是梵語,翻為空生。因為須菩提出生這一天,他家裡倉庫裝的金、銀、珠寶,忽然都空了、沒有了;他的父親一看,就給他起名字為“空生”。寶庫都空起來了,這回是不是要窮了?所以他父親就到爻卦的地方去爻個卦。得到的卦相說:“你的金銀珠寶都空了,這是最好的!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你不要煩惱。這是最吉祥了!你生的這個小孩子,這可就好得不得了,沒有比這個再好的!”所以給他起名字又叫“善吉”,既善且吉。過了七天,這金銀珠寶在這個倉庫裡邊,又都現出來了,所以又有一個名字叫“善現”。“須菩提”就有這么三個意思。

為什麼須菩提出生的時候,金銀珠寶的倉庫都空了呢?因為他生生世世都研究這個“空”;空,就是什麼也都不要了、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他一出世就連金銀珠寶也都空了。這是“空”的表現,表現般若空,所以叫空生。

“如虛空”,這是大空,沒有再比它大的了。究竟有多大?誰也不知道。為什麼?它太大了;若有人知道,就談不到大。

“無所有性”,這是畢竟空,畢竟是空的,根本就是空。這畢竟空,有這么幾句偈頌:“如來清涼月,常游畢竟空;眾生心水淨,菩提影現中。”說是天邊那個月,晚間覺得好清涼的、很舒服的,如來也就像清涼月似的,常常在“畢竟空”裡邊來遊玩。眾生的智慧水現前,心裡就清淨了,這個菩提也就影影忽忽的,不太真切,好像有個影子現出來一樣。

怎么說“無所有性”是畢竟空呢?無所有性,你看!什麼也都沒有了,它不是個畢竟空是個什麼?這個諸法,無欠無餘──無欠,就是不少一點點;無餘,也不多一點點。一點也不多、一點也不少,這是諸法本體的樣子,所以叫畢竟空;因為它畢竟空,所以就是無所有性。

“一切言語道斷”,這是個什麼空?在這一句經文上,就有這個意思了;不單這一句是這樣子,每一句經文已經就有它本來空的意思了。這叫一切空,一切語言道斷,所以這就是一切空;因為它是一切空,所以也就沒有什麼話可說的,言語道斷,沒有了!

“無名”就是性空,“無相”就是相空,“如實相”就是第一義空。

現在這個“不生”是什麼空呢?是有為空。有為,是因為因緣和合而生的有為法。那么現在不和合了,不和合,所以就不生,這叫有為空。

“不出”就是無為空,“無為”空了。所謂“無為無起滅,不實如空華。”“無為”的名字就是出離,出離這一切法;現在這“出離”都空了,所以就不出,這叫無為空。

“不起”,這又是個什麼空呢?這在《大般若經》上,是“無始空”,沒有一個開始;若有開始,那就“起”了。你找它這一個開始、一個起頭,了不可得;因為了不可得,它是空的,所以叫無始空。

“無名”就是性空,“無相”就是相空,“無名無相”這又可以解釋作“實無所有”。“實無所有”,那么這是不是又叫畢竟空、無始空?不是!這是“不可得空”。

“無量”又是個什麼空呢?就是有法空。“有量”就是有法,現在這“有量”都空了,所以這“無量”叫有法空。

“無邊”又是個什麼空呢?就是無法空。這法就是一個邊;現在無法了,所以叫無邊,這是無法空。

“無礙”這又叫什麼空呢?有法無法空。有法和無法,這兩種都了不可得、都空了,又沒有礙了。

“無障”是個什麼空呢?就是散空,它沒有一切的妨礙和遮障。那么遮障是了不可得,所以叫無障。

這十八空,講這十八句大概的意思;佛常修這十八空,所以現在依照十八空來講《法華經》這十八句。

以上所說的“觀一切法空”,這是“總相”。由“如實相”向下至“無障”這十八句,這是“別相”。這種種的相,“但以因緣有,從顛倒生”:只是以種種因緣,而有種種的相,都是從這個“顛倒”生出來。

“故說:常樂觀如是法相,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二親近處”:所以才說,常常地應該歡喜觀像以上所說這種種的法相,把一切都看成空的了。這是大菩薩第二種應該親近的地方。

恭錄自《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淺釋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