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我離婚了,因為我是這樣的佛教徒,一位女眾的血淚懺悔


時間:2020/1/17 作者:無作

我離婚了,因為我是這樣的佛教徒。

我今年33歲,結婚5年,有一子,自幼體弱多病,因兒子多病,我偶然接觸了佛法,驚喜的認為那會給我帶來救贖,但實際上,結局卻是夫離子散,一無所有。

現在我終於明白,佛法一直都沒錯,錯的人是我,我懺悔從前的愚痴,感恩今天的覺悟,也接受今天的苦果。

那時候,我是一個這樣的佛教徒。

我學習的方式主要是:刷朋友圈,看微信里一切有關佛法的文章,如饑似渴,知道了就會踐行,輕易相信文章說的形式,而不解其背後的真實義。

知道了斷淫慾好處後,我便堅定的跟老公分房睡了,他有任何想法,我第一時間是抗拒,規勸,賭氣,三句離不開斷淫。

本來我們性格上雖有不合,但很多數時候還是恩愛的,後因兒子多病,夫妻便常常焦慮吵架,在這時候我強行的斷淫,更加劇了我們之間的矛盾。

有段時間,我每天都要拉著他去市場買魚放生,那時我們家裡經濟開支已捉襟見肘,有時還需要借錢為孩子看病,在他的強烈反對下,我仍然要去,我性情執拗倔強,他反對不了我,只能向我低頭,我看到他從絕望的眼神,轉變成麻木依從的狀態,不得不跟著我放生。

我和他一路生著氣,因為放生產生的分歧,不顧路人側目,大吵大鬧,在不確定魚苗能否存活的情況下花不少錢買了一大盆魚苗,帶著怒意,將它們丟到河裡去,其實就是為了和他賭氣,也早已忘記為兒子祈福的初衷。

我因堅決不吃肉引起了所有長輩的牴觸和爭執,當婆婆抱怨自己的頭痛肩痛的時候,我就很認真的跟她講:“媽,你怕是殺雞殺魚太多了,我懷疑是被殺的雞和魚來報仇了,你要趕緊放生和懺悔才行。”

每當看見周圍人毫無顧忌的吃肉喝酒,看見有人釣魚,我就在心裡默默感慨:“無知的人啊,又在殺生造業,太沒有福報了,跟他們一比,我簡直是太有智慧和福報了”。

甚至看到兒子在草坪上快樂的追蝴蝶,我也會大聲罵他說他,讓他不知所措,只能傻傻的看著其他小朋友玩。

見到人,我總是忍不住要說兩句“佛法”,幾乎控制不了我要蓬勃而出的說話欲望,即便我知道人家很難接受,甚至是討厭,但我還是想說。

我內心頑皮的認為,我是在弘揚佛法,所以我理直氣壯,不接受就是他們沒福報,我做的沒錯。

看到好文章的時候,我會忍不住發給我的一些好友,哪怕在不太適合的工作群,有時候也會發。

當我看到朋友圈裡的人曬紅包攀比,看到平常遇見的任何事情,只要不合我心意,令我嫉妒,令我不悅,我都會默默開啟這種奇怪的模式……

似乎我從佛法里得到一種扭曲的優越感,它給了我一個自欺的藉口,將現實里遇到的一切挫敗感無視,拒不承認自己的失敗。

我規定了每天的念咒和抄經任務,無論多累,無論還有多重要的事做,為了完成任務,我逼著自己念著和抄著我根本不明白的內容,我敷衍的去做,不過是為了那個所謂的完成。

我不想工作也不想有人際交往,輕蔑世俗人做的一切事情,我沉浸在這種狀態里自我滿足著,自我感動著,一直覺得,我是一個完美的佛教徒,看看那些周邊的佛教徒,我內心傲慢油然而生——他們,都沒有我做的好。

可我的家庭和人際關係為何會這么緊張呢,還有我兒子為何身體一直不好呢?

我一點也沒覺得是我學佛學成神經病了,就只是覺得,都是因為他們在針對我,在管我,一點都不配合我!

為此,我多少次竭嘶底里,多少次激怒丈夫,和他在家裡摔東西,言語刻薄扎心,甚至逼的他要哭著跳樓,但我還是覺得憤怒。

他居然敢摔東西,居然敢跟我吼,他吼什麼吼,當我怕了他嗎?

無數次的逼他低頭,逼他在地上哇哇大哭,逼的他垂頭喪氣來跟我道歉,來硬忍著氣哄我,偶爾我還要作作,在那種情況下抱著兒子,神經質的嘻嘻笑著,逗著,故意不理他,也不理兒子一臉茫然的樣子,看著他一個人灰心喪氣的,一臉絕望的去另外房間睡,我內心是冷笑的,我知道我又勝利了一次。

偶爾,我也會覺得有點心疼他,但很快我又覺得我沒做錯呀,這都是你要來管我的事,你要是不管我,哪會有這種結果呢?

無數個這樣的夜晚……每一次,都是他早早起床默默的給我做早餐,端到我面前,每到這時候才是我們和好的時候吧。

寫到這裡我哭了,感恩丈夫,感恩丈夫,感恩丈夫,從前是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是我對不住你。

一直都沒有察覺到我學了佛法居然就變成了這樣子,我真的就是在昧良心在生活,我痛定思痛,痛心懺悔,原來我一直在打著佛法的名義,利用慈悲的佛法,在行著下地獄的惡事,我太虛偽,也太任性了,仗著大家對我的包容和關愛,肆意的折騰著,對身邊的人都刻薄無比,只崇拜那些離我很遙遠的上師,法師還有佛菩薩,天天對著他們頂禮求保佑,只想要所有人都配合我,而我卻自私頑固的不肯配合任何人,慈悲任何人,這哪裡還是佛法啊。

後來我們離婚了,最後那場架吵的像在地獄一樣,扯上了家裡所有人,連公婆都被我氣的坐在地上大哭,起因就是我覺得自己身體不舒服,就任性的偷偷給某個放生團轉了數千塊,我老公太難過了,覺得家裡經濟已很拮据了,但我還是不顧家,就這么引發的。

後來也就直接離了,連我爸媽都還不知道,這些事我已不願在回想,一切的苦果我都接受了,都是我自己造的,不能怪任何人,現在,我在距離老公家千公里外的一家寺院裡做義工,每天我都懺悔,流淚,但我已沒臉回去了,也沒臉去面對我爸媽,他們打電話來我都是敷衍的,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有時也想到去自殺,但也知道不能這樣做。

他們一定會問我老公的,我老公也一定會說的,不然他也沒法交代,逢年過節我們都不去了,爸媽又怎能不知道呢?紙是包不住火的。

現在我打算寫一封長信,給我老公發過去,給我爸媽發過去,將事情前後始末都說清楚,然後,我就去那家寺院做義工,以後有機緣出家的話就出家,就這樣了此殘生好了,此生沒臉在見親人。

給我傷害過的所有人,說聲對不起,向你們下跪叩首,是我錯了,向你們深深的懺悔,一切債來生在還了。

感恩大師兄聽我講故事,感恩您,希望你能幫我發出去,讓大家都能以我為例,莫將佛法學成這樣子,一個人絕不能昧良心,我的結果都是我自己造的。

結語:

我就想問:學佛學偏的人,可不可怕?

其實一點都不意外,很正常的,伊斯蘭和基督都是提倡真善美的宗教,但由宗教引發的,慘絕人寰的無情戰爭,至今中東地區還在每天發生。

如上女主人公的問題,在學了佛之後,變的更偏執,狹隘,刻薄,對立的情況,在當今學佛人里太多太多,只是輕重有別罷了。

她是這樣的,我要放生,要素食,要斷欲,要讀經,要弘揚佛法,要幹這個乾那個,你不讓我乾,我就跟你乾。

我們即便沒這么嚴重,也是要放生要斷欲,要誦經,要弘揚佛法,我行我素我想幹這個那個,人家不讓我乾,我起煩惱,討厭,不快,對立,生氣……

是不是輕重有別?

別把佛法學成神經病了,覺得自己要跟人家不一樣了,這個真不是佛法,這是玷污了清淨的佛法,回歸平常吧,學佛就是學平常的,別樹立一個對境,給自己貼一個標籤,跟眾生兩分了,這樣真不好,不著痕跡,潛修密證,平平常常的去做不好么?

說來太囉嗦,也在每天說,今天不早了,就這么發出去吧,願大家都能有警醒和收穫,也能多轉發,令人種下回頭的因緣。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