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時間:2020/4/26

智海法師智悲答疑(六度篇)

目錄:1、我自己經濟一般,錢不多,然後呢我現在是初一十五放一次,可是我早上去買的時候呢有些東西價錢貴,很矛盾。怎么辦才好,請師父慈悲開示。2、我們都非常願意放生,拯救眾生的生命,可是現在市場上有這么多的眾生,我們卻無能為力,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怎么思維,怎么做,才是行殊勝的十善業呢?3、請問放生時如何回向?4、法供養與法布施有什麼不同呢?用財物供養三寶算不算法供養呢?請師父慈悲開示。5、布施時隨喜與布施時三輪體空在意樂上有什麼區別呢?還是就是一體的呢?請師父慈悲開示。6、如何供齋,應準備些什麼供養?請師父慈悲開示。7、供養法師,供齋得什麼果報啊,還有拈香、禮佛、獻花得什麼果報?8、在家上供和撤供怎么做如法,還有在家上香的香灰和剩餘的香根該如何處理?9、做施食時,有非人來壓身,怎么辦?10、在修忍辱的時候心裡會更加痛苦,是方法錯了,還是認識錯了?請師父慈悲開示。11、師父,佛法里的忍辱為六度之一。忍辱是無條件的嗎?如果遇到無禮,甚至威脅生命難道還要被動忍受嗎?具體應該怎么做?請師父慈悲開示。12、師父,我恨業深重,怎樣可以使我的恨業消除,請師父慈悲開示。13、常聽人說“苦修行,苦修行”難道只有苦才能修行嗎?請法師慈悲開示。14、打坐的時候就念阿彌陀佛,算不算禪修呢?請師父慈悲開示。15、打坐的時候為什麼有時總是靜不下心來,有什麼方法可以對治?腿很痛了是不是可以換一下呢?請師父慈悲開示。16、我有時思維法義沒有打坐,而是利用平時做事時思維,這種方法可以嗎。因為我在打坐時總生不起歡喜心。請師父慈悲開示。17、師父,我了解一點禪修觀呼吸法,於是在靜聽念佛時(印祖方法是不管呼吸),自覺不自覺地意識就有了想到呼吸的時候,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跑神了,不專一了還是這本來就沒什麼的,如果又意識到呼吸又在念佛,這是不是雜念呢?18、請問師父打坐時念什麼?多長時間才算是打坐?19、曾聽師父講菩提道次第時,有講到五明,專一當中是否要學一些技能,才能自利自他,是哪五明,怎么善用,請師父慈悲開示。20、當下,“無分別識”與“無分別慧”如何抉擇?請師父慈悲開示。21、修道的人不見世間過是不是做人就沒有原則,請師父慈悲開示。22、怎么樣才能改掉說別人過失的毛病。請師父慈悲開示。

1、我自己經濟一般,錢不多,然後呢我現在是初一十五放一次,可是我早上去買的時候呢有些東西價錢貴,很矛盾。怎么辦才好,請師父慈悲開示。我覺得你可以幫這些當作放生修學的增上緣,不要當作對自己放生時能力的不自信,從中增長了負面心理就不太好了。怎么樣把環境當作增上緣呢?首先,我們做任何事情,要有福德,否則,想做事情,能力也不夠,這個時間,我們對自己就沒有充分的自信。於是,在我們自己要做善業而力量不夠時,我們如何思維?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要掌握一種面臨這種情況的善巧思維,正面思維。說我今天錢不夠,那就是福德不夠,福德不夠是為什麼呢?就是往昔時修行不夠,今天,我就要加大修行力量,推動自己積極修行,更要在力所能及前提下,來做這些善事。所以說在自己力所能及之內,讓自己更歡喜,不要讓自己沮喪。要把這種沮喪,這種壓力,這種福德不夠轉變成一種動力,督促自己好好發心,好好修行,好好積累善根福慧資糧。相反,有一種負面思維,就是自己能力不夠啊,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也不知道很好地發心,也不知道懺悔自己往昔時候的障礙,就自己在那裡熬煎,沒有正確的疏導的時候,往往在壓力之下,把自己為善的好樂心損傷了,這就是負面的損傷,這種負面思維我們要避免。在我們力量不夠的前提下,我們可以:第一、我們力所能及地放生。第二、我們不具備的力量,要把它轉變為修道的發心,轉變到進一步的修行過程中,增長福德資糧,這樣就好了。力爭不要出現負面積累。

2、我們都非常願意放生,拯救眾生的生命,可是現在市場上有這么多的眾生,我們卻無能為力,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怎么思維,怎么做,才是行殊勝的十善業呢?一個方面是力所能及,在現實上我們每個人力量都非常有限,讓我們全身心放生,也許還有這樣那樣障礙,我們所放生呢,畢竟在所有眾生中只是少量。我們在做具體放生時,放生的雖然是少量,但是,我們發心不是少量,而是尊重所有眾生生命,在我力所能及範圍內,不斷培育我的能力。實際上放生就是修學,不斷培集我們資糧,讓我們內心喜歡放生,增長我們喜歡眾生生命、尊重眾生生命的慈心、菩提心。以菩提心攝持,讓我們的心念念回向於究竟成佛——要行究竟十善業,就要以發菩提心為根本,以菩提心為每一個哪怕微小的十善業之總攝持。

3、請問放生時如何回向?可以學習一些回向文,可以先學習。如果不學習,我們往往不能很好地回向。《華嚴經》里還有回向品,教導我們如何回向。

4、法供養與法布施有什麼不同呢?用財物供養三寶算不算法供養呢?請師父慈悲開示。法供養和法布施,前面都是法,供養與布施的區別,主要在於針對的對象不同而形成。一般來說,布施是針對於下面,供養是針對於上面。比如,我們如法聽聞,就是對三寶進行法供養,不能說對三寶進行法布施。對師長、父母這些恩田、敬田都說供養。我們對於一般眾生、信眾、徒弟啊,就可以說是法布施。比方讓大家讀誦、聽聞、受持啊,這些都可以說是法布施。同樣的行為,針對對象不同,區別為法供養與法布施。同樣是用財物供養,可以說是法供養,也可以說不是。當財供養成為一種修法,供養者不僅理解財物供養的意義,不僅僅是修供養法,而是上升到法的角度,那么,可以說是法供養。法,是針對自性而說,認識修法的重要性,回歸於自性心行,對治我們內在慳貪,上升到這個角度,可以稱為法供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無盡意菩薩用瓔珞供養觀世音菩薩,雖然瓔珞是財物,但是最後是說受此法施珍寶瓔珞。這就是認識上的一種提高,從物質上的供養,上升到自性佛法的層面。

5、布施時隨喜與布施時三輪體空在意樂上有什麼區別呢?還是就是一體的呢?請師父慈悲開示。布施時的隨喜有理性方面的,有事相方面的,而且對於布施時的意樂要增長我們的歡喜心,見人布施如己布施,要隨喜。布施時的三輪體空,是一種智慧的運用,雖然說事相上有,但是從自性上觀察沒有能布施的我,所布施的人,還有布施的物。

6、如何供齋,應準備些什麼供養?請師父慈悲開示。供齋,齋就是清淨,供就是供養。供齋就是以清淨的法來供養,這是根本上的說法。事情上的說法呢,供齋比如用齋飯、齋菜呀,以如理如法的供品來供養盡虛空遍法界的諸佛菩薩,供養盡虛空遍法界僧團,供養盡虛空遍法界眾生。以什麼供養?如果你自己有能力,以食物供養,或是做飯做菜;或是法供養;或是發願;或是修行供養。財供、法供、觀想供、如實修行供養,可以準備不同,看自己的能力具足哪方面了。自己能實實在在地做到,自己做,來供養,是最好的。如果自己能做,又發心教化別人,請別人做,這個發心又不一樣。七月十五要到了,七月十五是佛歡喜日、僧自恣日,經過三個月如法結夏安居的僧團力量是很大的。《盂蘭盆經》就說,目犍連尊者用神通觀察自己死去的母親生到什麼地方,然後想報母恩。發現母親因為做惡業墮入餓鬼道,自己運用神通化齋飯給母親,但是,到了母親嘴邊也化為焦炭。所以,目犍連尊者非常懊惱。回過頭請求佛加持他。佛就說,一個人力量太小,要藉助十方僧團力量,盡虛空遍法界聖賢僧無量無邊,發心供養盡虛空遍法界僧眾,所以在七月十五日,即僧眾安居終了之日,備百味飲食供養十方僧眾,以仰仗十方僧眾的力量,來救度他的母親。(註:此即盂蘭盆會的由來。)發心供養盡虛空遍法界三寶,功德很大,對於超度我們歷代宗親,功德很大。所以從財物上可以準備清淨的齋菜、齋飯,二一個是錢財上,三一個是實物,包括花、淨水、七寶等等。我們還以經法上的念經念法,以發出離心、菩提心來加持供品,又不一樣。以清淨的財物、如法誦經、真實發出離心、菩提心來準備,都很好了。

7、 師父供養法師,供齋得什麼果報啊,還有拈香、禮佛、獻花得什麼果報?往往在供養當中要知道為什麼供養能得果報,就是掃除慳貪之心,得富貴的果報。我們物質缺乏,就是來自於慳貪,沒有福報。甚至在修行時,我們沒有供養,就不能專心修行。在家人散亂,就是因為缺乏生存必需品,資糧不具備,沒有這些資糧也是一種貧窮,根本因來自於慳貪。所以說供養能得富裕的果報。假如說把世間的富裕回向到修道、解脫,就能積集資糧,這樣,你做事情就會很順利。做善事布施,這些都是基礎。我們不布施,就沒有福報。哪怕出家了,我們不布施,也得不到供養,因為我們沒有福報。所以始終要端正在因地的修行。不管是從世間上這些富貴也好,還是要從修行當中來,講究供養就是對治慳貪。拈香是表示我們的信仰之心,將我們心香一瓣供養諸佛!心怎么才能香呢?要做善法利益眾生!如果你起心動念損傷眾生,心就是臭的!從心不香就能影響到身體上有諸多氣味,真正懺悔得力,把狹隘的心懺出,身心就能流出骯髒的東西,煩惱就能消除。發菩提心等等善行就是以心香供佛。我們每個人都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修行出來,把不好的改正。我們要把清淨心增益出來,安住在善法中,好了,多生累世,都是好的因緣跟隨我們,我們的能夠出離煩惱,能如諸佛菩薩心香普覆世界。花很美好,我們以真實善心利益眾生,眾生才能享受!如果以煩惱心對眾生,對他就是折磨!供花,就是以自己善行莊嚴世界莊嚴自己身心!我們今天做這些,都是因地,將來究竟結果就是究竟成佛!花是表示美麗如理如法!只有如理如法才能讓眾生享受,不能以雜染、煩惱眾生!

8、在家上供和撤供怎么做如法,還有在家上香的香灰和剩餘的香根該如何處理?在家學佛要用自己的至誠心清淨心,如法供養。撤供呢,不新鮮了,可以撤供。

9、做施食時,有非人來壓身,怎么辦?要安住於慈悲心裡,解怨釋結。

10、在修忍辱的時候心裡會更加痛苦,是方法錯了,還是認識錯了?請師父慈悲開示。如果我們感到痛苦,是自然的。否則,就不叫忍辱,叫做忍樂了。這說明我們的智慧還不夠,這叫生忍,活生生忍下去。到最後,有智慧,法忍,到理性上的提升。我們現在認識到侮辱對我們的傷害,還沒有認識到這就是我們曾傷害別人,儘管痛苦,就是在償還業債。如果我們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就會越加痛苦;認識到了,就會慢慢接受,最後歡歡喜喜。忍受有生忍、法忍、無生忍。我們為什麼得到傷害,就是因為我們自己在意。其實,我們執著的自我,是不存在的。到底是誰受到傷害呢?能夠傷害我的人,受傷害的我,進行傷害的法,都是因緣所生。當我們能認識到這一點,智慧逐漸增加,能夠上升到無生法忍時,就是另一種境界了。我們今天生忍,當然會痛苦。但是,如果我們不去冤冤相報,就能消業。否則,我們還會造惡業,越來越不能忍辱,相反,所承受的侮辱還越來越多,因為我們缺乏善業。如果我們廣做善事,積極行持善業,本身就是化解侮辱。現在的痛苦,正是成就我們。沒有忍辱能力,你又怎么成就修行的力量呢?我們修行善業時面臨的痛苦,也是對於我們善業的考驗,也是對於我們能力的增加。

11、師父,佛法里的忍辱為六度之一。忍辱是無條件的嗎?如果遇到無禮,甚至威脅生命難道還要被動忍受嗎?具體應該怎么做?請師父慈悲開示。佛法里的忍辱還是看自己的境界了,就是我們的境界在哪一個層次,就有相應的忍辱的方法。如果你不具有忍辱的能力,我們鼓勵你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好好地忍。超出你的忍耐範圍了,就可以適當規避一下。我們忍不起還躲不起嗎?躲他一躲,應該說這種環境不存在的話,煩惱也就不會出現。所以說忍辱是修學自己智慧的一種能力。為什麼我們要忍辱呢?要弄懂這個意思。因為我們不忍辱,嗔恨心就無間地在爆發。嗔恨心爆發出來以後就損傷眾生也損傷我們。我們一旦認識到嗔恨心對自己沒有一點意義,只能給我們帶來無限的損害與痛苦,一旦我們了解到嗔恨心在無條件傷害我們,一點好處都沒有,實際上從道理上、原則上來講,忍辱就是無條件的。因為忍辱就是對治嗔恨,就能遠離嗔恨心為我們帶來的傷害。難道你希望嗔恨心傷害自己與別人嗎?打人三千自損八百,損傷眾生時就在損害我們自己。所以,想一想這樣的嗔恨心完全應該對治。所以對治時,我們還講條件,實際上就是在嗔恨心的認知上,還沒有達到深刻的認知。就是以為嗔恨心某些時候對我還有好處,認識上還不充分。所以,從原則上、道理上來講,忍辱是無條件的。但是,原則歸原則,道理歸道理,落實到我們個人忍辱上,那是要結合自己能力而來說的。如果超出自己忍辱能力了,往往自己忍得不歡喜,忍得非常痛苦,忍出很多煩惱種子,乃至因為這個忍,就把一股自心不可思議的能量憋在那裡,一旦遇到適當機會爆發出來,就把往昔忍辱的功德抵消掉了。從現實上講,我們主張力所能及地忍辱,這樣子,忍得歡喜,忍得自在,忍得有智慧,忍得能夠開發善根,這樣好一些。這個能夠增長我們自己修學忍辱的歡喜心,也能夠在忍辱過程當中不斷培養歡喜心、善法欲,不斷培養我們自己的善根資糧。忍辱就修得很好了。不是說你境界很好,而是說你在忍辱當中這種方法用得很好。它能夠適當地開啟自己的善根。所以這個是很應該注意的。我們遇到無禮的時候要不要忍呢?什麼叫辱?如果人家待你都是彬彬有禮,那就不存在對你的侮辱了。一旦成為忍辱的對象,就是表面上看起來對你有一些無禮、有一些不尊重,甚至有一些損傷。所以說忍辱正是針對這些環境上來忍的。如果離開無禮、侮辱的對境,那你就不用忍了。人家待你如上賓,就不用忍了。忍辱,一旦成為我們自己的忍辱,就要看出,它表面上對我們是無禮的,正是這樣才成為我們的忍辱對境。無禮才用忍,不是被動忍受,而是歡喜忍受。否則,忍辱就修不起來了。忍辱修不起來,我們的嗔恨心就永遠沒有對治。“甚至威脅生命難道還要被動忍受嗎?”這個問題還要做另外一番回答。就是我們忍辱在遇到無理、過分,或者說損傷我們的時候,在我們能力範圍之內,儘量提倡要忍辱。那么威脅生命呢,那么你還沒有達到這樣的忍力,我們還是說,方方面面的,可以適當地規避、善巧一下。所以說,你可以忍,但是忍的方式要更善巧,不要讓它威脅我們生命。除非是大願菩薩。我們一般凡夫,能夠得到人身相當難得,在因地當中要積累相當大的福德資糧,才能夠得到這樣的生命。如果我們沒有這種忍辱能力,把寶貴人身白白丟掉,這是很可惜的。我們原則上要忍,但是忍的方式要善巧,我們不起嗔恨心,善巧規避威脅我們生命的外緣,以寶貴人身好好修學佛法,好好積累善根福德資糧。我們忍辱過程當中有生忍、法忍、無生法忍,境界不同。具體怎么做,建議我們聽聽忍辱波羅蜜,《入菩薩行論》有講到,《菩提道次第廣論》也有講到忍辱波羅蜜,在大經大論上,基本上都要講到忍辱波羅蜜。《華嚴經》講十地菩薩的境界,它講第三地的菩薩就要修忍辱。還有《瑜伽師地論》《大智度論》里也要講。大乘佛法裡,甚至聲聞緣覺乘佛法裡,都要講。要把具體的經論蒐集起來多看,多學習,練習我們自己的忍辱能力。

12、師父,我恨業深重,怎樣可以使我的恨業消除,請師父慈悲開示。對治嗔恨心,就是要修集慈心。嗔恨心,一個傷害自己,一個傷害別人,人與人如果以嗔恨心相處,彼此會越發疏遠,會增上我們的嗔恨業力。我們要看清楚嗔恨心的作用,是否能利益我們?我們平時就認為,你強我比你更強,其實,這樣不能解決問題,只能造作更多是非。嗔恨心重的人可以修學慈悲觀。

13、常聽人說“苦修行,苦修行”難道只有苦才能修行嗎?請法師慈悲開示。不是說一學佛,一切業都解決了。最初化解苦,都有一個過程。但是,當你修行到一定程度,也許人家看作很苦,但是,你不這樣認為。因為受苦就是化解苦,最終能達到究竟圓滿。但是,這種境界要逐步增長。有的人認為學佛就應該是很快樂的事情,所以,稍微有一點苦,都不能忍受,這樣就不能把往昔時惡業化除。我們怕苦就不能消除惡業,我們不敢承擔,最終還是躲不掉。樂修行,是我們善根、福德資源具足才可以。有些人很快樂,也可以修行。就看你積聚的業如何。其實,苦樂是一種對待。苦有苦苦,本來就苦,但是我們還更加一層感受之苦。比如,熱,我們又喊熱,太在意,就放大了熱的痛苦。比如,人家傷害你,你念念不忘,就是增益了苦。快樂是沒有收成的沙漠。如果我們不能在樂中修行,快樂過後尤其苦。猶如紅樓夢裡,歡聚之後,更能感受寂寞之苦。喜歡快樂的人,就不能接受苦法。其實,我們所認為的快樂,何嘗不是一種苦。我們認為的快樂實際是一種行苦,念念變遷,不能葆有。我們認為的苦樂中庸感受,都是行苦,是無常。我們認識苦之後,超越它,轉變對於苦樂的心態,很重要。我們不在意苦,直面人生,我們的承受能力就可以增加,此時,苦就不成其為苦了。這時,苦也能為我們帶來快樂。不是只有苦才能修行,樂也能修行。苦樂修行都可。不要耽著于樂而怕苦,我們的心態要能超越。

14、打坐的時候就念阿彌陀佛,算不算禪修呢?請師父慈悲開示。也算,念佛禪嘛。從禪的字表意思來看,就是一心不亂的修行。我們打坐念佛也是一心不亂,也算禪修。最初,禪修就是靜慮、思維修,乃至像祖師禪,不疑不悟,小疑小悟,大疑大悟,要求我們起疑情。念佛,是要求我們起信心。禪修就是專心一致地修持。

15、打坐的時候為什麼有時總是靜不下心來,有什麼方法可以對治?腿很痛了是不是可以換一下呢?請師父慈悲開示。打坐以靜心為方便,但是一下子靜不下來,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浪濤洶湧的大江大海,一下子要讓它靜下來,不太可能,有個過程。而我們往昔時惡業,有多少呢?不知道。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紛亂的心,可以說是多生累劫成就的。我們今天打坐,也許方法得法了,只是力量欠缺。也許,方法都沒有得法。只要你方法得法,早晚能夠靜下來。我們打坐,至少沒有出去作惡,雖然一時半會兒內心沒能靜下來,但是身語業不去造惡了。最初修行,能把身語業改正,最粗顯的業能夠杜絕,就是最初的成功。這對於我們內心,一定有影響。比如當你造作殺生業時,內心一定影響很大。今天你儘管妄念紛飛,但是沒有行動,影響勢力相對打折扣了,這也是我們打坐的作用。久而久之能夠堅持做功夫,我們發現,靜心力量能夠越來越強。所以,不要急功近利。二一個方面,只要我們盡到自己努力,天長地久下功夫,總能把掉舉散漫的心對治下來。對治方法:第一、要祈禱三寶加被;第二、養成我們專注的習慣勢力,修定的方法可以對治散漫、昏沉心;第三、用智慧,慧一個方面是選擇,發揮選擇能動力,智呢能夠通過聞思修增長智慧能力。當智慧能力增強,紛繁的心也可以對治。我們再用智慧分析,為什麼不能靜心?分析清楚了,也就能夠對治了。腿痛了,我們還是主張自己培養忍耐力,如果太將就身體,也許就不斷動,還有多少力量在做功夫呢?就值得懷疑了。所以,儘量不要動。參禪參禪打坐打坐,參的是痛禪,打的是痛坐。打坐也是對治我執,打坐時的我執就體現在身體的痛上,我們要對治這個痛,也就對治這方面我執的顯現了。坐呢,不在於身體,但是身體能起到增上、幫助的作用。實在不行,換一下腿也可以,開頭你越換越勤,但是,慢慢你就可以不換了。說到打坐,以前南嶽懷讓禪師看到一個馬和尚端坐不動,就問他,你在乾什麼?馬和尚就回答,在打坐。南嶽懷讓禪師故意在他旁邊拿了一塊磚在石頭上磨,磨的聲音打擾到馬和尚了,馬和尚忍不住問,你這是在做什麼呢?南嶽懷讓禪師回答:磨磚做鏡。和尚說,磨磚能做鏡嗎?南嶽懷讓禪師反問:磚頭不能磨成鏡子,難道坐禪就能成佛?馬和尚就是馬祖道一禪師。馬拉車,欲使車行,到底是打馬呢,還是打車呢?當然是打馬了,擒賊先擒王嘛。打坐是為了心靜,為了如理思維,只要你有足夠歡喜心思維法理,你的身體就不足以成為障礙了。做你喜歡的事情,自心為喜歡的事情吸引,心不在焉,身體引發的感覺,相應就遲鈍得多。這就說明,還有一種更好的方法——全身心投入、歡喜投入如理如法的思維。這樣就越來越能夠掌握自心,當你這種能量增長起來,你就發現,身體自然而然你就超越了。這就是更積極更主動的,擒賊先擒王的方法。

16、我有時思維法義沒有打坐,而是利用平時做事時思維,這種方法可以嗎。因為我在打坐時總生不起歡喜心。請師父慈悲開示。做事時思維,難免打自己閒岔。而且,思維強度難免打折扣。所以,我們全身心放下,全身心投入,思維力度會更深、更廣。

17、師父,我了解一點禪修觀呼吸法,於是在靜聽念佛時(印祖方法是不管呼吸),自覺不自覺地意識就有了想到呼吸的時候,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跑神了,不專一了還是這本來就沒什麼的,如果又意識到呼吸又在念佛,這是不是雜念呢?念佛就是專心一意念佛,凡是不相關的,就是雜念。我們對呼吸習慣了,自然而然心就分了。只要我們把念佛心集中起來,就會把關注呼吸道心減輕了。我們要通過圓滿聞思,掌握方法再修,在最初下手,就要圓滿掌握方法。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所有行為對後來的行為都有影響,何況我們專心一意地修過,這樣就會有潛意識的影響力,自然對我們念佛就會有干擾。只要念佛,我們就要專一,不要再關注呼吸。我們都攝六根,專心念佛。佛法從恭敬當中求,就要集中心神好好念佛。

18、請問師父打坐時念什麼?多長時間才算是打坐?打坐,關鍵是要靜下來。要修什麼法。比如我是學淨宗的,我就念阿彌陀佛。大家學什麼,就用什麼念。心無旁騖時打坐最好。

19、曾聽師父講菩提道次第時,有講到五明,專一當中是否要學一些技能,才能自利自他,是哪五明,怎么善用,請師父慈悲開示。五明:聲明、工巧明、醫方明、因明、內明。利益眾生,當然要學技巧。利益眾生要學習。內明就是佛法,明心見性,在我們身上產生覺悟智慧。有了智慧之後,我們痛苦,才知道是煩惱造業;煩惱造業,才產生痛苦。我們有明覺智慧之後,我們知道苦集滅道因果法理,才知道怎么消除、糾正錯誤惡業。所以,內明是首先的。有沒有智慧是首選的。有了智慧,智慧是不是白白生起來呢?不是——比如,第二個是因明。我們在佛法中,要學會了悟事理的方法,因明就是一個重要方法。從何處開啟智慧,這個是因明里所說。我們學了因明,就知道怎么開啟悟性,認識真理,通過因明的學習,我們就能讓自己聞思修智慧開啟。有了因明幫助之後,我們能夠讓自己智慧開發。還要有福報,我們在幫助眾生過程中,眾生他就是煩惱病身心病,於是醫方明就顯得更重要。醫方明就是幫助眾生治療身心毛病。毛病就是問題了,針對眾生問題,我們對眾生有貢獻,能夠解決他的問題,要學醫方明,怎么樣醫治身體毛病心理毛病,我們有這個能力,就很重要。把眾生病苦解決以後,眾生還要謀生啊,工巧明呢,就是幫助眾生謀生。如果你不學,怎么幫助眾生呢?所以菩薩之學難學能學盡一切所學,難忍能忍忍世人所不能忍,就是盡所有智如所有智,都要好好學習。所以,經上給我們所說,“求菩薩道者,當於五明中學,五明中求。”也就是內學外學都要學。眾生根基、毛病、問題,是各種各樣的,我們沒有這種敲門磚怎么幫助眾生呢?不能幫助眾生,我們的菩薩道又怎么成就呢?所以要好好修學五明。學習中有一個次第,一個是智慧,有沒有智慧是先決條件,沒有智慧,我們做什麼事情都做不對。所以,要好好把佛法作為一輩子安身立命的基礎,好好地去修學,增長自己的智慧。有智慧之後,自己做什麼事情都不一樣。我們智慧增長到了一定程度,內學外學都很能學得進去,很能善用。我們有了內學,在這種基礎之上,我們能夠對治自己煩惱,積累福德智慧資糧,在利益眾生的過程當中在修學五明的過程當中就是要善用,怎么善用呢,在智慧的指導之下,修學六度四攝這個就好了。智慧猶如眼睛啊,沒有智慧的眼睛,就不知道五明怎么善用。

20、當下,“無分別識”與“無分別慧”如何抉擇?請師父慈悲開示 。識就是我們的八識境界——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識的狀態就是我們的分別狀態,有智慧與愚痴,有選擇與不選擇,有很多區分。慧就是一種撿擇能力。有分別的撿擇能力怎么成就無分別慧呢?修行過程中逐步達到無分別智,達到智慧,就是自然任運的。我們一般講無分別智,這個無分別慧,還是從這裡第一次聽說。智是本體,慧是用,一旦達到智,就是轉識成智了。從識的角度,是有分別的。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前六識,特別是意識,有分別。六識的分別,前五識是與第六意識同步。如果意識不跟進,前五識所見色聞聲覺觸,就不會分別了。達到無分別智,我們的根身器界都能轉化。八識成四智,是能證到智慧的本體。慧從唯識中來講是一種撿擇作用,撿擇怎么能達到無分別慧呢?達到無分別智之後,分別與撿擇都能轉化,自然而然能夠與法性相應,起心動念都能任運載道,與道相合。很多人說打坐時不撿擇,那是一種偏差。打坐時如果什麼都不思維,要想達到無分別智是不太可能的。如果慧的撿擇作用不起用,是不是就能達到無分別呢?不會的。我們修行無分別智還是需要分別的資糧。

21、修道的人不見世間過是不是做人就沒有原則,請師父慈悲開示。“修道人不見世間過是做人沒有原則”,不是這樣的。不見世間過是我們修行人的原則。為什麼呢?你看到人家過錯之後,能夠增長修行人的虛妄分別,那么,由這種虛妄分別對於人家過錯有什麼良好改變嗎?對自己修行有什麼好處嗎?打個比方說,我們看到世間貪污腐敗多,因而憂心忡忡,這樣對你就是一種負面增長,不是智慧增長。你修行是為了看世間過錯嗎?我相信不是這樣的。人生存在世間就是提升、淨化自己,不再被染污。你可以事事認知,但是不受世間過錯的污染,我想這是最起碼的。如果把我們身口意三業陷入世間過錯當中,染污掉了,身口意三業就會背上非常沉重的包袱。如果我們見到世間過錯而又消化不了,往往還會制約我們為人處世。比如你見到好朋友有過錯,慢慢你們之間就不是好朋友了。而你見到朋友好處,內心非常歡喜好樂,兩個人距離越走越近,心無芥蒂,非常歡喜。但是,你老是見別人過錯,你看他的眼光不再那么溫柔,心裡不再那么清淨,顯現一種暴酷,這樣,兩個人就會越走越遠了。這就是負面積累。我們怎么樣看待別人,也是自己心態的選擇。如果真是過錯,就是人人都能看出是過錯。但是,有時有人看是過錯,其他人看則是優點。這是因為我們自己內心有執著成見,不是世間有過錯,而是我們內心錯誤心態的外在顯現。我們看世間錯時,往往需要反省內心。我們需要檢查,自己到底是喜歡欣賞呢,還是喜歡挑剔?心態決定命運,心態決定環境。你選擇什麼心態就召感什麼環境與命運。世間上的過錯往往是我們心態的顯現。這就是我們修行人的選擇,一個是我們選擇良好的人際關係,對於周圍的人,我們是挑剔呢還是欣賞?欣賞呢,說明我們內心很有智慧。挑剔呢說明我們內心很局限。就算世間真實有過錯,如果我們沒有能力幫助別人,這種見過足以消磨自己和消磨世間,引起爭鬥。修行人本分是明心見性,淨化自己、淨化世界。自心淨化了,我們再來看世間是否有過錯,那時,就不一樣了。我們心態圓滿了,看世間就同步圓滿了。心淨則土淨。我們從自心淨化著手。

22、怎么樣才能改掉說別人過失的毛病。請師父慈悲開示。如果我們發心要幫助別人呢,如果見了人家過失,第一要看說出來是不是能改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們說人家過失時,反省,人家說自己過失時,自己會是什麼感受。如果你說過失對他有作用,那么,可以說一說。如果,說進去人家喜歡聽,一個方面就是兩個人之間感情好了,二一個是你的發心是為幫助別人。如果我們沒有這兩個條件,說人家過失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利益。眾生過失都是因為無明煩惱、錯誤認知引起的,人家有的過失,其實,我們自己也許都有。有時間說人家過失,不如反省自己。我們說人家過失,和人家感情反而疏遠。當我們觀察人家功德時,我們和眾生走得越來越近。看看說人家過失究竟有什麼過患,當看清楚說人家過失能養成自己不良習慣,往往是以人家過失染污自心,而且,容易拉開與眾生距離。所以,多思維說眾生過失的過患,看你還想不想說人家過失。說人家過失往往對自己形成障礙。如果說人家過失對自己、對別人都沒有利益,那么,看看對自他有什麼損傷,而引起高度警惕,這樣,才能改掉說別人過失的毛病。看清楚,不斷告誡自己,除了思維之外,如果不好,怎么改變,你要想很多方法。除了我們所說的,你自己也可以想出很多方法。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