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山西小院打七日記:覺醒的80後:觀世音菩薩的傳承


時間:2009/6/2 作者:慧曉

我叫弘浩,85年生人。螢幕前的你如果年齡和我相差5歲之內,請你耐心的看完下面的文字;如果您孩子的年齡和我相差5歲之內,也請您耐心的看完下面的文字。因為我和你或您的孩子共同擁有一個特殊的標籤,一個備受爭議卻又不得不提的標籤——那就是“80後”。 這個標籤時而讓人期待,時而讓人失望,有人為之驕傲,也有人為之神傷。我們是被寄予厚望的一代,然而卻在這樣一個物質文明高速發展而精神文明飛速墮落的世界裡不知所措,迷失了各自的方向。各種新鮮的事物和思想不斷的衝擊著我們童年時的純真和夢想,時代的開放讓我們看似早熟而事實上卻又幼稚不堪。面對未知的未來,我們有時候會雄心勃勃豪情萬丈,幻想自己成為父母的驕傲,祖國的棟樑;然而當我們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被撞得頭破血流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選擇逃避,四處躲藏。我們高舉“不想長大”的大旗顧影自憐,一邊沉溺於遊戲和性愛等各種娛樂活動麻痹自己,一邊對著逝去的無憂無慮的童年而黯然神傷。而面對著父母、長輩以及社會的壓力,我們又不得不裝出一副堅強不屈的樣子,在學校里為了混各種學歷和證書而浪費大好年華,在社會中為了追逐金錢、名利和女人一次次的改變自己原本真善美的道德觀念,變得虛偽、冷漠、醜陋不堪。我們80後就這樣被淹沒在這個爭名奪利、恣情縱慾的海洋里,隨波逐流,不知飄向何方…… 我們是計畫生育的犧牲品,沒有兄弟姐妹讓我們變得孤僻和自我,父母的過度寵愛讓我們變得傲慢和依賴。 我們是應試教育的犧牲品,沒完沒了的考試扼殺了我們的興趣和理想,學校只教給我們如何讓分數變高卻沒有人教給我們怎么做人。 我們是改革開放的犧牲品,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文化衝擊著我們傳統的道德價值觀念,讓我們徒有中國人的外表卻失去了炎黃子孫的靈魂。 我們是功利主義的犧牲品,大家為了賺錢而無所不用其極,用房子車子銀行存款來衡量人的價值而忽略了生命的真諦。 我們是網路媒體的犧牲品,各種鋪天蓋地的骯髒信息讓我們失去方向,我們被媒體誤導被網路禁錮被遊戲毒害,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告訴我們什麼才是真理。 這就是我們80後赤裸裸的現實,而我們這一代人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人格的扭曲和信仰的缺失。雖然我們花費了十幾年的時光和大把的金錢在學校里接受所謂的教育,卻又不得不承認我們幾乎從沒受過任何真正的教育。我們學到的除了一些常識性知識以外,幾乎全部都是應試技巧,當得到那張叫做文憑或證書的白紙以後,所有的所學從此再無用處。而中國自古以來最最重視的人格教育,那些古聖先賢至真至善讓人受用一生的諄諄教誨,卻被放在了卑微到幾乎可以忽略的位置上。 於是我們只會做題卻不會做人,因此縱使成績優異卻不會與人交往;只知道加減乘除ABCD卻不懂得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因此抄襲作弊,寡廉鮮恥;只迷信科學卻不信因果,因此恣意妄為,口無遮攔;只關注眼前利益卻沒有長遠目標,因此貪圖享樂,損人利己;只相信自己的想法卻不在乎別人的感受,因此稍有不如意,便起嗔恨;只知道怨天尤人卻從來不反躬自省,因此一邊抱怨一邊不停的更換男女朋友和工作,諸如此類…… 我們盲目自大,只相信自己的見聞覺知。對於存在了千年的佛陀教育,我們也大都以知識分子自居,對其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一句“迷信”就敷衍了事,卻不知我們自己才是真正最最迷信的人。我們迷信科學,迷信輿論,迷信權威,迷信自己。對於許許多多未知的事物和道理,我們從來都沒有通過深入的了解和驗證就隨隨便便的全盤接受或全盤否定。我就是這樣抱著自以為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渾渾噩噩的生活了二十多年,並始終沉浸在自以為自己很優秀很善良的假象中沾沾自喜,幻想著種種美好的未來,卻不知自己正一步步的邁向地獄的深淵。 就在這個時候,我接觸了(名稱刪除,學佛網編輯)這部紀錄片,淨空老法師的慈悲開示就像是一道金光射入了我的內心,喚醒了我沉睡的自性。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真正接受因果的教育,人格的教育,佛法的教育。回想起自己二十幾年來的種種所做所想,對照著古聖先賢和佛陀至善圓滿的教誨,一切就像是黃粱一夢一般恍如隔世。佛陀的智慧就像是一面明鏡,讓我過去種種不善的言語、行為和想法都無所遁形。那一刻我才深刻的體會到了佛陀的偉大和自己的無知,想想過去對於佛法的種種誤解,我更加顯得無地自容。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過能改,善莫大焉。從此我追隨了佛陀,決心依照佛陀的教誨,棄惡從善,重新做人! 隨著對佛法的深入了解和驗證,從前對於宇宙人生的種種疑惑和困擾都有如撥雲見日,迎刃而解了。佛法並不是我過去所認為的那樣,只是一個唯神論的低級宗教,而是蘊含了非常深廣的智慧在裡邊。佛法的教育,包含了世間所有的教育,它超越了科學也超越了哲學和玄學,可以圓滿的解決任何領域所遇到的任何問題。可能我這么說有很多人會表示懷疑,覺得這只是因盲目崇拜而誇大其詞。但佛陀在世的時候就曾經說過:你們不必馬上相信我說的話,你們可以通過驗證並證明它是正確的以後,再接受它。這就是睿智的佛陀,他從不懼怕任何人的懷疑和詆毀。三千年來世間不知有多少學者專家外道試圖找出佛法的漏洞和錯誤,證明佛陀的智慧並非圓滿和不可動搖。結果是隨著人們對佛法的深入了解,越發證明了佛陀智慧的深廣和邏輯的嚴謹,於是越來越多有智慧的人在經過了起初的懷疑後,最終皈依在佛陀的腳下。 於是在去年阿彌陀佛聖誕日,我在北京廣濟寺皈依了佛陀,成了一名真正的在家居士,法名弘浩。從此以後,我用了很多業餘時間來閱讀佛法書籍,了解了許多佛法的基本理論以及一些修行方法。佛法就像是一個超級藥鋪,佛陀在世時根據眾生根性宣講了八萬四千法門,就像是針對不同的病症開了八萬四千種藥方。無論你得的是什麼病症,只要能夠聽佛陀的話對症下藥,都能夠解決自己的問題。而我們這個時代被佛陀稱作末法時期,大多數人不知道自己生了病,少數知道自己生病的人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病在哪裡。於是自以為沒病可醫的人們繼續造作惡業,揮霍自己的福報,就像以前的我一樣,自以為在奔向美好未來其實卻是在墮入地獄;而少數人由於聽聞了佛法或通過其它途徑漸漸發現了自己生病了,卻又有病亂投醫,像沒頭蒼蠅一樣胡亂吃藥,結果是舊病未愈而又添新疾。我也經歷了這樣一個痛苦的時期,大量的聞思佛法只是了解了一些佛教常識,但由於缺少實修導致煩惱越來越多,甚至一度業障現前對佛法失去了信心,道心退轉。以前一直都是學習淨土,可是對於枯燥的念佛總是生不起修行的動力和信心。後來通過一些因緣接觸了密宗。佛陀也說過末法時期唯有淨土和密法容易成就,於是又對重視實修和次第的密宗生起了強烈的興趣。就在來小院之前,我甚至已經聯繫了西藏的朋友,準備前往西藏皈依上師修習密法。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慈悲的佛陀再一次挽救了我的慧命。其實很早就看過《山西小院》的紀錄片,但我一直把那當做是一個治病救人的地方,也對地藏經有很多錯誤的認識,覺得小院的修行方法也就是能消消業治治病,頂多就是能有點感應什麼的,總之並沒有太重視小院的修行方法。尤其是對於消業的問題,我固執的認為既然西方世界可以帶業往生,何必今生花費那么多時間去消業。而且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年輕,自己應該沒有太多的業障,而且地藏經又不是淨土的經論,按小院的修行方法肯定是夾雜,費力不討好。於是我一點也沒把六部曲當回事,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盲修瞎練甚至還想去學密法而放棄淨土。是我的一個朋友對小院很有興趣想去體驗一下,而他對佛法一無所知所以想讓我陪同一起,就這樣我才稀里糊塗的踏上了前往小院的道路。 小院的修行量其實很大,剛來的幾天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有些吃不消。由於之前身體並沒有什麼病痛,對於佛法本來就有一定的了解且信心堅固,所以在按照六部曲修行的時候我本來就沒有什麼特殊的目的,比如治病啊了解佛法啊鞏固信心啊什麼的。所以無論是念經拜懺還是念佛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像是上學的時候在完成老師布置得功課一樣,機械的做著這些事,頂多就是稍微對治了我懶惰的毛病。 轉折點出現在第五天。那天下午在念經的時候,突然腦子裡浮現出經文的意思來。過去我並沒有看過地藏經的講解,所以對經文的意思了解的也非常膚淺且將信將疑。可這一遍經在讀誦的過程中,從第一品一直到最後一品,嘴裡在機械的讀著經文,同時腦子裡就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了全經的意思,而且是非常深刻。我頓時體會到了“書讀千遍,其意自現”的感覺,而地藏經我讀誦不超過100遍,所以我深深的感覺到了佛光的照耀和佛力的加持。接著的幾遍讀誦,這種感覺就消失了,就算我刻意的把注意力放在經文意思上,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感覺且妄念不斷。我知道那次不可思議的讀誦,就是地藏菩薩給我的慈悲示現,用來改變我從前對地藏經的錯誤認識,堅固我讀誦受持地藏經的決心。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有徹底了悟六部曲的深刻密義。接著在當晚繞佛的時候,我再次得到了佛力的加持,茅塞頓開,終於徹悟了六部曲的真實含義。 在繞佛的時候,地藏經的一些經文和含義反反覆覆的在我腦海里閃現。首先浮現的內容是:世尊涅槃至彌勒出世這段無佛住世的時期,世尊把救度眾生的任務教給了地藏菩薩,過去我從來沒有深刻的思考過其中的原因。此時,世尊反覆的給地藏菩薩摩頂並殷勤囑託他要好好照顧我們的情景出現在腦海中,而地藏菩薩涕淚交加的回覆世尊讓他老人家放心,您離開的這段時間他們就交給我了,您不用擔心。我又突然聯想起了臨終託孤,一下子明白了地藏菩薩為什麼要三白佛言“唯願世尊,不以後世惡業眾生為慮”。末法時期的我們,不就是“後世惡業眾生”么?世尊涅槃以後,由於沒有人親自為我們對症下藥了,所以把我們完全的託付給了地藏菩薩,就是讓我們這些末法眾生在迷惑之時去找地藏菩薩幫忙。所以末法時期的我們,就要把地藏菩薩當成代理佛一樣聽從他的教誨,這樣才能像世尊親自教導我們一樣最快的獲得解脫,落實在行動上就是受持這部《地藏菩薩本願經》。 接著腦海中又浮現出另一些內容:世尊和觀世音菩薩的對話,最後一句“是故觀音汝當知,普告恆沙諸國土”。觀世音菩薩是西方極樂世界的大菩薩,是阿彌陀佛的左右手。世尊卻反覆勸導觀世音菩薩努力弘揚地藏菩薩的功德利益,經文中也提到過讓文殊、普賢、觀音、彌勒都來協助地藏菩薩救度眾生,可見《地藏菩薩本願經》並不是一個獨立的法門,而是和淨土法門以及所有法門都密切相關。所以說,《地藏菩薩本願經》就是在末法時期開啟無量法門的鑰匙,此經可以經過一些組合而作為任何法門修行的具體落實。 最後出現的內容揭開了所有的秘密:我想起我在臨來小院的頭一天晚上,對著家裡供奉的西方三聖和地藏菩薩發了一個願,希望佛菩薩能幫助弟子找到一個具格金剛上師,傳授一個今生決定往生的密法,弟子一定嚴格依止上師精進修行。就在這時,突然閃現出觀世音菩薩的形象,我又想起了第一天來時趙居士說的一句話“六部曲是不能割裂的,大家要嚴格按照六部曲修行,因為六部曲不是哪個人定的”。把這些因果串聯起來,我頓時生起了無比的歡喜心!天哪!我所祈求的金剛上師不正是觀世音菩薩么?我所祈求的往生密法不正是六部曲么?我竟然還想去西藏找什麼上師,結果佛菩薩卻把我帶到了山西小院來用這樣一種方式傳授了最最殊勝的往生密法。我抬頭看著牆上的觀世音菩薩,頭頂閃耀著前所未有的光明,仿佛在告訴我:你終於知道答案了。頓時,我就像是一個迷路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一般,從此不會再感到任何的恐懼無助和彷徨。我一定要聽從觀世音菩薩的慈悲指引,放下所有的法門,堅持受持六部曲這個無上法寶,一門深入直至證悟。 如果末法時期的我們不依止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不依止地藏王菩薩的大威神力,不依止阿彌陀佛的廣大宏願,不依止世尊多次宣講的淨土法門,難道還有更好的老師和法門值得我們依止么?這是我們每個人千載難逢的機會,希望所有有緣看到這些文字的人們,能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和修行方法,更深入的了解佛法以及六部曲的修行方法。當然我相信如果你能抽出七天時間親自到山西小院道場體會的話,我保證你會不虛此行! 這就是我,一個從迷惑到覺醒的80後學習佛法和到山西小院打七的感悟。在這裡,我要勸勉所有與我同時代的朋友們:曾經我也和你們一樣,走過了無憂無慮的童年。我們喜歡拍畫片,彈玻璃球,丟口袋,跳皮筋;我們看《變形金剛》《忍者神龜》《葫蘆兄弟》《灌籃高手》《七龍珠》《多啦A夢》長大;我們喜歡玩紅白機的《魂斗羅》《超級瑪麗》《雙截龍》,後來又玩電腦遊戲的《仙劍奇俠傳》《毀滅公爵》《紅色警報》,當然還有在遊戲廳投幣拼殺《名將》《恐龍世紀》《街頭霸王》的激情歲月;我們總是渴望能擁有所有的洋娃娃或遊戲機,以為那就是幸福;我們的理想都是科學家或解放軍,好像那樣就會很受人尊敬…… 漸漸的我們逐漸長大,少年的我們開始變得叛逆,喜歡看《古惑仔》,覺得打架泡妞非常出風頭;我們的遊戲機開始翻新換代,插卡的變成光碟的,遊戲廳里也出現了跳舞機和DJ機;我們開始慢慢的討厭學習討厭學校討厭老師討厭家長,我們渴望無拘無束的自由,於是我們開始試著去逃學去頂撞老師家長去戀愛;我們開始體會到升學的壓力,仿佛中考和聯考就是我們人生的終點一樣,我們所有的時間和努力全都為了那一天的到來,我們幻想著考試結束以後就能得到我們想要的自由…… 漸漸的我們逐漸成熟,大學的生活和外面的世界讓我們充滿了好奇,離開父母和家鄉的自由讓我們不知所措;我們的時間越來越多,於是我們開始迷戀各種運動,證明自己是個陽光男孩;我們開始沉迷各種遊戲,試圖在虛幻的世界裡證明自己的價值;我們開始重視穿衣打扮和美容保養,總是想在別人眼中以帥哥美女的形象出現;我們開始瘋狂的戀愛,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我們叫過老公老婆;我們開始喜歡看各種電影電視劇,但裡邊都無一例外的充斥著色情和暴力;我們開始喜歡唱KTV,甚至有些人渴望成為超女快男幻想著自己的明星之路…… 終於我們離開了校園,步入了社會。我們才發現,理想和現實總是相差很遠。沒有真誠的友誼,沒有純真的愛情,沒有領導的關懷,沒有輕鬆的工作,沒有便宜的房子…… 我們開始懷疑我們是不是在做夢,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而我們到底為了什麼而活?每天朝九晚五做著自己毫無興趣的單調工作,住著十幾平米的合租房,談著像定時炸彈一樣的戀愛,休息的時候和好朋友或開懷暢飲或引吭高歌,幻想著有一天能有一套大房子能有一輛喜歡的車能有一個夢寐以求的伴侶再生一個可愛的孩子最後給父母點錢來證明自己是個孝順的人…… 這就是我們的全部生活,或許細節有些許不同,但本質並無差別。對童年的懷念,對少年的追憶,對大學的悔恨,對未來的彷徨。我們以為我們在為自己而活,卻把所有的時間都浪費在那些我們根本留不住的物質和情感上。試問當你一口氣上不來即將離開人世的時候,你生前所追求和眷戀的房子車子老婆孩子銀行存款朋友外遇名利地位,哪個你又能帶得走呢?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就算我們不信佛陀不信因果不信輪迴不信天堂地獄,可真理永遠就在那裡,不管你信或不信它都不會對你網開一面。與其大禍將至才悔之晚矣,何不好好把握眼前的機會,聽聽佛陀在三千年前到底說了些什麼呢?不要覺得聽一個三千多歲的老人講道理很沒有必要,我相信當你真的靜下心來,不再逃避諸如生死之類的實際問題而想要解決它們的時候,你會從佛陀的話語中找到你想要的答案。我相信,那個時候你一定不會後悔當初聽了一個叫弘浩的80後所說的肺腑之言,相反的你會感激你自己當初的決定。 歐陽竟無先生曾說過:“佛法非宗教,非哲學,而為今時所必需。”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歷史學家——英國的湯恩比教授通過深刻的歷史分析,也給出了最後的結論:“二十一世紀能夠拯救世界的,唯有中國的孔孟之道和大乘佛法。”1840年鴉片戰爭以後,中國人被西方的科學技術打得失去了民族自信心,一百多年來我們都在向外尋找強國的方法,直至今日我們已經習慣了西方的科學和民主,習慣了肯德基和麥當勞,習慣了性開放和一夜情,習慣了牛仔褲和西裝領帶,習慣了和中國人說英語,習慣了汽車洋房……而面對五千年來老祖宗們留下的寶貴遺產,我們卻視而不見棄之為糟糠。中華民族的燦爛文化眼看就要毀在我們這代人手中,當韓國說孔子和李時珍是他們老祖宗的時候,我們只知道盲目的憤慨卻不知道珍惜。中國人,真的已經到了需要認祖歸宗的時候了。而最能代表中國文化的,無外乎儒家、道家和佛法,而中國的佛法又是中國文化的頂峰。因此,希望過去沒有接觸佛法的人們都能摒棄過去對佛法的錯誤認識,重新認識佛法,繼承祖宗留下的文化遺產。 最後希望所有看過此文章的人,在通過了解後都能皈依佛法。而佛弟子們都能在今生獲得證悟。懇請諸佛菩薩加持弟子,讓更多的有緣人能得到佛法的真實利益! 南無地藏王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阿彌陀佛! 遼寧 弘浩 (男 23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