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果卿居士:飛翔的翅膀:記瀕死重生的心路歷程


時間:2013/10/21 作者:心源

下面是我的一位朋友學佛後絕處逢生的真實故事,我們且聽她的自訴:

2006年9月是我生命中的苦難歲月,因長期身體不適,經腫瘤醫院檢查,我患了低分化惡性程度極高的乳腺癌,且伴有淋巴轉移。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我絕望、無助、憤怒,精神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我千百次地問自己,為什麼會是我?我自認為善良、真誠,對工作認真,是人們眼中的好人,可是我卻在時至中年接到了這張死亡通知書。我是如此近距離地觸摸著這扇死亡之門。為了治病,為了活下去,我選擇了手術,選擇了術後痛苦的化療。腫瘤病人的治療是極其痛苦的,這個治療過程就是活生生的人間地獄。我承受著來自心理、肉體上難以承受的折磨,為康復身體,與命運苦苦地抗爭著。我上有八十多歲的老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子。他們需要我,我對他們有責任、有義務,可我沒辦法面對自己,沒有勇氣活下去,我就像一列疾駛的列車,突然撞在隧道里,粉碎如塵,面目全非。化療期間,我住在腫瘤醫院化療內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無論你是權傾一時,也無論你是富甲一方,在這裡,權錢買不來生命,生命就如草上的晨露,瞬間就消失了,無聲無息。今天看見的病友過幾天就陰陽兩相隔了。醫院的治療程式是治療——轉移復發——再治療——再復發直至死亡。我從沒有想過我會得癌症,也從沒有這么零距離的飽看這人世間的痛苦,生死離別、難捨難分的感傷。我問醫生,問自己,我的生命歷程還有多長,我知道我必死無疑,我絕望,無助,痛苦吞噬著我脆弱的心。我開始失眠,手腳出汗,心慌,整日以淚洗面,泣不成聲。有一天在醫院裡突然聽到一首歌,張韶含的《隱形的翅膀》,其中有幾句歌詞是“我知道我有一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過絕望……”我聽到後壓抑幾個月的悲傷如火山噴發。我哭自己苦難的命運,哭自己沒保護好身體,是對母親的不孝,哭自己沒盡到做母親的職責,是對兒子的不慈,哭自己拖累丈夫,使他憔悴不堪身心俱疲,是對丈夫的不仁。我不知道帶我飛過絕望的翅膀在哪裡,我無助,我彷徨,生不如死,死又不甘心。經過半年的漫長化療,我接受的所謂醫學上的治療結束了,大夫告訴我要勤檢查,及時發現問題及時解決。我知道我已納入腫瘤病人的“正常”治療軌道,不復發就能僥倖活著,如果復發了轉移了,那么就是新一輪的化療,循環往復,直至死亡。正應了大夫的話——生命不息,化療不止,化療停止,生命休息。為了活命,我每天天不亮就出去練郭林氣功,每天練四個小時,酷熱的夏天,因化療脫光頭髮的頭,戴上假髮套,捂得汗順著臉往下流,白皙的臉被陽光灼曬得發紅,三伏天悶熱的空氣中衣服濕了粘在身上。看看公園裡只有自己像一頭拉磨的“驢”一圈一圈地走著,悲憤,委屈,絕望之情會突然從心底里瀰漫開來,痛徹骨髓,淚雨滂沱。2007年6月,與我志同道合的蓮友金居士出現在我的生命中。她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為人坦誠、善良、厚道。當她得知我的情況後,就鼓勵我、幫助我,給我拿來很多信佛、念佛拯救生命之類的書籍,其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了凡四訓》和《生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太上感應篇》等。我雖然也喜歡哲學、宗教,但實屬涉獵,當知識學習,要說去信仰,去受持,那是不能接受的,甚至是排斥的,覺得那是無知,是迷信。可是看到書中的故事,我深受感動了,這時我由起初的不信佛到開始信佛了,但這時信佛的目的很功利,那就是為了活下去。在金居士的指導、督促下,我開始讀《地藏經》(一天一部),由於我是性情中人,情緒波動大,她又讓我讀《金剛經》,並帶我放生、拜懺。老實說,這一階段我拚命地做功德,認為修福就能延壽。從心性上講,雖然也受持《金剛經》,可是有時還是看不破,放不下,煩惱不斷。轉眼夏去冬來,蕭煞的冬季開始了,聽著病友不斷逝去的噩耗,聽著一個又一個轉移復發的病例,伴隨著這個大雪紛飛的冬季,我的心冷到了極點,重又滑落到人生的低谷。2008年春節前,看到情緒低落的我,金居士說:“能見到果卿老師就好了。”可是到哪裡能見到他呢?我自認為福微命薄,今生沒有這個福分。從那天起,金居士在她的小佛堂里,為了我對著佛菩薩像,天天禮佛,每天幾百拜,直拜到滿臉的汗水與淚水。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因摯誠的心,感來了機緣。我竟有緣認識了果卿老師的朋友海波居士,她決定在2008年正月初五那天帶我去見果卿老師。(海波居士是《現代因果實錄》中一篇文章的主角),當時海波居士的孩子正生病,她沒時間顧及孩子就帶我去了。海波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很漂亮,蘭心慧質,溫柔質樸,(我感念她的善良,她的真誠,她是我生命中珍貴的朋友,我在此祝福她一生一世平安快樂。)初見果卿老師就被他正直、善良、謙和、不貪錢物等高貴的修為品德而感動。他諄諄告誡我要“以戒為師”,給我剖析了怎樣受持五戒,怎樣受持《地藏經》,糾正了我在學佛過程中的許多錯誤知見,使我受益匪淺,當即發願從今天起開始吃全素,決不再造殺業。轉天晚上八點多鐘,果卿老師給我打來電話說:“想知道這個病是怎么得的嗎?”“想,太想知道了,”我迫不及待地說。我想老師一定會講我前世或今生殺過什麼,造了什麼罪業,才受這樣的惡報、短命報。我的心緊張地砰砰亂跳。但是出乎我的意料,老師在電話中溫和地說:“你回憶一下,你在結婚以後是否有超越工作關係的異性朋友?”我聽後,在心裡大聲地說:“天啊,老師您可別冤枉我呀,我可是一個正經的良家女子,我只談過一次戀愛,並與之結婚成家的異性只有我現在的丈夫,我把純潔的情感都給了他,我根本就沒有過一夜情,甚至是婚外戀。這怎么可能是我得病的原因呢?”見我沉默,老師嚴肅地說:“你的病是從邪淫上得的,如果你能深深懺悔,你的病就能好。”老師耐心地等著我,讓我一點點地回憶,我突然想起來,那是我旅行結婚回來後,單位要分房子,管房子的一位領導說讓我去一趟,談談分房子的事。我去了,我們談了一個小時,無非是工齡呀,學歷呀,怎么加分的事。天黑了,我要回家時他突然抱住我,說他喜歡我,我們只是擁抱了一下,並沒有做越軌的事。老師聽完後說:“這是你得病的真正原因,雖然你們沒有實質性的問題發生,但是你心裡沒拒絕,之後,心裡常有邪念,有淫念。”《地藏經》上說:“南閻浮提眾生。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放下電話,我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曾千百次問蒼天,為什麼會是我?今天,果卿老師給了我一個定性的答案。

從那以後,我學佛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正信階段,由一開始的不信佛到為了活著而功利的信佛,到見到果卿老師,虔誠守戒地去持戒修行,這是我人生的重大轉變。我慶幸在迷茫、彷徨的時候,遇到了這位有道德有修為的善知識,特別是他的《現代因果實錄》、《漫談慈悲梁皇寶懺》更是對我起到了振聾發聵的作用,它改變了我的人生,改變了我對佛教的認知。這兩部書我仔細看了好幾遍,身體力行地按著書中的要求去做。首先我對自己所造做的諸惡業進行懺悔,從“殺、盜、淫、妄、酒,貪、瞋、痴、慢、疑,孝、悌、禮、義、信”開始每天懺悔一項罪業,從孩提時代到現代,大小事一件件回憶,做錯的事一件件去懺悔,並養成了每天反思己過,痛心悔改的好習慣,然後按照《漫談慈悲梁皇寶懺》中的開示受持《地藏經》,守五戒,不食任何葷腥。現在的我是重生的我。我能直面這個血淋淋的現實,能坦然接受不再怨天尤人,能平靜地面對生與死,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在地獄中夢想天堂。佛法是妙法,佛法是帶我飛過絕望的翅膀,我感謝佛菩薩,也感謝所有為我勞心勞力的善知識。回憶是痛苦的,揭開癒合的傷疤更是慘痛的。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姐妹們,不論你信佛也好,不信佛也好,都要清淨自己的心念,最好能斷葷腥吃素,最起碼也要做到不殺任何活的生命,不做非禮非法的事,這個世界真的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啊!因果不和你開任何玩笑。不屬於自己的不能得,如果觸碰到它,要及時懺悔,更不可胡思亂想而感招惡報上身。我是從人間地獄中走過來的,我知道它的苦,它的痛,如果你能從我的故事中有所感悟和收穫,那我就沒有白得這場病。我希望我是地獄中最後一位受報者,更希望地獄之門由我之後而關閉,請我的姐妹們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裡,保持一顆純善無染的心,它,是帶你飛進天堂的翅膀。

後記:我得病至今已有兩年了,每次到醫院複查,檢查結果都正常。感謝佛力加持,能讓我走到今天。高興之餘,我也將學佛受益的心得與病友分享,有的病友聞即信受,茹素持戒懺悔,病情大有好轉。有的病友對此嗤之以鼻,痛失自救的良機,病情復發,回天乏術。我深信,腫瘤病人只要依法修行,生命中一定會出現奇蹟的。但願天下所有苦難的病患,用佛法於絕地而自救,用真心、誠心、願心,重新播種我們的生命,我相信,我能做到,你也能做到。

初學佛弟子:顧樺

提示:顧樺在發願吃素、懺悔幾個月後即上班工作,並每周都去腫瘤醫院為腫瘤病人現身說法,贈送《地藏經》和《現代因果實錄》,已令不少腫瘤患者轉危為安。有些病人,常常只希望病好,卻不願改變生病之因。顧居士之所以病好得快,是她依教奉行的結果。一面依靠佛力加持——誦經、念佛;一面認真懺悔、改過、修善。懺悔從孩提起每一件做過的錯事,並養成了日日反思改過的習慣。願天下所有患者都能效仿實踐,早日去除病苦,離苦得樂。

果卿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