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打七記實:夫出紅塵我入地獄,拜佛懺悔救我慧命


時間:2011/5/24 作者:明華居士

作者 法永(女,36歲,北京)

北京第73期(2010年12月1日-7日) 北京精進第57期(2010年12月11日-17日)

我的學佛緣起是因為我的丈夫,因為他2003年年底學佛開素食餐廳的緣故,使我有緣接觸了黃念祖居士的《心經略說》。可能是宿世善根,我一讀便生信,立即自然素食,心力勇猛地修行,曾經在百日每天讀五遍金剛經,大乘經典一一涉獵,雖然不懂,但那時時有感應,尤其聽有神通的居士說我曾經是大德高僧後,便生起傲慢心,覺得寺院裡的出家人都不夠格做自己的師父,自己自性皈依學佛就行了,不懂修行次第與依師的重要性,盲修瞎練地修習禪修、數息觀等法門,到處碰壁。我也走過許多道場,佛七、閉關念佛等統統嘗試以後,學佛卻毫無進步,生活和修行完全脫節,貪嗔痴慢妒樣樣不轉,自己都沒有信心了。直到2007年3月緣分具足我才到龍泉寺,由學誠法師傳授三皈依,2007年5月又到廬山東林寺受了梵網經菩薩戒。我天真的以為,這下我終於走上了回家的正路,卻沒想到,4個月後,我便墮入地獄的烈火中,苦苦折磨了近三年。第一章 墮落地獄

我的丈夫是我的初戀,我們自大學起神奇地相遇,如同童話般美好地相戀,感情非常深厚,我從來沒想到過我們今生會分離。2004年他自皈依了西藏昌都的一位活佛後就開始修密宗法門,到了年底他希望和活佛去雪山修行一年,在我的大力支持下他順利去了海拔4800米,氣溫零下30度,無電、封閉的孜珠寺。修行的艱苦我難以想像,正是對佛法和上師的信心讓他成為首個在雪山安住的北京弟子。那時我們都以為那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一次雪山修行了,他還會回到紅塵,回到我放棄工作、幫他打理一年的素食餐廳。

然而世事無常,自他下山後我們便不能再像從前那樣相處。是我的妒忌和占有欲毀了一切,我像瘋了一樣想讓他只屬於我一個人,那時他已經發了菩提心在行菩薩行。我難以控制情緒經常對他發怒,感覺自己付出的太多卻得到的太少,現在想想,他的包容到了極致,卻最終發現我無法放下情執,於是他決定先放手,和我分手後,再次回到雪山修行。那時我還在想,我們不會真正分手的,十年的感情,等他下山,還能再續前緣。所以當2007年9月他在雪山上突然打電話告訴我他出家的決定、希望得到我的支持時,我的世界徹底崩潰了。

我皈依受戒,其實除了對佛法的信心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儘快跟上他修行的步伐,能再續前緣。他決定出家,霎時讓我明白,這一生,我失去了最愛,我不會反對他出家,因為那也是我人生的最高理想,但我卻痛到無法呼吸,我感覺失去了人生和修行的所有目標,我不知活下去的意義,還有修行為了誰。

當強大的孤獨與絕望來襲時,我修習的佛法全都不見了,魔控制了我的心,我選擇了一位對我有好感的國中男同學,開始了一段孽緣。我介入了他的家庭,並導致他離婚。男同學不信佛,為了他我撤掉家裡佛堂,舍戒,封存佛經,吃魚肉,遠離同修和寺院,不再念佛。其實我那時根本不明白,我根本不是隨順他,而是隨順了自己的淫慾心和五毒習氣。自此,我放任自己毀破菩薩戒,墮胎、邪淫、殺生、妄語,無惡不作,在無間地獄的烈火中生活著、折磨著、悔恨著,身心痛苦到無可言說。

第二章 懺悔重生

佛菩薩慈悲,不放棄我這罪人。在2010年元旦我得了蕁麻疹,讓我感受到自己的罪孽深重,報應現前,於是痛下決心斷了淫慾,了斷情緣,重新素食。並在今年4月底辭去工作,去蘇州靈岩山寺印光祖師靈骨塔懺罪,我2005年就學習《印光法師文鈔》,感覺自己一定曾經是印祖的弟子,雖然深信念佛法門,卻因業緣而不斷墮落。那天我在印祖塔院哭到幾乎倒地,我這不肖弟子,將祖師忘記了近三年,無顏苟活,唯有懺悔精進,才能報佛恩師恩。印祖加持,讓我在蘇州西園寺開始接觸濟群法師講的《菩提道次第略論》,聽完一遍後如醍醐灌頂,又開始依照皈依師學誠法師的建議,學習日常法師講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感覺自己終於重新找到修行的大門了,歡喜非常。

2010年6月起,我發願開始在家中閉門修行,每天拜阿彌陀佛和八十八佛,念佛聽《菩提道次第廣論》,學習學誠法師部落格。還在六齋日和佛菩薩聖誕受八關齋戒,並持守了半年的過午不食。在這半年裡,我念佛500萬,拜佛10萬拜,每天都生活在法喜中,身體強壯了,形貌柔和了,家人也不反對我學佛了,身心俱變,是阿彌陀佛把我從地獄的烈火中超拔出來,讓我走上回家的路。

然而,隨著11月下旬我發願功課的完成,我又開始迷惑了,念佛也不再專注,聽經開始打妄想,還經常看社會新聞,精進心不斷退失,業障現前。那天是11月20日,有位同修問我是否聽說過地藏七,她想去打七,我上網查找,看到網站的六部曲就覺得非常殊勝,馬上報名參加了12月1日的通州觀音寺普通七。

第三章 地藏七

我深信,地藏七是阿彌陀佛派地藏王菩薩來拯救我的。當我在通州觀音寺跟隨大家誦經時,雖學佛7年,但《地藏經》我卻沒讀過幾部,地藏王菩薩我沒拜過幾拜。然而我卻那樣流暢地誦經,每當讀到光目女發願時不禁淚流滿面,跪誦是那樣艱難,從第一天的一部,到第二天的二部,到第三天起能跪誦全部,我不斷祈求地藏王菩薩加持,不斷得到力量。

我以前雖然拜佛十萬,卻是磕小頭,大懺從來沒拜過。第一天拜的渾身疼痛,然而一覺醒來我就充滿了力量,開始不斷給自己在六懺基礎上加懺,到第六天、第七天已經每天拜十懺了。我的力量全部來自佛菩薩的加持,夜裡做夢腿痛的幾乎斷掉,早起卻輕鬆安然,都是佛菩薩的慈悲啊。

感觸最深的是每晚的發露懺悔,第一次上去懺悔時,我的心還是那樣硬,沒有真正發起懺悔心,一次一次地懺,第五天時我跪在地藏王菩薩前懺悔自己的無窮罪惡時,那悔恨痛徹心底,真正發起了大懺悔心。

我有了此次地藏七的經歷後,遵守五戒十善就如同呼吸一樣,融入我的身心,我不會再辜負佛菩薩的一次又一次的救拔了。

特別要感恩我們的主持人李超群師兄,她的激情與智慧不時感染著我,鼓舞我發起連續打精進七的心,耳邊經常響起她喊佛喊到沙啞的聲音,不斷激勵我精進。

還要感恩最後圓滿回向時被嬰靈附體的師兄,她的示現,讓大家親眼看到真正精進修行懺悔的重要,因為我們的精進和懺悔心,可以解冤釋結,讓我們殺死的眾生得到救度。學佛首先要救度自己的冤親債主和歷代宗親,以後修行有了力量方能廣度有情眾生。

第四章 精進七

我不但是像坐直升飛機一樣加入了地藏七,而且還是發著燒加入精進七的。12月11日良鄉精進七開始時,主持人師兄在了解我們的日常功課時,當時我感到自己太差了,拜懺才10天,速度慢,數量少,真擔心自己難以圓滿精進七。沒想到的是我的燒退了,咳嗽也在打七過程中不斷好轉。

第一天中午我就被左胸的肋骨疼痛折磨的無法呼吸,早晨和上午14個懺的速度遠遠大於我平時的速度。估計是震到肋骨的緣故,下午我拜了4個小懺都疼痛,問主持人師兄,她要我堅持大懺,可以按照自己速度慢慢拜,不怕漏拜,一樣會有加持力。她的鼓勵讓我開始堅持慢慢拜,剛開始時,大家拜完88佛拜了,而我剛拜完53佛,真是慚愧,但是我發現當我忽視肋骨的疼痛而堅持時,我的速度慢慢在增長,因為速度和呼吸不調勻我始終無法和大家一起喊出佛名,只能默默念佛名。

第三天精進突破時我脖子起了濕疹,痛啊,然後變成黑紅的膜,就像我過去愛吃的雞脖子,大腿根的濕疹更難受,無法拜下去,那天我放任了自己,只完成了54懺,在寢室睡了6小時,這真是讓我最後悔的事情,不是體力不足,是心力不足啊。

我的轉變是在第五天下午,那天還剩最後兩個懺時我突然沒有了心力,第一次偷懶了,回到寢室換完衣服後回去誦經時,突然升起了無比的慚愧心,感覺冤親債主太苦了,而我小小痛苦都不能忍受,偷懶功課,還有何臉面面對他們,更不要說超拔他們。我誦經時痛哭流涕,回向、燒完皈依證突然感覺左胸悶了五天的疼痛驟然消失。感恩佛菩薩,讓我這個混蛋發起懺悔心,不管是普通七和精進七,同修們的消業症狀都非常明顯,只有我沒啥反應,就是因為懺悔心不夠啊。剩下的兩天我拜懺不但能大聲喊佛名,而且拜的輕鬆,幾乎能趕上大家的速度了,每天有很多師兄都在發燒咳嗽,只有我無恙,沒再耽誤過任何功課。

脖子開始蛻皮,像我以前吃過的蛇皮一樣,等到打七圓滿時,我發現脖子光滑如初,一切都像沒發生過一樣,但是過程中我體會到的被我傷害吃掉的眾生的痛卻永記我心。我知道,以後我無法再為家人做葷菜了,一想到眾生的痛苦,我就發抖,眾生畏果,菩薩畏因。我要時時憶念每天讀誦的《勸發菩提心文》,精進修行,恆不退失菩提心。

精進七道場讓我感動的地方太多,無論是為我們操碎心、累感冒咳嗽的兩位主持人青玉師兄、定心師兄,還是為我們不斷供給美味食物、水果、零食的大廚義工菩薩,還是夜裡不睡把暖氣燒得熱熱的姚師兄,還有到處打掃衛生甚至幫我們整理床鋪的義工菩薩,還有我們的二十多位同修,每位都那么精進勇猛。這裡雖小,卻讓我們感覺就像在家一樣自在方便,而我卻慚愧自己沒有拿出全部心力真正突破自己的極限,只能等下次再有機會了。

第五章 恆久努力

雖然此次打七的經歷在很多同修中是那樣平淡,但是對於我的修行之路卻是如此重要,我會聽老師的話,堅持修習我們的六部曲,以常弘師兄為榜樣,堅持拜懺,爭取三年內拜完百萬。

目前我還很不爭氣,從道場回來後一直睡眠多,有些疲憊,拜懺數量也只定為每天十懺,但下月起我將不斷加懺,爭取能在春節後上班前完成十萬大懺,為自己一生的修行打個基礎。

現在,我可以堅定地說,我正在回家的路上,阿彌陀佛慈父就在前方不遠處等我!地藏菩薩超拔我出無間地獄,阿彌陀佛接引我定往生西方!感恩老師!感恩地藏七道場!阿彌陀佛!頂禮八十八佛!頂禮南無阿彌陀佛!頂禮南無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頂禮十方三世一切諸佛! 北京 法永(女 36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