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放生殺生現報錄,殺生惡報:屠宰、食牛戒牛、暴殄與殘害篇


時間:2018/4/20 作者:仁澤

殺生惡報

第一章 屠宰

※殺牛橫死 劉肇夫婦

宋劉肇夫婦屠牛,且嗜食。一夕有童子敲門送簡云:六畜皆前業,惟牛最辛苦,君看橫死者,儘是食牛人。讀畢,忽不見。夫婦不悟屠嗜如故。居年許,肇夢到冥府,王者怒曰:汝傷牛命甚多,勸化不轉,叱夜叉以長釘釘其頭,痛極而醒,次早氣絕。妻騎牛入市易棺,不覺臀髀與牛皮相連,牢不可脫,數日乃死。

※屠女遭災 張七娘

甌寧張七娘,本屠家女,嘗買一牛,於野外騎之歸,抵家將下,臀髀忽與牛背皮連牢不可脫,數日死。

※教殺喪命 來安

滁州來安,教子殺牛,視其用刀法。一日安寢,子以為牛,持牛刀殺之。眾駭問,子曰:我見是牛,試手法耳。

※仆地成牛 華回子

鎮江華回子,父子宰牛,一日忽仆地,作牛嗚,頭生雙角。

※牛角破腹 陸屠

常熟陸屠,將殺一牛,牛極力斷索,負刀而逸。陸追及,牛反顧以角穿陸,腸潰而死。

※牛冤攝魂 朱氏子

廣陵富家朱氏子,好食牛。一日醉後,欲宰一牛,其母止之,子向牛言曰:爾能拜我,便赦之。牛即跪拜。朱怒曰:畜生安能會人言,立殺之。後日夜見牛為厲,乃死。

※人作牛鳴 太和屠者

太和中,光祿廚,一牛有胎,將產。或令換易,屠者竟殺之,忽作牛鳴,月余而死。

※肉成火種 徽州程某

萬曆十五年,徽州程民兄弟作圈養牛,每日擇肥而宰。其弟進圈,有一牛長跪下淚,每次如此。弟憐之,遂改別業營生。且告兄曰:此畜見我必跪,賣作耕牛何如?兄不信,曰:待我試之。明日進圈,果長跪下淚如前,兄怒殺而煮之,煮未熟,鍋中轟轟有聲,牛肉變成火塊噴出戶,屋盡焚,仍不改業。一日出門,遇挑擔賣牛肉者,討帳爭論,一掌即死,到官抵償。其子胸生一毒,五臟皆見備極楚痛。每向人哭曰:我父殺牛,貽累於我。半年方死,弟得善終。

※業債生還 張屠

杭州張屠,善宰牛,號小庖丁。年六十,始釋業。約伴往雲台山進香,比至山下,忽覺心驚股慄,不能行。遂坐橋上,久之,同行者,見張據地作牛鳴,野中群牛數十聚而觸之,急共掖同行進飯店,仆地死。 己卯年事。

※貪萌浪死 徐販

廬州徐淹,常販牛,渡江,風浪忽作,淹誓不再販。及抵岸,貪心復萌,仍販牛賣屠戶,後忽出江飄沒。

※虛願生癰 杭鄭姓

杭州羅磨坊鄭姓畜一牛,力作十餘年矣,牛老而病,鄭心憐之,謂此牛死當為掩埋。不數日,有牛屠見之,許以二金,鄭遂賣之。忽一夕,夢此牛作人語曰:汝既許見埋,復貪利殺我,我今來索命。遽齧其背,大痛。次日背生癰,潰爛見髒而死。

※割舌養啞 阮倪

阮倪,一日割牛舌食之,後生子無舌。

※殺業現消 王德璘

上虞王德璘,年二十。康熙戊午六月二十七日,臥病暈絕,入冥。遇一道士拍其肩曰:盍往游乎?游至冥府。主者詰曰:爾前生殺牛如許,何也?王對不知,主者曰:如自勘則知矣。見地湧出一大圓鏡,視之,一人操刀割牛即己也。主者命加刑,王身忽束鐵箍者三,一卒持利杵飛揕其胸。王自念,父母生我未養,淚下如雨。卒舉杵未及身而墮,束亦解。王欲遁,群牛環阻於前,觸哮怒。主者曰:孽宜現消,互殺累劫不已。命卒刲其肉,投火鼎。割已復命屠腸。卒以手向王口一揮,腸遂出,引之數丈。卒持利刃欲截,王復念,罔極恩未報,罪孽增重,益悲甚。腸遂不得斷,卒乃驚視,謂王齶上現朱書赦字,以報主者。主者曰:此子歷苦酷刑,性靈未泯,上帝嘉其孝念,宜歸人間補過。卒以腸盤數屈納其口。九叩而出,遇前道士曰:茲遊樂乎?賴爾自作自釋也。因導出。王復甦,時為二十九日辰刻,王與母妻伯弟一一言之。後體生惡瘡,半年而後起,自誓長齋奉佛以終身,錢塘吳陳琰詳記之。

※貪饞送死 戴典史

萬曆中,太平戴典史,日受盜牛人髒肉,因而殺牛無忌,後忽發狂疾,見眾牛追逐,乃死。

※兇悍天刑 太倉屠戶

太倉蓬閬鎮一屠戶,從江北買牛回。已抵歲暮,向妻索肉,妻答無。屠人奮然持刀割牛舌,付妻烹煮。自往房中坐,向妻妝鏡台照面,以刀修刮眉毛。驀地吊繩斷墜下,頭劈兩開,立刻命殞。

※暴怒戕子 西蜀李紹

西蜀李紹,好食犬,前後宰犬數百。後得一黑犬,愛而畜之。一日紹醉夜歸,其犬門號吠,紹怒,取斧擊犬。值兒自內出,斧中其腦。一家惶懼捕犬,犬不知所之。紹後得病,作狗嗥而死。

※沸水洞胸 漢口屠者

漢口一屠者,肩擐一犬,僧弘戒遇之,苦勸放生。屠者堅執不允,乃語云:汝與狗夙世冤業,吾不能救也。合掌禮屠者三拜。是夜屠人宰犬,手舉下鍋,忽沸水濺心,頭爛,七日洞穿而死。漢口人感動,遂醵金為僧建放生庵焉。

※啖糞哀叫 僕人陳祥

太倉一僕人陳祥,好屠狗,人屢切勸,卒不改。一日食新河豚,毒發,痛悶欲死,醫人言,食糞漿可救,祥蛇行至廁邊,大啖糞,卒不治,作狗聲哀叫而死。

※檐木斷首 屠戶張某

康熙丙子,蕭山屠戶張某,性凶暴,善宰牲,日必宰豬羊十數。六月間門口乘涼,頸上偶癢,以屠刀刮之,忽風吹墜檐木,一擊而首落。

※膿瘡療飢 杜章

梓潼帝君化書云:邛有杜章,望帝之友也。生於富貴,父祖好宴會,習以為常。凡烹割之事,皆躬親之。及長,廚饌無虛日。後家道零替,為人屠劊,以就口食。所取人財,過命錢。又以飲啖兼人,才方飽滿,尋腹中虛,性嗜肉味,日常不足,罟魚彈雀,所見飛走,皆萌殺心。中年生五子,皆無指。口累所迫,過命之貲,不足度日。尋有癩疾,肌膚破裂,膿血流潰,見者掩鼻矣。自以飢火所燒,復受疾苦,投井自盡,為人執之,極口辱罵,於是仰天呼冤。予見之,訝而問里域主者,孫洪叔言其詳。且言此人祿盡而命長,尚餘五年。予既知其造業之由,又復閔其受苦之酷,且歲月方遙,惡其日夕怨怒天帝。乃遣功曹易其心志,使之以手揭瘡皮自食之,又以指染膿血吮咀求味,宣言於人曰:毋作殺生業,為我戒。如此逾年,以盡之數,命斷而死,諸子皆殍焉。

※垂盡為牛 張宜所

鄞縣南鄉張宜所,少時以宰牛為業,二十年後始改行。然臨死時,以作牛鳴為快,鳴已,即嚼床頭槁薦,七日而死。

※罪重成豬 餘姚豬屠

餘姚一家世業宰豬,其子尤善操刀,娶妻數年無子,身體日漸肥胖,頭頸亦日短縮,眼睛亦俱深陷,畢肖豬形。病傷寒,時刻作豬吼聲,七日發狂,爬至江橋上,大吼三聲,投水隨流而去,屍竟不得。

※自作自受 顏復初

蘇州楓橋顏復初,以販豬致富,所宰豬不令氣絕,以鹽水灌入豬心,以木槌遍體槌之。康熙七年得病,遍身痛楚,令家奴以木槌槌之,又索鹽水飲之方快。二日後不能自飲,令家人灌入口中,如此三日夜,將死,謂五子曰:鹽水我不能飲矣,汝等各代飲三碗。五子跪而飲訖,囑曰:我殺豬業重,死即為豬,汝等幸多作佛事度我。言訖大慟,宛轉如豬聲而死。

※可驚可憐 陸寶

陸寶為人鼓刀,各店豬羊,死其手者無數。康熙十二年夏,持刀自刺喉間,宛如殺豬之狀,若有神附。止之不能,號呼三日,血盡乃死。臨死曰:取鹽水來,今有無數豬羊在此索命。觀者如市。

※嗜肥斷指 吳竹軒

順治辛丑夏,常熟市橋吳竹軒者,偶有肥犬至其家,其子打殺。沸湯將燖,犬伏土復活,其子不知也。抱犬入湯,被犬咬去第四指,犬逃去。其子腹中忽生小犬,作痛,指上血淋漓,痛苦萬狀而死。

※殘忍破喉 休寧人

休寧有一人,見兩犬相交,持刀割其陰。牡狗幾斃,牝狗即躍起,齧其入喉嚨,立死。

※炰鱉現報 杭州鳳仙橋人

杭州鳳仙橋一人,以炰鱉為業,日買鱉生投沸湯中,既熟,剖腸剔骨,煎熬五味,由此獲利有年。後病傷寒,縮頸攢手足,伏於床上,數日,伸首爬娑,宛如鱉形。又爬出堂中,家人禁之,輒欲齧人。將死,眾至街市,盤旋宛轉,曲盡鱉態,觀者皆知沸湯炰鱉之報也。七日臭爛而死。

※戕物惡死 長洲韓全

長洲人韓全,屠宰販賣為生。每宰豬,即灌以水。賣大活魚,必碎其首,而亦灌以水。雞鵝鴨之類,強將糠沙填塞入喉,圖重斤兩,傷戕物命甚慘。後患翻胃症,不能飲食,唯咽土泥隨復吐出,遍體流黃水,臭穢不可當,且頭痛如碎,如此三月乃死。

※惡業生妖 潮州王二

潮州某縣王二者,業屠宰,狠惡異常,且好用假銀。生一兒,頭有兩角,寸余,足如豬蹄,三歲夭死。

※逸牛尋仇 瀘州張四

瀘州張四兒,家業殺牛。衛軍馬洋,自鄉牽牛赴州,牽繩忽斷,牛奔入市,遇四兒,四兒持索縛牛,不能制,大懼,奔入一店中,牛亦追入店,四兒登樓,牛亦登樓,觸四兒腸出死。牛自下樓,復轉入一巷中,覓一牛肉肆主,適其主他出,盡毀其家器業,始徐徐出郊。事在萬曆丙申正月,店庳隘樓小梯狹,而牛上下無礙,其事甚怪。

第二章 食牛戒牛

※冥刑腫腿 茅氏子

鎮江茅氏子暴死,見冥官曰:汝父日食牛肉一斤,罪惡甚重,汝壽未終,合受杖責。及醒,兩腿腫痛。逢人勸告,勿食牛肉。

※悔罪兔鋸 衡州道人

衡州道人行乞於市,遍勸人曰:好食牛者,冥司以大鋸鋸之,予被攝追,將受此報,誓戒悔過乃免。因以勸人。

※誓戒鬼哀 秋浦優人

秋浦優人合班做戲,登舟將歸,忽有自後呼之者,視之則其鄰也。優曰:汝已死,何事至此?曰:我因客死,魂游甚苦,欲附爾歸。乃使登舟,閒語久之,問陰司最重何事?曰:最重是食牛肉,食牛之人,吉神避之,惡煞隨之,戒牛之人,吉神隨之,惡煞避之。優曰:我從今誓不食牛。話未完,鬼便大哭。問:何故?曰:今見福祿壽三星擁護爾身,我近不得,歸不成矣。踉蹌登岸而去。優歸述此事,一鄉俱戒牛肉。

※廣勸延壽 蘇推官某

蘇州推官某暴卒,復甦,求諸僚友,為之立簿,遍勸百姓,勿食牛肉,皆書姓名,一日得數千人,望空焚之。醒後語人曰:頃復又被攝去,有黃衣人持門籍至,雲此所勸戒風牛人姓名。主者大喜,謂汝增壽六紀,郡僚皆得厚福。

第三章 暴殄

※殘暴食報 張易之昆仲

唐張易之,與弟昌宗,恃寵汰侈。易之為鐵籠,置鵝鴨於內,中起炭火,銅盆貯五味汁,鵝鴨繞火走,渴即飲汁,火炙痛,即回,表里皆熟,毛落血赤乃死。昌宗活欄驢於小室,中起炭火,置汁如前。後易之昌宗,被百姓臠其肉,肥白如羊脂,煎炙而食。

※嗜肉變豬 南京某舉人

南京舉人某,家巨富,善食肉,每食必數斤,日宰三四豬以宴客。忽一夕夢城隍,謂汝多殺不戒,當令汝變為豬。舉人不信,且浪言曰:城隍管甚閒事,殺豬何罪?越半載暴死,既殮,聞棺中有聲,啟視之,屍已變為豬矣。此事在正德末年江南士競傳之。

※母子尋仇 楊舜臣

虔州司馬楊舜臣,謂屬官劉知元曰:買肉必須含胎,肥脆可食,余瘦不堪也。知元乃揀取懷孕牛犢,及豬羊驢等殺之,其胎仍動,良久乃絕。未幾,舜臣有一家人死,心暖,七日而蘇。雲見一水牛,其子隨之,見閻王訴曰:懷胎五個月,枉殺母子。須臾又見豬羊驢等,皆領子來訴,見劉司士具狀,牽引我家司馬,俱有處分。後三日知元死,又五日舜臣死。

※兒雞共熟 何澤

四會令何澤,性嗜鳧雉之屬,鄉胥里正,皆令供納,飼養千百,日供烹殺。澤止一兒,會庖人烹雙雞,湯正沸,似有鬼物撮兒入鍋,亟援出,已與雙雞俱熟矣。

※啖龜沉海 王屠父子

海寧百姓王屠,與其子出行,遇漁父持大龜,買歸,置之廚下,將為羹。有江西商人見之,請以千錢贖焉,且曰:此九尾神物,若買放有大功德。驗之果九尾,王竟烹之,父子共啖。是夕大水自海中來。王屠父子漂流去。人鹹曰:害神龜,為水府攝去也。

※烹鱉戕生 張其光

蘇州孝廉張其光,好食鱉。夜夢一黑衣人乞命,曰:明日吾到汝家,必祈救我,否則有禍。次日佃戶捕得一巨鱉,饋送,其光甚喜。妻諫曰:夜來所夢,或是此乎,宜放之。其光曰:物靈則能託夢,此蠢物也,焉有是乎?立命烹之,一日食盡。當夕遂破腹,不三月瀉死。

第四章 殘害

※射鹿中子 吳唐

廬陵吳唐,精於射。嘗攜子出獵,遇一鹿同麑遊戲,唐射其麑斃之。鹿驚悲鳴,唐伏草中,鹿乃舐兒,唐再發一矢殪之。少頃,又逢一鹿,張弩間,矢忽飛中其子,唐投弓抱子而哭。忽聞空中呼曰:吳唐,鹿之愛子,與汝何異?驚視間,虎從旁出,折其臂而死。

※紙面殺孫 程獵戶

德興程姓,世業弋獵。因輸租入郡,適有市紙面者,買其六面,分與六孫,六孫甚喜,各戴為戲。家畜獵犬十數頭,見之,爭前搏噬,擊之不退,六孫皆斃。

※豬化為虎 菜園丁

僧某,在俗時種園,偶鄰家一豬食其菜,怒以鋤擊殺之。後出家,往武昌北門外三官殿,夜夢一黑衣人謂曰:我止食汝幾莖菜,便害我合,我今已變為虎,汝縱往天上,必報仇也。僧寤而恐,百計思避,皆非善地,獨東門外有龍蟠磯,突出江心,非舟莫渡,僧遂往棲止。順治甲午除日,早起出門望江,見一獸浮巨浪而來,意謂是牛,近前矚之,忽躍起一虎,齧之,其僧立斃。

※貓魂作祟 沈蘭官

杭城沈蘭官,年二十二,見一大黑貓,欲以其皮為獺帽,遂以繩系貓頭,不死,更用尖刀刺喉,乃死。未幾,夢貓云:汝既害我,我已告準,今刀何在,欲得作證耳。沈覺而惡之,因急賣去原刀,更市一利刃藏之。尋即發狂雲,貓已入樓矣,又上樑矣。又雲非貓,乃變鬼矣,五七人來打我矣。更作鬼語云,繩不能殺奴,須用刀也。至晚,遂以刀自刺喉而死。

※身無完膚 錢漢沖子

石門縣南前村民俱習鳥槍,有錢漢沖之子技最精,生平殺鳥數萬。未幾死,號呼痛楚,如中矢石,以手遍捫,輒雲,此處有鐵子,痛不可言。以針挑撥數日,身無完膚而死。

※舌患潰瘡 王愈

王愈宅有鵲巢,忿其鳴噪,盡網巢鵲,斷其舌放之。後舌生瘡潰爛而死。

※燃爆死驚 王遵

王遵忿鵲喧噪,俟夜深棲定,以竹竽系爆竹驚之。後遵得疾,驚悸而死。

※戕雛子苦 周昂

周昂嘗晝寢,戶上有一燕巢,三雛呢喃張口待哺,昂惡其聲,試以指探之,雛亦張口而受。因取蒺藜三枚與之,其雛皆裂胸死。昂後生三子,俱不能言,見人但張口啞啞,宛然燕受蒺藜之狀,其聲甚肖。

※害雁遭杖 錢家軍

鎮江錢參將手下軍士獲一雁,籠之舟尾,空中有一雁隨舟悲號。將登岸,籠中雁伸頸向外大呼,空中雁忽下,二雁以頸相交而死。錢聞大怒,同舟兵卒各杖三十。

※探雛被逐 一衛軍

徽州府治,古木之上有鷹巢,一衛軍探取其子。太守王夢龍,方據案視事,鷹忽飛下攫探巢者之巾以去。太守推知其故,杖其卒而逐之。

※張口蛇入 薛兒

蘇州薛氏小兒,屢升木杪,覆巢取雛。一日上樹,不意先有蛇在巢啖雛,兒驚視張口,蛇竟入口兒,遂死。

※臨終蛙祟 田夫

宋周三蛙,南城田夫。當農隙時,專以捕魚鱉鰍鱔為事,而殺蛙尤多。後得疾,初覺腹中一物,飲食不能入口,漸劇,隱隱若數蛙動於內。久之,展轉一榻上,跳擲簸頓,號呼哀鳴,與蛙受苦時無異,一歲乃死。

※火逼慘報 張霖

張霖忿蛙鳴,沃以熱湯,後遭沸湯澆,身爛而死。

※肉腐惡死 岳州村民

岳州村民,時常殺龜,取販賣之。像遍身患瘡,痛不可忍。每日以大盆貯水,沐浴其中,漸作龜形。逾年肉腐而死。

※一夜腸斷 亨龜鄭大

石門縣走迭夫鄭大,掘地得五龜,各長二尺余,烹食之。是晚即狂亂,作龜語曰:我兄弟五人,自明成化年間修行至今,與汝何仇?而被殺食,汝死有餘辜矣。腹中似有物齧其腸胃,號呼至次早死。

※眾死蕈毒 殺蛇軍人

龍山數軍人,見一大白蛇,舉鋤擊之。內一姓余者勸阻,眾不聽,竟斃蛇。次日見一白衣女子,攜一藍香蕈,眾奪取,將烹食,余忽頭痛且昏睡,夢前女子云:君意不害我,殊感激,蕈有毒,不可食也。驚寤。欲以告眾,眾食已盡,皆中毒死,惟余獨存。

※身埋火窟 某富翁

一富翁宅旁有枯木,將伐之,夜夢一老人率眾乞寬期,富翁因知樹上有物,命人登樹視之,見枝頭有大穴,穴中異蛇蟠結無數,翁即命仆縱火焚之,臭聞里許,此老鼓掌稱快。未幾,其家夜半,輒見飛火入室,起救則寂然,如是者屢,不以為怪。一夕婢盜薪私爨,火遂燎,此老與家人以為故態,酣寢不起身,舉家皆死火中。

※瘡走赤蛇 金秀之

金秀之,淮人也。冬月掘地,殺一蟄蛇,蛇死時,怒目視之。旬日,金手肱忽生癰,有赤蛇一條,從瘡中出,金向天地悔過,永戒殺生,久之方愈。

※怨對難逃 顧錫疇

崑山顧錫疇,字九疇,號瑞屏,崇禎朝,官太宗伯,國變後,誓以死殉。後在溫州,丙戌六月十六日,為同事賀君堯所害,沉之江。華亭令張調鼎,為顧門生好請乩仙,忽顧公來降,張問老師何時登道山?乩曰:吾於前六月十六日,被副將賀君堯害我於江中矣。張問賀與師何仇?乩曰:老夫前世,乃天台一老僧也。路逢一蛇以杖擊殺之,賀即蛇後身也。冤對相尋,因果應受,可語我兩兒,切勿報仇。張立遣人至溫蹤跡之,一一不爽。後君堯亦為人所殺。是日永嘉令吳國傑宴顧於江心寺,既別,明日知顧被害,募漁人尋之,不得。當夜夢顧立水中,急命掖之登舟,顧曰:余前世為天台老僧,誤殺一蛇,今抵其命,承公厚意,營我後事者,以公前世系我徒孫,有方外一脈故也,明日但向某灣尋之,余即在矣。早起詢漁人,果有其灣,一尋而獲,乃力助扶櫬歸葬焉。顧又在一處降乩,留詩云:我昔曾為僧,彼亦在山林,蟒蛇當孔道,山人皆為驚,老僧提錫杖,隨步出山門,動起無明火,杖下化為塵,夙緣前已定,從此樂天真。

※腫脹有自 韓阿留

宋時崑山韓阿留,以漁為生,每用毒藥投池中,害魚無算。一夕夢落水,諸魚攢齧痛極難堪。既寤,遍身赤腫,腹脹,三日而死。

※風火燒身 餘杭令子

高陽許憲,為餘杭令。其子獵於仇王廟側,忽有三白獐從屋後出,遂引弓而射,忽失獐所在,復以火圍之,風吹火返,燒其面焦爛而死。

※埋蠶絕命 胡二夫婦

宋胡二種桑養蠶。一日見桑葉價貴,遂與其妻,掘一大坑,將所養蠶埋之,冀賣葉得厚利。是夜夢蠶化蜈蚣無數,咬其夫婦,後胡二果為大蜈蚣咬咽喉而死。

※雷火自召 曹君升

康熙乙亥,桐鄉曹君升,亦因葉貴,而埋蠶於灰。蠶復出,升怒,加草柴燒之,火延及屋,家盡毀。未幾,雷擊死於田中。

※尾閭都塞 朱照

宋朱照,平生惡蜂窠,每見蜂從竅入,雖高處必登梯塞之。後生二子,谷道皆塞。夜夢有人,教以秤尾燒紅鑽之,如其言,二子皆死,人皆知為塞蜂之報。

※肉蟬業債 李乳母

唐時牛爽家乳母李氏,常抱小兒捕鳴蟬為戲,得即殺之,前後不可勝計。股上忽生瘡潰爛,至歲余不愈。一日苦癢,若蟲行狀,以手搔之,忽有腐肉數塊如蟬,自瘡中突出,流血不止而死。

※坎蟻復仇 桓謙

三國時桓謙,在家見多人長寸余,從坎中出,向切肉處飲食,復尋路入坎,疑其為怪。有蔣山道士朱應,令其以滾湯澆所入處,因掘穴,大蟻數斛盡死。後謙得惡疾暴亡,子孫夭殤絕嗣。道士與謙同日患病,遍體腐爛而死。

※鱉呼驚死 徐巡按

廣東巡按徐應登好鱉羹。一日,鱉從釜中叫曰:尚可活我也。庖人駭以報,徐親聞號,立刻驚死。

※雞骨戕生 聞巡檢

江西巡檢聞豫所,一生嗜雞。一日,燕會歡呼,喉骾一雞骨,即死筵上。

※燃料造業 何自明

揚州何自明,石塔寺前開茶社。忽得病,日旋繞於席,呻吟不止。如是月余,臨死,語其友曰:予茶社中,每至夏秋日,掃除諸果殼,付之一炬,不知蟲蟻聚滿其中,殺傷甚多,予罪業重矣,奈何!遂死。

※凶暴速亡 麻城劉姓

嘉靖戊午,麻城七里橋劉姓者,遇大蛇當徑,殺之。歸而夢有持檄相召者,則蛇已具獄詞矣。冥司判以無罪殺生,病苦,若干時而死。 (轉

(轉載)

消災免難: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第一功德

學佛為成佛,一心專念“南無阿彌陀佛”,不懷疑不夾雜,乘佛大願力決定往生淨土

在此懺悔我所犯的一切惡念惡口惡行,懺悔我所犯一切邪淫重罪;願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給文章原作者、學佛網、轉載者、各位讀者;此文若有錯謬,我皆懺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願斷惡修善、廣積陰德,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持戒念佛、求生淨土!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