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佛陀的兒子也是十大弟子之一:密行第一羅睺羅


時間:2018/6/27 作者:定英蔣德英

佛陀的兒子也是十大弟子之一:密行第一羅睺羅

外離相即禪·內不亂即定

在佛陀的十大比丘弟子中,像舍利弗、目犍連,本是外道的學者或領袖;迦旃延、大迦葉,也是婆羅門的權威和長老,但他們一皈依佛陀,就唯有信仰、尊敬,從沒有對佛陀有過批評。對佛陀沒有建立信心的人,可以心平氣和地踏著這些先賢的足跡,在佛陀的法海中來完成自己的修學。在佛陀的十大比丘弟子中,像阿那律、阿難陀,本是王子的出身;富樓那、須菩提,也是大富之家的種姓,但他們一皈依佛陀,就唯有侍奉、服從,從沒有對佛陀表示過不滿。末法時代我們慧根淺薄的眾生,可以從他們的事跡中,來長養我們的信心。在佛陀的十大比丘弟子中,尊為佛子的羅喉羅,固然能完成他的密行;就是賤如首陀羅族的剃頭匠優波離,在僧團中也有崇高的地位。歡迎大家一起學習,共沾法喜。

佛陀十大弟子傳-密行第一羅睺羅(上)

人間第一幸福兒不識父親的孩子最初的沙彌調皮的童年生活佛陀嚴厲的教誡

人間第一幸福兒

佛陀還沒有出家的時候,是迦毗羅衛國的太子,曾經娶拘利城耶輸陀羅公主為妃。

太子和公主同是在十九歲的那年,生下羅侯羅,太子很歡喜,這不是一般人生了兒子的歡喜,而是因為太子曾向父親淨飯王數次要求出家,均未獲允準,淨飯王曾說,除非有了王孫才肯讓他出家,現在太子真的生了兒子,他可以達到出家的願望,心中怎不歡喜呢?

當太子要離開王城的那天夜裡,正是二月初八日,是羅侯羅出生的第七天,耶輸陀羅妃正伸著玉臂讓羅侯羅睡在上面,自己也在睡意朦朧中,就在這時,太子探望了他們最後一眼,即把心一橫,乘著白馬,逾城出家去了。從此,羅侯羅失去世間上父親的疼愛。

不過,太子出家成了佛陀,父親一變而為老師,能令後來的羅侯羅修成聖果,這也正是天下第一的父親哩!

羅侯羅在沒有丈夫的母親和老來失去兒子的祖父熱愛之下成長了,生為獨一無二的王孫,天天在宮殿里無憂無慮的過著日子,到了他懂事的時候,在他小小的心靈上也知道沒有爸爸可喚的悲哀。不過,他在年輕美貌的母親照顧下,母親就是他唯一的光明、唯一的慰藉、唯一的保護者。

失去了丈夫的妻子,在寂靜的深宮裡,春夏秋冬,度日如年,唯一給她人生希望的就是羅侯羅,母子相依,打發著悠悠的時光。

有人說,耶輸陀羅是苦命的女人,羅侯羅是可憐的孩子,但這只是從世間的俗情上來講,她的苦命,他的可憐,不過是短短的時間而已,有大的犧牲,就有大的收穫,到後來因為佛陀的度化,耶輸陀羅的出家開悟,羅侯羅的出家證果,這是最榮耀的女人!這是最幸福的孩子!

佛陀在告別王宮的時候,本想把正在睡覺的愛子抱在懷中親熱一下,但怕驚醒了耶輸陀羅妃而來阻止他出家,所以佛陀在看最後一眼的時候曾說:“等我成就佛陀的時候,再回來探望此子吧!”佛陀視一切眾生都如羅侯羅,一個羅侯羅不要緊,無量無數的羅侯羅在等著佛陀的慈愛,佛陀給眾生的是大慈大悲,生為羅侯羅的環境,更容易獲得佛陀的慈悲,所以,我們不要為羅侯羅從小沒有父親可喊而可憐,他是大聖佛陀之子,是撫育在以天地為愛情的搖籃中,所以我們要說他是人間第一的幸福兒!

不識父親的孩子

佛陀成道的第三年,從南方的摩揭陀國回到故鄉迦毗羅衛城。上自淨飯王,下至釋迦族所有的人等,都到城外歡迎佛陀,這中間沒有參加歡迎行列的唯有耶輸陀羅和羅侯羅。

在耶輸陀羅心中想:他去出家,為了他我受盡寂寞辛苦,他在外穿了褐色的衣服,我在宮中也和他一樣,我聽到他一日一食的苦行,我也馬上學習照做,我這樣對他,還有什麼對不起?假若他想到我,自然會到宮中來相見。

是的,十多年不見丈夫的耶輸陀羅,實在不願在公眾的場所見到佛陀。當然,這時耶輸陀羅妃心中,比什麼人都急於要見佛陀,但是,為了禮法、為了自尊,她不得不忍耐著。她走到宮中的一座高樓上,想從門窗的隙縫中先見一見被人迎接的佛陀。

正在這時,十多歲的羅侯羅走來,對耶輸陀羅說道:“媽媽!爸爸回來了!祖母(憍曇彌)叫我告訴你!”

不太懂事的羅侯羅,這時怎樣也想不出母親心中的感慨,他只覺得母親今天威嚴得令人不敢親近,不過,這終究是自己慈愛的母親,他又天真的問道:“媽媽!你看宮門口來了那么多的人,爸爸一定也在裡面,爸爸究竟是什麼樣子呢?”

已經十多歲的孩子了,從他的口中還不知道爸爸是什麼樣子的人,這樣的問話,聽在耶輸陀羅心中,真是感慨萬千,大人的心裡、大人的情感,做孩子的總無法完全知道。

耶輸陀羅顫抖著聲音,一手抱著羅侯羅,一手指著遙遠的宮門外,眼眶中含著淚水,回答羅侯羅道:“你看!在那一群沙門中,顯得最莊嚴的就是你的父親。”

這時候的羅侯羅,兩顆明亮的眼睛張得大大的,很驚奇的說道:“我不認識我的父親,我所知道的唯有老王,還有最疼愛我的媽媽!”

耶輸陀羅含在眼眶中的淚珠掉下來,滴在羅侯羅的頭上,她緊緊的捏著羅侯羅的手,退回自己的宮中。

離開十多年的佛陀,耶輸陀羅還是第一次偷偷的見到,這十多年來,像夢似的,就這么無聲無息的過去了。

耶輸陀羅此刻的心,像一塘池水投進一塊大石頭,掀起了巨大的浪花,一點也不能平靜,正在她哭著等的時候,佛陀察知她的心,匆匆和眾人招呼後,就帶著舍利弗和目犍連到內宮中探望她。

一個是成了正覺的佛陀,一個仍是很年輕的美妃,像這樣的相逢,為很多人所關心著,莊嚴的佛陀,靜靜的一瞬間,是同情、是憐憫、是慈悲的看著耶輸陀羅。多情美貌的耶輸陀羅,是愛,是恨,是千變萬化的情緒交織在心中。耶輸陀羅哭著,佛陀默然的立著,等到她那激動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她才覺悟到她和佛陀之間有一條不能越過的鴻溝,想到佛陀是佛陀,不會再用一些甜蜜的溫言來安慰她,她這才拭乾眼淚,扶著羅侯羅,在佛陀的足前跪了下去。

佛陀很慢很慢的,一字一字的對跪在地上的耶輸陀羅說道:“讓你辛苦了,雖然我對你是抱歉的,但我對得起一切眾生,請為我歡喜,我現在已達到歷劫的本願!”

佛陀說後,又再看看羅侯羅,很慈和的撫摸著他道:“真快!已經長大了!”

佛陀像是沒有情感,又像是有太多的情感,佛陀的話,佛陀的態度,就是開悟的舍利弗、目犍連,聽了都感動不已!

十多歲的羅侯羅,現在不知怎樣來稱呼自己的父親,稱呼爸爸吧!那么神聖莊嚴的佛陀,自己實在不好意思出口;稱呼佛陀吧!不知應該不應該。看到那么多沙門比丘跟隨著佛陀,聰明的羅侯羅心中想著:佛陀已不是我一人的父親了,佛陀是一切眾生的大慈父!

才十多歲的年齡,就甘願把自己一人的父親奉獻給一切眾生作大慈父,多么有善根而不平凡的孩子!

最初的沙彌

佛陀在王宮中暫住了幾天,佛陀這次回宮,宮中沒有美女,沒有音樂,沒有醇酒,只有一千多名比丘跟隨著他。莊嚴堂皇的宮殿暫時成為僧房精舍。

佛陀知道初學道的比丘,在王宮中住久了,容易對淡泊的僧團生活,生起動搖的念頭,過不了幾天,佛陀就帶大家住進離迦毗羅衛城不遠的尼拘陀林里。

佛陀雖然住在尼拘陀林,但佛陀還是常常進宮托缽乞食或說法,幼年的羅侯羅常常毫無懼怕的樣子,天真可愛而親熱的對佛陀說道:“佛陀!我真高興常常和你在一起!”

這句話說明,父子的天性並不是十多年不見面就可以被時間拉開,佛陀也為這句話深為所動似的說道:“孩子!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常常在我身旁。”

就在佛陀說過這句話不久,羅侯羅就真的出家,永遠跟隨佛陀去了。

原因是還在深深戀愛著佛陀的耶輸陀羅,自己無法親近佛陀,常常逗著孩子羅侯羅去跟佛陀玩。她想以羅侯羅為緣,或能打動佛陀的心,對她增加一些情意。所以她常常給羅侯羅打扮得天真活潑的樣子,穿著華麗的衣服,對他說道:“你去跟你父親要求遺產,他有我們都沒有見過的寶貝!”

因此羅侯羅就常常跟著佛陀身後說:“佛陀!請施給我您的遺產吧!”

這一天,佛陀正好乞食後回到尼拘陀林的時候,佛陀在前面走著,羅侯羅在後面追趕著,奇怪,就沒有一個人阻止他,他老是跟在佛陀的後面叫著:“請施給我您的遺產吧!請施給我您的遺產吧!”

耶輸陀羅妃眼看著唯一的愛子跟著佛陀走去的背影,深怕羅侯羅被叫去出家,急得不覺掉下眼淚!

真的,佛陀一回到林中,便將舍利弗叫來說道:“舍利弗!年少的羅侯羅,老是向我要求我的遺產,我不喜歡給他不真實的幸福和財寶,我所希望給他的是無量寶,所以,舍利弗!就請你收他出家,讓他做僧團中最初的沙彌!”

佛陀說後,就叫目犍連為羅侯羅剃頭,並叫羅侯羅禮拜舍利弗為戒師,舍利弗為他授沙彌十戒,這就是僧團中有沙彌之始!

羅侯羅的出家,對耶輸陀羅的打擊太大,羅侯羅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如自己的生命一般的愛他,丈夫遠離她,現在孩子又遺棄她,這種悲哀,使她頓覺得日月無光,天鏇地轉,她怨恨佛陀的殘忍,十多年來,她所以勉強過著單調無味的孤獨生活,就是為了羅侯羅,現在從她手中把孩子奪走,她怪佛陀口口聲聲的講說慈悲,怎么佛陀又忍心給她嘗恩愛別離的苦毒!

當大家閱讀到這裡的時候,一定為耶輸陀羅的悲切,深深的感動和同情,甚至也有人和耶輸陀羅一樣,以為佛陀的作為,似乎有些太過。不錯,這就是我們大家所謂的人情!可是,真理與人情是背道而馳的,降伏人間的弱點──人情,才能與真理法性契合!

調皮的童年生活

羅侯羅出家做沙彌了,耶輸陀羅妃怎樣也不甘願,可是事情已成事實,又沒有辦法改變,淨飯王看了也很傷感同情,他就走向佛陀建議說道:“佛陀!希望你能夠規定,今後要出家的青年,必須有父母的允許才可以。”

佛陀覺得父王說得有理,就很歡喜的採納。

萬念俱灰的耶輸陀羅,對人間已經沒有生存的興趣。不久,佛陀的姨母憍曇彌夫人加入僧團做比丘尼,耶輸陀羅隨著很多釋種女眾,也趕去毗舍離剃髮出家。

由於耶輸陀羅戀慕佛陀太甚,初加入僧團,一點也無法感受到僧團中無執的清淨法樂,可是,由於被佛陀偉大的聖格感化,沒有幾日,耶輸陀羅就開悟了,她恢復了生意,在法樂中過著安穩自在平和的生活,她很歡喜,很感激佛陀,佛陀也很歡喜,到今天,佛陀對她才像放下身上的重荷!羅侯羅出家後,叫他要和大人一樣的認真修道,那是不可能的,在他出家後的不久,因為僧團中有了沙彌的制度,舍利弗又收了一個名叫均頭的孩子做沙彌,這兩個孩子常常玩在一起,沒有人的時候,他們也喜歡玩玩兒童們的遊戲。

一個年輕的孩子,每天生活在嚴肅的僧團里,假若是自己願意的倒沒有話講,如果是環境壓制的關係,其心裡有著種種變化就很難講。羅侯羅的出家,他並不感到新的僧團的快樂,不過,他的口上是沒有講過不滿的話,一個孩子在十五歲以前,對大人所指示的言行,自然是百依百順,但一過了十五歲以後,那天賦的本能,對世間自會有不滿現實,以及反抗現實的念頭。

那是在羅侯羅十七八歲的時候,他的性情很溫和,工作也很熱心,但十七八歲的少年,也最調皮,羅侯羅還像小孩一樣,常常喜歡說謊騙人。

羅侯羅這個時候是住在王舍城外的溫泉林,有很多宰官、長者、居士來探問佛陀住在什麼地方,他總歡喜和人家開玩笑,當佛陀在竹林精舍的時候,他就說在耆闍崛山,佛陀在耆闍崛山的時候,他就說在竹林精舍,因為這兩地的距離,約有兩里多的路程,羅侯羅開玩笑的心,使大家徒勞往返,結果仍然是拜見不到佛陀。當那些人失望著回來的時候,羅侯羅還笑著問他們道:“你們拜見過佛陀沒有?”

“大德!你何必開我們的玩笑?”

“誰開你們的玩笑?我不過是不放心而已!”年輕調皮的羅侯羅,仍然不肯承認自己的錯。有錢有勢的富家子,總是仗著父母的勢力和地位,喜歡為非作歹,生為王孫佛子的羅侯羅,雖然在平等的僧團里出家,因為他是孩子,總有很多大人對他非常寵愛,因此,在我想,羅侯羅或許也有些嬌生慣養的習性,有些仗著人勢的心理。

像羅侯羅這樣說謊,一次兩次,或許紙老虎還不會給人揭穿,可是次數一多,以說謊來取笑人,這樣的風聲終於傳到佛陀的耳中,是慈父又兼嚴師的佛陀,聽了以後非常不喜歡,因此有一天就獨自的走向溫泉林來,佛陀想好好的來教誡他一頓。

佛陀嚴厲的教誡

這一天佛陀走到羅侯羅住的溫泉林來,那種威嚴的樣子,讓羅侯羅感到很意外,他整衣恭敬迎接,等佛陀坐下來的時候,他就拿水給佛陀洗足。佛陀一句話也不說,等到洗足以後,才指著洗足的盆對羅侯羅說道:“羅侯羅!這盆里的水可以喝嗎?”

“佛陀!洗足的水很污穢,不能喝的。”

“你就和這個洗足的水一樣!”佛陀訓斥道:“水本來是清淨的,洗了足就很骯髒!好比你本來是王孫,遠離世間虛假的榮華富貴,出家做沙門,雖然你還沒有受比丘戒,但你畢竟是受了十戒的沙彌。你不精進修道,不清淨身心,不守口慎言,整天講玩笑話騙人,三毒的垢穢填滿你的心中,同清淨的水裡有了垢穢一樣!”

佛陀從來沒有這么聲嚴厲色的對人說過話,羅侯羅低頭不敢仰望佛陀,佛陀招呼他把水拿去倒掉,他這才敢移動身子,但等他倒了水回來,佛陀又再問他道:“羅侯羅!你去拿這個盆盛飯來吃可以嗎?”

“佛陀!洗腳的盆不可以盛飯吃,因為盆里不淨,上面有垢穢粘著,所以不能裝東西吃!”“你就是和這個盆一樣,雖然做了清淨的沙門,但不修戒定慧,不淨身口意,滿心藏著不實的垢穢,大道之糧怎么能裝進你的心中呢?”

佛陀說後,用腳把盆子輕輕一踢,盆子就滾滾的轉起來,羅侯羅很害怕的樣子,佛陀就問他道:“羅侯羅!你怕把這盆子踢壞了嗎?”

“佛陀!不是!洗足的盆,是很粗的用物,壞了也不要緊。”

“羅侯羅!你不愛惜這個盆,等於大家也不愛護你一樣。你出家做沙門,不重威儀,戲弄妄言,這個結果將使誰都不愛護你、珍視你,就是到了命終的時候,也不能覺悟,你會處在迷中更增迷!”羅侯羅全身流汗,慚愧得無地容身,他發誓以後要努力改變自己的心。

佛陀說完了嚴厲的教誡,又再說了一個譬喻給羅侯羅聽:“過去,有一個國家養有一隻大象,這隻大象勇猛善戰,每當國王興兵征伐的時候,就給大象穿上鐵鎧,牙上縛好利矛,耳朵放劍,曲刃捆在四腳,把鐵撾系在尾巴上。大象雖有這么多的武器,但真正交鋒的時候,它都把鼻子藏起來,因為象的鼻子很軟弱,中了劍會死亡,為了保護生命,不得不保護鼻子。

“羅侯羅!你也應該和這隻大象保護鼻子一樣,慎守你的語言,假若你戲弄妄言,將會和大象傷了鼻子一般,你的慧命就會死亡,不為眾人愛護,不為智者所喜,臨命終時,更會墮入三途受苦!”

像佛陀這么盡理、懇切、嚴厲的教誡,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擊中羅侯羅的心,他發願今後要重新做人!

再好的稻穀,把它碾成米,裡面仍有些糠末,必須要用淨水淘洗,才能洗淨。像羅侯羅雖然有很好的種姓和善根,但必得要佛陀的法水為他洗滌一番,才會清淨無染。

從此羅侯羅真的像換了一個人!

待續

助建寺廟功德無量

期待您的支持與參與

三寶門中福好求,一文付出萬文收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