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大勢至菩薩說:你先回到這個世界上 張德寶居士往生紀實


時間:2018/8/1 作者:蓮藏

張德寶居士,女,浙江嘉興人,九十一歲高齡,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四點零七分在東天目山昭明寺安詳往生。

張居士一生與人為善、老實、慈悲。別人對她做點好事,她一直都有一顆感恩的心。她出生在農村,不識字,就是會念一句阿彌陀佛。她在三十歲左右開始到寺院裡燒香拜佛,初一、十五吃早素有二十多年;八十歲以後吃六齋、十齋;八十六歲開始吃常素,每天念佛、懺悔,念念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晚上睡覺醒來就心裡念佛,懇切發願一定要到阿彌陀佛身邊去,她常說:“我不做人了,做人太苦了。”女兒回憶說:母親剛開始念佛時也不太懂佛法,做女兒的就耐心給她講解描述極樂世界沒有任何的苦,只有最上的快樂以及種種的殊勝、莊嚴。又告訴她阿彌陀佛是佛中之王,光中極尊,是大醫王,我們真正的老家是在極樂世界,我們最親的人是阿彌陀佛,那個地方只要我們念阿彌陀佛,想去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就會來接我們去……

在二零一一年農曆正月十七,早上六點張老居士起床念佛,並說要到阿彌陀佛那兒去了!女兒一聽,當時還沒心裡準備,很是激動,眼淚都出來了。這時母親卻告訴她:“你哭,阿彌陀佛是看見的,你可不能哭,否則阿彌陀佛就不來接我了!再說如果我要往生了,你就可以一心到東天目山念佛去了。”老居士還叮囑不要叫親戚朋友過來,他們都很忙的。多么有智慧的話語啊!

老太太說完了就下床坐在沙發上念佛,求生極樂世界。女兒看到母親真要到極樂世界去了,想了想還是決定請一些親友過來為好,畢竟他們都是佛化大家庭,來了還可以給母親助念。

到了正月十八,家人決定請嘉興助念團來助念。助念團中午到來後就開始助念,剛助念到下午一點,張老居士說:“我要到阿彌陀佛哪裡去了。”說著向阿彌陀佛佛像招手。到四點左右,念佛團兩位居士看見有白光照到她床上,而後張居士就在念佛聲中安詳往生了。

大家繼續助念,又過了半小時,張居士卻突然坐起來了,大聲說:“我回來了,你們不要念了!”而後,張老居士就下床自己一人去了衛生間。當時助念團的居士個個都看的目瞪口呆。稍後有居士就問:“誰叫您回來的?”當時房間掛著西方三聖像,張居士就指著大勢至菩薩說:“是這位菩薩叫我回來的。”居士又問:“那什麼時候再叫您去呢?”張老居士用標準的國語(老居士平時只會說家鄉話)說:“明年叫我去!”再問:“極樂世界大嗎?那些菩薩看起來怎么樣?”答說:“極樂世界很大!菩薩都一樣高大,而且面容漂亮,很大很亮,頭都戴有珠珠的帽子,衣著華麗。”老居士用自己的話形容了一番,和《無量壽經》上講的一樣。

老居士這是從極樂世界又回來了。她之前有腰痛,每天要吃二次止痛片,但經過這次佛光注照之後,身體明顯好轉,就不在吃止痛片了,而且飯量也增加了。

二零一一年正月十九有居士又補拍了張德寶居士現身說法的錄像,張老居士一直掛在嘴上的話就是:“我要快點去見阿彌陀佛。”在錄像中大女兒就問她:“昨天本來您要是去見阿彌陀佛的,怎么又不去了呢?”“本來是要跟阿彌陀佛去的,但其中一位菩薩讓我先回去,回到世上。於是我就不走了,現在暫時還不去見阿彌陀佛。”“那什麼時候再去呢?”張老居士於還是用響亮的國語似乎要告訴所有的人說:“明年!”

到了二零一二年正月十八,正好是“往生”周年回憶。很多佛友們來看老居士,並一起拍錄像。老居士很高興,還把自己的帽子摘下來,說這樣拍的更清楚些,惹得佛友們開心的大笑起來。當時嘉興助念團團長曹毛齡居士回憶起老太太在往生前一個月她曾做過一個非常奇妙的夢:

在二零一零年農曆臘月中旬的一個夜晚,約半夜二點多,我在睡夢中參加某處的助念,只知當時求往生人還沒斷氣,參加助念的很多,往生者是位高齡老太太,具體姓名、住址不清楚。現場規模不小,氣氛熱烈,耳邊一片整齊響亮的阿彌陀佛名號聲。我在忙碌中張羅著瑣事。忽然被姐姐叫出去,說來了兩位客人要見我。於是我出門去見客人,客人自我介紹是從海鹽(海鹽縣是浙江省嘉興市下市轄縣)來的,得知這裡在送往生,想進來看看,並且可以提供具體往生的確切時間。

我說:“這對我們很需要……”

所以兩位身著海清的女居士被邀請進往生堂。一位三十出頭,一位四十五左右。

她們倆在床邊看了一會,一位說:“應該是正月十八往生。”另一位沉吟著緩慢地表示:“不一定。”一個說:“真的確實是正月十八。”另一位則輕輕搖頭:“真的不一定。”兩位雖意見不一,但都是語氣平和肯定。

我說:“有數了,我會特別留心正月十八的。”剛想送二位去隔壁喝茶,可是瞬間人不見了……

我睜開眼發現自己睡在床上,想起夢中所見歷歷在目,於是寫下“正月十八”四個字,看了一下時間剛好是三點整。

第二天,我興奮不已很想與人分享此奇異的好夢,卻又顧慮“天機不可泄露”而猶豫。又想,如果正月十八真有人往生,之後再說此事,恐怕別人難以相信,豈非辜負了此夢。左思右想,終於按耐不住就電話告訴了姐姐。她們夫妻倆都是佛弟子,當時還笑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很肯定的說反正到時候您們就曉得了。

等到正月十八早上,電話鈴響了,馬玉英師兄(張德寶老居士的女兒)讓我到她家去,說她母親告知今天要往生,看看是否要念佛送行。我大喜,立即說馬上就來。臨行我不忘給姐姐打了個電話,她們得知此事驚嘆不已:“真有這樣的事,太稀奇了,簡直不可思議!”我姐夫也要求同去參加助念。

以上是曹居士的一段精彩回憶錄,感應不可思議!老居士果然就在這一天往生,由此應驗了曹居士夢中第一人說的“應該是正月十八往生。”沒想到張老菩薩到了極樂世界,大勢至菩薩又讓她回來表法,要她明年往生,此事又應驗了曹居士夢中第二人所說的“真的不一定。”

2012年老居士有緣到東天目山昭明寺求往生,剛到寺院居住,就有二位居士問老居士為何到這裡來,她說:“是阿彌陀佛叫她來的。”連問兩次都是這樣的回答。有師父居士來看她,她每次都法喜充滿,雙手合掌問訊。師父居士對她講什麼,因為她不會講國語,所以到她嘴裡什麼話都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四月四日清明節上午九點十二分,老居士醒來時對著阿彌陀佛像微笑,問她笑什麼:“您是不是看見阿彌陀佛了?”她點點頭說:“嗯。”“阿彌陀佛什麼時候接您走啊?”她說阿彌陀佛不說話。再問“您對阿彌陀佛說什麼了?”老居士說:“我在念佛,阿彌陀佛走了,阿彌陀佛很亮很亮,和佛像上長得一樣。”

到了往生這天,也就是五月十三日早上五點左右,老居士還在拜佛、念佛。下午二點三十分左右,老居士連續三次合掌向護法居士感恩,每次感恩後右手在向外揮動,意思是我要走了。

臨往生前幾分鐘再次雙手合十向護法居士們再見,然後就笑眯眯的在佛號聲中開開心心的往生到極樂世界去了。到了二十四小時換衣服時,身體非常非常柔軟。

張老居士往生之後,一位居士說看到老人家是坐著蓮花從視窗出去的,很年輕的樣子,很開心的出去的。還有一位居士說她當時看到有天人下來幫她老人家助念。

張老居士往生四十九天之後,她的大女兒做了一個夢,夢中她女兒問:“您是否在極樂世界?您在阿彌陀佛身邊了嗎?”母親說了一個“嗯”字,於是她就醒了。夢很短暫。之後就再也沒有夢見過她的母親。

善導大師在他的著作當中曾說:「白諸行者,凡夫生死不可貪而不厭,彌陀淨土不可輕而不欣。厭則娑婆永隔,欣則淨土常居。……又使釋迦諸佛同勸,專念彌陀,想觀極樂,盡此一身,命斷即生安樂國也,豈非長時大益。行者等努力努力勤而行之。」張老居士常說“我不做人了,做人太苦了。”這就是善導大師講的:“凡夫生死不可貪而不厭,”張老居士常說的還有一句話:“我要快點去見阿彌陀佛。”這就是大師講的:“彌陀淨土不可輕而不欣。”老居士一生真信切願一句佛號念到底,不懷疑,不夾雜,於九十歲高齡親見彌陀,親到極樂,大勢至菩薩令其返回住世一年。一年以後,老居士又蒙阿彌陀佛慈悲指示要往東天目山在昭明寺往生,給大家表法:真有極樂世界;真有阿彌陀佛;念佛求生,彌陀接引,此事真實不虛!同時也給我們證明東天目山修學宗旨:一個老師上淨下空老法師,一部經《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一句佛號念到底是正確的!由此,復又證明了夏蓮居老居士會集的《無量壽經》是真經不是假的,一絲毫懷疑都不可以有;黃念祖老居士的集注是正知正見,也不能懷疑;上淨下空老法師講經說法近六十年是佛知佛見,也不能懷疑,更不能毀謗,一定要歡喜信受,依教奉行!最後也與劉素青老居士(2012年11月21日往生)要表的二個往生法,一個主、一個次,互為證明。劉老居士的主是表活著自在往生的法;往生之後又回來,次是表六道輪迴痛苦死亡之法。這兩次都是演給眾生看,好叫眾生有個選擇,此大慈大悲之表演同樣也是真實的,絕對不能有任何疑慮,更不能毀謗!

善導大師又說一個真念佛人是「一心唯信佛語,不顧身命,決定依行。佛遣舍者即舍,佛遣行者即行,佛遣去處即去,是名隨順佛教,是名隨順佛意,是名隨順佛願,是名真佛弟子。」張老居士當之無愧!她給我們在念佛成佛的道路上做出了一個好榜樣!

(馬玉英居士供稿,東天目山釋智哲整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