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殺生惡報案例之:打鳥惡報案例集精選


時間:2018/11/4 作者:阿彌陀佛平和

(一)打鳥三年,痛十八載

學生時期,我是不信神佛因果的,認為那都是迷信騙人的東西。一九六○年,從廣州回家務農。當時的農村,“迷信”已被破除得一乾二淨,佛經和一切善書更是杳無影蹤,青少年都相信“科學”,我也不例外,買回一枝風槍,經常在田野間、樹叢邊、伏擊鳥雀,以射殺鳥類為樂,見到雀唱枝頭,一彈射去,雀兒便應聲倒掛在枝頭,鮮血直流,過了很久才墜落,眼睛還睜得大大的。鳥雀殺得多了,不論我去哪裡,鳥雀一見到我就老遠飛逃,無知的我還以為自己身上有了“殺氣”並引以為榮。後來自己漸漸感到良心不安,才不殺鳥雀了。

二年後,我肛門內生了五六個痔瘡,常常作痛,就請來醫生治療。治療方法是用腐蝕性很強的藥水注射到痔核里,將痔核一個個腐蝕掉。因為藥水裡含有砒霜,注射不到五秒鐘,我就感覺心跳異常急促,呼吸開始困難,接著眼前發黑,昏死過去……過了半個多鐘頭,才漸漸甦醒過來,原來醫生誤將含砒霜的藥水注射進了痔內靜脈血管里,而靜脈血管直通心臟,我已經從死亡邊緣走了一遭,這是我第一次嘗到死亡的滋味!那次治療以失敗告終,而注射的針孔,因為腐蝕劑的作用,十八個年頭都不能閉合,就像一條小管道從痔外插進靜脈血管,鮮血一滴滴往外流,斷斷續續流了十八年!

我又請了另一位醫生,是某大醫院的高級痔科專家,他用的是結紮法,用藥制細繩將每個痔核的根部紮緊,讓痔核自己枯死脫落。七天過後,痔核一個個枯死脫落,血也不流了。可是過了半年左右,痔瘡又一個個重新生出來,這次治療又白費了!鮮血依舊每日流一大堆,隨之而來的是種種“慢性失血”的病症。

就在這時,村里來了一位外鄉痔醫,他的治療方法是在痔核上敷藥油,七天后包痊癒。可是他將藥油一敷上去,馬上就流出血來,血越流越多,將藥油全部衝掉,最終失去效用。更意外的是,痔核開始作痛,就像火燒刀割一樣的難受,鮮血流出,染滿了床褥和衣服。在痛苦翻滾的過程中,我發覺提高臀部,將頭俯下“倒吊”的姿勢可以減輕一些痛苦,於是叫人把三張厚棉被疊成一個高墊,我爬到上面俯伏,將頭倒吊下來,這樣才能稍為喘息一下。如此這般,不知過了多少個日日夜夜,每天吃飯睡覺都是在這種姿勢中進行,竟同死後倒掛在樹枝上的鳥雀一模一樣!這不是活生生的現世報嗎?

回想起以前射殺鳥雀的種種殘忍,我開始醒悟,下決心將功贖罪,把自己的命運改善過來!於是我托知己的朋友幫我買物放生,天天都不放過放生的機會,同時儘自己最大能力施貧濟困。說也奇怪,自從放生行善之後,痔疾痛苦開始慢慢減輕,流血也逐漸減少,約經半年時間,身體竟然好轉,可以自由行走了!之後我更興奮地利用每一次機會行善積德,年年月月,持之以恆,直至去年春天,患病部位才停止流血,完全康復,前後歷經十八年之久!七年前,我幸運地來到香港,接受佛法後,更堅強了自己的信念:終生行善積德,利物利人!

(二)打鳥致癌

我一位同學,平時為人厚道,大家都喜歡和他交往。但此人有兩大嗜好:一好養鴿子(不好的鴿子就賣掉或殺死吃肉),二好釣魚,有時還外出打鳥,殺生無數!二十三歲時,突然身體不適,經醫院檢查,竟是淋巴癌,而且已到晚期!患病期間,受盡折磨,醫治兩年無效,不幸早亡,令親友同學萬分痛惜!當時我還未學佛,對此事很不理解,只慨嘆好人無好報。現在才知道,原來他患絕症身死是殺生太多的業報!可惜當時無人勸止,如果是現在,我無論如何都會阻止他!可惜啊……

(三)吃鳥人被鳥吃

台灣台北縣烏來鄉,山明水秀,山上住有許多原住民部落。有一位年青人叫阿基,平常愛好打獵,尤其喜歡用彈弓打樹上的飛鳥,將小鳥打下來之後,便生火烤來吃,烤之前先剝鳥毛,再用竹叉插進鳥腹,放在猛火上翻轉加醬熱烤,味道很香,吃起來覺得回味無窮。

阿基當然不認為殺生有什麼可怕,或有什麼因果報應!他認為人可以吃鳥,鳥不可能吃人,所以就這樣一直打獵下去。報應終於到來!某日阿基如平常般在烏來公路邊找尋獵物,發現有鳥蹤,便停下機車,拿出十字弓,小心翼翼躡著腳,準備打鳥之際,由於眼睛只顧專心盯住獵物,結果走到一處山崖邊時,一不留神,整個人懸空,掉進山谷中!山谷下正好有一株颱風颳倒的大樹,經過風吹日曬,樹幹斷處尖尖向上,像叉戟一樣!阿基的身體正好不偏不倚地插到這顆枯木,整個腹部破肚而過,倒掛在斷樹上,像極了他以前烤小鳥時,先用竹片插進鳥腹一樣!阿基失蹤兩三天之後,大家到處找尋,終於在離機車不遠處的山谷里,發現他的遺骸。屍體腸肚外露,兩個眼球被鳥群啄走,眼眶凹陷進去!臉部、兩手都是被鳥群啄得密密麻麻的小洞,血跡斑斑,身體經過日曬,已是惡臭撲鼻,招來一大堆蒼蠅爭相吃食,慘不忍睹!真是活生生、血淋淋的殺生現報啊!佛經上說:“人食羊,羊食人。”六道眾生互殺互啖,誰說只有人吃鳥,鳥不能吃人?阿基在殺鳥炭烤、痛快享受的時候,萬萬沒想到會有這種結局啊!

(四)天降惡報

我單位有一同事,非常喜歡用彈弓打鳥,射擊奇準,幾乎百發百中,而且射到之處均是要害,多數是頭部,被射之鳥幾乎無一倖免。大家對他這種絕技,無不嘖嘖稱奇和讚嘆,然而不幸的事發生了!去年我們單位修理一輛吊車時,一個吊鉤因為鐵線忽然斷裂,從高空墜落,竟然不偏不倚擊中下面一位修復員的頭部!鐵鉤十分笨重,被擊中的頭顱像被砸裂的西瓜一樣,腦漿溢出,血流滿地,觸目驚心,慘不忍睹!這位慘死的修復員你猜是誰?就是那位最善打鳥的同事!和被擊中的鳥兒一樣,同樣是頭部遭受打擊,同樣死的很慘!

劉冬兒喜歡用弩箭射殺飛禽,殺死飛禽無數。有一天,他正靠在門旁射麻雀,突然覺得耳朵好癢,就用箭頭搔癢。這時候忽然風吹門動,門撞到他拿箭的手,箭頭竟穿進耳朵,進入頭部,劉冬兒就這樣死掉了!(轉載於網路)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