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淨土聖賢錄三編新白話版19


時間:2018/12/22 作者:常念彌陀

民國江任銓

江任銓,是安徽婺源人。少年秀才,行為一直端謹,教授學生徒弟,精勤稱職。晚年聽到江易園居士,提倡佛法,闡揚淨土,江任銓起信獨自領先,禮誦尤其努力。民國辛未年生病,壬申年春天更重,而念佛依舊如故,沒有痛苦呻吟狀。到了四月二十三日,忽然昏過去,家人急忙請蓮友數人助念,然後醒過來,對家人說:“我因為宿業見到冥王,本來就應當墮落餓鬼道。因為皈依三寶念佛,以及家人助念的力,能夠用七天了卻多生的業報,現今釋放回來了。”第二天早上,讓他二兒子念佛,又讓他妻子合掌對坐,慢慢說:“西方接引聖眾已經來了,我要走了。”遂後端坐往生了。(《俞慧郁鈔集》)

民國李國泉

李國泉童子,是四川綿陽李西庚的兒子。童子,讀書性情遲鈍,只是每天早晚,見他父親念佛誦經,很注意。沒有人禁止他,也不用教他,更隨著聽他父親念誦,對於大悲咒,便能成誦。後來每天中午放學回來,必定禮佛盤坐,念誦大悲咒三遍,念佛多聲,習以為常。民國壬申年,常隨他祖父出遊,常拿“這裡到崑崙山,以及西方極樂世界,各有多遠”來問。又有一天,拿大乘經中的話,問他父親。到了仲夏初二,忽然患寒熱頭痛症,多次醫療無效。十二日想吃鮮蓮子,十三日早上,族婦送來蓮華蓮房各三個,供佛,童子在床上就知道,要蓮子吃。十八九日,腹痛越來越厲害,反覆要他父親咒大悲水給他服用,可以馬上止痛片刻。當夜,他父親念大悲咒,兩遍未完,忽然見到他身前出現紅光一團,如斗笠大小,光茫照射帳頂。霎時間,童子昏睡安穩了,他父親也到別的床睡了,於是夢見古裝戴盔的三人,立在他床前。接著聽到大叫腹痛,驚醒起來看,童子神色大變,心裡還明了,口裡催促家人圍繞念佛。天亮後,童子勉強起身盤坐,合掌大叫阿彌陀佛一聲,痰響而氣絕。過了半天,頭額還是溫的,面現紅光。這時是暑天,過了一天掩棺,也沒有臭氣。七月初二從俗除殃,夜半遠遠聽到天樂聲,天明檢驗各處的灰,都現出蓮華。(李西庚述)

民國趙可

趙可,名鵬摶,號塵仇,是江西南城人。清朝的孝廉,性情俠義重視承諾。民國戊午年,被選為省議員,指陳社會利病,在當時有聲望。丙寅年,四十七歲時,立志學佛,苦惱的是沒有書籍。這時同縣的黃曉浦居士,從南昌避難回來,帶有大乘經論,以及淨土書十多種,給他讀。從此謝絕外緣,閉門念佛,每天六千聲。課誦後,虔誠閱讀《金剛》、《法華》、《楞嚴》、《華嚴》等大乘經,了解經意。第二年創修廣度寺,會集信眾,結社念佛。五十歲時,發願吃長素,期望決定往生。辛未年秋天,病得要死,家人圍繞請他開齋吃葷,他不動搖。壬申年秋天,又病了。到了七月十八日巳時,信眾先後匯集,一同助念佛號。有邱濱漁居士,對他說:“塵世仇怨,心莫亂。”趙可高聲回應說:“我不亂。”一剎那間,兩手結印,安然往生了。(黃曉浦述)

民國陳益卿

陳益卿,是浙江永嘉人。性情剛直,用勤儉持家,對於佛法,本來沒有信心。有兒女各二個,次女皈依三寶,法名信蓮,陳益卿見她吃素念佛,很不以為然。後來聽了吳璧華居士說佛法,就信向了,於是朝拜普陀山,皈依印光法師,法名慧澄。在山上又受五戒。回家後,一概不問家事,每天到水月庵,念誦《金剛經》二十卷。一藏圓滿,放下身心,一心念佛。常說:“西方如此勝妙,如果不極力求生,後悔就晚了。”民國壬申年春天,常到慶福寺念佛堂念佛。承蒙寂山法師,極力開導,念佛更努力。到了六月間,對寂師說:“我本年會往生西方淨土。”等到七月末,稍覺身體不舒服,精神疲倦。八月初,臥病不起。到初八日,喉嚨發乾,很難發聲,仍然時時默持名號不厭倦。到了初十日早晨,忽然目睹彌陀放光,就起身坐著,眼觀口念,兩手合掌,就在巳時往生了。到了申時,頭頂還是溫的,面色如生,享年六十六歲。(《俞慧郁鈔集》)

民國朱兆法

朱兆法,是浙江義烏人。少年在官學有名聲,品學兼優。因為家境清貧,教讀為生。六十歲後,耳朵聾了,才發心學佛。境況更艱難,常代人誦經維持生計,閒暇時仍然自行念佛。民國壬申年夏天,忽然雙目失明。妻子早就瞎了,也在修淨課。朱兆法知道是宿業發起現前,更加精勤念佛,求早日往生極樂。到了九月初一日,忽然告訴妻子說:“阿彌陀佛,約定重陽前接我往生西方淨土,你應當及早助我宣念佛號,增結勝緣。”妻子恐怕不是真實,禁止不要說。朱兆法也後悔失言,用手掌批臉頰自我警戒。到了初三日,又勸誡他妻子說:“加功念佛,二年後,我隨阿彌陀佛來接你,我不久要走了,到時候,千萬不要哭泣。”囑咐完畢,就同他妻子進入佛堂,照常課誦。到了初四日午時吃完粥飯,說:“以後不再吃了。”急忙到佛前頂禮,盤坐念佛,音調清潤,體態安詳。到了未時,合掌含笑,平靜往生了。入殮時,頭頂獨熱。(《俞慧郁鈔集》)

民國陸鴻逵

陸鴻逵,是廣東潮安人。家中貧窮,在商行打工。年老沒有兒子,更困難了。有親戚周粟,教他念佛求生淨土。陸鴻逵聽了就信受奉行,立即制定功課,早晚精勤,十年如一日。民國二十一年冬天,七十二歲,偶然患胃病,仍然念佛不斷。一天夜裡,二更時分,忽然起坐,呼喚妻子助念禮佛。自己左手結印,右手摩胸,接著合掌,高聲念佛一聲往生了。手腳柔軟,面色潤澤有喜色。半天后入殮,頭額還是溫的。(《俞慧郁鈔集》)

民國金榮軒

金榮軒,是安徽廬江人。因為經商虧損,心懷抑鬱,於是導致發狂。但雖然神經錯亂,卻最喜歡入寺廟焚香禮佛,很虔誠。後來有奉佛女士王今梵,知道他是宿業感招,教他念佛法門,讓他念佛懺悔,求生西方淨土。金榮軒聽後歡喜,就吃長素念佛。每於早起,洗漱完畢,便合掌向著西方,高聲宣念佛號,其餘時間都是常念佛。別人問他念佛乾什麼,他反問別人為什麼不念佛。每次見到成群小兒,都教他們念佛,市場上的人多是笑話他瘋癲,金榮軒也笑市場的人瘋癲。民國壬申年秋天,臥病不起,僅喝白水,仍然念佛不斷。到了冬天,某一天,忽然說:“我要走了,急急歸根。”家人又以為是癲狂發作。徐子瑤居士說:“所謂歸根,是返本還源,葉落歸根的意思,大概要皈依三寶,往生西方淨土嗎?”金榮軒聽後說:“好。”就請濟林法師,為他授三皈,法名今潔。先已氣息奄奄,到了皈依時,精神忽然振作,讓他自稱法名,都能朗朗回答。皈依後三天,酉時,忽然對他妻子說:“我走了,你們快念佛。”全家就同聲助念,金榮軒就合掌端坐,面向西方安詳往生了,享年四十一歲。第二天入殮,顏色如生。他妻子因而信佛吃素,每天率領子女念佛,為金榮軒回向。地方人士,也多有生起信向。(《佛教特刊》)

民國林鴻猷

林鴻猷,字雲遊,是福州人。天性孝友,穎悟過人,學品兼優,並且懂英語。歷任海關各種職務,都是勤懇謹慎,恪盡職守。信奉佛法,皈依印光法師,長素念佛。因為久在政界,作事認真,積勞成疾。到了民國二十二年正月,病情加重,幸好各蓮友常來助念,佛聲不絕。到了二月初六日,八時左右,自知時至,讓人扶起端坐,靜聽眾人助念佛聲,自己也隨著念,目光又注視床前供的佛像。到了九時,安然坐著往生了,享年四十五歲。(卓智立來信說:這版完成後卓又來信說,林的信佛好友李炳珍,當時還不知林已經往生,在瓊州海關二月十三日夜,忽然夢見林穿著僧服來,說是已經西歸。說完便消失,李忽然醒來等等)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