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淨土聖賢錄三編新白話版21


時間:2019/1/4 作者:常念彌陀

清譚氏

譚氏,是湖北黃岡人。嫁給黃家,家境小康,艱難的是子嗣。聽說觀音大士靈異,發願誦經祈求兒子,不久,連產一個兒子二個女兒。有一天,恍然醒悟說:“生死事大,我怎么不求解脫啊?”於是受菩薩戒,在室中的樓上,修建佛堂,早晚禮拜,長素念佛,數十年如一日。往生西方淨土前幾天,預告家人說:“我將在某日往生極樂世界,趕緊準備,不要哭泣。”到期,薰香沐浴,換上新衣,盤坐合掌,含笑往生了。村中的人,同時聽到天樂競奏,過了一段時間才散。當時是清光緒年間,享年七十歲。(《近代往生傳》)

清張貞女

張貞女,名寶芳,號曇影道人,是江蘇常熟人。家中世代信奉佛,張貞女十三歲,就歸依三寶,專心淨土,並讀《華嚴》、《法華》、《圓覺》等經,以及常看《淨土十要》。禮念的閒余,手不釋卷。十六歲吃長素,每天念誦佛號三萬聲。十八歲得了咯血病。第二年六月,帶著病受五戒。八月病重,請佛像供在床前,燃燒臂香,用力稱念佛名,吉祥臥往生了。當時是光緒九年八月十三日。常州的李上善,是鼓勵張貞女念佛的人,當夜夢見張貞女來告別,說蒙觀音菩薩的接引,已得中品下生。(《俞慧郁鈔集》)

清白氏

白氏,是朱純夫居士的外祖母。中年守寡,接著兒子兒媳相繼去世,痛夫哭子,雙目失明。一旦沒有生趣,百事灰心,潛修淨業,行住坐臥,努力念誦南無阿彌陀佛不絕口。到了光緒某年。六十六歲的八月間,忽然示現微病,急忙催促她女兒回來。朱居士隨母親來,見她端坐床上,似乎沒有病。白氏說:“我準在二十六日寅時向西方去,所以催促你來啊。”她女兒答語含悲聲,白氏就制止安慰女兒。到了二十五日夜半,讓她的女兒為她沐浴更衣,並且進飲食,又洗臉洗手後,再端坐床上。當時親族群聚二十多人,到了五更左右,要人人手執一香,口中各自高念南無阿彌陀佛,白氏自己也高念。天將微明,似乎傳來一陣香氣,又仿佛有音樂聲,而白氏念佛聲音漸低。然後停念,近看她,已經往生了。(《近代往生傳》)

清許太夫人

許太夫人,是曾經當過杭州工業學校的校長,許炳堃的母親。生平專事念佛,任隨親友嘲笑。後來在病中,仍然念佛,自知好不了,就叫她丈夫以及兒子兒媳等,囑咐後事。平日愛念很深,到了臨終時,囑咐完畢,就合掌念佛,一切不管,沒有絲毫的留戀情態。床帳後面很暗,有人在床邊帳外,就叫他讓開,說“佛來了”,隨後又合掌念佛往生了。當時是清光緒十八年。(《俞慧郁鈔集》)

清王母

王母朱夫人,是浙江山陰王楚辰的德配,心三(廣二居士)的母親。二十六歲嫁給王,家裡很富有,深信佛法,自己建廟供奉觀音大士,以及天醫神。又布施救濟貧病,放生惜字,各種善舉,沒有不提倡盡力去做的。這雖然是王楚辰做的,實際是夫人的暗中相助。又在出嫁後,就吃蔬食,只穿粗布,白天紡織縫紉,夜裡禮佛誦經,整年不出門外。沉默寡言,親戚來訪,除了問候的話,就是談因果。直到王楚辰死後,二個兒子都年幼,夫人奉養婆婆撫育孩子,孝慈都盡到,備歷艱辛。為心三聘娶媳婦婁氏,還沒娶婁氏就失明了,親族都勸退婚,夫人絕不聽從,終於婚娶,並且囑咐心三好好對待。夫人最初是默誦《心經》,每天有定數。守寡後,就一心念佛,期望一定往生極樂。宣統元年,三月,婆婆去世,就親理喪葬,哀勞得病了。四十多天,竟然不好死了。臨終前二天,囑咐二個兒子準備衣棺,說:“我後天午後往生。”又告誡說:“願你們進德修業,努力做完人。”到時極其安舒,心三問見到什麼,答:“不要擾亂我的正念。”囑咐點燈籠在室門上,於是安坐往生了。死後,兩手柔軟。(《近代往生傳》)

民國沈氏

沈氏,是浙江寧波陳梅蘭的祖母。她丈夫亡故時,年僅二十一歲,守節撫孤,長素奉佛,持念大悲咒,《觀世音經》,《心經》,並念阿彌陀佛很虔誠,雖然在睡眠中,也是念念不忘。民國三年,七十歲,無病而終。後來將她的枕席在門外燒化,濃煙直上,上面出現佛像一尊,高一尺多,端坐蓮台,過了一小時才散。王鶴堂的母親,去為她助念,親眼見到她的事。(《俞慧郁鈔集》)

民國李媼

李老太,是山東禹城李更軒的母親。性情恬靜,很少言笑,衣食精粗沒有選擇。三十歲後,吃長素信奉佛,家事都委託兒子媳婦。親戚來往,聊談寒暄後,就念阿彌陀佛不斷。子孫相繼夭折,都稍微惋惜,就不被牽掛,依然掐珠念佛。因此,人們多有竊笑她的,竟然有當面嘲笑她是痴老太的,她也不生氣。有人問念佛為什麼,老太說:“我深深厭惡這娑婆世界,願臨終往生西方淨土,脫離輪迴痛苦罷了。”年近一百歲,步履還像從前一樣。一天晚飯後,如平常一樣禮念,忽然對孫媳婦說:“今夜要有事情麻煩,晚睡一點。”孫媳婦承讓答應。到了夜深去看,老太已經面向西方盤坐往生了。當時是民國三年,八月四日,享年九十六歲。(《近代往生傳》)

民國周氏

周氏,是浙江象山石浦鎮,紀傳長居士的母親。中年就失去丈夫,守寡撫育孤兒,孝順婆婆。婆婆死後,哭得很悲痛,母子二人,形影相對,備嘗艱苦。於是感念娑婆世界的苦,就歸依三寶,長素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早晚禮拜誦念,虔誠沒有間斷。雖然家事繁忙,仍然常默念佛名不斷。又逆境淒涼,還要節食減用,布施貧窮。佛前香燈,到午夜不息滅。等到兒子傳長成年,孝敬母親,經營有方,商業發達,家道漸漸昌盛起來。周氏更加本著悲懷,努力行公益,廣種善因。民國甲寅三年,十一月,臥病不起,到乙卯年正月十三日往生。這期間心神清爽,整天面向西方臥,閉目念佛。反覆見紅燈光明,諸佛菩薩現金色身,從西方來。以及夢見的祥瑞,不止一次。家人也有時聞到異香。將要臨終時,呼喚兒孫來,囑咐說:“時刻已到,我就往生西方,你們各自持香念佛,送我西歸,千萬不要哭泣。”說完,清水漱口三次,就合掌舉手作拜佛的樣子,隨後念南無阿彌陀佛三聲,就自己摘了帽子往生了。容色愉悅,直到酉時,周身都冷,頭頂還是溫的。(《俞慧郁鈔集》)

民國陳氏

陳氏,是安徽婺源葉永昌的妻子。性情慈惠,好靜潔。四十歲時,因為長子病重,向佛祈禱,發願吃素。後來兒子病沒好,就深厭無常,奉持齋戒,為丈夫娶妾,家事都委託兒子媳婦。自己就另住淨室,供奉觀音大士,早晚禮拜,虔誠持念佛號,專修淨業,數十年如一日。好布施,周濟困急,有來求乞的,必樂意給與,又勸念佛脫苦。民國五年十月往生了,往生的前一晚上,對眷屬們說:“你們睡吧,我要往生西方淨土,不要驚怪。”說完,仍然念佛不停。到了早晨,兒子們去看,見她端坐向著西方,安然往生了。第二天入殮,焚化沐浴衣巾,五色光生起,其中湧現蓮華,旁邊有二龍圍繞,見到的人都驚嘆,享年七十三歲。(《俞慧郁鈔集》)

民國陸貞女

陸貞女,是江蘇鹽城人。從小在般若庵修行,拜比丘尼為師,取名法誠。每天除了看《華嚴經》以外,早晚專門念佛。到了六十多歲,有微病,念佛坐著往生了。後來坐佛龕火化,眾人見火光上有紅蓮,順風向西飛去。(《俞慧郁鈔集》)

民國王婆

王婆,是江蘇邵伯符家莊人。家裡清貧,賣麻線度日子。沒有別的好處,只知道念佛。有一天忽然對別人說:“我見舉長幡的人來接我,要同各位永別了。”人們因為見她沒有病,不信她的話。過了幾小時,果然閉目端坐,安詳念佛往生了。(《俞慧郁鈔集》)

民國葛夫人

葛夫人,是長沙鄭沅太史的夫人。太史精研佛典,夫人病不出門,也常念佛。夜中暗坐,常見到白光,不知哪裡來的。雖然不問外面的事,卻有先覺。太史偶然為她說佛經義理,領悟超過常人。民國己未年春天,預知往生日期,曾告訴太史,說應當小別。臨終的時候,異香滿室。(《俞慧郁鈔集》)

民國王氏

王氏,是淮安人,中年寄住在天津吳公館,性情淳厚,常念佛不斷。民國八年五月,朝拜五台山,到了文殊洞,對同行說:“我願意在這裡念佛修行。”所到之處,只是拜佛菩薩,不說其它事。到了北台頂,同人喝茶,也不管。拜後起來,望著南台走,同伴朱氏,以及顯通寺僧人智慧等尾隨在後。到了下坡,到處找不到,行數里也不見,眾人很疑惑。到了七月,有台後的樵夫,說王氏在三十里外的小嶺上松樹下,向西端然坐往生了。觀她的衣容,好像是剛坐下,然後抬回顯通寺。後來將遺骸移往文殊洞安葬。(《近代往生傳》)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