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淨土聖賢錄三編新白話版26


時間:2019/2/7 作者:常念彌陀

民國程氏(貞女寅貞)

程氏,是山西忻縣王建平居士的妻子。四歲失去父親,八歲失去母親,就給王家作為童養媳。王家貧窮,程氏稍有長大,事奉公婆,撫養兄女,孝慈都盡到了,清貧窮苦的狀況,難以筆述。民國三年,王建平皈依佛法,程氏也吃素。十一年,王建平出家受具足戒,法名力宏。程氏也在十三年,皈依髻照上人,法名達聞,並率領兒女等,都受五戒。從此一意念佛,專求往生淨土。十四年四月初,有比丘尼生如,與程氏的大女兒安貞,整天相伴念佛。經歷半月多,到了二十二日,程氏說:“離開苦,早回頭。”仍然同生如等一起念阿彌陀佛不斷。第二天早上五點鐘,洗漱完畢,穿好直綴,搭上縵衣,盤坐,過了二十分鐘,安然往生了。到了十一點鐘入龕,頭頂還是暖的,享年五十五歲。她的二女兒寅貞,法名隆圓,從小就吃素,發誓守貞,也在十三年隨她的母親與兄姐等同受五戒。姐姐早年守寡,於是同住一起修淨業,每天有固定功課,數年如一日。寅貞,在十六年九月初,示現病態,仍然念佛不斷。十月十五日起,她姐姐等數人,整天念佛相助。到了二十三日早上,寅貞說:“生病以來,多在床上,太放逸了。”然後振作精神,盤坐念佛,眾人也助念。到了下午一時左右,又說:“我父親沒有來,而佛來了,我走了。”就端坐閉目往生了,享年十六歲。(《近代往生傳》,以及《俞慧郁鈔集》)

民國饒氏

饒氏,法名光達,是江西彭澤許止淨居士的侄媳婦。事奉婆婆孝順,處理家務,沒有不得婆婆的歡喜。樂意布施救濟,好儉樸。民國十三年五月間,得了怯症,她婆婆教她念佛。偶爾忘了念時,恍然見到一僧人站在面前教導,所以病中念佛不斷。一月後病好了,就持六齋。九月夢見家人殺豬,細看那豬,是她兒子,大聲呼救,而眾人不理,她發願斷肉,才把兒抱出來。早上起來哭泣告訴丈夫,隨婆婆吃長素。先是,她的婆婆何氏,發心念佛,請止淨居士為她定功課,於是指示早晚共禮佛一百拜,跪誦佛名一萬聲。饒氏就這樣奉為定課,而且加念佛號一萬,坐臥不敢背向西方。這以後,常夢遊勝境,莊嚴妙麗,不能形容。十四年二月初,她的婆婆夜裡作夢禮佛,抬頭見饒氏坐在佛旁邊,就驚醒過來。當時饒氏剛回娘家,沒幾天,病的訊息傳來,預料她不好了,也深信她能往生。饒氏病了以後,還能禮念,後來病情加重,移居到亭院養靜。四月二十八日午時暈過去,她的伯母高慕淨等人,帶接引佛像,去助念佛號,才漸漸清醒。她的丈夫抱兒子到床前,饒氏揮手讓趕緊離去,轉身向內側躺臥。忽然說:“有高大的人進房間。”門外的數人就聞到了蓮華香。饒氏見西邊牆壁上貼著接引像,注視良久,私下對侍人說:“真相好莊嚴啊。”又說:“伯母等人念佛固然好,而面前的人念得尤其好。”二十九日,天亮時,喝了檀香水,說:“味道美的無法比。”接著又說:“為什麼念佛的人很多啊?”有人問:“認得嗎?”答:“三伯母認識的。”(就是指止淨的妻子高慕淨,因為接引像是她帶來的。)於是合掌微拜三次,含笑往生了。到了下午,身體還是柔軟,面貌如生。(《近代往生傳》)

民國郁貞女

郁貞女,揚州郁智朗居士的大女兒。性情孤潔,很少言笑,皈依印光法師,法名福峻。嚴持齋戒,禮佛誦經,虔修淨業,於是發洪願,守貞不嫁,極力崇尚佛法。民國乙丑年春天,脖子上長腫塊,中西醫的藥石,都不見效。接著又咳嗽嘔血,身體越來越弱,而每天的功課絕不稍有鬆懈。延續到七月初,她父親回家看她,就多次聽到呼喚父親的聲音。她父親詢問有什麼要求,都不說話。然後問:“念佛助你往生,可以嗎?”才點頭認可。於是供奉接引佛像在她的床西邊,助她正念。她祖母,又早請比丘尼日夜助念。到了初五午日後,神志清明如平常一樣,但四肢漸漸冷了,又急忙催促呼喚她父親來。並要起坐,眾人囑咐她安心躺臥。郁貞女就自己轉身向著西方,接著合掌作頂禮拈香的樣子,連續三次,然後就往生了,當時是初六日下午五點鐘。到九時,盤坐換衣服,四肢柔軟,頭額還是光亮溫熱。身體極其潔淨,臉面沒有病容,顏色如生。遺體坐缸火化,骨灰和麵粉成丸子,有一百零八顆。她父親將丸子投入江心,每投一丸,眾人都念佛。她父親又念誦偈語說:“福峻以骨肉,供汝眾水族,凡食此丸者,同生極樂國。”這都是順從貞女生前的囑咐,順她的志願,使她增高蓮品。(《近代往生傳》)

民國查童女

查童女,名六慶,是九江查賓臣居士的女兒。賓臣夫妻,與童女,都歸依了佛法。民國乙丑年,童女六歲,常說“我這房屋閉塞的很”。七月二十三日,她母親要去念佛林念佛,童女一定要跟隨去。第二天,就得了微病,整天自己結手印。後來病情轉重,父母誠懇祈禱觀世音菩薩,求菩薩加被病好。童女常說:“我要走。”她父母見她決定要走,就問:“你要去哪裡?”她就用手向西方指。她父親說:“你去可以啊。”童女就閉目往生了。(《近代往生傳》)

民國姚夫人

姚夫人,名澤潤,是安徽桐城馬通白居士的妻子。從小受到良好的家教,深深懂得婦道,孝順父母公婆。數十年,歷經世道變遷,深深厭惡無常,專修淨業。年過古稀,還依然強健。民國乙丑年秋天,示現微病,飲食漸漸減少,而禮拜持誦沒有一點間斷。到了八月初四,才臥倒床上,胸膈的氣不通暢,囑咐女兒君瑋,以及侄婦孫子孝達,代她誦經。到初九日夜,夫人見諸佛金光燦爛,伏在枕頭上作禮拜的樣子。又見觀音菩薩伸手下垂,自己仰握菩薩的手,連稱菩薩的名號不已。囑咐孝達念誦《彌陀經》,念誦到佛土種種的莊嚴處,夫人說:“這樣的境界,歷歷在眼前,我看見的,與經上說的沒有不同啊。”家人環繞念佛,有哭泣的,夫人責怪,說“你們怎么能如此拖累我啊”。到了初十日午時,嘴唇還在微微地動,很久然後往生了。面色黃潤,眉額間明朗如鏡子,頭頂上熱氣冒出,相距一尺左右,就覺得熏蒸。(《印光文鈔》)

民國沈婆

沈婆,是江蘇無錫人。生平心地很好,見義勇為,仁慈和樂,質樸誠懇,樂意成人之美,盡到自己的力量,鄉里人多敬重她。修持方法,缺乏有人指導,僅聽別人說十念往生法門,就發起大歡喜,深信無疑,至心修持,二十年如一日。在民國十四五年間往生了,臨命終時,她的十多歲的小兒子,在外面玩耍,忽然見到空中降下僧人無數,魁悟相貌好,光彩耀眼,各自踩著蓮華。其中有一非常高大的僧人,手持蓮華,給她母親,忽然見她母親坐在蓮華中。正在看得驚異出神時,她姐姐匆匆來高聲呼喊,要他回去送母親的終。當時沈婆閉眼後,住宅內有異香,很久不散,也不知那香從哪裡來的。後來她兒子,常對別人說,見母親坐蓮華後,因為被姐姐呼叫回去,沒見到他母親以及僧眾如何向西方去的等等。(《俞慧郁鈔集》)

民國林氏 (女普慧)

林氏,法名性悟,是許屏仲居士的繼任妻子。母親汪氏,信奉觀音菩薩極其虔誠,林氏隨母親常持觀音齋。二十四歲時嫁給了許,許做官在贛蘇,林氏也隨同。民國癸亥年春天,許應馬冀平的招請,到蕪湖聽諦閒法師講經,林氏一同前往。法會圓滿,夫妻共同皈依諦老。返回南京後,就閉門專修淨業,率領全家子女長素念佛,每天有固定功課。她的二女兒普慧,也發心出家,在蕪湖禹王宮,禮拜覺明大師,已經受了沙彌尼戒。民國丙寅年,六月,生病去世了,林氏助她念佛,臨終狀態極其安詳,往生後頭頂溫暖肢體柔軟。林氏把念誦《金剛經》作為每天的功課,每天念佛二萬,雖然疾病也沒有間斷。自己說念佛極為誠懇時,見彌陀坐在金蓮華上,寶池樓閣,了了分明。平日最喜歡讀《印光法師文鈔》,以及最崇奉諦老印老,與覺明大師。曾經說:“印老雖然沒有見過,但讀他的文字,就如同見到他的人。”又說:“文鈔中誠敬二字,能切實做到,並且持之以恆,就必定可以得到念佛三昧。”又說:“身是苦本,愛是苦根,不拔掉愛根,怎么能斷苦本?”所以自從皈依後,不久就斷欲,修梵行。丙寅年七月起,臥病三個多月,每天仍然念佛不斷。十月初六,是女兒普慧往生一百天的日期,因為加上勞念,病情危重,還能努力持念佛號。延續到二十七日,吩咐家人清潔臥室,焚香剛完畢,忽然見到三聖的金容,光耀滿室。二十八日,囑咐準備艾湯洗手腳,淨潔肢體,方便見佛。二十九日晚,要子女環繞念佛,說是“幾天來,一句佛號,時刻在心,頗能作得主”。三十日早上七時,自己說“佛來接了”,然後就不說話了。許居士,率領子女環跪念佛。林氏到了九時氣息漸微,家人問:“念佛聽到嗎?”林氏微微點頭。接著用接引像指示,就含笑閉目,吉祥往生了。到了下午二時,頭頂還是溫的。五時盤坐缸中,肢體柔軟如綿,容色清淨愉悅。後來火化,白煙向著西方賓士去了。當晚,女僕黃老太,夢見林氏口念佛號,旋轉極速,向著西方行去。(《俞慧郁鈔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