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淨土聖賢錄三編新白話版23


時間:2019/1/16 作者:常念彌陀

民國陳貞女

陳貞女,法名聖性,是揚州甘泉陳仲齡的二女兒。與她妹妹,都是從小吃素。到了成年,父親亡故,母親要為她擇聘夫婿,貞女就痛哭流涕,發誓撤下耳環養母親,到老不嫁人。妹妹把出家焚修作為願,貞女把居家侍奉作為志啊。母親知道她的志氣不可改變,就任隨她了。母親有潔淨癖,凡是丫環僕人的使用,都不如意。只有貞女,那烹紉梳洗,能體察母親的心,力役服勞,不容旁人代替。閒暇就念經禮佛,每天沒有虛過。縱然是佳節盛會,從不去遊覽觀望,盡心孝養,努力修淨業,就是如此。後來歸依三寶,受菩薩優婆夷戒。直到母親去世,傷痛到極致。此後,依靠弟弟住,修持更嚴謹。晚年,她姐姐的兒子張紹春,迎接去他家,歡喜她信佛,志道相同,於是不再回來。過了一年多,自知在世間不久了,就到她妹妹的尼庵,期望正念往生。不久,示現微病,催促張紹春與三弟來,讓他們請具德僧人,為她剃髮作比丘尼,並為她說戒,又吩咐死後必須火化。張紹春答應,於是沐浴後穿上法服,端坐念佛。比丘尼們以及親屬,共同念佛相助。然後氣絕,大眾仍然念佛二小時,面相光華,遠遠勝過活著的時候。當時是民國十年,十二月十七日丑時,享年六十三歲。雖然臨終成為比丘尼,因為沒有幾天,並且要顯示她一生守貞盡孝的貞心,所以仍然用貞女稱呼她了。(《印光文鈔》)

民國黃氏

黃氏,是廣東東莞人,嫁給盧姓,僑居南洋吉隆坡。民國戊午年,皈依三寶,法名圓銡。早晚念阿彌陀佛,每天有固定功課,初一十五聖誕日更加虔誠。辛酉年中秋後,有微病,很久不好。到了壬戌年正月二十七日晚,自己起來禮佛繞拜,說“四大金剛在這裡侍候,說是奉佛命來接我往生,期望這月去”,催促眷屬“燒香湯來,我要沐浴”。等到親眷聚齊時,就指示身後事,條理井然。梳洗完畢,自己換壽裝,精神煥發,拈香禮佛很誠懇。人們問:“四大金剛還在嗎?”答:“現在就在神廳某處站立。”又向一女居士,請念大悲咒水給她喝。喝完後,又請大眾代她致意皈依師,說:“我已往生,很自在安樂,請不要憂慮。”再向每個人問訊告辭。說完,就坐下,合掌念佛十多聲,又開眼合掌大笑,向眾人道:“你們日夜辛苦,我現今自在去了。”於是端坐往生了。(《近代往生傳》)

民國蕭俞氏

蕭俞氏,是湘人,嫁給江西吉安南溪村的蕭姓。從小吃素念佛,青年喪失配偶,守寡撫育孤兒,修持更盡力。年紀到了古稀,而精神更健康,耳目聰明。民國十一年,正月二十五日夜,夢見到了一大殿,百寶莊嚴,萬人瞻仰,座上有金身大佛。俞氏近前禮拜,佛對她說“你應當在二月一日往生西方淨土,今天可以暫時回去,勸眾生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因果分明,絲毫不差”等語。醒來後,就遍告家人,並囑咐從明天起,全家都要同心齋戒念佛,助她往生西方淨土。又召喚她的三個女兒回來。從此念佛持咒,日夜不斷。到了二月初一日夜,持誦的聲音更急。夜半時,斂衣端坐,聲音漸漸微弱。忽然環視家人,一笑就往生了。直到大殮,肢體柔軟,面色如生。(《近代往生傳》)

民國徐夫人

徐夫人,是浙江黃岩徐上麟的女兒,同縣張子遠的妻子。雖然家裡充滿做官的兒孫很多,政績聲望卓著,人們都羨慕。而夫人不覺得歡喜,常諄諄把“作官須要造福,持家須要惜福”的話告誡她的子孫。一生沒有別的愛好,只是吃長素念佛,戒殺放生,以及勤儉操作,憐恤貧困,禮佛誦經。到了臨終時,預先把某日要往生告戒家人。到了那天,就設香案在院中,向西方禮拜,說“佛來接引”,然後盤坐往生了。當時是民國十一年,二月十三日,享年七十四歲。(《近代往生傳》)

民國馮宜人

馮宜人,法名妙和,是包培齋居士的妻子。性情喜樂寂靜,討厭喧鬧。二十一歲嫁給包居士,事奉公婆孝順有名。曾經在夢中看到別人殺豬,先被殺的是豬,接著被殺的是一婦人,旁邊有一老太婦人脫去衣服首飾。宜人呵斥說:“怎么把人當豬?”老太說:“我勻見到的是人,屠夫見到的卻是豬啊。”醒來後鄰家正在殺二頭豬,如她夢見的一樣,恍然說:“人與豬,一轉換間罷了。”於是發誓不吃豬肉。平學總是喜歡蔬食,持殺戒,辦婦女放生會。後來包居士蔬食信奉佛,宜人就繼續吃素了。京城附近鬧水災,更辦婦女製衣會,仁民愛物,天性自然啊。民國戊午年秋天,隨從微軍和尚受三皈,並且持八關戒齋。從此專念阿彌陀佛,發願往生西方淨土。有空就寫經持咒,勇猛精進,早晚不閒著。曾經在禮佛時,見佛像漸漸高大,觀世音菩薩像,閃爍好像有光。先後目睹,瑞相感應不只一次。壬戌年春天,生病了,到了閏五月,包居士又請全朗和尚,給他家授五戒。宜人受戒時,冥想十方聖眾,圍繞道場,身心舒爽。對別人說:“受戒已完畢,可以走了。”又對居士說:“我死後,要用桐棺布衣入斂。”從此,病越來越重,包居士為她請僧眾助念佛號,宜人一心傾聽,怡然說好。臨終前二天,自己起身沐浴。舍報時,向著西方注目端視,好像看見什麼。手結彌陀印,平靜往生了。過了九時左右,全身冰涼,頭頂還是暖的,手腳柔軟,面貌如生。當時是民國十一年六月,享年五十一歲。(《近代往生傳》)

民國李母

李母周夫人,是巴東李質夫的妻子,雲岩的母親。素來性情善良,略知書理,平時善談因果。光緒乙巳年間,就吃長素,每天持誦《救苦經》。她的兒子用世俗的孝,極力勸諫開齋,李母沒有聽從。又有外道勸她入門,也拒絕了。民國十一年五月,有沈蔭周居士,同她的兒子云岩,受宜昌定慈居士的教導,在野三關創立佛教會。李母聽了,欣然樂從,就皈依三寶。不久,生病了,就趁著養病的空閒,每天持念佛名不懈怠。直到後來氣力已衰,聲音難成句子,仍然默念,有兩個多月,沒有間斷。到了七月初四,忽然對兒子們說:“剛才見到一人像僧人,執幡立在面前,卻沒有說話。”第二天黎明時,又對家人說:“今天我必定走了,你們可要善侍。”她的兒子云岩,知道母親要往生,於是請蔭周去。剛走到住宅附近,就聽到哭泣聲,急忙去詢問,說要告終。蔭周就要求婦孺不要哭,共同念佛號。過了一會兒,李母忽然睜眼相向,並一同稱念佛號十多聲,安詳往生了。過了三天安葬,當晚李質夫就寢,合眼沒有睡著,見周夫人立在面前,說:“我已快樂,您不用擔心。只須要善教雲岩等兒子們念佛,各兒媳要體會我的心意,皈依佛法,這是最重要的囑咐。”(《近代往生傳》)

民國徐母

徐母楊太夫人,法名賢證,是安徽石埭徐平軒居士的母親。生性和藹,樂善好施。從小崇信佛法,晚年行持更虔誠,受優婆夷戒,長素念佛。曾經同她的鄰居張夫人,設佛堂,定課念佛。有一天見佛像旁有一藍衣菩薩,以為是張夫人增請的聖像。後來幾天,再看沒有了,詢問張夫人,說沒有這回事。又曾經見佛像喜悅含笑,近看卻沒有,於是懷疑自己眼根昏花,有見識的人說是念佛感應的瑞像啊。民國十年秋天,皖地鬧水旱奇災,用佛法慈悲之道,勉力她兒子平軒,接受省長委託,出面辦理振災事務,救濟受災百姓,又將私蓄的財產傾囊資助。十一年,她兒子迎養她到皖垣,當時年歲已高,精神很弱,親戚中有勸她開齋吃葷的,她就說:“寧持戒而死,決不犯戒而生。”十二年正月,病勢轉重,寒熱交替發作,仍然念佛不斷。二月二十一日,叫人請僧人來寓所念佛,助她往生,並詢問何時可以去西方。她兒子回答後天的齋日,徐母微笑點頭。經歷幾個小時,就說:“我已見到釋迦牟尼文佛,以及先前見過的藍衣菩薩,為什麼卻沒見阿彌陀佛?”她兒子說:“時間還沒有到,時間到了自然見到了。”於是迎請僧人到床前念佛,徐母也隨聲同念。二十三日巳時,又請僧入房念佛。平軒請接引佛到床前,對她說:“佛來了。”徐母見佛歡喜,就高聲念佛,數聲後,聲音漸漸低微。又稍微彎屈智願二指,結離怖畏如來手印,含笑往生了。三天后入殮,面貌光彩如生前,頭頂還是微溫,四肢柔軟。當時蘇緯之,聽到訃告,從西邊來悼唁,沿途聞到檀香氣,直到門前,香氣更強烈。(《近代往生傳》)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