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大安法師:《往生論注》2016第一講(1-3)


時間:2019/7/8 作者:慧悟

《往生論注》2016第一講(1) ——大安法師

各位大德比丘,各位居士學員,在第九屆弘法人才培訓班我們選擇《往生論注》,來給大家做一個討論。《往生論》是天親菩薩所著述的,也是我們中國本土唯一的一部淨土宗的論典,長期以來雖然大藏經有,但是流通不是太廣,就是天親菩薩所作的偈頌和長行言簡義豐,沒有詳細的註解,那曇鸞法師這個《注》就來得非常重要。就像印光大師所評價的,這註解的文字非常流暢通達,而義理極為深邃,足以開顯眾生對淨土法門的正確的智慧,啟發人的信心,所以這部《論注》乃是一切淨業學人的大導師,甚至進一步讚嘆曇鸞法師所撰寫的這個《注》,詳細地解釋《往生論》的文句,直接將阿彌陀佛的弘深誓願,將天親菩薩的領悟的衷懷,徹底圓滿地彰顯出來和盤托出,如果不是深得佛心,具無礙辯才的大德祖師哪能到達這個境界呢?

這部《論注》在中國確實久已失傳,清末的年間,楊仁山居士從日本請回祖國,金陵刻經處就有募刻流通,金陵刻經處的本子還是有一些錯訛,印光大師曾經對這個進行過校對,原來是論和注混在一起,初機的人就搞不清楚,所以印祖把論和注分段標出來,一目了然,哪些是天親菩薩的論,哪些是曇鸞法師的注。現在我們這次講解的就是按照印光大師校對的,以後他就附在《淨土十要》後面,希望《往生論注》跟《淨土十要》一樣長久地留在這個世間。這個《論注》內容非常之豐富,義理非常深廣,我們這次就“論”部分可以念一下,“注”的部分就直接來講解。

首先我們來看卷上,《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注.卷上》,大家手頭上拿了兩個科表,是為了幫助大家理清一些線索,《科表一》主要是對偈頌部分,它以三分,就是一部經典的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大結構加以概述,含攝五念門一共是二十四偈,全題是《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這個題目會在前言玄義部分加以解說。我們現在就對於這部《論注》的三位重要的菩薩、祖師做一個介紹。

首先這部《論》是婆藪槃頭菩薩造,“婆藪槃頭”是梵文的音譯,翻譯到中文叫“天親”或者叫“世親”,一般我們就講是“天親菩薩造”,那這位祖師在無論是印度還是中國的佛教史上赫赫有名,他出生在佛滅度之後九百年前後,是北天竺就是古印的西北部分,那個地方出生的,他的兄長是無著菩薩。天親菩薩的智慧非常深邃,他在一切有部出家,就是小乘教,就作過五百部論,著名的就是《俱舍論》,所以一切學聲聞教的都是以他的論作為依據。他深入聲聞教深入久了,就產生了一個不正確的見解,就認為聲聞教才是正確的,大乘佛法非佛說,大乘非佛說。

無著菩薩,就是他的兄長一看他的弟弟辯才無礙、廣博多聞,怕他以後會造更大的惡業,無著菩薩了不起,他曾經入日光三昧定到兜率內院聽彌勒菩薩講經的,屬於大乘種性的一位菩薩,所以憫念他的弟弟這樣下去可能會造很大的惡業,就善巧方便托人帶了信,說“我生了重病,希望你過來一下”,天親菩薩趕緊趕到他的兄長那裡,一看他的兄長並沒有病,說“你好像沒有病”,他說“我的病是為你起的”,“從何說起”,無著菩薩告訴他,“你的邪見將會要下地獄的”,就為他講說大乘的佛法。天親菩薩智慧很深,一說就領悟了,知道大乘佛法超勝小乘,他就懺悔,說原來造了惡業謗大乘法,現在要懺除業障,就準備把舌頭割下來懺罪,無著菩薩說,你誹謗大乘的罪,縱然說割一千條舌頭都懺不掉啊!於是告訴他懺罪的方法,你要懺悔就是將原來誹謗大乘的舌頭,以後轉為讚嘆大乘。天親菩薩就聽進去了,等到他的兄長圓寂之後他就開始造了五百部的大乘論。

所以它的傳承從瑜伽部來說,就是法相唯識宗來說,從彌勒菩薩傳給無著菩薩、傳給天親菩薩,所以他的論裡面有很多的法相唯識的,《成唯識論》就是天親菩薩主要造的。同時他對於《華嚴》《楞伽》都有論,尤其對淨土宗有這部著名的論述。什麼時候翻譯到中國來的呢?這就看到翻譯這個《論》的翻譯者,元魏永寧寺北天竺沙門菩提流支譯論。在魏晉的時候翻譯出來,那就時間比較早了,為什麼叫元魏?這是北魏的孝文帝要全面漢化,就有一個重大的政治舉措——遷都,將首都從大同遷到洛陽,到了洛陽之後,孝文帝下令將鮮卑族那個姓氏,鮮卑族的姓氏都是複姓,就改為單字的單音的漢族的姓,所以他的皇族的姓氏叫拓跋氏,所以他皇室的姓就改為“元”,以後就叫元魏,所以一看元魏,那都是在孝文帝遷都洛陽以後的時間。通過鮮卑族在北方統一全過程來看,它從一個遊牧民族轉為能夠穩定下來,建立初步的國家政權、典章制度的這個過程,也就是全面漢文化的過程。包括“魏”這個國的名稱,也是一個漢族的官員叫崔宏,那是北方河北一帶大家族,是聽從了崔宏的建議就取國號為魏。元魏的首都都是在洛陽,有一個寺叫永寧寺,這些都要了解一下,說明講翻譯的地點、時間,在這個時空態裡面,這部論的產生是有深遠的意義的。

菩提流支是在北魏永平初年,公元五零八年,帶了大量的梵本經過蔥嶺來到洛陽,就得到了元魏宣武帝的高度的禮遇。宣武帝是孝文帝的太子,他繼位了,這些北方的皇帝都是崇信佛教的。這個永寧寺是什麼寺院呢?是在洛陽規模最大、最豪華、最壯麗的一座寺院,是當時的胡太后主持建的,這座寺院有一座塔這座塔有九十丈高,它的鈴鐸聽過去都能夠傳十幾里的路,就在一百里以外都能看清楚那座塔,雕梁畫鳳極盡奢華。當時有一個天竺國的三藏法師,看了這座塔大為驚嘆!說他走了這么多國家,在南閻浮提唯有這座塔是第一。這座塔最後起火了,起了火都沒辦法救,竟然燒了三個月……就是這座寺院。也就說是洛陽最大的皇家寺院,宣武帝請菩提流支住在這個寺院裡面翻譯經卷,這個譯場規模很大,參加翻譯的有七百位比丘,義學沙門。

實際上菩提流支住在洛陽,整個社會也都不安定,以後北魏又分裂為東魏和西魏。東魏以後又遷都到了鄴城,菩提流支都要經過這樣的戰亂的過程,二十多年還是孜孜不倦地翻譯,翻譯了三十九部一百二十七的經卷。這部《論》是在公元五二九年翻譯出來的,於是看這部翻譯的《論》,是在佛教極為盛興的洛陽,洛陽那時候的寺院極多,整個的北魏年間的寺院都是三萬多座寺院,出家人都達到二百萬到三百萬,那是佛教輝煌鼎盛的時候。佛教非常鼎盛,這座永寧寺是最大的寺院,菩提流支是直接接了天親菩薩法脈的,是天親菩薩的嫡傳弟子,他來翻譯的。

《往生論注》第一講(2)

再就看前言部分,前言部分實際上是談玄義,這個玄義分兩方面來談。第一是談判教,第二是對這個《論》的題目進行解釋,其中穿插這個《論》的功能作用以及它的體性,基本有點類似於天台家所注經的前面五重玄義,但是它的次序把判教首先提到前面來。判教是依據龍樹菩薩《十住毗婆沙論》,這裡我們要了解龍樹菩薩,這位是一位了不起的大祖師,在我們震旦國八宗的祖師都推尊龍樹菩薩,在《楞伽經》裡面佛懸記龍樹菩薩以登地,就是歡喜地的身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龍樹菩薩的智慧之深廣,他出家九十日就遍讀南閻浮提所有的佛經,一切外道的經典也都通達,就智慧極高。由於他智慧太高了,當時就生了一念的傲慢心,覺得自己是不是可以作為一個教主了。海裡面的大龍菩薩怕他走歧途,就把他接到龍宮,打開七寶的經函,七寶的經藏給他看,他一看,這個傲慢心下來了,原來佛經無量無邊。他在那裡讀了三個月,就已經勝過在南閻浮提讀的經典的十倍,所以《華嚴經》是龍樹菩薩龍宮裡面誦出來的,他以後就作了很多的論,其中就對於《華嚴經》也有論,《十住毗婆沙論》是,“毗婆沙”就是廣解的意思,是解釋《華嚴.十地品》的,初地和二地的這個論。

這部論鳩摩羅什大師翻譯的,第八品《阿鞞跋致品》。《阿鞞跋致品》談到一個菩薩的修行,他得首先要達到阿鞞跋致位,就是不退轉位。如果這個位達不到,他無量劫的修行都是進進退退的,也是沒有條件談多少多少劫來成佛的,因為底線都沒有。阿鞞跋致位相當於什麼?至少破一品無明才稱為阿鞞跋致——法身大士。所以一個菩薩的修行如果沒有得到阿鞞跋致,那就要如救頭燃,勇猛精進獲得這個位子。如果獲不得有可能就墮到聲聞、緣覺位。

這樣就到了第九品,《易行品》就提出二道,難行道和易行道的問題。針對得阿鞞跋致位在此土長久地精進努力地修行,由這個自力難行道而獲得不退轉地,就好像在陸地上行走到達目的地,步行則苦,就為難行道。何為易行道?就是以信方便稱念東方善德等十方十佛,及阿彌陀佛、世自在王等諸佛菩薩名號。這裡注意它不僅僅是指稱一尊佛,阿彌陀佛等一百零七佛,還有過去七佛,還有一百四十三尊菩薩摩訶薩的名號,這樣快速地得不退轉位,這稱為易行道,易行道就比況為在水道乘船則樂。

我們了解《十住毗婆沙論》龍樹菩薩的基本思想之後我們再來看,曇鸞大師是對於這個思想有進一步的創新的,但是這種創新是符合佛的本意,也符合龍樹菩薩的本心的。曇鸞大師雖然生活在中國,但是他跟龍樹菩薩有精神上的那種相應,曇鸞大師一直把龍樹菩薩作為他的本尊、本師。在《贊阿彌陀佛偈》裡面,就稱南無本師龍樹菩薩摩訶薩。由於他是這樣的心心相印,所以臨命終時,他能感得龍樹菩薩告知他往生的時間已到,曇鸞大師他的瑞相也反映他自己的一生,是這樣的致力於一門深入的修行,有往生的瑞相。當時在場的人都能夠聽到空中的音樂的聲音,能夠看到幢蓋幡華,音樂的聲音從西邊過來,接了之後又從東邊往西方走,隱隱約約的越來越消逝。說明曇鸞大師不是一般人,所以當時稱為叫“神鸞”,同時得到梁武帝和北魏的兩個國家的皇帝的推崇。

根據《十住毗婆沙論》所云:菩薩求阿鞞跋致有兩種道,一者難行道,二者易行道。難行道的內涵是什麼?就是指在這個五濁之世,五濁之世是淨土宗一個非常有表現力的概念,我們處在這個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在這個五濁惡世又是無佛之時,釋迦牟尼佛已經滅度了,下一尊彌勒佛又沒有降誕,就在這個無佛的時空點上,要修行求不退轉位就很難,這種困難有很多,概略來說可以概述為五點。

注意這五點是曇鸞大師有他的思想在裡面的,這不是從《十住毗婆沙論》裡面所出來的,《十住毗婆沙論》沒有這個文句。

第一點:外道相善,亂菩薩法。就是外道,心外求法的各種宗教,相就是它表現的相狀,它的宗旨、它的教義、它給社會呈現的樣子,它也屬於善的範疇,但善的範疇為什麼亂菩薩法呢?一個大乘菩薩的行人,要深刻地把握一個菩薩的修行的、法的核心,這個核心是什麼?是深知我們輪迴的所有的境況的虛幻性。把握它的內在的空性,內在的空性就是——向上一著、本地風光、不二法。也就是說菩薩法是要離開虛幻的輪迴,不是在六道輪迴裡面去修一些人天之善的。菩薩法指向的是成佛的寶所,連聲聞、緣覺的二乘的化城,都不能中止在那裡,更何況這些人天的善法。但世間的種種宗教這些善,都屬於世間法的善,如果把它看成是宗教的終極目標,就混淆了菩薩出世間的大法,這種情況在末法的時候會越來越普遍。菩薩法被混淆的時候,目的、價值都搞不清了,他怎么去求阿鞞跋致?那求不到啊!阿鞞跋致從通教、別教層面,得阿鞞跋致就有能力示現八相成道的,初住菩薩就能在一百個三千大千世界示現作佛的,是這樣高超的菩薩的境界,所以這些外道在搞來搞去把這個目標都降低了,外道的表現形態的善就會把大乘菩薩法,降低在世間善法的範圍當中,這就是混淆,這就是混亂菩薩法。

第二個就是:聲聞自利,障大慈悲。聲聞就是二乘的行人他自己有很強的出離輪迴的願望,自利就是自己趕緊出離三界,但是心量小發不起大慈悲心,他沒有菩提心。由於他只想到自己趕緊離開,就障礙了大慈悲,大慈悲就是心量廣大,同體大悲、無緣大慈,這就是菩提心的核心,也是成佛的種子,但聲聞的行人只考慮自己解脫,這個菩提心的種子出不來。菩提心的種子出不來,大慈悲心的內涵沒有,他也就跟成佛隔離了。

第三是:無賴惡人,破他勝德。“無賴”就是惡啊!不信因果、不信輪迴、知見邪偽,於是身口意三業都是造作惡業,這種人都是三惡道的種子,所以這種惡人看到他人修行、積功累德,他就會嫉妒、他就會障礙、他就會破壞、他就會毀謗,這個以後會比比皆是。佛經甚至說,末法之秋,正法的比丘在寺院都住不下來,都被這些惡比丘排擠。

第四是:顛倒善果,能壞梵行。這跟第一個“外道相善”聯繫在一起,他認為宗教就是行點善,今生過得好一點,下輩子最多生到天上。他不知道生到天上還是沒有出輪迴,沒有出輪迴享盡天福還是要墮落的,墮落之後就不知道輪迴到哪去了,甚至今生修行下輩子得大福報,藉助大福報又造惡業,第三世又下地獄了,就是能夠破壞梵行。梵行就是菩薩道的指向成佛的清淨的大行,他能破壞。

第五種難,這是更核心了,唯是自力,無他力持。自力,靠自己積功累德,持戒、斷惑證真、豎出三界,靠自己游過這個生死大海,但是自力怯弱、道心惟微、力量不夠,所以沒有佛力的加持想到達解脫的彼岸,極難。大概舉出這五種困難之事,那放眼世界“觸目皆是”,這就比如到達目的地走陸路,一步一步走,萬里迢遙很辛苦,中間可能方向都搞錯了,南轅北轍,這是談難行道。

什麼是易行道?這段話很重要:【易行道者謂但以信佛因緣,願生淨土,乘佛願力便得往生彼清淨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鞞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則樂。】

這一段有曇鸞大師那種深刻的發揮在裡面。前面龍樹菩薩講易行道,他只是說在此土以信方便來稱念佛號,稱念佛號是在這一土得阿鞞跋致的。看這裡的改變是,首先得阿鞞跋致不是當生在這個娑婆世界的,是要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所以“但以信佛因緣”,就是由於相信阿彌陀佛的因緣發願求生西方淨土,那就能乘托阿彌陀佛的願力,往生到極樂世界。到了極樂世界由於佛的願力加持,就能入到大乘正定聚,正定聚就是阿鞞跋致,這種轉換那非常了不起的。龍樹菩薩並不是這樣說的,龍樹菩薩說求阿鞞跋致是在此土、此生,並沒有講到要往生淨土的問題,曇鸞大師把得不退轉,標定為往生極樂淨土而得到,這就跟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接上了關係。

阿彌陀佛的第十一願就是告訴我們,到了極樂世界就是正定必至涅槃願。而且就稱念佛名來說,龍樹菩薩標的稱念佛名是標出十方諸佛,以及阿彌陀佛為代表的一百零七尊佛,還有過去七佛,還有一百四十三位大菩薩,列了很多。但是曇鸞大師在這裡就特別標出,念阿彌陀佛的名號。

所以通過這樣的一個判教,曇鸞大師使淨土法門,仰靠阿彌陀佛的大悲願力這條捷徑,把它跟通途的自力的法門,有一個比較明晰的、獨立的彰顯。就好像要爬樓,上次我們到紐約新世貿中心,它剛建好今年開的六百多米,如果要爬樓梯那要爬蠻長的時間,一百多層,它有一個電梯,坐上那電梯真的不到一分鐘,“嘩啦”就上去了,很快。那不能說,哎呀,六百多米的高樓,你怎么一分鐘不到就上去了呢?它就上去了,它是高科技。阿彌陀佛給我們的易行道非常便捷,跟你爬樓梯是另外一個系統。爬樓梯相當於難行道,坐上電梯“咵嚓”一下上去就是易行道,但你要相信,你相信有這個電梯很快能到,如果你不相信,你不願意上去啊,在中國的淨土宗的教理史上,這是一道非常奇特的風光,亮麗的光明,這真的像印祖說的,將阿彌陀佛的本懷給它和盤托出。

《往生論注》第一講(3)

《無量壽經優婆提舍》,就是這個《論》所依據的是《無量壽經》,實際上是以《無量壽經》為代表的,包括《阿彌陀經》《觀無量壽佛經》等,大乘涉及到極樂淨土的,幾百種經論的理念都在裡面,所以論有宗經論、釋經論。優婆提舍是宗經論,綜合了諸多的大乘經典來提的一個,非常原則性的、總括性的偈頌和長行。這個《無量壽經優婆提舍》,就“上衍之極致,不退之風航者也”。“上衍”就是無上的摩訶衍,圓頓的一乘法,在大乘圓教的佛法當中這是極致。就像蕅益大師說,這是圓頓中的至極圓頓,是了義當中的無上了義,是方便中的第一方便。從第一方便來看,它就是我們得到不退轉位的風航,風航就類似於扯起風帆,這個風又是順風,就使得這條船一日千里地快速地到達這個彼岸,而且這條船不是我們自己建造的,是阿彌陀佛已經建造好了的。只要登上船,這個風順風順水就把我們帶到彼岸去了。

下面就注意對這個題目做一個解釋,首先是無量壽,無量壽就是極樂世界教主的別號,那通號就是佛。別號就是有這尊佛、那尊佛,極樂淨土教主的別號叫無量壽。這部經是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王舍城耆闍崛山,靈鷲山所宣說的,以及舍衛國,舍衛國是給孤獨園,這是指《阿彌陀經》,所以在天親菩薩的概念當中,是把《無量壽經》和《阿彌陀經》看成是一部經,都屬於《無量壽經》的範圍。他在佛的四眾弟子、天龍八部之中,來說阿彌陀佛的莊嚴功德。這莊嚴功德有依報莊嚴、有正報莊嚴,全體的屬於大不可思議的功德。《無量壽經》乃至於這部論,是以佛的名號作為體性的,這叫“辨體”。五重玄義有一個辨體,辨別它的體性。佛的名號是無量光、無量壽。這個實則就是實相的一種表達,後面會談,一法句即清淨句,清淨句即真實智慧無為法身。真實智慧就是無量光,無為法身就是無量壽。所以佛名號就是實相。

一切大乘經論都是以實相作為體性的。

“後聖者”,曇鸞大師對天親菩薩是把他稱為聖者,那是大菩薩,後來的聖者婆藪槃頭菩薩“服膺如來大悲之教”,“服膺”就是完全地領會、信受,釋迦牟尼佛以大悲心,所流現的這個淨土的教法,所以天親菩薩就依據《無量壽經》,也就淨土的經典來撰述《願生偈》。二十四首《願生偈》概述之後又造長行,散文部分重新地解釋偈頌內在的含義,這種解釋就稱為優婆提舍。

優婆提舍屬於十二分教裡面的其中一種題材,在我們中國,找不到一個正確的名相跟它對應翻譯。如果只是舉一個局部的意思,可以勉強翻譯成“論”,但是翻譯成論又有不完備地方。為什麼我們震旦國沒有相應的名相來翻譯?是由於我們這個地方沒有佛出現,佛出現講的優婆提舍雖然有論的意思,但是它又比論有著更深邃、更尊重的含義在裡面。就好像“般若”,為什麼不直接翻“智慧”?還要就是“般若波羅蜜多”,這就五種翻譯當中叫尊重不翻。

我們一般人理解智慧就是這個人很聰明、記憶力很強、理解力很強、聞一知十、舉一反三,最多這樣理解。但是般若的智慧不是世間的智慧範疇,它是對於心性本源的、一種本質上的空性的把握,這個就不是我們中國的這些名相所能翻譯出來的,就乾脆直接叫它般若。

就像我們這個世間的各種典籍,孔子所著述的可以稱為“經”,儒家十三經,孔子的這些後人製作的都稱為“子”。比如孟子寫的書,荀子寫的書都稱為“子”。記載歷史的有《左轉》《春秋》《二十五史》這些國史、國紀,這就稱為“史”,經、子、史之外的這些就稱為“集”。為什麼叫《四庫全書》?它就按照經、子、史、集四個題材,來編輯成《四庫全書》。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