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還在懷疑因果報應嗎


時間:2019/10/28 作者:清凡居士

因果報應之事,真實不虛,從古至今,很多典籍裡面都有記載。做善得善報,做惡得惡報,這是天地宇宙之間的不變真理。

我們一起來看古籍中記載的真實因果報應案例,時刻警惕自己,每日改過,每日修善,每日精進積功累德。如此精進積年累月的去做,人生才會安樂吉祥!

01

河間國兵士張粗、經曠兩個人關係很友善。晉朝太元十四年五月五日那天,二人共登鍾嶺坐在山巔。張粗喝酒多了失了本性,拔刀殺了經曠。

經曠託夢給母親,自己說:“被張粗殺了,屍體在山澗里,被脫掉了衣裳蓋在肚子上,你們尋找的時候一定很困難,我就讓衣裳在那地方飛起來。”

第二天派人追捕,全都象經曠說的一樣。張粗知道事情敗露,想要逃避,他剛一出門,看見經曠手拿雙刀,比劃著名要殺張粗,張粗就不敢動了。經曠母親立刻報告了官府。張粗伏了罪。

(出《還冤記》)

02

燕國大臣莊子儀,沒有犯罪而被簡公殺了。子儀臨死時說:“死了若是沒知覺也就罷了,若是有知覺,不超過三年,就會讓你看見我。”

第二年,簡公將要到祖澤去祭祀,燕國有祖澤,就象宋國有桑林一樣,很出名,是國家的大祭祀活動。男男女女都來觀看。

這時子儀從道旁衝出來,手裡拿著紅木杖打簡公,簡公死在車上。

(出《太平廣記》)

03

前涼張天錫元年,西域校尉張頎殺了曲儉。

曲儉臨死的時候就對張頎說我早晚要報復,取你的命。

後來張頎發現他身後有隻白狗跟著,他就用刀砍那隻狗,沒有砍中,張頎卻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左右隨從都看見曲儉在他身旁。於是張頎突然死了。

(出《太平廣記》)

04

宋朝元嘉年間,李龍等人在夜間搶劫掠奪。當時正是丹陽人陶繼之任秣(mò)陵縣令,他命人秘密尋查追蹤,不久就擒獲了李龍等人。

引導的人是太樂伎,李龍等人作案那天夜裡,太樂伎和同伴們去別人家住宿,一起奏樂歌唱,結果也被抓去了。

陶繼之沒有認真審理,給他判了個是這伙強盜引導的不真實罪狀,隨著李龍等人一起上報了。

儘管太樂伎所住宿的房主和賓客們都證明太樂伎沒有參加,也沒有起作用。後來陶縣令也知道自己冤枉了太樂伎,上報材料不真實。

但是上報的文書已經發走了,他又不想自找麻煩,怕對自己不利,就將錯就錯了,太樂伎和李龍等十名搶劫犯被判在郡門斬首。

太樂伎的聲調姿態都很出眾,又才華過人。

他將要被處死那天說:“我雖是個貧賤的下等人,但是少年時心裡就羨慕善良的人,從來沒作過壞事。我實在沒有參與搶劫,陶縣令已經全都知道了。

現在我冤枉也被殺害,如果沒有鬼也就罷了,如果有鬼我一定要到天府去告狀。”然後彈著琵琶,唱了幾首歌被處死了。

大家都知道他太冤枉,沒有不掉眼淚的。

經過一個多月,陶縣令就夢到太樂伎來到他的桌案前說:“過去我冤枉被殺,實在是氣不忿呀,現在我告到天帝那已經得理,所以今天來殺你。”

說完便跳到陶繼之的嘴裡,然後就落到肚子裡,陶繼之立刻嚇醒了。

不一會倒在地上,象得了瘋癲病一樣,很長時間才甦醒,不一定什麼時候發病,發病時身子不是後倒就是前傾,頭可以挨著後背,四天就死了。

他死以後家裡變窮了,兩個兒子也死得早,還剩下個孫子,窮得在路邊受凍。

(出《還冤記》)

05

下邳的張裨,是名門大家的出身,到後來家業破落衰敗了。他有一個孫女,姿容美麗出眾。

有個鄰居想聘他這個孫女為妾。但張裨認為自己是名門大家之後沒有同意。

鄰居很怨忿,就放火燒了張裨的房子,張裨被燒死了。

他的兒子叫邦的在這以前不在家,回來以後也了解了這些情況,但他懼怕鄰居的勢力,又貪圖他的錢財,而沒有說什麼。

然後就把女兒嫁過去了。經一年以後,張邦夢見張裨說:“你是我的兒子,大逆不孝,拋棄親屬靠近仇敵,暗地同兇惡的人勾連。

”說著便抓住邦的頭,用手拿桃木棍刺他。邦因此病了兩夜,嘔吐鮮血而死。

張邦死那天,鄰居又看見張裨推門直入他家,瞪著眼睛挽起袖子說:“你憑藉著財勢放縱作惡,殘酷凶暴到了極點,我冤枉地被你殺害,現在我已經抗訴了,事情獲得申張昭雪,過幾天以後就會讓你知道。”鄰居得了病,不久也死了。

(出《還冤記》)

06

東海人徐甲,前妻許氏,生一男孩,取名鐵臼。然而不久許氏就死了。甲又娶了陳氏。兇狠殘暴得很。想殺前妻的孩子。

陳氏後來生了一個男孩。剛生下來就祝願說:“你若不除掉鐵臼,就不是我的兒子。”因此她給孩子取名叫鐵杵。

想要用鐵杵搗鐵臼。於是她常常捶打鐵臼。用盡了各種辦法讓鐵臼受苦。餓了不給吃的,冷了不加棉的。

徐甲生性糊塗軟弱,又多半時間不在家。後老婆實行殘酷凶暴的行動更加得意。鐵臼竟然因為凍餓得太厲害,被用木棍打死。那年才十六歲。

死後十多天,鐵臼變鬼忽然回家,登上陳氏的床說:“我是鐵臼,我實在沒有什麼過錯,無故被你殘害。

我的母親上天訴冤,得到天官的命令,來洗刷我的冤仇。該當讓鐵杵得病,和我遭受的痛苦一樣,我自有要走的時候,但我現在要住在這兒等待,說話的聲音和活著的時候一樣。

家裡的人看不見鐵臼的形體,但都能聽到他說話。他總在屋樑上住。陳氏跪著道歉,一次又一次地擺設祭奠。

鬼說:“不用這樣,餓我讓我死,怎么是一頓飯就能酬謝得了的呢?”

陳氏在半夜時私語提起這些事,鬼就應聲說:“為什麼說我,我現在要鋸斷你的屋棟。”接著就聽到鋸聲,木屑也隨著落下來,嘩啦一聲響,就好象屋棟真的崩塌了一樣。

全家嚇得都跑出來,拿來蠟燭照著一看,沒有一點異樣。

鬼又罵鐵杵說:“殺了我,你安安穩穩地坐在屋子裡高興了嗎?我該燒你的屋子。”接著就見火燃起來,火越燒越大。

內外一片混亂,不一會兒又自己滅了。茅草還同以前一樣,不見一點減少損壞。

鬼每天都責罵,有時又唱歌,歌詞是“桃李花,嚴霜落下來怎么辦;桃李子,嚴霜落下來早死。

”聲音非常悲傷淒涼,好象是自己哀悼自己得不到成長。

那時鐵杵六歲,鬼來時,他就有病,肚子大,喘不上氣來吃不下飯。鬼還經常打他,被打的地方就有青印,一個多月就死了。鬼也從此就安靜了。

(出《還冤記》)

07

梁武昌太守張絢,有一天外出乘船,有一個僕人,力氣太小使他不大滿意,張絢就親自打他,一棍子下去把僕人的胳膊打折了,看情形也不能好了,張絢就把他推入江里。

不一會兒,看到這個人從水裡出來,對絢拍著手說:“我的過錯是不該死的,你殘酷地把我殺了,現在我來報仇。”立刻就跳到張絢的嘴裡,因此張絢得了病,沒幾天就死了。

(出《還冤記》)

08

唐朝武德年間,有個邛人姓韋。他對一婦人說:“我發誓永遠也不背棄你。”多年以後寵愛她的勁頭就衰落下去,婦人也就經常怨恨他。

韋害怕她背叛自己,就親自勒死了婦人。幾天以後,韋遍身發癢,後來發展成癩瘡死掉了。

(出《法苑珠林》)

09

御史陳潔,天生兇惡狠毒。審判處理案件,曾經把嚴酷做為規範。十年里,經他手判處死刑的有上千人。

因避暑,到亭子裡,看見一個長腿的小蜘蛛掛著絲在面前,他伸手去接,突然變成了大蜘蛛咬住他的中指,甩落到台階下面,就變成一個厲鬼,說:“來要你的命。”

陳潔驚訝害怕的不得了。手指漸漸變成了瘡,痛苦極了。十天就死了。

(出《太平廣記》)

10

唐朝衛州司馬姓杜曾任洛陽縣尉,主管捕捉盜賊。當時洛陽城南的午橋,有一家失了火,這家的七口人都燒死了。

杜縣衛正在辦公,忽然看見有一個人被門衛抓住,樣子非常狼狽來到面前。

杜縣尉問是什麼緣故。門衛報告說:“這個人才來的時候,好象受很大的驚恐的樣子,再次跑進縣衙門,又很快地跑出去,所以我就把他捉住了。”

那個人說:“我就是殺午橋人家的壞人,所以來自首。”

原來同夥的有五個人,一同搶劫了那家人家,搶得財物有幾百千錢,恐怕事情被人發現,就殺了他們全家人,放火燒了房子,好象自己燒死的,好叫別人不生疑。

把錢財送到城內的道德里藏起來,和同夥想要逃到外地,但道路不平坷坷絆絆不能走,今天從道德里往南逃。

忽然看見天上有六七團火,大的象葫蘆,小的象酒杯,遮擋在他們前面,不能南逃。

因此又往北跑,又有小火團直進入心中,燒到心腹,又痛又熱發了狂,又因好些火團遮饒著他,驅趕著他讓他進縣衙門。

等到進了縣門就看不見火了,心中的火也沒有了,於是又跑出衙門,那些火團又全在空中,遮攔著不讓他跑出,他自知不能倖免,所以才全部招認供出了。

由此杜縣尉命人全部抓獲其同夥並繳獲了全部財物,在縣衙把他們殺了。

(出《紀聞》)

後記:裡面的多篇文章出自《還冤記》,《還冤記》為南北朝大名鼎鼎的顏之推所作,顏之推博學多洽,道德高尚,一生著述甚豐,所著書大多已亡佚,流傳千古的《顏氏家訓》就是顏之推所作!

以前的文章中也有談論過,我們宿世以來不知道和多少人結下過冤業,所以精進專一至誠的修持,必不可少!

要想化解這些新仇舊恨,而且很多都是命債,有很多人小時候殺蛇,殺魚,或者虐殺其它小動物,或者墮胎等等。

必須至誠懇切改過修善,修持佛法,仰仗佛菩薩的力量不可!絕對不是泛泛悠悠,散散慢慢就可以化解的!

尤其現在很多人喜歡殺生吃肉,吃那些靈性較高的動物,其實這些動物被殺之後,怨恨心是非常強烈的,會跟隨著這些人,伺機報復,所以疾病、種種不順由此而來!

因此建議大家至誠恭敬念《地藏菩薩本願經》,回向被自己所殺所吃所傷害的物命,以及累世的冤親債主結開冤業仇恨,往生淨土。

尤其有些過婚姻不順的,求子不順的,長期重病的,長期臥床不起的,有精神疾病的,曾經墮胎的,犯過邪淫的等等,更要精進《地藏菩薩本願經》,禮拜供養地藏菩薩,念誦地藏菩薩名號。

必定罪滅福生,吉祥如意,願一切眾生安樂吉祥!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