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懺悔業障,方能順利學怫


時間:2019/11/18 作者:清凡居士

懺悔業障

劉承符(文)

佛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覺性,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這幾句話,真是說到根源。妄想執著就是我們的障礙,有此障礙若不能除之,就是我們受苦的病根所在。妄想是分別心,執著是我法二執。

佛家說,業不重,不生娑婆。我們因為業障重才生到這個世界。

這個業就是我們多生劫來,在六道中所造的無邊善惡業。因起惑而造業,因造業而受苦。惑業苦是循環的,愈苦愈迷,不知醒覺;愈迷則愈苦,雖然有些微善根,遇善知識,親近佛法,而以夙世業重,內外諸多障緣,想修行也難,種種不如意事阻礙修行之路。

所以必須要清除障礙,方能順利學怫,清除障礙的方法就是懺悔業障。

〈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十大願王,第一是禮敬請佛,第二是稱讚如來,第三是廣修供養,第四是懺悔業障。關於懺悔業障經文曰:

“複次善男子,言懺悔業障者,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瞋痴,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我今悉以清淨三業,遍於法界極微塵剎,一切諸佛菩薩眾前,誠心懺悔,後不復造,恆住淨戒一切功德。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懺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眾生煩惱不可盡故,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我們讀了這一段經文,知道普賢行願是如何的偉大深遠,幾乎沒有窮盡,沒有間斷,也沒有疲厭。我們凡夫不能做到十分,而也要盡力而為,不然業深障重,苦海無邊。

懺悔二字是梵華合一之譯詞,懺為梵語懺摩之略,乃悔改之義,發露前所造罪,把它說出來,使大家知道,罪過可以減輕,愈隱瞞愈不能消,此懺之本意。悔是改往修來,有過知改,後不復造,二字意義相通。懺悔的精神與利益是在除惡業,懺悔分事懺與理懺:

(一)事懺:佛弟子犯了過錯或犯了戒,依教修懺悔,在方等經中有修懺之方法,燃燈燒香供佛像,清淨莊嚴,盡心盡力供養,每進入拜懺之殿中,須先沐浴換新衣,心中必極虔誠,方有效驗。蕅益大師曾修懺法十餘年,頗有感應。

(二)理懺:理懺是作觀,如維摩長者照見五蘊皆空時罪在哪裡?心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罪亦如是,罪性找不到,從心上解脫,從理上解脫,理上得到解脫,事上自然解脫。性是清淨的,妄想是垢,斷妄想就是理懺。理懺可以不落痕跡,古德說最好事理雙懺,事理無礙之懺,一切業障苦,皆從妄想生,如不斷妄想即不是真懺悔。

念佛人二六時中念念分明,正念現前,沒有別的妄想,所以說念佛一聲能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念佛是最好的懺悔法門,念一聲佛與理相應,確有如此大的力量,妄念減少功夫自然增長,我法二執未破前,先破得失之心。

小乘人講滅罪法,在小乘戒律中四條根本戒如有違犯,不通懺悔,就是說犯了殺盜淫妄四戒之任何一項,雖然懺悔亦不能滅罪,除四根本戒外,其餘如有破戒,須向二十位比丘面前懺悔,因小乘人未發菩提心,故四重罪不通懺悔。

大乘佛法則不同,在《佛名經》中說聞一佛名滅無量罪。《大涅槃經》中也說犯了四重五逆十惡,被惡鬼所包圍,如聞到《大涅槃經》罪即消滅。有人念了一二十年佛號,煩惱未減,業障似亦未消除,其故安在?難道念佛還有不靈的嗎?須知經中說善男子如何如何,此善男子指發菩提心者而言,如發了菩提心確實可以如此。《金剛經》說菩薩無四相,即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四相都沒有了,哪一個受罪呢?凡夫與小乘人有我才受罪,如無我誰受罪。但小乘人已破了我執,何以會受罪?因小乘人只破了三界以內的見思煩惱,而未破界外的微細見思,故仍然消不了罪,如肯發菩提心即入了圓融自在的境界。

菩提心攝有三心,即直心、深心、大悲心。直心正念真如,與真如理體相應,一切時一切處心地清淨,一點虛情假意都沒有,心不向外攀緣,是大乘菩薩的第一步。心如太虛,如如不動,一切萬相,任其來去,任其生滅,善亦不取,惡亦不排斥。深心是好德好善,深入諦理,有決心、有毅力,樂集一切諸善行。大悲心是相信自己可以利益眾生,廣修六度,普濟有情而不著相。這三種心合起來就是菩提心。

以上是從教理方面立論,似乎相當繁難,其實只要把一切名聞利養放下,心在道上,即能達到這個境界。倓虛大師所著《影塵回憶錄》,是其一生的實際經驗談,完全語體文,很有趣味,他曾提到關於劉文化的一段故事,他說:

向來劉文化比我們(研究佛法)都心誠,平素他就有個魔道勁,看不懂(《楞嚴經》)就在佛前磕頭,跪在佛前求智慧,晝夜這樣乾。

佛法這件事,看起來似很難,如果念頭正,心裡專一,把一切執著看得開、放得下,也不很難。只要你有誠心,能長久地去行。

劉文化看《楞嚴經》看得像入了魔一樣,往往整宿整宿的在佛前求,果然他得一種靈驗。

有一天他在藥鋪(淡虛未出家時是開藥鋪的,字號叫東濟生)里看《楞嚴經》,他的對面桌上坐著一位給藥鋪里管賬的先生,姓黃,叫黃聘之,他兩個人相距很近。黃正在低頭寫賬,劉文化看經像入定一樣,心裡豁然開朗,眼看在亮光里,現出一種境界來,有山河大地、樓閣宮殿、周匝欄楯,清瑩澄澈,儼如琉璃世界一般,還有一些天龍鬼神、護法八部,手裡各拿著寶杵,在虛空佇候著,自己平素所住的這個污濁世界已完全看不見了。劉文化覺得很納悶很奇怪,正在看得出神的時候,忽然來了兩個鬼,而且這兩個鬼還與劉文化認識。

原來這兩個鬼在世的時候,和劉文化都不錯,後來因為打地畝官司,他兩個因為打輸,氣死了。劉文化雖然官司打贏,可是為爭一點地,氣死兩個人,自己想想沒意思,很後悔。於是把家庭交給他弟弟管理,自己出門訪道尋師,開始禁絕酒色財氣。因為忌色的緣故,夫妻之間失和,他女人氣死了,女人一死,還有一個小姑娘也隨著死了。自此以後劉文化覺得更傷心,又沒什麼掛礙,就天天在我那個藥鋪里,誠心誠意地看《楞嚴經》。現在既然遇到這么一種境界,又看見了兩個鬼,不但不像生氣那樣,而且來到劉文化跟前跪下了。這時劉文化有點害怕的樣子,就問:

“你來有什麼事?”

“請你慈悲,”兩個鬼說:“我們來求你超度我們”。

劉文化想:既是要我超度他,必定不要我償命了。可是,他又猶豫似地對那兩個鬼說:“我自己還沒有解脫,怎么能超度你呢?”

“唉!”那兩個鬼又哀求似地說:“只要你能答應一句,我們踏著你的肩膀就可以升天。”

劉文化想想既不要我償命,我答應一句,還能升天,這何樂而不為呢?就順口答應了一句“好吧!”這兩個鬼走過去,踏著他的一肩膀,一齊都飄然升天去了。

不一會,他死去的那個女人,懷裡抱一個小閨女也來了,這一次來,不像先前那兩個鬼一樣,她來到跟前很歡喜,把那個小姑娘往地下一扔,就磕頭求度,劉文化答應了一句,他女人和那個小孩,也踏著肩膀升天了。

劉文化這時候很詫異,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忽然他過去的父母也來了,見了他很歡喜的,並沒有跪下,彼此說了幾句,也踏著他的一肩膀升天去了。

對於這些境界,劉文化看得明明白白,所說的話,也記得很清楚,究竟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正在這樣思量之間,忽然境界不見了。

屋子裡寂然無聲,肅靜得很,黃先生依然在對面的一張桌子上低頭寫著賬,不但眼裡沒有看見什麼境界動作,就是在心裡也沒有想到什麼事,轉眼之間境界不見了,他忽然地站起來問:“黃大爺!(因為他歲數大,大家都是這樣稱呼他)你剛才看見了沒有?”

“什麼事?”黃先生抬起頭來,像發獃似的,反問了這么一句,並且又繼續往下追問:“我沒看見,剛才怎么的啦!”

屋子裡經過他兩個人這樣一問一答,把一種沉寂的氣氛衝破了。黃先生因為自己追問的話,沒得到劉先生的解答,也不再理會,依然低下頭去寫賬。劉文化以為剛才的境界,黃先生也同樣能看見。然而相反的,他卻沒看見,劉知道這是自己的秘密事,也就默不發表。

後來他把這些事情,都清清楚楚地私自告訴了我,當時我對他說:“這是破識蘊的功夫,識蘊破了之後,往往就能看到這種境界。”

由這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如果能夠像劉文化一樣,一切放下,在佛前懺侮磕頭,求智慧,日夜地乾,就可以把先亡的家庭眷屬以及冤仇都超度了。俗語說,一人得道,七祖升天。佛法並不難,只要心誠就成了。

倓虛大師是清末民初天台諦閒大師的高徒,精研台教,悉通奧旨。世稱三虛,太虛、虛雲、倓虛三位都是民國高僧,為國之寶。倓虛大師《影塵回憶錄》,一言一句均是大師的親見親聞,其所述劉文化一事,當然十分可靠。人人都有業障,各有輕重之別,懺悔業障對於修道才不會有障礙,願與同修共勉之。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月刊 第186期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