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淺談放生之修行次第---我執、空我、


時間:2009/4/1 作者:明華居士

本人不才,屬於久化方歸者;雖然枉費二十多年的青春,進行著所謂的“學佛”行為,但自從於2008年5月1日到5月7的小院打七活動之後,才找到一條通往西方極樂的菩提之路。 從大同打七歸來,一直未間斷地演奏著小院的六部曲,雖然有過速度緩慢,但始終未敢停下,也未敢在前進的路上東張西望;對於小院的:吃素、誦經、懺悔、放生、行善、念佛六部曲,我們都有深刻的體悟,末學今天就“放生”這部曲,為大家演奏一場,以餉各位,願為大家帶來些同感。 2008年5月5日的放生,讓我至今不能忘懷,不僅因為這是末學人生的第一次放生活動,更重要的大家在真誠放它們一條生路,鳥與泥鰍對人那種通過自己的鳴叫與舞姿的感恩行為,令人不禁潸然淚下;鳥在天空鳴叫著久久不肯飛走,泥鰍在水中一直在跳舞、長距離的仰泳,從水裡又回到岸邊,你就是伸手去撫摸它,它一點都不害怕;不由得想起小時侯到河裡捕魚抓泥鰍,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能逮到幾條,逮到手裡還要亂蹦亂跳要掙拖出去;這真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景象與感受;就這樣大家邊念佛號,邊流淚,誰也不想走,誰也不願走。當天回到道場後,在交流會上我發願,自己所得收入,至少拿出10%來進行放生;回來後我就開始認真執行,因為只有行才能證,開始是買幾條鯽魚、買些魚子,晚上到護城河裡放生;或買些金魚、泥鰍放到蓮花池公園裡的小湖裡;一個月後,工作上總的收入比以往增加,我就每周末放生一次;為了放生的不間斷,我就到中國農業銀行辦了個卡,在工作特忙的時候,我就把錢匯到山西小院大同,請冉居士幫著放生。伴隨著其它五部曲的一塊進行,末學的冤親債主在接下來的三、四個月的每月末都有一大批離開,在似睡非睡狀態下,他們走的特別集中的時候,能感覺到身體在猛烈的抖動,如同身體過電一般,並且隨著佛號的加快,他們走的速度也在加快,精神一天比一天足,十多年雷打不動的午覺,有時不睡,下午照樣精力充沛;飯量也比以往增加,工作在逐步的順心,當然我的教學工具--鈔票也在不斷增加,末學又把放生的數額提高了一下,改成每周至少放生五百元,便開始找信佛的計程車師傅,再找二三位同修道友,到市場買生,租車到近郊的水庫、河流去放生;一直到後來北京有了共修的道場,末學便隨打七的同修一塊放生。隨著放生的持續進行,地藏王菩薩在我這裡轉手的放生款也源源不斷的匯集過來,雖然金額都不是很大,但足以能完成所發願的五百元數目,還多次超出這個數目;末學自然是法喜充滿,要為自己的冤親債主一直放下去,以加速洗清自己的罪孽。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2009年3月3號的一場重感冒,3月4號勉強隨大家一起去放生,3月5號身體康復了,但腦子也空了,稍微體味到了“當體即空,了不可得”的境界,又經過了幾天的想又非想的狀態,期間看了幾本有關修行的書籍,學習了一部佛教電影,末學對放生之行為,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感覺階段之不同,境界之次第也在變化,但最終我們要達到心境本一呀,現同大家分享如下:放生之第一階段:我執;我執於放生的功德,著相於還債給“我”的冤親債主,讓“我”的身心快速輕鬆起來,喜悅於“我”的放生之最多,總之,一切都要圍著“我”來打轉,念念不忘“我”。通過修行的進行,“我”變的自私自利了,讓其它人多做些應該做的事情,“我”要騰出時間進行誦經、拜懺、放生等活動;雖然表面在歡喜的為大家服務著,但腦子一直在想,抓緊幹完,“我”還要修行,不知道一切行為皆在修行;沒有真正做到放下、隨緣,沒有真正發起慈悲心在做事;概括來講,做什麼事,先把“我”給想一遍:大家會怎樣看“我”,“我”能得到什麼利益,能消多少業,總之,一切都在攀緣。放生都快一年了,末學一直還在佛門口打轉,那末學應該怎么做下去?放生之第二階段:空我,把“我”的概念從我們平時的意念中連根拔起;在日常行為當中,把“我”的影子遮掉。我們在給其它生靈一條慧命的同時,其實也在放我們自己,世間之人最為關注與在乎的莫非錢財,通過你這種源源不斷的財布施,來修我們的舍離心,從而逐步達到無“我”的境界,“我”的慈悲之心才能真正升起;“我”之不存,念念為眾生,試問冤親債主找誰去討債?所以說空我,去掉我執,才能真正慈悲,真正慈悲了就不會有冤家,沒有了冤家的糾纏,煩惱基本消除,煩惱的逐漸退卻,我執將慢慢遠離,空我將逐漸清晰,我們才會由內而外的發出真誠的微笑。這時,沒有了“我”的束縛,西行之路上才能深刻體悟到:心是自由的,修行是快樂的。當末學能真正達到空我之時,當下便進入了放生之第三階段:無我利他。無我之存在,“我”的貪嗔痴之三毒也將化為烏有,“我”才有一顆清淨、智慧、平等、慈悲之心,才能真正的把放生之三種布施體現出來: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真正的真誠的做到全心全意的為廣大如母眾生做事,這樣才是從學佛變為真正信佛,從而由生命的低級階段進化到生命的高級階段,末學認為,那當下就是我們所尋找的西方極樂世界。具體到世間之法,末學目前準備要做的是建立:地藏菩薩慈善基金,救苦救難於生活在人間地獄的廣大罪苦眾生;這期間,我們才能真正體會到世間一切為“我”所用,不為“我”所有的那種法喜。自從末學的意念重新排列組合以後,身體也比以往變的更加輕鬆,以往走路的時候,身體的背部不知不覺就給壓縮回去,現在走路是不由自主的昂首挺胸,基本上天天非常Sunny,有種重生的感覺。最後,讓我們以法源寺客堂的知客師――上當下一法師寫給末學的兩句話作為文章的結尾,願諸位同修長養慈悲心,行善積德,舍離娑婆,不再六道生死流轉,同生今世亦前緣,同盡滄桑一夢間,有緣相遇在小院,最終相見於西方菩提園:利人當 生為蒼活; 修己 恆存忠厚心。 北京 慎獨 (男 31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