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卑謙


時間:2010/4/11 作者:好好學佛

我其實看了不少師兄寫的地藏七日記,也想寫點東西出來,但是實在寫不出東西。由於聞師兄的強烈要求,所以才腆顏出來,抖露自己的淺陋微薄的心得。先簡單地描述一下參加廣州道場的前後過程。我於1997年初次接觸《地藏菩薩本願經》,2005年三皈依。期間時讀時歇、時信時疑,吃素4年,最後在父親和社會的壓力下又開始吃肉了。但是畢竟信佛,儘量吃三淨肉。即使如此,2009年底回家過年的時候,還是和父親一起殺了雞過年。這下連三淨肉的“戒”也破了。哈,我是快樂並痛著。聽說吃素都需要福報的,我是真正認識到了。我學佛後福報卻越來越小、工資也很低。到底是為什麼呢?2006年1月,我於春節前赴山東泰安普照寺參加一日一夜的般舟,並祈求佛菩薩加持我父親信佛。可是回家後被父親痛罵一頓,斥我愚痴:“信佛這樣的糊塗事,老頭老太做的事情,你年紀輕輕怎么能去做呢?”看著父親為我痛心、衰老的樣子,我只好答應不信佛了。父親也終於認為我浪子回頭了。為了考驗我是不是真的信佛,父親專門多夾肉給我吃。於是我看起來非常快樂地吃了。哈,我還是快樂並痛著。個人家庭不同,我羨慕那些能勸化父母信佛的人。父親當了一輩子中學老師和副校長。從來只有他教人,哪裡輪得到兒子來教老子的?淨空老和尚也說自己未度而欲度人者,無有是處。我自己學佛越學越差,連手淫都戒不掉。我明顯凡夫一個,憑什麼救度別人?真的是愚痴,真的是把自己看高了。以為自己學佛了,自己就可以度人了。佛說得好,這樣的人無有是處!我由於大學期間貪玩、不務正業。2005年進入社會後,一直難找工作,即使找到了也是工資不高。由於開始吃肉了,我於是主修準提咒(開許吃三淨肉)。但是即使如此,也還是不精進,沒有固定的功課。並且我還是追求感應的人,看到別的師兄都有感應,我心理就不平衡。為什麼菩薩給他們示現呢?為什麼沒有我的份?菩薩不理我嗎?菩薩不管我嗎?菩薩真的存在嗎?雖然1997年開始,我信佛已經10年了。但是我仍然是將信將疑,別人有感應還不算,要我自己親身有感應了,才相信菩薩真的存在。我真的是剛強難化!就像我之前一直宣說的理論:我信佛是在賭命運。雖然自己沒有確認佛教的真實性,但是因為這個世界沒有比佛教更好的宗教,所以只好賭這一注。2009年我在廣州工作。由於我信佛的習性,我參加了廣州慈光護生社的放生活動。由於我在慈光的QQ群上宣說:真正的學佛人應該是發財的人,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其中徐煜琳師兄注意到了我,並建議我去廣州的地藏七分道場打七。當時由於緣分不夠,我請假也不容易,所以沒有去。今年春節後在廣州工作時,接到父親的電話,我的一個堂哥,屍體從水裡浮出,才被人發現報案。我因此發心為他念一部地藏經,後來加到3部、5部。因此,我又想起了地藏七,撥通了聞師兄的電話,想參加3月11號的地藏七。但是由於報名時間太晚了,於是改為參加3月21號的地藏七。為此我打妄語向經理和父母請了假。進入廣州太和鎮的道場,並沒有感覺到像別的師兄日記里描述的簡陋。也許是我租的房子都很便宜的緣故吧,我覺的廣州道場條件很好,乾淨、寬敞、明亮。和我住處相比已經很好了。我20號下午大約5點到的。道場裡面已經有20多個人了,接我的是周師兄。簽字登記後,周師兄給我安排了床位。然後參加了跪讀《地藏菩薩本願經》的功課預習。由於是後加入的,跪得並不痛。爾後錢師兄中氣十足的帶領我們拜懺。我也是第一次聽到“真誠心、懺悔心、感恩心”的口號振聾發聵,給我啟迪。人基本上到齊後,聞師兄就給我們開了交流會。會上聞師兄強調:“什麼樣的人最受歡迎?聽話的人!真學佛、真聽話。”另外還強調跪誦的效果最好!我記住了。第一天7經3懺。我堅持跪誦,我心裡說,第一顆心就是真誠心。我一直以來都不知道如何發出真誠心,我就用跪誦來表示吧。雖然跪得膝蓋紅通通、嗓子也早喊啞了,但是我堅持不坐下去。晚上跪著追頂念佛後,心裡還有點竊喜,第一天終於堅持下來了,那么第二天就簡單了。孰料,第二天更痛。跪誦第三部經的時候,心裡就發怵。吃不消了,由於第3、4部經是連誦的,中間沒有拜懺。我痛到連抽冷氣,念不出聲!最後看到別的同修坐下去了,我實在忍不住,自己發狠連抽10多個耳光,自斥自己:我是來跪經的,不是來白吃白喝的。終於堅持完了。吃了中飯後馬上睡覺,希望一個小時的休息能使膝蓋的傷痛得到恢復。第三天,比第二天更痛。打耳光已經失效了。痛得手腳發麻,甚至胸口也發麻,渾身大汗淋漓,上到頭髮,下到襪子都濕淋淋。實在忍不住,心裡也喊:痛殺我也!堅持不坐下去。但是心裡已經懼怕了,由於注意力一直無法從痛苦上轉移,沒有力氣讀經。中午上樓找聞師兄,請問是跪著看經好呢還是坐著讀經好?聞師兄仍然強調跪著好。於是我下午繼續和痛苦做拉鋸活動。終於堅持到第四天了,半夜三點被蚊子吵醒,睡不著。於是我進了佛堂,對地藏菩薩說:“由於這幾天痛得抽氣,無法完整的誦一部經。這回我要完成完整誦一部經的心愿,請允許我氣短的時候可以坐。”於是念完了一部經又回去睡覺了。早上做完一經一懺後,大家歡喜地去放生了。我好高興!終於可以暫時解脫痛苦了。可是,搬運物命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氣力不足,幾乎都不如女同修。我腳軟、腿軟、氣短。好怕摔跤丟面子。終於堅持到念三皈依,我走進水裡放生魚兒,並偷偷地給我面前的那一箱加念六道金剛咒。呵呵,這一點沒有老實聽話。以前參加的放生都是履行儀式,儀軌很長,不念完就堅決不放生,即使魚兒等了很久。而且魚兒一入水,就馬上遊走了。但是廣州道場的放生方式不一樣,聞師兄一再強調,儀軌不必多,但是一定要有真誠心,放生魚兒就是放生自己。自己以前也是被人這樣放生,今世才能得到人身、聽到佛法。所以,大家要有真誠心、感恩心。我相信大家都做到了。好多師兄跪下去,好多女師兄也哭了,魚兒也感應到了。好多魚兒不遊走,在附近游弋。還有魚兒在附近躍出水面。那天是陰天,但是太陽在大家用真誠心喊阿彌陀佛的口號時出來了三次。我也有流淚的衝動,但是被我壓制了,我是男人嘛!但是我更加賣力地喊阿彌佛陀,喊醒我自己!回來後又要開始跪誦,我一聽到錢師兄喊:“阿彌佛陀,各位師兄誦經了!”哎喲,我心裡就感覺又要進地獄了。尤其是讀到《地獄名號品第五》的時候。聞師兄曾說放生完就不會太痛的,可是到我這裡就失效了。我還是痛入骨髓。一想到還有3天,心裡終於懼怕了。當時心裡告訴自己第四部經我可能會坐下去的。我的心理防線崩潰了!既然要坐下去,那么我就不真誠。既然不真誠,那么我憑什麼浪費道場的一米一粟?我決定走了。於是上樓和聞師兄說我退失初心了。當時很不好意思,很丟臉的樣子。還好聞師兄沒有責怪我。回來的路上,一上車我就睡著了。實在吃不消了,車過站了都不知道。最後坐返程的車才回到住處。心裡很想念24期的同修們。晚上睡覺的時候,半夜半夢半醒間,感覺四周被無形眾生包圍,它們要把我的神識從軀體裡面朝腳的位置拉扯出去。我很緊張,死死抓住自己的軀幹,不願意出去。心裡想著出去了,我不就死了嗎?我當時緊張,但是卻不發慌。於是念“阿彌陀佛”;念“地藏菩薩”。早上整理行囊又去廣州道場了。由於我住在廣州,路程只有40分鐘而已。在道場門口,心裡很徘徊:我這樣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真不是個味兒!難道我把道場當菜園了嗎?如果聞師兄拒絕我,那也是應該的。可是道場仍然接受了我,我很感恩!再次見到同修們,恍如隔世!真的,當時心理就是這個想法。當晚懺悔交流會上我就說:“第一天見到同修們,感覺就是陌生人,現在見到呢,都是親人了。”心態不同了。懺悔的時候,首先懺悔我的手淫和婚前性行為,這是在心裡,我始終放不下的。一直念念不忘,要去教堂找神父好好懺悔的。感謝聞師兄!感謝廣州分道場!給了我一個機會在眾人面前懺悔!我會一直懺悔下去,一輩子懺悔下去的!我一輩子都不原諒自己!一輩子譴責自己!並作為我的家訓,子孫都要以我為鑑!回到道場後再次跪誦,再次拜懺,感覺不同了。以前痛得我哮喘,痛得我沒有力氣念經。以前最長的時候才誦了四品,就氣喘不已,頭昏眼黑。這次我可以從頭到尾的誦經而不氣喘了。我直到第二天才發現這一點,我很高興。還有拜懺,以前每次都累得不行,腿軟、腳軟、氣喘吁吁。現在拜懺雖然也有點熱,但是已經比原來輕鬆很多了,跟上大眾已經沒問題了。相比身體變好,我的心態有了很大的轉變,我有了心得。道場裡有一個患風濕病的楊師兄,邪淫業很重,但是懺悔心生不起來。我同情她,我悄悄告訴她:“我跪了7天,痛了7天,唯一得到的心得,就是兩個字:卑謙! 做人一定要低頭,低下自以為已經很低的頭,要把臉面貼到地面上,這樣你看到的每個人都比你高、都比你有優點,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現在我理解了:“人人都可以做我的師父,人人都比我高,我是最低的,我是最差的,我應該做最髒的活、應該做最苦的事、應該拿最低的工資,我要對人人恭敬,對人人感恩。”我跑去地藏菩薩面前說:“菩薩,以前我看了一點禪宗資料,就自以為是上根利器,取個破心基的代號,就自以為找到了佛法的核心,以為自己可以無我,可以求空,現在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昧無知的鈍根凡夫!是剛強難化的眾生!我做不到無我,我就放低我,把我放到地面,放到深深的海底。”我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知道是哪天領悟到這點的。只是突然就明白了做人要放下貢高我慢,然後大腦就整理出“卑謙”二個字來了。為什麼不說謙卑呢?因為人要先把自己放卑下了,才會謙虛的。只有對人恭敬了,才會發展到感恩的。聞師兄已經不但對人人感恩,還能對“山林川原,河池泉井”、“稻麻竹葦”、“一沙一塵”等等生出感恩心。聞師兄才是真正的活菩薩應世啊!我希望我哪天也能達到聞師兄的地步。但是我現在要守住“卑謙”,要在日常生活中做到卑謙,要一輩子做到對人人恭敬,人人都在我上面,人人都是佛菩薩。自從字典裡面有了卑謙兩個字以後,我對同修們的感覺也潛移默化地起了變化。比如有一個楊師兄,她是年輕的女孩子。我開始比較傲慢、看不起她。後來她懺悔的時候說她有了男朋友,我就莫名的心痛,而且她的身材也讓我起了意淫。你們看,同樣一個人,貪嗔痴慢都讓我起了。如果是以前,我又要怪別人了,一定要找出別人的缺點才罷休。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要反求諸己。是我錯了,是我骯髒,一切都是我的原因。我不能說服父親,我不能找到好工作,我不能提升福報,不能修智慧。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因。貪嗔痴在我這裡,戒定慧也在我這裡。我對那位同修升起懺悔心,她讓我看到了慢心、貪心、色心。我一直默默尊稱她為三心菩薩,另外還有一個一心菩薩,我在心裡默默的如是稱呼,也如是尊敬。一旦我內心有了我慢和不恭敬的心,我立刻就把經書或者計數器頂在頭上。24期的同修可能會注意到剛開始我頂經書的次數特別多。所以啊,我真的是佛菩薩的差學生,最差的學生。我順便提一句,我外公是油漆匠,帶徒弟時也用方言說過:“裡頭通出通到外國,外頭教進教不了一寸。”什麼意思呢?就是同樣的道理,自己領悟的和外面學到的區別是很大的。同樣的道理,我以前聽過千百遍了,比如“滿招損,謙受益”之類,但是一直無法真正聽懂,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夠謙虛了,以為這句話是說別人的,以為自己比別人謙虛。現在回頭看來,真是空入寶屋啊! 知道不等於做到,即使我領悟了“卑謙”,但是要做到也是不容易的,幾十年的習氣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第五天,聞師兄在開交流會的時候,我一個人在遠處跪著輕聲念經,我在補誦欠讀的10部經。回到位置時,張師兄看到就批評我,她用一副惋惜的神態說:“唉,你不懂得尊敬人,別人在懺悔,你居然躲到一邊去念經了。”我當時心裡習慣性地就升起了反感的心,我習慣性地想反駁她。但是,我馬上意識到我慢了,然後默默的在心裡說要卑謙,她說的有道理,我於是找到剛才懺悔的男師兄向他道歉了。這個事情告訴我,和自己的習氣作鬥爭是不容易的,一不小心就會失敗。我也要加倍努力,加倍小心,一定要低頭,再低頭!由於聞師兄的一再聲明寫日記可以供養道場,我才寫出來的。其實“卑謙”的道理老祖宗們早就說過無數次了,而且說得比我好多了。很多師兄早就已經做到了,做得也比我好多了。我實在沒有資格拿著這種國小生的成績來四處炫耀。還請諸位師兄原諒我的愚昧無知。再次感恩聞師兄!感恩廣州道場!感恩24期的同修們!感恩這個世界的“山林川原,河池泉井”、“稻麻竹葦”、“一沙一塵”!願我們所有的同修都能真學佛,真受用,真自度,真度人。互相勉勵,淨土再見! 廣州 余楠 (男 31歲)【注:】此文作者打七地點-廣州道場打七報名電話13902254399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