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華經》講座 八  


圓覺講座《妙法蓮華經》(八)

時間:2012年05月12日

地點: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大樓201演講廳

主講:智崇上師

紀錄:張春美

整理:郭藤輝、梁玉明

《妙法蓮華經》〈見寶塔品第十一〉

「爾時,佛前有七寶塔,高五百由旬,縱廣二百五十由旬」,「縱廣」就是面積,如果是一個方形的話,就是二百五十由旬的方,高五百由旬,所以,大概底面積,高度是底的寬度的兩倍,這么一個寶塔。

「從地湧出」,從地下湧出來的。

「住在空中」,湧出來以後就到空中了。

「種種寶物而莊校之。五千欄楯,龕室千萬,無數幢旛以為嚴飾,垂寶瓔珞,寶鈴萬億而懸其上。四面皆出多摩羅跋栴檀之香,充遍世界。其諸旛蓋以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真珠、玫瑰七寶合成」七寶意思就是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真珠、玫瑰這七個。玫瑰也是七寶之一。

「高至四天王宮」,四天王天,就是最下面的那一層天。三十三天是更高一層的。就「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羅華,供養寶塔。余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羅伽、人、非人等千萬億眾,以一切華香、瓔珞、旛蓋、伎樂,供養寶塔,恭敬、尊重、讚嘆。爾時,寶塔中出大音聲,嘆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世尊,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薩法、佛所護念、妙法華經,為大眾說。如是!如是!釋迦牟尼世尊,如所說者,皆是真實。』爾時,四眾見大寶塔住在空中,又聞塔中所出音聲,皆得法喜,怪未曾有」。就是覺得很奇怪,從來沒見過的奇怪。

「從座而起,恭敬合掌,卻住一面。爾時,有菩薩摩訶薩,名大樂說,知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心之所疑,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有此寶塔從地湧出,又於其中發是音聲?』爾時,佛告大樂說菩薩:『此寶塔中,有如來全身,乃往過去東方無量千萬億阿僧祇世界,國名寶淨,彼中有佛,號曰多寶。其佛行菩薩道時,作大誓願:若我成佛,滅度之後,於十方國土,有說法華經處,我之塔廟,為聽是經故,湧現其前,為作證明,贊言善哉。』『彼佛成道已,臨滅度時,於天人大眾中,告諸比丘:我滅度後,欲供養我全身者,應起一大塔。其佛以神通願力,十方世界、在在處處,若有說法華經者,彼之寶塔皆湧出其前,全身在於塔中,贊言:善哉!善哉!大樂說!今多寶如來塔,聞說法華經故,從地湧出,贊言:善哉!善哉!」佛就告訴這個大樂說菩薩,這個寶塔的來由,是怎么來的?當然世尊又再跟大樂說菩薩說,以多寶如來塔,聞說法華經故,從地湧出,贊言:善哉!善哉!

「是時,大樂說菩薩以如來神力故,白佛言:『世尊!我等願欲見此佛身。』」那祂就表達了,祂想要看這個寶塔裡面的佛身。

「佛告大樂說菩薩摩訶薩:『是多寶佛有深重願:若我寶塔為聽法華經故,出於諸佛前時,其有欲以我身示四眾者,彼佛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盡還集一處,然後我身乃出現耳。』」他就說,如果要讓我的佛身示現給大眾的話,那么,有這個請求的那個佛,就是彼佛,祂自己的分身也要集中在這裡,然後,我才現身。

「大樂說!」那個,世尊就稱「大樂說!我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者,今應當集。」喔!釋迦佛就要把祂的分身統統召回,召集過來。

「大樂說白佛言:『世尊!我等亦願欲見世尊分身諸佛,禮拜供養。』」大樂說菩薩就對佛說,我們也很想見您的分身,我們也很想禮拜供養您的分身。

「爾時,佛放白毫一光,即見東方五百萬億那由他恆河沙等國土諸佛。」祂的白毫相光這么一放,因為我們說的時候,佛的座位都是在西方。祂的座位方向就是西方,所以祂一放光當然就是東方。有這么多、這么多,這個數字說不清楚,只是東方而已,有這么多佛。

「彼諸國土皆以玻璃為地,寶樹寶衣以為莊嚴,無數千萬億菩薩充滿其中,?張寶幔、寶網羅上。彼國諸佛以大妙音而說諸法,及見無量千萬億菩薩?滿諸國,為眾說法。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白毫相光所照之處,亦復如是。」那就是四面八方都是這樣子。

「爾時,十方諸佛各告眾菩薩言。」十方諸佛祂們的分身都呈現了。呈現了那十方諸佛也在座,就告訴祂的菩薩說:

「善男子!我今應往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所,並供養多寶如來寶塔。」這些分身佛也知道,要到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這邊來了。

「時,娑婆世界即變清淨,琉璃為地,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八道,無諸聚落、村營、城邑、大海、江河、山川、林藪,燒大寶香,曼陀羅華遍布其地。」你看!我們的娑婆世界,我們所看到的,當然是有聚落、村營、城邑、大海、江河、山川、林藪,是這個樣子的。我們所看到的娑婆世界是這樣子的。現在十方釋迦牟尼佛的分身全部要回來。要回來的時候,這個娑婆世界就變了。變成什麼呢?清淨了。琉璃為地,那是像玻璃一樣的琉璃啊,不是原先的泥土了。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八道,無諸聚落、村營、城邑、大海、江河、山川、林藪,這些個都不見了。呈現出的那個狀況,好像背景一下子改變了。

「燒大寶香,曼陀羅華遍布其地。以寶網幔羅覆其上懸諸寶鈴,惟留此會眾。」只有參加這次法會,來聽法華經的這些人留下來,其他統統都移走了,都變了。

「移諸天人置於他土」,就把他們搬到別的地方去了。

「是時,諸佛各將一大菩薩以為侍者。」諸佛就選了一個菩薩,作為祂的侍者,一起來到這個娑婆世界。

「至娑婆世界,各到寶樹下。」各個都到祂的寶樹下。

「一一寶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莊嚴。諸寶樹下皆有師子之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校飾之。爾時,諸佛各於此座結跏趺坐,如是展轉,遍滿三千大千世界,而於釋迦牟尼佛一方所分之身,猶故未盡。」喔!這么一來,就遍滿三千大千世界了,都是祂的分身,回來都坐在各別的師子寶座上面,但是還沒有坐完,就是還有沒有進來的,就一個東方的方向,祂的分身都還沒有裝下。

「時,釋迦牟尼佛欲容受所分身諸佛故,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這個時候,祂為了要讓所有的分身都能夠來,都能有座位。所以,就在八個方向。這裡祂沒有用十方,意思就是沒有上下兩方,是平面的,就這樣在八方的每一面,各變出二百萬億那由他國,再變出那么多國土來。

「皆令清淨,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修羅,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一樣的都把它清乾淨。就像剛才祂對娑婆世界所做的,在八方各二百萬億那由他國,又再做一遍。

「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嚴飾,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種種諸寶以為莊校。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通為一佛國土。」喔!這些都沒有了,都變成就是一個佛國土。

「寶地平正」,就是平平坦坦的。

「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旛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布其地。釋迦牟尼佛為諸佛當來坐故,復於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喔!祂為了讓大家都有座位,所以又在八方,再變出二百萬億那由他國,又再變一次,那總共就四百萬什麼那由他了。剛才已經做了二百萬億那由他國,但是還不夠,又再做一次。

「皆令清淨,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修羅,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莊嚴,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校飾之。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通為一佛國土,寶地平正。」就是沒有山了,是平的。整個國,都變成一個平的。

「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旛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布其地。」一樣的,類似。

「爾時,東方釋迦牟尼佛所分之身,百千萬億那由他恆河沙等國土中諸佛,各各說法,來集於此。如是次第,十方諸佛皆悉來集,坐於八方。」到這個時候才說,釋迦牟尼佛的分身,十方的分身諸佛,現在才集合起來了,都坐在這八方,所以沒有上下,就是平面的這八個方向。

「爾時,一一方四百萬億那由他國土,諸佛如來遍滿其中。」所以,因為祂做了兩次嘛,兩個兩百萬,所以,就是四百萬億那由他。

「是時,諸佛各在寶樹下坐師子座,皆遣侍者問訊釋迦牟尼佛,各齎寶華滿掬而告之言。」喔!祂們都派祂的侍者來問候。來問候釋迦牟尼佛,都帶了花,抱了滿滿的鮮花這樣子。而告之言。說甚么話呢?

「善男子!汝往詣」,就跟祂的侍者說,你到耆闍崛山釋迦牟尼佛所,這個不就是印度,祂住的山洞嗎?小小的一個地方。卻要那么多、那么多的侍者都跑到這邊來。

「如我辭曰」,就是把我的話帶到。要對釋迦牟尼佛說什麼呢?

「少病少惱、氣力安樂及菩薩聲聞眾悉安隱否?」就這樣子來請安的。

「以此寶華散佛供養。」又把帶的那個花,就散在佛的身上。

「而作是言」做什麼呢,

「彼某甲佛」,意思就是祂派祂來,我是某某佛。

「與欲開此寶塔。」也希望這個寶塔能夠打開。

「諸佛遣使亦復如是。」所有的都是這樣,都是同一套,都這么說。你看!那么多,祂們一下怎么說得完?可見祂們的速度很快。

「爾時,釋迦牟尼佛見所分身佛悉已來集,各各坐於師子之座,皆聞諸佛與欲同開寶塔,即從座起,住虛空中,一切四眾起立合掌,一心觀佛。」這個時候,佛一下子就到空中了,為了要開這個寶塔,大家起立合掌,看祂怎么開。

「於是釋迦牟尼佛以右指開七寶塔戶,出大音聲,如卻關鑰開大城門。」這個時候,祂用右手的手指,就把七寶塔的那個門戶打開了。打開的時候,是有很大聲音的,就好像開鎖,開那個城門的鎖這么樣子的打開,那么大的聲音。

「即時,一切眾會皆見多寶如來,於寶塔中,坐師子座,全身不散,如入禪定。」這個時候,這個門一打開以後,就看到多寶如來坐在師子座,寶塔中的師子座,全身還是很清楚的,好像入禪定,在定中這樣。

「又聞其言。」又聽到祂說。多寶如來說的話。

「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快說是法華經,我為聽是經故,而來至此。」祂就說,你快點講法華經。可見法華經還沒有開講,你看!我們已經講了那么多了。我是為了聽這個經來的。

「爾時,四眾等見過去無量千萬億劫滅度佛說如是言,嘆未曾有。」這個時候,大眾就看到,哇!無量千萬億劫以前就滅度的佛,現在又現身出來說話了。真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奇事。

「以天寶華聚散多寶佛及釋迦牟尼佛上。爾時,多寶佛於寶塔中分半座與釋迦牟尼佛,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可就此座。』即時,釋迦牟尼佛入其塔中,坐其半座,結跏趺坐。」喔!祂就讓出一半的位子給釋迦牟尼佛也來坐,釋迦牟尼佛也就跏趺坐其上。

「爾時,大眾見二如來在七寶塔中師子座上,結跏趺坐,各作是念:『佛坐高遠,惟願如來以神通力,令我等輩,俱處虛空。』即時,釋迦牟尼佛以神通力接諸大眾,皆在虛空。」喔!把大家都接到虛空上了。「以大音聲,普告四眾:『誰能於此娑婆國土,廣說妙法華經。今正是時。如來不久當入涅槃,佛欲以此妙法華經,付囑有在。』」祂就告訴祂們說,誰能夠在這個娑婆世界來廣說這個法華經呢?現在正是時候,如來就是釋迦佛,祂要入涅槃,現在就是要託付一個願意說法華經的人。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聖主世尊雖久滅度在寶塔中尚為法來

諸人云何不勤為法此佛滅度無央數劫

處處聽法以難遇故彼佛本願我滅度後

在在所往常為聽法又我分身無量諸佛

如恆沙等來欲聽法及見滅度多寶如來

各舍妙土及弟子眾天人龍神諸供養事

令法久住故來至此為坐諸佛以神通力

移無量眾令國清淨諸佛各各詣寶樹下

如清淨池蓮華莊嚴其寶樹下諸師子座

佛坐其上光明嚴飾如夜暗中然大炬火

身出妙香遍十方國眾生蒙熏喜不自勝

譬如大風吹小樹枝以是方便令法久住

告諸大眾我滅度後誰能護持讀說斯經

今於佛前自說誓言其多寶佛雖久滅度

以大誓願而師子吼多寶如來及與我身

所集化佛當知此意諸佛子等誰能護法

當發大願令得久住其有能護此經法者

則為供養我及多寶此多寶佛處於寶塔

常游十方為是經故亦復供養諸來化佛

莊嚴光飾諸世界者若說此經則為見我

多寶如來及諸化佛諸善男子各諦思惟

此為難事宜發大願諸餘經典數如恆沙

雖說此等未足為難若接須彌擲置他方

無數佛土亦未為難若以足指動大千界

遠擲他國亦未為難若立有頂為眾演說

無量余經亦未為難若佛滅後於惡世中

能說此經是則為難

所以,這裡祂一直在鼓勵,有誰能夠願意出來講,接下來講法華經。然後,就告訴你,這么難的事情都不算難,能夠講法華經的話,才是難。

假使有人手把虛空而以遊行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若自書持若使人書是則為難

若以大地置足甲上升於梵天亦未為難

佛滅度後於惡世中暫讀此經是則為難

假使劫燒擔負乾草入中不燒亦未為難

我滅度後若持此經為一人說是則為難

若持八萬四千法藏十二部經為人演說

令諸聽者得六神通雖能如是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聽受此經問其義趣是則為難

若人說法令千萬億無量無數恆沙眾生

得阿羅漢具六神通雖有是益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若能奉持如斯經典是則為難

我為佛道於無量土從始至今廣說諸經

而於其中此經第一若有能持則持佛身

諸善男子於我滅後誰能受持讀誦此經

今於佛前自說誓言此經難持若暫持者

我則歡喜諸佛亦然如是之人諸佛所嘆

是則勇猛是則精進是名持戒行頭陀者

則為疾得無上佛道能於來世讀持此經

是真佛子住淳善地佛滅度後能解其義

是諸天人世間之眼於恐畏世能須臾說

一切天人皆應供養

好。這個偈子,這么讀下來,就是告訴你,能夠讀這個法華經,能夠講這個法華經,你就很了不起了。然後呢,如果你能夠發這樣子的誓願,那你將來就一定成功的。這一段是在鼓勵,讀到這一部經的人,就有人發這個誓願,我要來讀這個經,或者我要來講這個經,這樣的話,這個法華經就會流傳下來了。好,這一段,大家有沒有什麼問題。如果現在還沒有,我們就再看下一段好了。

《妙法蓮華經》〈提婆達多品第十二〉

我們曉得,提婆達多就是專門跟佛作對的,也算祂的弟子,但是專門跟祂作對的。這裡卻講出另外的一個面向。

「爾時,佛告諸菩薩及天人四眾:『吾於過去無量劫中,求法華經無有懈倦。於多劫中,常作國王,發願求於無上菩提,心不退轉。為欲滿足六波羅蜜,勤行布施,心無吝惜,象、馬、七珍、國城、妻子、奴婢、僕從、頭、目、髓、腦,身肉手足,不惜軀命。時,世人民壽命無量,為於法故,捐舍國位,委政太子,擊鼓宣令四方求法:誰能為我說大乘者,吾當終身供給走使。時,有仙人來白王言:我有大乘,名妙法華經,若不違我,當為宣說。王聞仙言,歡喜踴躍,即隨仙人,供給所需,采果汲水,拾薪設食,乃至以身而為床座,身心無倦。於時奉事經於千歲,為於法故,精勤給侍令無所乏。』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劫為求大法故雖作世國王不貪五欲樂

椎鍾告四方誰有大法者若為我解說身當為奴僕

時有阿私仙來白於大王我有微妙法世間所希有

若能修行者吾當為汝說時王聞仙言心生大喜悅

即便隨仙人供給於所需採薪及果蓏隨時恭敬與

情存妙法故身心無懈倦普為諸眾生勤求於大法

亦不為己身及以五欲樂故為大國王勤求獲此法

遂致得成佛今故為汝說

佛告諸比丘:『爾時王者,則我身是。時仙人者,今提婆達多是。由提婆達多善知識故,令我具足六波羅蜜、慈悲喜舍、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紫磨金色、十力、四無所畏、四攝法、十八不共、神通道力,成等正覺廣度眾生,皆因提婆達多善知識故。』告諸四眾:『提婆達多卻後過無量劫,當得成佛,號曰:天王如來、應供、正?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天道。時,天王佛住世二十中劫,廣為眾生說於妙法,恆河沙眾生得阿羅漢果,無量眾生髮緣覺心,恆河沙眾生髮無上道心,得無生忍,至不退轉。』『時,天王佛般涅槃後,正法住世二十中劫,全身舍利,起七寶塔,高六十由旬,縱廣四十由旬。諸天人民悉以雜華、末香、燒香、塗香、衣服、瓔珞、幢旛、寶蓋、伎樂、歌頌、禮拜供養七寶妙塔,無量眾生得阿羅漢果,無量眾生悟辟支佛,不可思議眾生髮菩提心至不退轉。』佛告諸比丘:『未來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妙法華經提婆達多品,淨心信敬,不生疑惑者,不墮地獄、餓鬼、畜生,生十方佛前,所生之處常聞此經。若生人天中,受勝妙樂;若在佛前,蓮華化生。』於時,下方多寶世尊所從菩薩名曰智積,白多寶佛:『當還本土。』就在這個時候,在下面,在下方,多寶世尊就是多寶如來,跟從多寶如來的菩薩祂的名字叫智積。白多寶佛,就跟多寶佛說,我們可以回去了。

「釋迦牟尼佛告智積曰:『善男子!且待須臾。此有菩薩名文殊師利,可與相見,論說妙法,可還本土。』爾時,文殊師利坐千葉蓮華,大如車輪,俱來菩薩亦坐寶蓮華,從於大海娑竭羅龍宮,自然湧出,住虛空中,詣靈鷲山,從蓮華下至於佛所,頭面敬禮二世尊足。修敬已畢,往智積所,共相慰問,卻坐一面。智積菩薩問文殊師利:『仁往龍宮所化眾生,其數幾何?』文殊師利言:『其數無量,不可稱計,非口所宣,非心所測,且待須臾,自當證知。』所言未竟,無數菩薩坐寶蓮華,從海湧出,詣靈鷲山,住在虛空。此諸菩薩皆是文殊師利之所化度,具菩薩行,皆共論說六波羅蜜。本聲聞人在虛空中說聲聞行,今皆修行大乘空義。文殊師利謂智積曰:『于海教化,其事如是。』爾時,智積菩薩以偈贊曰:

大智德勇健化度無量眾今此諸大會及我皆已見

演暢實相義開闡一乘法廣導諸眾生令速成菩提

文殊師利言:『我于海中,惟常宣說妙法華經。』智積問文殊師利言:此經甚深微妙,諸經中寶,世所希有,頗有眾生勤加精進,修行此經,速得佛否?文殊師利言:『有娑竭羅龍王女,年始八歲,智慧利根,善知眾生諸根行業,得陀羅尼,諸佛所說甚深秘藏,悉能受持,深入禪定,了達諸法,於剎那頃發菩提心,得不退轉,辯才無礙,慈念眾生猶如赤子。功德具足,心念口演,微妙廣大,慈悲仁讓,志意和雅,能至菩提。』智積菩薩言:『我見釋迦如來,於無量劫難行、苦行,積功累德,求菩提道,未曾止息。觀三千大千世界,乃至無有如芥子許,非是菩薩捨身命處,為眾生故,然後乃得成菩提道。不信此女於須臾頃,便成正覺。』

這一段,應該是說,智積祂先問,你在龍宮度了多少人?文殊師利就說,這個數目我沒有辦法講,心也沒有辦法測,等一下你來自己感覺吧!所以呢,那些無數的菩薩,就這么出來了。出現了以後,那個智積就了解,祂真的教化了很多,數量沒辦法說了。文殊師利又說,我在海中,就常常說這個妙法華經。他們又問說,你教他們法華經,這個法華經那么深奧微妙,是很少有的,有眾生能夠修這個經嗎?修了這個經,還能夠很快成佛,這么難做到的,有能夠做到的嗎?文殊師利就說,有一個龍女她就做得很快,很快就可以修成了。智積就說,以我的觀察,釋迦牟尼佛都在修那個苦行、難行,就在慢慢累積功德,來求這個菩提道,他們做到現在都還沒有停止。我看你們這個三千大千世界,像芥子這么大的地方,毫不值得讓你們這些菩薩,為眾生把生命都舍在這裡,這個地方很難成就的啦!我不相信,有這么一個龍女,她能一下子成正覺。他還沒有說完,這個龍女就出現了。他這么說,一個龍女就出來了。

言論未訖,時,龍王女忽現於前,頭面禮敬,卻住一面,以偈贊曰:

深達罪福相遍照於十方微妙淨法身具相三十二

以八十種好用莊嚴法身天人所戴仰龍神鹹恭敬

一切眾生類無不宗奉者又聞成菩提唯佛當證知

我闡大乘教度脫苦眾生

這個龍女出來說這個偈子。這個偈子一說,後面的人就跳出來了。

「時,舍利弗語龍女言:」這個舍利弗就對龍女說。

「汝謂不久得無上道,是事難信,所以者何?女身垢穢、非是法器,云何能得無上菩提?佛道懸曠,經無量劫,勤苦積行,具修諸度,然後乃成。又,女人身猶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帝釋;三者,魔王;四者,轉輪聖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

很好呀!大家如果覺得這個舍利弗說得有道理,那么,也就是你有跟舍利弗一樣的執著。所以,智積也不怎么相信。這個文殊師利說的這個龍女,等於是人家都不相信他說的,智積也不怎么相信,現在舍利弗也跳出來了。從這個舍利弗這么一跳出來,說了這些話,你就知道舍利弗心裏面有了什麼設定、有了什麼執著。他會說這樣的話,就是他心裏面有這個東西嘛!如果沒有這樣一個龍女要成佛的事情出來的話,舍利弗裡面裝的設定和執著,就沒有人會知道。這個就是在以境驗心!佛經裡面常常會出現這種狀況,這種狀況出現了,好多人就反對意見就出來了,論點出來了,都很有理由呀!所以者何?女身垢穢,你根本不是法器,怎么能夠得成這個無上菩提。相信的人覺得這很有道理,不相信的人,覺得胡扯八道,就是這樣子。所以,祂講出的理由,都是這樣。這個也不是辯論的,如果我們在這裡辯論,為什麼女生就是夠衰呀,你要講出理由,我們來辯論,他們不做這一套。這個龍女也不跟他辯論,他們就表演了,就做給你看。

「爾時,龍女有一寶珠,價值三千大千世界,持以上佛,佛即受之。」他身上有一個寶貝、寶珠,價值就等於三千大千世界,這么有價值的一個寶珠。那么,就拿來供養給佛,應該是釋迦牟尼佛。

「佛即受之。」佛就接受了。

「龍女謂智積菩薩、尊者舍利弗言:我獻寶珠,世尊納受,是事疾否?」我這樣獻了一個寶珠,佛就接受了,這件事情,快不快?

「答言:『甚疾。』」很快。

「女言:『以汝神力,觀我成佛,復速於此。』」好,你現在來看我成佛,比剛才獻珠、受珠,還要快。這個不用辯論的。

「當時眾會皆見龍女,忽然之間變成男子,具菩薩行,即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寶蓮華,成等正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普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爾時,娑婆世界菩薩聲聞、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皆遙見彼龍女成佛,普為時會人天說法,心大歡喜,悉遙敬禮,無量眾生聞法解悟,得不退轉,無量眾生得受道記,無垢世界六反震動,娑婆世界三千眾生住不退地,三千眾生髮菩提心而得授記。智積菩薩及舍利弗、一切眾會默然信受。」

做給你看,就相信了,就接受啦!就這樣子。而且不但那個世界,連我們這個娑婆世界,也有三千眾生得不退地,三千眾生髮菩提心而得授記。那就不用辯論,前面舍利弗講的理由都成了廢話啦!沒有什麼好講的。這一段就是提婆達多品,這一段非常精彩,比什麼科幻電影還要精彩,太精彩了。我們沒有人會拍這種電影,能把這種電影拍出來,一定很好看。現在應該用動畫,應該可以把它全部表現出來。

好,我們就到這裡,各位有沒有什麼問題。如果大家沒有什麼問題,我這邊提出幾個感想。多寶如來這一品,就讓我們已經清楚的感覺到,過去也沒有過去,所謂過去現在未來,一樣都沒有過去,而現在也是過去,未來也是現在,就是三世一時啦!時間的觀念在這個地方,都已經打破了。

其次,祂這裡特別提到提婆達多,他是一個修行人。祂特別說出來,跟祂作對的這個人,其實跟他有很深的因緣,而且是很好的因緣。意思是說,很多提婆達多一類的,就是跟佛作對的這些人,有時候是應化來演戲的,是一種角色的扮演而已,就是在演戲的。

還有龍女成佛的這一段,不管過去現在未來,任何時候,我們修行最麻煩的,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有很多執著、設定;那種執著、設定,任何時間只要它在的話,都會冒出來的。只要那個狀況出現了,他就會隨之反應的。譬如說舍利弗,他就認為女人怎么可以成佛,他有這個執著。他這個執著怎么跑出來的,也沒有人檢討的,大家也都這樣認為。那么,女人怎么可以成佛,其實,你用他那個理由來想一想,也覺得莫名其妙啊!如果說女人是垢穢的,不管你是女人還是男人,你都從女人生出來的呀!那你不是一個垢穢的產物嗎?他怎么就不會這樣想?像智積的話,祂就會認為釋迦佛都是苦行,一點點累積的,你怎么一下子就修成?他倒沒有男女的執著,他只有你們應該是很慢成佛,是慢慢累積的,我不相信有這么快。這些執著都要在有一個狀況出現的時候,那個狀況會衝擊到他的那個執著。他認為不可能的,我不相信,就是這樣。

我們這個世界,其實每天都在發生這種事情。這樣的事情就把我們心裏面的那些認定執著,一個一個的都揭露了。我們現在想要使這種事情揭露的話,我們就會想說,我們大概都用那個說理的方式來辨論,說你這個是執著,你這個是認定,這個不好,所以要拿掉,唉!好累喔!辯來辯去還不見得辯得贏。他們很乾脆,就做給你看!你看了就沒話說。不過,這些人是有眼光的,做給他看,他會看得出來。如果有些瞎眼的人,你做給他看,他可能看不到,就算他沒瞎眼看到了,他還是會說,你這個是幻化的、騙人的。你做給他看也沒用。不過,祂這邊展現了一個,祂說,有三千眾生,在娑婆世界有三千眾生就達到了不退地,這表示他們可以感受。至少這三千人,都被接受了。我想,舍利弗應該是這三千人裡面的一個,這樣的話,他自己親身感受到了,就沒有辦法說他沒有看到,說這個是幻相。所以,這個都是很難的。

【現場問答】

問:為何龍女最後還要變成男子才能成佛?

師:意思就是說,這個問題問的話就說,如果他沒有變成男子還是成不了。是不是,這個變成男子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我想,他要問的是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她不變也可以。不變成男子,就直接成佛,變得更快一點,你就看不到,就「咻一下」就過去了。那為什麼這邊記載上面,她有變成男子的那個過程,為什麼?因為那些人有這個執著呀!如果那些人沒有這個執著,他就不需要這樣。因為他們有那個執著,所以他們會看見這個過程。如果沒有經過這個過程,先出現男子,然後再變成佛,他們心裏面就打結了,哇塞!為什麼女人可以變成佛,而且變成的佛,可能不叫佛,要叫佛母。這個時候,這些人還是要打結的。

所以,所謂看見這樣,我的解讀,不是那個龍女有這個過程,是那個觀者看到有這個過程。那觀者為什麼要看到這樣子的過程?他要看到這樣的過程,他心裡才舒坦呀!然後,他就覺得沒有話說了。你看!她終於還是變過男子嘛!所以,我們認為男人才可以,女人不行,這個還是有道理呀。你看!他要先要變成男的。所以,女人是垢穢,這個想法是對的。要滿足他那個執著的結構,所以,他們所看見的,都是他們心性的流露。因為他們心性裡面有「女生是不好的」,有這么一個東西纏繞著,所以,他會流露出來。他們所看見的景象,看見龍女變成男子,他會看到這個,就是他們心性的流露,如果他們沒有這個執著,根本就沒有,我就看到龍女變成佛母,連佛都不要成,要成佛母。

我曾經有機會問過釋迦佛,佛父大還是佛母大?祂告訴我,佛母大;佛父比較小。咦!怎么跟我們一般的想法不一樣。在我們印象中好像佛都要男的,佛父就比較大。我們也知道,西藏的那個密宗裡面有佛父和佛母嘛!既然兩個都有,那我們就認為男的比較大一點,其實佛母比那個佛父要大。佛父好像祂可以生出佛;那佛母是什麼呢?這個宇宙是祂生出來的,祂是更大的。沒有問題了,那我們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各位。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