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大安法師:水火二河白道喻念佛行人堅定信願求生淨土


時間:2018/12/19 作者:念佛拜佛

善導大師舉出了一個水火二河白道喻,這個白道喻非常重要。請看疏文:

[又白一切往生人等,今更為行者說一譬喻,守護信心,以防外邪異見之難。何者是也?譬如有人,欲向西行百千之里,忽然中路,見有二河。一是火河在南,二是水河在北,二河各闊百步,各深無底,南北無邊。正水火中間,有一白道,可闊四五寸許。此道從東岸至西岸,亦長百步。其水波濤交過濕道,其火焰亦來燒道,水火相交,常無休息。此人既至空曠迥處,更無人物,多有群賊惡獸,見此人單獨,競來欲殺。此人怖死,直走向西,忽然見此大河,即自念言,此河南北不見邊畔,中間見一白道,極是狹小,二岸相去雖近,何由可行,今日定死不疑。正欲倒回,群賊惡獸漸漸來逼,正欲南北避走,惡獸毒蟲競來向我,正欲向西尋道而去,復恐墮此水火二河,當時惶怖不復可言。即自思念:我今回亦死,住亦死,去亦死,一種不免死者,我寧尋此道向前而去,既有此道,必應可度。作此念時,東岸忽聞人勸聲:“仁者,但決定尋此道行,必無死難,若住即死。”又西岸上有人喚言:“汝一心正念直來,我能護汝,總不畏墮於水火之難。”此人既聞此遣彼喚,即自正當身心,決定尋道直進,不生疑怯退心。或行一分二分,東岸群賊等喚言:“仁者,回來,此道險惡不得過,必死無疑,”我等眾無噁心相向。此人雖聞喚聲,亦不回顧,一心直進,念道而行,須臾即到西岸,永離諸難,善友相見,慶樂無已,此是喻也。]

好,這個比喻可能大家看了以後覺得一頭霧水,在講些什麼呀?本人原來第一次看的時候,前十年第一次看也看得雲裡霧裡,到底說些什麼東西?看了好幾遍。這次為了想把它說清楚,我們還請德亮師、還有我們志標居士、於洪波居士大家商量著,搞了一個圖案出來,把這段比喻用圖的形式表達出來。

那么我們就按照這個圖案來跟大家逐一地加以解說。水火二河白道喻是善導大師獲得信心的心路歷程,也是代表著閻浮提眾生獲得淨土信心的必經的歷程。那么我們來看:[譬如有人,欲向西行,百千之里]。這個東岸有人就是指我們在東面,它分東西南北,這邊是東,由東向西走,東是代表我們娑婆世界,娑婆世界有一個眾生,我們可以把他想像成是自己,是我自己,在這個世間,或者遇到一個緣分,聽到善知識講佛法,或者遇到生活當中重大的挫折,忽然覺悟到生命無常,生死事大,有佛性有解脫的彼岸,這時就開始發起修行之心。這修行之心就[欲向西行],西就代表彼岸,解脫的彼岸,就開始向那裡走。

開始走 的話,在他看來修行解脫之道一定是很遙遠的,[百千之里],就像通途教理說從凡夫地要到達解脫涅槃,要經過三大阿僧衹劫的修行。所以這個人也覺得,他要開始走。那么初發心的人都是很猛利的,我們想這個人他開始修行就非常認真,戒定慧啊,持戒很精嚴,修各種助道之法,往往是一修行,他的道力增上了一點,馬上魔的力量就起來了,煩惱就起來了。[忽然中路],你不修行好像還覺得自己正常,一旦修行,種種的魔境、障礙、煩惱就現前了,這就[忽然中路],在他修行到中路的時候,就見到兩條大河。一條是在南面,火河。南是屬離卦,主火,北面是坎卦,主水,這個水代表什麼?火是代表瞋恨,剛剛講,這個水是代表淫慾。那么這兩條河,它的寬度倒不寬,只有一百步,從東岸到西岸的寬度一百步,這表明什麼呢?表明一生修行,佛陀在世的時候,人壽百歲的時候示現的,所以百步代表人一生修行是可以解決道業問題的、生死問題的、對治這樣的一個水火二河的,各寬百步,但是這個水火二河它的深,深不見底。而且從兩邊來看,兩邊都看不到邊際,這說明凡夫眾生的貪慾和瞋恨的煩惱,無量劫以來無量無邊,非常深廣。

那么就在這個水火二河之間,有一條白道,大家看到一條白道,這條白道只有四到五寸的這么一個寬度。這個表什麼呢?就是在我們的貪瞋煩惱當中,還有一個願往生淨土的心,願往生心。那么這在凡夫層面,是他自己願往生,那么從佛的角度來看,這條白道是由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在我們凡夫的心中鋪設出來的。那么阿彌陀佛的大悲願,本來他的白道應該也是無量無邊的寬大,但是經過凡夫眾生的四大五陰這樣的煩惱一接納,在我們的心中就體現四到五寸狹小。那么這條白道從東岸到西岸也是只有一百步長。再看看這個白道所面臨的情況呢,貪慾的水常常漫到這個白道上,浸濕它,瞋恨的火焰常常來燒毀這個白道,那么這個白道面臨著水火交攻的狀態,而且二六時中,永遠不會終止,這表明什麼呢?表明一個修行人,他的舉心動念裡面有很多淫慾的念頭,你剛剛不小心,這個念頭過來了,就好像這個水漫過來了。常常對自己不如意的環境,他生起瞋恨惱害之心,這就是火燒功德林了。

凡夫修行人是這樣的一個情況,每天都在這樣的煎熬當中。那么這個修行人這時候從中路就慢慢地看到這兩個水火二河,就逼近,逼近之後到了空曠迥處,空曠迥處是表明這個人他自己修行沒有遇到善知識,總是惡友在伴隨著他。[更無人物]就是由於他的福德智慧還不能感召真正讓他解決生死輪迴的大善知識,真導師,所以叫空迥之處。沒有善知識倒好了,這時候他所面臨的一種情況是後面有群賊惡獸,見他單獨在那裡,就欺負他,就要趕他來殺,準備殺他,你看後面的冤家債主,拿著刀劍,那個老虎、什麼毒蟲啊跟著他跑,追趕他。這代表什麼?這代表這個人修行有點功夫的時候,他的五陰魔就出來了,色受想行識,五十種陰魔全都要障礙他,這些魔就是讓你在三界裡面他很安心、很高興,你現在你還要離開三界,那可要不放過你了!冤家債主,你在這個輪迴裡面我還能找你算賬,你現在還要離開,那不行!你得要給我還債才走啊,就追他殺,殺什麼?殺他的法身慧命。這些五陰魔都用這種五欲六塵吶,這些東西來拉他回來,把他的道心殺掉。但是這個人畢竟是一個修行人,他就害怕他的法身慧命的死亡,他就趕緊就往西邊跑,在跑的過程中,忽然面前橫著這兩條大河,他一看到大河就在思惟這個事情,哎呀,你看這個河怎么辦?從南北來看,它都看不到邊際,中間只有一條白道,而且這么狹小,四到五寸,這個東岸和西岸雖然相距很近,但是你看水火二河它不能走啊,這開不得玩笑,掉到火河裡面會燒焦,掉到水河裡也是滅頂之災,那么這個白道他也不敢走。所以他就想,今天麻煩大了,定死不疑。因為後面有這些惡賊惡獸在追趕嘛,那么他處在這種情況下,他就想往回走,往回走這表明什麼呢,這時候他想往回是什麼呢?回到娑婆世界。

娑婆世界是人道呀,他就想回到人道,回到人道要修五戒呀,到天道要修十善呀,所以他想修人天道算了。就不修出離法,一修出離法這些人都找他麻煩,我回去修人天道行不行?但是這時候還不行了,這些冤家債主還不答應他了。你想回到人天道裡面去也不行,沒有退路。沒有退路他就想,我能不能從南北的兩岸跑呢?因為他是從後面追過來嗎,從兩邊跑,從兩邊跑是表明什麼呢?我還要修行,這就表明他修聲聞、緣覺、權教菩薩的行為,能解決這個煩惱的問題。從兩邊迂迴解決貪瞋二河的問題。但是誰知道這兩邊又有惡獸毒蟲包圍他。你看那些老虎啊、蟒蛇啊、蠍子啊、豺狼啊,什麼都來了,這是表明這個修行人的六根、六塵、六識十八界的煩惱,全都出來了。那么這個修行人就面臨著三面被包抄的情況,他就看到三面都去不了,那只有唯一的一條白道。這個向西走的白道,他又害怕這么窄小,那我一下去掉到水火二河去怎么辦呢?那么這個修行人是面臨著三面夾擊,而前面一條路又不敢走,又沒有信心走的情況。所以他這時候的恐懼呀,語言是難以表達出來了,完全是絕望了。由於他靠自己,他自己的福德智慧很單薄嘛,他沒有能力也沒有信心能跟這三面的惡獸毒蛇去搏鬥。

所以他就在那想,今天我往回走也是死;我呆在這裡不動,無為不動,這三面都要夾擊過來,也要死;我往兩邊走,也要死。三邊是死定了,所以現在他有一線僥倖的希望,你看面前有這條白道,我去試試,我寧可循這條白道走,說不準還可以死裡逃生。這時候他就是別無選擇了,背水一戰,破釜沉舟了,他這個念頭一旦出來的時候,馬上就聽到一種聲音。這就表明他對自力,自己修行解決生死問題絕望的那一刻,想試圖尋找他力的救度,這就是他宿世的善根開發了,這個善根一開發就聞到東岸,也就是娑婆世界有一種聲音告訴他。

[忽聞人聲勸]這是表明釋迦牟尼佛滅度之後留下的淨土典籍,他的遺教。就象我們末法的時候有淨土典籍,他就像聲音一樣的告訴他,[仁者],仁者就是善男子善女人,就告訴他[但決定循此道行,必無死難,若住即死],這是東岸釋迦牟尼佛淨土典籍的遺教給他指出了一個方向,發遣他:你就朝這條白道走,[但決定],這就是前面的深心,[循此道行],就是回向發願心,你只要具有三心,你走到這條白道上絕對不會有死亡之難。如果你不走在這個白道上,無論你從哪個方向走,必死無疑,若住即死,這是釋迦遺教的給他的一個發遣。就在釋迦佛的發遣當下,就聽到西岸有人對他的呼喚。這有人對他呼喚就是阿彌陀佛對他的呼喚,呼喚說,因為他還是害怕,所以阿彌陀佛就告訴他:你不要害怕,你只要有信心念我的名號,直接過來,走在白道上,我就能夠保護你,不會讓你掉在水火二河裡面。

你看這種慈悲給他安慰,就好像一個學走路的小孩,他開始學走路他是不敢走的呀。但是如果他的母親蹲在那裡告訴他,啊,叫他的小名,或者乖乖呀,你往前走,很鼓勵很慈祥的,你往前走,媽媽來保護你。兩隻手保護,等他一摔下,他自然就起來把他扶正,那么阿彌拖佛就像這樣的呼聲,你只要走上來,我能保護你,不會讓你掉在水火二河,貪瞋煩惱裡面去。那么這個修行人,開始還是說,死馬當成活馬醫,試一試的情況。但這時候聽到兩土世尊的這種呼喚,這種聲音,產生了信心了。所以他就接納了阿彌陀佛的呼喚,接納了釋迦牟尼佛的派遣,就認同隨順佛的話,就開始決定走在這條白道上,對這個白道解決他的死亡問題,他沒有懷疑,也不會有膽怯,怕掉到水火二河裡面的這樣的害怕,因為這時候他對阿彌陀佛有信心了。

所以他帶著這樣的信心就走在這條白道上,走在這條白道上,當他剛走一步兩步的時候,這些東岸的群賊惡獸,就都擁到了岸邊,就含笑詐親,就跟他套近乎,說:仁者呀,你還是回來吧,走在白道上太危險了,你再往前走必定要死的,你回來,我們都是親兄弟呀,我們對你沒有相害之心呀,我們都很親熱呀,對你很好呀!叫他回來。這就是我們內在的煩惱,魔障,天魔、心魔,對我們求往生的這個行持的阻礙。這種阻礙有外面的阻礙,也有我們內心的阻礙。內心阻礙確實是有呀,我就碰到一個念佛的人,他念佛還是開始覺得很有信心,一天念三萬聲佛號,一個比丘師父,大概念了幾年之後,忽然他不念了。不念了以後,他曾經來問我,來問我念佛,討論一些問題,他說他對念佛現在不感興趣,我說你為什麼不感興趣?

他說我原來念得很精進,結果我越念越念,這個惡的念頭越念越多了,你看看我不念還沒有這些邪惡的念頭,越念越有,說明這個不行,我不念了。那真的就像這個群賊惡獸他自己出來障礙他,你回來吧,你往前走不行啦,他真的回去了。所以這個很不容易的,但是我們這個圖上的這位修行人,他產生了決定信心,雖然聞到這些群賊惡獸、這些魔的這種詐親含笑的聲音,他不聽,不受他動搖,一心一意循著白道念著佛號至誠而行。只要念著佛號信願持名走在白道上,雖然還有煩惱但這個白道是由兩土世尊乃至十方諸佛所護念的。一切念佛人都能得到阿彌陀佛的護念,所以就離開一切恐怖,[一切恐怖,為作大安],是由阿彌陀佛給我們大安心、大安穩、大安樂、大安慰。所以他念道而行,很快就到了西岸,西岸就是極樂世界。一到西岸就離開了娑婆世界種種的苦難。

這個世間是魔鄉啊,到處都是邪師說法,到處都是五欲六塵的魔的誘惑,那裡是諸上善人聚會一處呀,那裡聽聞都是念佛念法念僧的音聲呀。所以在那裡見到阿彌陀佛,與觀音勢至這些等覺菩薩把手同行,那裡有我們宿世多生多劫的同參道友。這一切都很熟悉呀,都慶賀,都快樂,無以復加,沒辦法用語言來表達。這個須臾表明就是時間很短,若一日,若七日,若十聲,若一念,就能往生。這裡的須臾到達西岸是指臨終,也可以指平時。如果我們信願持名走在白道上,雖然我們業報身還沒有到西方極樂世界,但我們的心,我們已經在西方淨土的嘉賓裡面了。

——大安法師《觀經四帖疏之九品往生章》第3講(融法恭錄)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