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修行菩薩道的人,不應該親近這一類人


時間:2019/4/19 作者:清凡居士

修行菩薩道的人,

不應該親近這一類人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有菩薩於後惡世

無怖畏心欲說是經

應入行處及親近處

當爾之時,釋迦牟尼世尊想要再把這個意思說詳細一點,所以再用偈頌說一說。

“若有菩薩”:假使有菩薩摩訶薩。這菩薩摩訶薩,也就是行菩薩道的這種發大菩薩心的菩薩。

“於後惡世,無怖畏心,欲說是經”:在將來惡世的時候,沒有恐怖的這種心理,想要說這一部《法華經》,“應入行處,及親近處”:應該入身所行的安樂處,以及所親近的地方。

常離國王及國王子

大臣官長兇險戲者

及旃陀羅外道梵志

修行菩薩道的菩薩,“常離國王”:應該和國王遠一點,不要親近;“及國王子”:也不要親近國王的太子;“大臣官長”:也不要親近這些做官的;“兇險戲者”:和打功夫、作武術戲這一類的;“及旃陀羅”:屠人,就是殺豬、殺牛、殺羊的這種人,也不可以親近他們。“外道梵志”:和一切的外道。外道,就是修外道法的;梵志,這也是一種外道的名字,就叫婆羅門。修行菩薩道的菩薩,不可以親近他們。

亦不親近增上慢人

貪著小乘三藏學者

破戒比丘名字羅漢

及比丘尼好戲笑者

深著五欲求現滅度

諸優婆夷皆勿親近

“亦不親近,增上慢人”:也應該離增上慢人遠一點;“貪著小乘,三藏學者”:也不親近貪著小乘,修聲聞、緣覺,不發大乘心的人。三藏教,就是小乘教;專門去修三藏教理,這樣的人,也不親近。

“破戒比丘,名字羅漢”:不守戒律的比丘,或者冒充是羅漢,只有羅漢的名字,而沒有羅漢的道德,“及比丘尼,好戲笑者”:及破戒的比丘尼,和好遊戲、好說笑的這一類的人。“深著五欲,求現滅度”:因為他們深著五欲,都著住到這色、聲、香、味、觸,或財、色、名、食、睡上邊,想要求現生就得到滅度的。“諸優婆夷,皆勿親近”:這一類的優婆夷,都不要親近。

若是人等以好心來

到菩薩所為聞佛道

菩薩則以無所畏心

不懷希望而為說法

“若是人等”:假設這一些個人等──就前邊所說增上慢、破戒比丘、破戒比丘尼、破戒優婆塞、破戒優婆夷,和殺豬宰羊的旃陀羅。這一類的人,“以好心來,到菩薩所,為聞佛道”:以求道的心,想親近三寶的這種心,來到修行菩薩道的人這個地方,他們想要求佛法。“菩薩則以,無所畏心”:這個修菩薩行的人,就應該以無所恐懼的這種心,“不懷希望,而為說法”:不在這裡有一種貪心、攀緣心、貪圖供養的心,不懷著一種的希望,來給他說法。

寡女處女及諸不男

皆勿親近以為親厚

亦莫親近屠兒魁膾

畋獵漁捕為利殺害

販肉自活炫賣女色

如是之人皆勿親近

“寡女處女”:寡女,就是死了丈夫的女人。處女,就是沒有結婚、沒有親近過男子的女子。“及諸不男”:和“生、妒、犍、變、半”這五種不男。像這樣的人,“皆勿親近,以為親厚”:都不應該親近,和他做朋友。

“亦莫親近”:也不要親近,“屠兒魁膾”:屠兒,就是殺豬的。魁膾,殺豬的領袖;膾,也是殺豬賣肉這一類的。“畋獵漁捕”:畋獵,就是去打圍(打獵);漁,是釣魚;捕,是捕鳥。“為利殺害”:因為利益的關係,而殺害眾生。

“販肉自活”:或者販賣肉類來維持自己的生活。“炫賣女色”:或者女人裝扮得很美麗,來做不正當的職業。“如是之人,皆勿親近”:像以上這一類的人,都不要親近他。

兇險相撲種種嬉戲

諸淫女等盡勿親近

莫獨屏處為女說法

若說法時無得戲笑

入里乞食將一比丘

若無比丘一心念佛

是則名為行處近處

以此二處能安樂說

“兇險相撲”:就是學武術的互相扑打,你打我、我打你,這么樣子;“種種嬉戲”:還有種種玩耍遊戲,這種種的行為;“諸淫女等”:以及販美色不正當的這些個女人。“盡勿親近”:不要接近他。

“莫獨屏處,為女說法”:不要單獨一個男人,為一個女人,在屏處來說法。屏處,就是用屏障擋著,旁人看不見的地方。“若說法時,無得戲笑”:如果要說法,不要嘻嘻哈哈的,一邊講法、一邊笑,不要這樣子。

“入里乞食,將一比丘”:這個修菩薩道的,到鄉村或者進城市中乞食的時候,一定要有另一個比丘陪伴著。“若無比丘,一心念佛”:假如沒有比丘一起去的話,要端然恭敬地一心念南無阿彌陀佛,或念南無釋迦牟尼佛。

“是則名為,行處近處”:以上是修行菩薩道的人,他的修行處及親近處。“以此二處,能安樂說”:以這種修行處和親近處,能很安樂的、無所畏的,為大眾來說法。

又復不行上中下法

有為無為實不實法

亦不分別是男是女

不得諸法不知不見

是則名為菩薩行處

一切諸法空無所有

無有常住亦無起滅

是名智者所親近處

“又復不行,上中下法”:這個修行菩薩道的菩薩,也不可以修行上、中、下法。上法,就是菩薩乘;中法,是緣覺乘;下法,是聲聞乘,這是三乘法。“有為無為,實不實法”:有為法、無為法,實和不實的這種法,都不可以修行。

“亦不分別,是男是女”:也不可以分別,是男、是女。怎么不可以分別?這個“男”就是“慧”,“女”就是“定”;定慧如一,定、慧本來是一個的,也不可以太過分別。“不得諸法”:因為“無智亦無得”,所以不得一切諸法。“不知不見”:心裡頭也不知這一切法,眼睛也不見一切法。“是則名為,菩薩行處”:像這種把心置到一個地方,這就是菩薩行處。

“一切諸法,空無所有”:這一切之諸法,本來什麼也沒有的,“無有常住”:觀一切的法相,也沒有常住。沒有常住,就無所執著;無所執著,就得到解脫了。“亦無起滅”:觀一切諸法,也不生、不滅。“是名智者,所親近處”:這也是有智慧的菩薩,他所應該親近的地方。

顛倒分別諸法有無

是實非實是生非生

在於閒處修攝其心

安住不動如須彌山

觀一切法皆無所有

猶如虛空無有堅固

不生不出不動不退

常住一相是名近處

“顛倒分別,諸法有無,是實非實,是生非生”:你要是有種種的顛倒、種種的分別,去分別這個法有、那個法沒有,這個是實法、那個是虛法,這是有生的法、那是沒有生的法。分別這一些個法相,這就是顛倒。

“在於閒處,修攝其心,安住不動,如須彌山”:菩薩住到幽閒的寂靜處,要修攝自己的身心,安住到諸法實相上,也不起、也不動,好像須彌山王停止在那地方,不動不搖的樣子。

“觀一切法,皆無所有,猶如虛空,無有堅固”:要靜觀一切諸法,本來都無法可得,好似虛空一樣;虛空是沒有自體的,所以它沒有堅固。“不生不出,不動不退”:也不生、也不出,也不動、也不退。“常住一相”:在長行的經文裡說“實無所有”,這兒怎么又說“常住一相”呢?因為沒有“有”相、沒有“無”相,這就叫常住一相──常住在“非有非無”這一相上。“是名近處”:這是菩薩一個修行的親近處。

若有比丘於我滅後

入是行處及親近處

說斯經時無有怯弱

菩薩有時入於靜室

以正憶念隨義觀法

從禪定起為諸國王

王子臣民婆羅門等

開化演暢說斯經典

其心安隱無有怯弱

文殊師利是名菩薩

安住初法能於後世

說法華經

“若有比丘,於我滅後,入是行處,及親近處”:釋迦牟尼佛說,假設有比丘,在我滅度之後,進入到這種菩薩修行的處所,以及菩薩所應該親近的地方。

“說斯經時,無有怯弱”:演說《妙法蓮華經》這一部經典的時候,無所恐懼,亦無所希求。為什麼無所恐懼?就因為無所希求;你若有所希求,就會有所恐怖。你無所希求,所謂“到無求處便無憂”,什麼也不求了,也就沒有憂愁了。

“菩薩有時,入於靜室”:菩薩有的時候,要入到靜室里,“以正憶念,隨義觀法”:以正念來憶念佛法的道理,隨經的文義來觀解佛法的道理。所以你們學講經的,在講經之前,最好先靜坐一個鐘頭,或者半個鐘頭,把雜亂妄想都停止下來,修習靜定的功夫;然後,由靜定中悟出來的道理,來講說佛經。這是最好的一個講經的方法。

“從禪定起,為諸國王、王子、臣民、婆羅門等”:在入了禪定之後,然後從禪定再出定。起,就是出定了。初禪定之後,為所有的國王,或者國王的太子、或者大臣、老百姓,或者婆羅門等,“開化演暢,說斯經典”:開闡演化這一部《妙法蓮華經》無上的妙理,“其心安隱,無有怯弱”:心裡也很平安、很快樂的,沒有所恐懼。

“文殊師利,是名菩薩安住初法”:文殊師利!你應該知道,這叫做菩薩安住初法──修行菩薩道,安住的一個初步的法門。

“能於後世,說法華經”:菩薩若能這樣修行,於將來末法時,他就可以講說這一部《妙法蓮華經》。

恭錄自《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淺釋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