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妙法蓮華經》是諸佛如來秘密之藏


時間:2019/4/22 作者:清凡居士

《妙法蓮華經》

是諸佛如來秘密之藏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文殊師利!是法華經於無量國中,乃至名字不可得聞,何況得見、受持、讀誦。”

“文殊師利”:釋迦牟尼佛又叫一聲文殊師利菩薩,“是法華經於無量國中,乃至名字不可得聞”:這一部《法華經》,在無量無量國之中,有很多人連“妙法蓮華經”這經名都聽不見。

現在日本有一個日蓮宗派,單單念“南無妙法蓮華經”這個經名,這也就是表示他們聞這個名字了;本來這個名字都聞不著,現在他們念“南無妙法蓮華經”,這聽見名字了!

“何況得見、受持、讀誦”:況且你能看見這一部《妙法蓮華經》啊!不容易看見的;何況你又能受持,來念誦這《妙法蓮華經》。

“文殊師利!譬如強力轉輪聖王,欲以威勢降伏諸國,而諸小王不順其命,時轉輪王起種種兵而往討伐。王見兵眾戰有功者,即大歡喜,隨功賞賜,或與田宅、聚落、城邑,或與衣服、嚴身之具,或與種種珍寶、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珊瑚、琥珀、象、馬、車乘、奴婢、人民。唯髻中明珠不以與之。所以者何?獨王頂上有此一珠,若以與之,王諸眷屬,必大驚怪。”

“文殊師利!譬如強力轉輪聖王,欲以威勢降伏諸國”:文殊師利!好像那個強有力的轉輪聖王,想用他這種的威德勢力,來降伏其他的諸國。“而諸小王不順其命”:這所有其他小國的國王,不聽這轉輪聖王的命令。

“時轉輪王起種種兵而往討伐”:在這個時候,轉輪聖王就用種種兵力,來征伐這些國。

“王見兵眾戰有功者,即大歡喜,隨功賞賜”:轉輪聖王看見兵眾作戰有功的,生大歡喜,隨立的功勞大小而來賞賜他。

“或與田宅、聚落、城邑”:或者給他一點地和住的房子,或者聚落、城邑;“或與衣服、嚴身之具”:或者給他一點衣服,莊嚴身體的這種東西;“或與種種珍寶、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珊瑚、琥珀、象、馬、車乘、奴婢、人民”:或者給他種種名貴的珍寶,好像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琥珀、珊瑚,或者一頭大象,或者馬,或者車乘,或者一些工人及人民等,以作為賞賜。

轉輪聖王的軍隊作戰勝利了,所有有功的人都要賞賜,“或與田宅”,或者就給他田地、舍宅。但是“田宅”不是就是田宅,田,譬喻三昧,也就是“定”;宅,譬喻智慧。“聚落”譬喻初果及二果的果位;“城”譬喻三果的果位;“邑”譬喻四果的果位。其餘的,“衣服”譬喻忍辱;乃至於“七寶”譬喻七覺支的善法、七覺支財,七覺支,又名七菩提分。這“象、馬、車乘”都是表示二乘;“奴婢”譬喻神通的功用;“人民”譬喻善法。

“唯髻中明珠不以與之”:轉輪聖王髻中,有一顆最寶貴的明珠,但是他不會把這顆明珠犒賞給有功的這些將軍、士兵,不會賞給任何人。

“所以者何?”:什麼原因呢?

“獨王頂上有此一珠”:因為就僅僅轉輪聖王的頭頂上,才有這一顆明珠呢!所以他不會把它再賞賜給其他人的。

“若以與之,王諸眷屬,必大驚怪”:假若他把這一顆明珠也給了這一些個有功的人,轉輪聖王所有的眷屬一定就很驚怪的。驚怪,就不相信有這種的事情,也不相信自己會得到這么優厚的賞賜。

“文殊師利!如來亦復如是,以禪定智慧力,得法國土,王於三界,而諸魔王不肯順伏。如來賢聖諸將與之共戰,其有功者,心亦歡喜,於四眾中,為說諸經,令其心悅,賜以禪定、解脫、無漏根力、諸法之財,又復賜與涅槃之城,言得滅度,引導其心,令皆歡喜,而不為說是法華經。”

“文殊師利”:釋迦牟尼佛又稱一聲文殊師利菩薩!

“如來亦復如是”:我釋迦牟尼佛也就像轉輪聖王是一樣的,“以禪定智慧力,得法國土,王於三界”:以這不可思議禪定的三昧,和智慧的力量,得到無上的妙法,王於這個法王的國度。在這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中,佛是法王;“佛為法王,於法自在”,因為佛得到大智大慧,得到真正的法。

佛雖然得到無上的妙法,為法中之王,王於三界,“而諸魔王不肯順伏”:可是這一切的魔王,不肯順伏;他們不肯投降、不願意歸順。

所以,“如來賢聖諸將與之共戰”:如來就帶領這大乘、二乘、三乘的人──這一切的諸將,和這個魔王來共同作戰。

“其有功者,心亦歡喜”:其中把這個魔王打敗立下功勞的,佛的心也就歡喜了。

“於四眾中,為說諸經,令其心悅”:佛於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這四眾之中,來給大家說一切的經典。或者說三藏教,或者說方等教,或者說般若教,或者說藏、通、別、圓、頓、漸、秘密、不定八種教;把諸經的教理,都說給一切的眾生聽,令一切眾生心裡都歡喜。

“賜以禪定、解脫、無漏根力、諸法之財”:佛就賜給眾生以禪定的功、解脫的德,無漏的智慧,還有五根、五力。“根”是五根,“力”是五力。這五根,就是信根、進根、念根、定根、慧根;“信、進、念、定、慧”這五根生出來了,因為它有五種的力量,又叫“五力”。佛把諸法的法財,都賜給一切眾生。

“又復賜與涅槃之城”:又賜給眾生涅槃之城。涅槃怎么叫“城”呢?因為它可以防敵,可以防禦敵人來攻;也就是能防著魔王,魔王沒有辦法來破壞你這個涅槃,所以這叫涅槃城。

“言得滅度,引導其心,令皆歡喜”:說是你已經得滅度了,引導眾生的心,令一切眾生心都歡喜。

“而不為說是法華經”:而保留著《妙法蓮華經》這種的妙法,不為一切眾生說。這《法華經》,也就好像轉輪聖王髻中那顆寶珠,不是隨隨便便可以給人家講的。

“文殊師利!如轉輪王,見諸兵眾有大功者,心甚歡喜,以此難信之珠,久在髻中,不妄與人,而今與之。”

“文殊師利”:釋迦牟尼佛又叫一聲文殊師利、妙吉祥!

“如轉輪王,見諸兵眾有大功者,心甚歡喜”:好像轉輪聖王一樣,見他所有的軍隊在作戰的時候,有大功勞的人,心特別歡喜。

“以此難信之珠,久在髻中,不妄與人,而今與之”:用這個最難信的寶珠,久藏在髮髻之中,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賜給人,而現在因為他功勞太大了,所以就賜給他。

“如來亦復如是,於三界中,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眾生,見賢聖軍與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共戰,有大功勳,滅三毒,出三界,破魔網。爾時,如來亦大歡喜,此法華經,能令眾生至一切智,一切世間多怨難信,先所未說,而今說之。”

“如來亦復如是”:釋迦牟尼佛也就像轉輪聖王一樣的。

“於三界中,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眾生”:在欲界、色界、無色界這三界中,做大法王,以無上的妙法來教化一切眾生。

“見賢聖軍與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共戰”:看見這些個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阿羅漢,或者二乘緣覺,或者菩薩;這些都叫“賢聖軍”。與“五陰魔”,就是色、受、想、行、識;這五陰魔,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具有的。有煩惱的魔,還有死的魔。人人都有死,死也是一種魔;現在我們想要修成佛,沒有生死,所以要和這死魔來共戰。

“有大功勳”:和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共戰,把五陰魔、煩惱魔、死魔戰勝了,所以有大功勳。

“滅三毒,出三界,破魔網”:能把貪、瞋、痴這三毒都滅了,能超出欲界、色界、無色界,破魔王的羅網。

“爾時,如來亦大歡喜”:修行,能把死魔戰勝了、煩惱魔也戰勝、五陰魔也戰勝了;在這時候,破魔羅網了!如來看見這些個修二乘和大乘的,都有所成就了,也就歡喜了。

“此法華經,能令眾生至一切智”:這部《妙法蓮華經》,能使令一切眾生到達一切智慧之地。

“一切世間多怨難信”:這所有的世間人,多怨《法華經》這個道理,也不容易信;所以“先所未說,而今說之”:如來以往這四十多年,從來也沒有說過《法華經》,現在才給大家講一講這《妙法蓮華經》的妙處。

“文殊師利!此法華經,是諸如來第一之說,於諸說中,最為甚深;末後賜與,如彼強力之王,久護明珠,今乃與之。文殊師利!此法華經,諸佛如來秘密之藏,於諸經中,最在其上,長夜守護,不妄宣說,始於今日乃與汝等而敷演之。”

“文殊師利”:釋迦牟尼佛又對文殊師利菩薩說,“此法華經,是諸如來第一之說”:這部《妙法蓮華經》,是過去諸佛、現在諸佛、未來諸佛第一之說。

“於諸說中,最為甚深”:在所有佛所說的經典之中,《妙法蓮華經》是最無上甚深,沒有比它再高的,也沒有比它再深的了。

“末後賜與,如彼強力之王,久護明珠,今乃與之”:這是最後賜給一切眾生了,就像有大威德、有大強力的轉輪聖王一樣;他長久以來都守護著自己髻中這一顆明珠,現在因為這個人功勞太大了,所以他把這顆明珠也賜給了。

“文殊師利!此法華經,諸佛如來秘密之藏”:妙吉祥菩薩!這一部《妙法蓮華經》,是三世一切諸佛、十方一切諸佛,秘密之藏;是最秘密的,是不傳之法,本來不傳的。

“於諸經中,最在其上”:在所有佛所說的經典里,這一部經是最上的了。

“長夜守護,不妄宣說”:在從來好像長夜似的時期里,我守護這一部《妙法蓮華經》,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對大家講的。

“始於今日乃與汝等而敷演之”:直到現在,我才給你們各位在法會中的大眾,來分別敷演,講給你們大家聽。

所以,你們不要拿著它當很平常的法來聽!

恭錄自《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淺釋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