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拿這個攀緣心,就認為是自性了,所以你就生死不了


時間:2019/11/26 作者:清凡居士

你拿這個攀緣心,

就認為是自性了,

所以你就生死不了。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為什麼不能成佛,乃至別成二乘、諸天,甚至墮落天魔、外道呢?我告訴你為什麼。“皆由不知二種根本,錯亂修習”:這都因為他們不知道有兩種的根本,就亂修,也不知道怎么用功。

“錯”,是弄錯,這兒是修錯了。所以好像印度有那種外道修苦行,睡釘子床,把床釘得都是釘子,他在釘子上睡覺;說能受得這種痛,這就有功德了。你說,你在釘子上睡覺,這有什麼功德?你就在刀子上睡覺,也不能成功的。還有印度有持牛狗戒的,他看見牛就學牛,看見狗就學狗。為什麼?他也就是因為錯亂修習,不懂得怎么用功,而認為自己是個真正修道的人,這叫“行無益的苦行”。無益的苦行,你就怎么樣修,也沒有結果的。

這“兩種的根本”是最要緊的,在後邊會講,現在還不要著急。我現在要是把這兩種根本講了,後面那個文就沒有話講了。所以這也就像小說里的“下回分解”,這沒到下回,不能解釋的。

“猶如煮沙,欲成嘉饌”:我現在再給你舉出一個比喻來,就好像煮沙子,他以為沙可以煮成飯,煮成好的飲食。“縱經塵劫,終不能得”:“塵劫”,塵沙這么多劫,就言其時間是特別長的。像這樣子,雖然經過塵沙那么多的劫數,那么長的時間,沙還是沙,不會變成飯的。不懂這兩種的根本,而錯亂修習,也就和這個“煮沙成飯”是一樣的。

“云何二種?阿難!一者、無始生死根本。則汝今者,與諸眾生,用攀緣心,為自性者。”

現在是講這二種的根本。“云何二種”:這兩種是什麼呢?我現在告訴你,“阿難!”現在要告訴阿難這兩種的根本,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想知道這兩種的根本,但是現在我先不講它。我講什麼呢?我講講阿難陀的哥哥。因為我講這個阿難講得好多了,現在要把他哥哥給介紹出來。

他的哥哥叫“孫陀羅難陀”,怎么這么叫呢?這就分別出不是“阿難陀”,是另外一個,這個“難陀”是孫陀羅的。孫陀羅就是難陀的太太,所以若說到“難陀”,就是指“孫陀羅的難陀”。因為這孫陀羅難陀和他的太太孫陀羅感情最好,這對夫婦簡直地如膠似漆,一天到晚都粘到一起,就這么樣好。

有一次,佛去度孫陀羅難陀。佛拿著缽,就到他家裡去乞食,孫陀羅難陀一看佛來了,就把他太太往一邊一推,說:“你等一等,我去供養佛去!”他太太說:“你去供養佛,你快點回來啊!你不要去了就不回來!”“當然我會快回來!”孫陀羅就吐了一口唾沫到地下,大約當時地下都是泥土的地,她說:“我不準你等我這個唾沫幹了才回來,它不乾以前你就要回來!”這就表示叫他快一點回來,“如果這唾沫幹了你才回來,那時候我就不準你上床了!”就下這樣的命令給孫陀羅難陀。

孫陀羅難陀就依著命令去做,說:“我一定快回來!”就拿著佛的缽給添飯菜,然後捧著缽去供佛。殊不知佛也很古怪,怎么樣呢?用起神通來了;他往前走一步,佛就往後,這個難陀總跟不上佛。佛往後退,他就往前追;一追,就追到祇樹給孤獨園去了。從他家裡那兒,追到祇樹給孤獨園,大約也都有很遠的路程。到那地方,釋迦牟尼佛說:“你不要回去了,你在我這兒出家啦!”孫陀羅難陀就發毛了,也就是驚起來了,說:“這不行啊!我不能在這兒,孫陀羅等著我呢!我不能在這兒出家的。”佛說:“你不能出家?我給你看點東西,你試一試!”

佛就用神通,帶著孫陀羅難陀走到一個地方,看見這個地方有很多猴子。佛就問他說:“你看猴子長得美麗?還是你的太太孫陀羅長得美麗呢?”孫陀羅難陀說:“當然是孫陀羅長得美麗嘛!孫陀羅怎么能和猴子來比呢?”佛說:“喔,那你這個見解是很對的!”

於是,佛又帶他到天上去。到天上,看見一個天宮,裡邊有很多的宮人在那兒收拾地方。這個天宮裡面有五百個天女,這天女當然生得美麗得不得了。孫陀羅難陀就問這一些做工的人說:“你們在這兒做工,是做什麼啊?”“因為佛有個兄弟叫孫陀羅難陀,我們這個地方是給他預備的;等到他修行成了之後,將來他就到這個天上來享福,五百個天女都是給他做太太的。”孫陀羅難陀一聽,高興得不得了。佛就問他說:“你看這天女和孫陀羅比較,是哪一個美麗啊?”“當然天女美麗了嘛!天女比孫陀羅,孫陀羅就等於猴子那么醜怪了!”佛說:“那好,將來這個地方就是給你預備的!”

在這個地方看完了,佛又帶他到地獄裡去。一看,有兩個鬼在那兒燒油鍋呢!燒油鍋,一個鬼在那兒睡覺,另一個鬼雖然沒有睡,也還睜不開眼睛。難陀一看:“你燒油鍋,一點都不肯實實在在來做工,這鬼也這么懶惰!”他心裡這樣想,於是就來多事,問一問:“你們在這兒燒油鍋乾什麼啊?”睜不開眼睛的這個小鬼,把眼睛一睜,一瞪,說:“你問它乾什麼?”“我問,我想知道嘛!”“啊!你想知道啊?那我告訴你!佛有個堂弟,他修人天的福報,會生到天上去享五百年的天福;然後會墮落,又會下地獄。我們燒這油鍋,就是給他預備著,將來預備用油鍋把他活炸了!”

啊,這孫陀羅難陀一聽,毛骨悚然!這回可真知道了,生到天上,五百年之後又要墮落,又要到油鍋里被油來炸。於是一想,啊,沒有什麼意思喲!回去還是跟著佛出家做和尚好了!於是,也不想孫陀羅了,就跟著佛出家修行了。這是佛的一個堂弟,有這種的因緣。

阿難呢,就是這孫陀羅難陀的一個弟弟。你看,佛度孫陀羅難陀費了這么大的精神,帶著他到天上,又到地獄裡去,才把他度了。現在度這個阿難呢,更不容易度!左講一個道理,他也不明白;右講一個道理,他也不明白。講來講去,講了這么多道理,他還不明白,所以現在把這兩種錯亂修習的根本給指明了,好令阿難知道去處,知道這修道怎么樣修,將來怎么樣成佛。

“一者、無始生死根本”:第一種根本,就是由無始劫以來,這個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死相續這種的根本。什麼叫生死相續的根本呢?前文已提,說是:“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那么現在又把這生死的根本給指破了,說是,“則汝今者,與諸眾生,用攀緣心,為自性者”:這個生死根本,就是現在你和所有的一切眾生──不是單單你一個人,盡用妄想,還以為它就是你的自性。“攀緣心”,也就是妄想。

攀緣,就是盡打妄想。譬如讀書,也有攀緣心;我和這個教授要拉攏社會關係,中國話叫“托大腳”。我要儘量諂媚這個教授,恭維他,和他講好話。為什麼?就希望他給我高一點的分數。他明明給我八十分,我對他好,回頭給他送一點禮,或者送一點什麼東西,這個教授就可以給我多兩分,我無形中就得到好處,這都叫“攀緣心”。還有好像國家要選總統、選省長、選議員,這都是一種攀緣心,去拉攏票,叫:“你投我一票啦!”對朋友:“老友你投我一票啦!”這都叫“攀緣心”,都不自然的。若自然的你應該做總統,你不應該去拉攏,應該叫大家看你是道德夠了,所謂“眾望所歸”。你不去拉攏他,不去攀緣他,他自然推舉你出來做總統,那才叫真的,那不是攀緣心。

你們學中文的,要知道有這么一段故事。在中國唐堯──就是帝堯,當時年紀老了,想要把天下讓給賢而有德的人。你看,現在的人是巴結去想做總統,巴結去想做官,這都是用攀緣的心去做去!這位帝堯,那時他不願意做皇帝了,就願意讓給其他的賢人──就是有德行的人。他聽說巢父、許由這兩個人是很有道德的,於是就想把天下讓給巢父。

怎么叫“巢父”呢?他住的地方很古怪的,像鳥蓄窩似的,他在樹上蓄一個窩,就住到那個窩巢裡頭。他喝水,就用手捧著水來飲,有人看他沒有東西飲水,就送給他一個瓢。他把瓢掛到樹上,風吹這個瓢,“咚咚咚咚”一響,他把這個瓢拿下丟到一邊去,不要了,嫌它麻煩。所以帝堯聽見他這么清高,就想把天下讓給他。到那兒和他一講,說是:“我現在年紀老了,你應該出來做皇帝,我把這個皇帝的位置讓給你了!”巢父一聽,“望望掩耳去”,就是看看帝堯:“你和我講這么個話,真是!我真不願意聽!你和我講這種話,把我耳朵都給弄髒了!”於是就跑到河裡洗耳朵。去洗耳朵,偏偏這兒有一個許由牽著牛在這兒飲水,就問他,說:“你洗耳朵乾什麼啊?”他說:“你看這個帝堯,啊,真討厭!想把國家交給我,叫我做皇帝,把我耳朵都給聽得污了,所以我要洗乾淨了它!”許由一聽:“喔,那你這個洗耳朵的污濁水,我這牛不能飲的!”於是把牛牽到上流去飲乾淨水。

你看,給他皇帝都不做,他說把耳朵給污濁了!現在,是說“你選我做總統”、“你選我做省長”,到各處去交際聯絡,又請人吃飯,又叫人家給他拿錢;他也給人家錢,花錢買票,你投一票給我。有這種情形,這都是屬於攀緣心!那么什麼是沒有攀緣心?好像巢父、許由這樣,這真是清高到極點,最清高了!沒有攀緣心。

所以你有這種攀緣心,你拿這個攀緣心,就認為是自性了。因為這樣子,所以你就生死不了,你沒有認清楚,你認賊作子了。這下文,佛直接就說:“你認那個土匪做你兒子,將來你家裡的珍寶都會被他給盜劫去!”這個以攀緣心來修道,以為可以成功的,其實是一種妄想。那么究竟怎么辦呢?那有另一種,那一種可非常有價值。

恭錄自《大佛頂首楞嚴經》淺釋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