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獻血、放生、念佛的殘疾人找到高薪工作


時間:2019/12/22 作者:懺悔向善

各位師兄,我七年前,從大學畢業,帶著學士學位證書和英語八級證書,流浪濱城。因無當地戶口,又兼右下肢殘疾,五十多家單位面試,沒有得到一個面試的機會。而且,當時我家裡的經濟狀況,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連買土豆都要先賒著,而且家裡還有十多萬的外債。那一年的八月十五前夕,後學一念愚鈍,吃下了很多安眠藥,幸得佛祖慈悲,保佑我沒有死掉。此後,我在街頭跟一幫大學在校生一起,舉著牌子做家教。當時的情況,現在想起來,真的不是“辛酸”所能形容的。偶爾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別人的袋子裡掉下兩個蘋果。等喊他的時候,他已經走遠了。師兄你能想像當時的情景嗎?我把那兩個蘋果揀了起來,都沒顧得上擦,就吃了起來,我已經有多半年沒有吃到水果了。

那年冬天,天氣很寒冷,我偶然在街上看到義務獻血車做宣傳,有幾個醫生和護士眼巴巴的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於是,我獻了一次血,得到了一隻鋼筆。但是,此後,工作還是沒有著落。於是,乾脆在家(我父母租的房子)寫文章。我的房間裡供奉著家裡的保家仙,我經常在晚上的時候,念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給保家仙聽。第二年的三月,我參加了《海外星雲》的一個徵文比賽,一篇文章獲得了二等獎,得到了稿費和獎金總計1000多元。也是在那年的三月,我參加了一個外貿公司的面試。可是,遲遲沒有得到答覆。此後,便開始教一個韓國小孩子漢語寫作。那年的五月,外貿公司通知我去上班。此後,就開始漸漸好轉了。先後在濱城的日報、晚報、晨報上都發表過文章。後來,一篇文章又上了《海外星雲》。在這段期間,我獻了第二次血。

02年的10月,我跳槽進入了一個很大的集團公司。為此,母親跟我大吵了一架。她認為我的身體,能夠有一份工作已經很不錯了。可是,我還是義無反顧。面試結束之後,本來沒有打算要我。但是,跟我一起競爭的一個男孩子,雖然是碩士,而且他的父親還是我們這個集團的上級,但是,後來的同事還是把他給否定了。這樣,我才得到這個機會。進入集團,剛開始做英文翻譯。後來,集團內部改制,我在“下崗”的名單之列。經過我的據理力爭,終於留了下來,做到了項目主管。因為種種原因,集團後來倒閉了。在倒閉的前一個月,我離開了。那些留下來的同事,最後被公司拖欠了好幾個月的薪水,並且什麼也沒拿回來。在工作的這段期間,我獻了第三次血。

就這樣,03年的10月份,我又失業了。那些在家的日子,真的很艱難,因為父母對我的期望已經不同了,而且家裡的日子依然很難,但是外債已經還清了。那段日子,我很偶然的找到了《地藏菩薩贊》的那個歌曲,並每天開始聽。後來,偶爾誦《金剛經》。偶然,有那么一天,在聽著那首讚頌地藏王菩薩的歌曲開始午睡之後,我居然回到了我的前生,而且是前兩世的情況以及當時輪迴轉世的情景,現在想起來,都歷歷在目。所以,《地藏菩薩本願經》中說,地藏王菩薩可以帶你看到你的父母兄弟姐妹的生處,真的是不假的。這段時間,是我學佛最虔誠的時候,有了很多殊勝的感應。而且,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閱讀藕益大師的文章和《印光大師文鈔》。後來,我獻了第四次血。

03年年末,我把簡歷放在了網上。04年2月,剛剛過完年,我現在的公司看到了我的簡歷,邀請我去面試。HOHO,我的英語筆試成績,在公司的歷史上是最高的。兩次面試後我進入了現在的公司,目前做到了部門經理。剛進入公司,工資是2000。04年年底,漲到2500。HOHO,04年年底,我的一篇文章,在《讀者》上發表了,稿費750元。

05年的6月6號,在公司最困難的時候,領導居然給我加薪,工資漲到了3000。這個日子,我記得特別牢。因為,那個時候,我的一個好朋友離開了公司,而我看到公司也是風雨飄搖,準備離開了(大家不要罵我不仗義,因為,我的家境不允許我留下來)05年的6月4日,是藥王菩薩的聖誕。當天是周六,我起來之後,還是一如既往的上網翻譯我做兼職攬過來的活。可是,很偶然的原因,我居然在搜尋一個專業術語的時候,上了一個佛學網站,看到了那天是藥王菩薩的聖誕。那個時候,我學佛已經很懶了。學佛一年,佛在眼前,學佛二年,佛在西天,這句話,一點兒都沒錯。於是,我也沒有去誦經念佛,而是在心裡想了一下。對於《妙法蓮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中的故事,自己還是很熟悉的。想的過程中,我讚嘆了藥王菩薩的功德,並且,自己觀想自己如藥王菩薩一樣,燃身供養十方諸佛。並且,把這個功德回向極樂世界和釋迦牟尼如來的正法輪。結果,6月6日上班,我準備跟領導辭職的時候,領導把我叫過去了,把我表揚了一頓,然後通知我加薪。當時,我感覺非常震驚,因為公司幾乎運轉不下去了,人心也動搖的很厲害。後來,公司度過了難關。後來,我去放生了,這是我的第一次放生。

06年的3月份,我把家裡供奉的一幅觀世音菩薩像,送給了一位同事,因為他的生活境況也很糟糕。後來,又把一個占察輪結緣給了這裡的一位同修師兄。結果,4月,領導給我再一次加薪,薪水漲到了3500。目前,我的收入達到了4000多了。

可能,很多高收入的師兄會覺得不以為然,他們一天可能就會賺這么多。可是,對於我來說,真的很滿足了,原因如下:

第一、我的小兒麻痹是高燒硬生生燒出來的,我的父母和所有的親戚都認為我活不下來,即使長大,腦袋也會壞掉。可是,我不僅活下來了,而且還拿到了學士學位和英語專業八級的證書;

第二、小兒麻痹造成的殘疾,困擾了我接近20年。如果以前誰說什麼這些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心靈,我立刻上去給他打倒。這是真的,其中的苦,“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點兒都不假。可是,等地藏王菩薩在我的夢中示現,帶我看了我的前兩世之後,我就知道了,因果報應,一點兒都不假。所以,現在我也泰然處之了;

第三、現在就業有多難?我不說大家也都知道了,一些快畢業的同修更是身有感觸。這個社會,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才。上次公司招聘英語工作人員,居然有國外留學的碩士、雙學位獲得者,國內的碩士和其它一些公司的尖子,他們的薪水,轉正之後,也只有1500;

第四、大連的情況,不知道同修師兄是否了解,這個城市的薪水非常低,而物價特別高。而且,日語人才更受歡迎,薪水也更高,而我,一個學英語的,而且就是做英語翻譯的工作,能拿到4000多,已經很可觀了。

第五、公司是一個私人企業,人際關係相對複雜。可是我在公司,從領導到同事,大家都很尊敬我,沒有一個人因為我的殘疾歧視我。因為,我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爭取到的,沒有一絲一毫的討好領導上司或者拉關係取得的。

第六、除了正常的月收入,我還會有兼職翻譯的一些外快。同時,佛祖慈悲,讓我可以寫一些乾淨的文字,可以發表,賺一些零花錢,同時,也讓父母跟著我驕傲。

因此,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對於塵緣未了師兄,後學建議如下:

第一、沒有錢財去做利益眾生的大事。這個觀點,本身就是錯的。什麼是利益眾生的大事?了生死才是最大的事情。你教別人念佛,發願往生,這就是最大的利益,這就是最大的事情。而這個,不需要師兄花錢的。

第二、有些事情,不是用很多錢就可以做的。比如,你讚美別人,給別人一張陽光明媚的笑臉,給貧窮的乞丐一元硬幣,看到別人做功德內心喜悅,這些都是布施,而且跟你布施了幾千萬的功德沒有分別啊。

第三、你在路上遇到一個行人,每次遇到一個,你都在心裡為他念一句佛號,希望他安寧、富足、自在並且能夠發願往生。這樣做說起來容易,實際上非常難,每天從早到晚,見過的路人至少有幾百個,如果去體育場看球,HOHO,那就是幾萬個了;

第四、夏天的時候,可以給小螞蟻一些白糖、餅乾屑、麵包渣之類的東西,它們會很歡喜的;同時,夏天,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小蟲子落在洗手間的水池裡,給它們撈出來;

第五、“常向佛前求懺悔,微妙心香做供養”,佛祖菩薩和祖師的聖誕,師兄沒有多餘的錢去買水果、鮮花,那么,心裡供養也是一樣的。那天,可以回想佛祖菩薩和高僧大德的慈悲,他們的種種難行苦行,如果有時間,可以念誦《普賢菩薩行願品》,時間很少的話,《心經》或者一句佛號,都是可以的。藕益大師說:真能念佛,就是六度萬行。這句話,真的是不錯的。否則,怎么會有“一句佛號,消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呢?

第六、師兄念佛念經的時候,可以恭請你的怨親債主一起來跟你念,一起聽。當你在報紙網路看到某個人去世了,某個人被殺害了,某個人身患絕症了,那么,回向一句佛號給他,懇請佛祖慈悲加持他們,不要讓他們墮入惡道;

第七、有些時候,放生是需要有一定經濟基礎的。那么,在條件不允許的情況下,師兄可以幫著抬抬啊。或者,夏天的時候,師兄可以在河邊海邊,對著那些爬來飛去的小蟲子念佛。

以上的這些,都是不花錢做功德的好法子,而且,都不是小事情。

如果師兄認為“有錢才能去做功德”,那么,窮人不就是沒有希望了嗎?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