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廣欽老和尚的忍辱之道


時間:2020/1/2 作者:王習訓

一代大德廣欽老和尚,法名照敬,俗姓黃,福建人。二十歲時出家於泉州承天寺,其剃度師為修苦行的瑞芳法師。

廣欽老和尚剛到泉州承天寺出家時,生活比較清苦,僧眾都要出坡。

一次收工回寺,由於飢餓,正值飯時,所以他就急於去齋堂吃飯。誰知這時,承天寺住持轉塵老和尚卻叫住他,讓他把出坡的工具都各歸原位。廣欽一時瞋起,丟下工具走出寺門,不想做和尚了。可沒走多遠,自省到自己行為的不妥,思忖到自己出家修行就要能夠吃苦耐煩。於是回返寺內,收好工具,向轉塵住持復命。住持對他說了一句話:“吃人不吃,做人不做,以後你就知道。”自此,廣欽刻苦自勵,再無退轉之念。他除了做出坡的工作外,還每天為大眾行堂,等人吃飽後,才撿些剩飯吃,有時還把桌上地上散落的飯粒收拾起來吃。寺院中砍柴煮飯、搬磚運瓦的粗活,他都搶在別人前面做,從無怨言。

如是做了十多年的外坡及雜役,改為香燈。有一次他睡過了頭,晚數分鐘敲板,心中慚愧,跪於大殿門口,向大眾懺悔。以後他不敢熟睡,夜間於佛前打坐,修成了不倒單。

受戒後,廣欽老和尚決意入山潛修。其後住山洞十三年,直至有所證悟才下山重返承天寺。他仍然不住寮房,要求守大殿,大殿是沒有床鋪的,他就天天晚上在大殿里禪坐。過了一段時間,轉塵老和尚為了考驗廣欽老和尚的功夫,就故意把大殿里功德箱的錢財藏起來,然後召集大家宣布說功德箱被盜了。大家最先懷疑的當然就是廣欽老和尚,因為大殿只有他一個人看守。廣欽老和尚既不表白自己是清白的,也不去懷疑其他的人,言行舉止一如既往。

於是舉寺認他為賊,覺得他這個號稱坐山洞十三年,還曾降伏老虎的人竟然做出這樣的事,都很鄙視他,數月白眼惡言交加。而面對如此屈辱,廣欽老和尚卻不辯解、不惱怒,若無其事。這樣過了數月之後,當家師和住持親自出面澄清了事實,並且當眾認可了廣欽老和尚的修行功夫。

一次,有些皈依的弟子去聽演講,認為講演的法師有影射批評廣欽老和尚的意思,於是忿忿不平,就上山說給廣欽老和尚聽,老和尚聽說之後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讓那個上山來講說此事的弟子去懺悔“誤會講演法師”的過失,並替那位法師解釋其言辭的佛法含意,告誡弟子假如今天人家指名道姓罵我們,尚要誠懇感謝,何況人家沒指名!然後老和尚還嚴肅曉以“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的大義,他稱讚那位法師“能在花花世界度眾生,實是菩薩”,並自謙說:“我還不敢去呢!”

又一次,有人向廣欽老和尚威脅說:“我的筆是很厲害的,假如不給錢,我就寫一篇文章罵你,把你的名聲搞臭,這樣就沒有人恭敬你了!”老和尚只安然道:“儘管登上去,隨你怎么寫,我不要人家恭敬,人家恭敬我,我要天天念大悲咒加持大悲水;人家不恭敬我,我正好靜靜念阿彌陀佛。”聽到這樣的回答,那人只好自討沒趣地下山了。

廣欽老和尚的聲望很大,因此承天寺每天就有很多人來拜訪老和尚。到底來的人是為什麼而來呢?有一天老和尚就笑著對弟子說:“人這么多,我們設法讓一些人回去。”弟子就說:“人既然來了,要怎么叫人回去呢?”老和尚笑著說:“我有辦法”。

我們一般人是有人來拜訪就喜歡擺出一副莊嚴的形象,讓人家參觀,很怕人家不生恭敬心。廣欽老和尚正好相反,當訪客很多的時候,老和尚就故意坐得彎腰駝背,頭歪歪的,又把假牙弄出去,流著口水,好像在打瞌睡。訪客們看到這樣的情形,都不免在心中大失所望,怎么會這樣呢?這就是赫赫有名的廣欽老和尚嗎?看這種樣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位高僧,倒是一個糟老頭子。於是都覺得很沒趣,失望之餘,紛紛轉回下山去了。看到這么多人離開之後,廣欽老和尚也不難過,反而笑著說:“這些都是來看外表,迷於事相的,也不是真要來求佛法的,果然都回去了。”

廣欽老和尚不僅自己的忍辱功夫修得好,而且還以此來堪驗弟子的用功程度。他平時大約早上六點,就會在寺里經行巡視,靜靜觀察,看什麼人拜佛念佛最認真,最早起來用功,然後就找那個最用功的弟子來,不分青紅皂白地先罵一頓,甚至說一些讓他冤枉委屈的話,由於老和尚演技很逼真,那位弟子聽了如果動心,甚至生氣起來,老和尚就搖搖頭,笑笑說:“我以為你多用功,這樣講幾句就受不了,唉!功夫還早咧!”

一次,寺院正在搞建築,大家都忙得疲憊不堪的時候,廣欽老和尚故意把一大盒原來已經分類好的鐵釘全部都搞混。然後說你們去把這盒鐵釘分大小尺寸揀好。當時有位弟子說了一句:“師父,現在是夜裡,況且大家都疲累不堪……”但是老和尚把面孔板起來說:“難道臨命終的時候還讓你選時間嗎?”弟子當時馬上跪下來,明白了老和尚的意思,回答說:“弟子現在就去揀。”然後勉力振作,抖擻精神,把鐵釘分一寸、二寸、三寸,大小分類,一直揀到下半夜,才把鐵釘都分好,然後去報告老和尚說:“弟子已經把鐵釘分好了。”老和尚卻說:“要揀,也是你的事;不揀,也是你的事!”一位弟子去懇求廣欽老和尚慈悲,幫她去掉“我相”的煩惱。老和尚聽了就說“好,好,好!”,但是並沒有採取任何的行動,如此一連幾天,也沒有什麼動靜。

有一天當很多政府官員、教授都來到承天寺拜見老和尚的時候,老和尚就叫那個要去掉“我相”的弟子到方丈室。弟子見了大家照常念阿彌陀佛,合掌打招呼。不料老和尚突然就用很誇張、古怪的動作來學這個弟子的合掌動作。弟子就趕緊跪在老和尚面前,老和尚就說:“這么多在家居士在這裡,你跪著是要讓人家折福嗎?”弟子不敢再跪著,趕緊站起來。老和尚反說:“你大膽!竟然站得比師長還高!”就這樣,跪也不對,站也不對,令這個弟子不知如何是好。

由於當天有很多人要求皈依,按照平常的慣例,皈依證都是由老和尚的弟子代寫,但是那天老和尚竟然向大家說:“你們看!她自作主張,皈依證都是她自己寫,目中無人,心裡哪兒在尊重師長,你們到底是要請我作證皈依?還是請她?”弟子一聽,就不敢再寫,趕緊把皈依證整理好,送到老和尚的面前,結果老和尚又說:“啊?說她兩句就生煩惱,不要寫了!統統要給我自己寫!這一大堆是要叫我怎么寫、怎么取法名!”那個弟子看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老和尚明擺著是要給她難堪,於是忍不住流了眼淚。老和尚一見如此又向大家說:“你們看!講她兩句就在流眼淚,她就是要讓人家說她很可憐!”弟子無奈只好閉上眼睛念佛。結果老和尚又說:“你們看!她在那兒眼觀鼻、鼻觀心,假裝很有修行的樣子!”在場所有的人都聽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弟子實在呆不下去了,想要逃離方丈室。不料老和尚又說:“跑哪兒去?給我停住!”弟子只好乖乖地呆下去。可是等到會客時間一過,老和尚竟然若無其事,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平平靜靜,還笑嘻嘻的,端牛奶給弟子吃。等到下午會客時間一到,老和尚又像上午一樣,開始這也不對、那也不對,嫌過來、嫌過去,嫌得令人不知如何是好,可是會客時間一過,他又若無其事。

最後弟子實在忍不住了,不知自己到底哪裡犯錯,所以一定要找老和尚問個明白。老和尚看她進方丈室,就故作一副驚嚇的表情,用手拍著胸說:“叫人家幫她去掉‘我相’煩惱,才講她兩句,就要來問問看!如果打她香板,豈不是要去叫警察!”

已經八十八歲的廣欽老和尚在客堂對某弟子說:“論人的是非曲直,心裡起不平煩惱,那就是自己的錯,自己的過失。不去管他人是非曲直,一切忍下,自心安之無事,那才對。自己也無犯過失,這是修行第一道,也是最上修道之法。師父不在時,遇事境緣,要記取師父曾說的教誡,忍之,心安之,這是最好的 一 帖藥。”老和尚還認為:“參學是在參自心,參我們的煩惱心、煩悶心、對人善惡是非的分別心,參我們對一切的境界不起分別,不起煩惱,得無煩惱心、無掛礙心,是心參。”老和尚又說:“一心念佛,最重要的要能忍辱,什麼事情不順眼,就把耳朵關起來,眼睛閉起來,裝著沒聽到、沒看到,睜一眼、閉一眼,對人要和顏悅色,再怎么說,修行就是忍辱這兩個字。”“誇獎讚美我們的,都不是明師,罵我們的,不管對與錯,才是真正的善知識。打擊我們的人,當他在刺激我們的時候,就是在成就我們的道業,這是逆增上緣。要藉此去磨練‘無我相’,要心能轉境而不被境所轉。此乃西方的資糧,要接受,要承擔,內心還要感謝他們給你一個修忍辱的機會,無忍不成道!”老和尚在客堂對出家眾開示說:“出家就是要在惡劣的環境中修,那些好的、快樂的順境,已經不必學了。修就是要修這些壞的、惡的,這些逆因緣,會啟發出我們的智慧與知識,成就我們的忍辱行,讓我們處處無掛礙。當我們的智慧發展到某一程度時,就能折服某一程度的煩惱,所以,越是會修行的人,越是喜歡在逆境中修。”“我們出家的意義就是要了斷恩怨,怨親平等,度他們一起成佛,這樣我們才會起平等慈悲心。”正如老和尚所說:“修行是為了自己修,是藉境來煉心”他曾訓誡說:“修行就是在修我們這忍耐性,修這種種逆境,凡事要能忍才是修行。舒適順意的境界有什麼可修?就是要在橫逆的環境去磨、去修,萬般事總要順別人的意思,事事忍辱,最後終會有好處,如果再分我是他非,煩惱就惹上來了。”八十九歲時,老和尚又對信徒開示說:“人家侮辱我、欺負我、占我便宜,如果我們能忍下來,不去斤斤計較別人占我多少便宜,也不去掛礙它,這樣,不但宿世業緣消除,且當下便能平靜無事,又能增長福慧,延長我們的壽命。”

從以上的文字中,我們可以看出來,廣欽老和尚修忍辱行如沐春風、如飲甘露,其修行的功夫是何等的了不起,他的胸懷是何等的光明磊落,忍辱境界是何等的逍遙任運,安然自在。可見他已經洞破世事如幻如化,以忍辱為法門,轉煩惱為菩提,是現世生活中一位自行化他,自度度人的大菩薩。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