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劉素云:最新《慈雲法語》之二


時間:2017/7/7 作者:長存善心

百川入大海 萬法歸極樂

劉素雲老師主講

2017年4月19日 講於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

今天是我來香港的第二節課,今天和大家交流的題目是“百川入大海,萬法歸極樂”。為什麼今天交流這個題目呢?我先跟大家說說這個因緣吧。

今年頭一個月,我記得是一月份左右吧,我心裡有一個小小的念頭,我用比喻來說呢,就像一盞燈泡又亮了。所以我覺得這個題目是不是能這樣說,是我2017年一點新的小體悟。我要把這個小體悟說給大家聽,與大家共同分享,以期共勉。

我想從四個方面來說這個題目。

第一個,千經萬論、三藏十二部是百川,《無量壽經》是大海。

每個都是扣咱們這個大題,不是“百川入大海,萬法歸極樂”嘛,那我得告訴大家,誰是百川,誰是大海,要把這個問題給大家說明白。

所以第一個題目我再說一遍:

千經萬論、三藏十二部是百川,《無量壽經》是大海。

大家都知道,佛教經典千經萬論,最後歸結到三藏十二部。三藏十二部的經典,可以說是浩如煙海。以我們人的壽命,假如說平均每個人按一百歲來計算,要想在這一百年的生命歷程里,把三藏十二部讀一遍,咱們不說別的,讀一遍,除非有龍樹菩薩那個本事,否則的話,你讀都讀不完。要想在一百年里把三藏十二部讀完,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有一句話,叫作“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我在這裡把千經萬論三藏十二部比喻作百川,把《無量壽經》比喻作大海,以此來說百川與大海的關係。什麼叫百川,什麼叫大海,咱們明確了。

下面再說說百川與大海的關係。

也就是說藉此比喻,說明千經萬論三藏十二部與《無量壽經》的關係。為了把這個問題說明白,我們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無量壽經》。既然《無量壽經》是大海,那我們就要認識,為什麼說《無量壽經》是大海?為什麼我不說《無量壽經》是百川呢?

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四十九年,在四十九年的時間裡,世尊說了很多經,那哪一部經是最重要的呢?換句話說,哪部經是世尊所說經典里的第一部經呢?

隋唐時代,有祖師大德提出這樣的問題,就是世尊四十九年所說的經,哪一部經可以代表世尊一生的經教?就是三藏十二部里,哪一部經能代表世尊一生所說的經教?那這個是最高的了,這些大德們幾乎都公認《大方廣佛華嚴經》,就在這個問題上是沒有爭議的。無論哪支、哪派,都一致贊成《華嚴經》是世尊四十九年所說的最重要的一部經。換句話說,《華嚴經》就是所有經教的根本法輪。這是一個說法。

就像一棵大樹一樣,《華嚴經》是根,是本。

你看,我們先把佛經的根和本找出來了,不就知道哪一部經最重要,哪一部經是第一部經了嘛。所以,這個沒有任何異議的,一直到現在還是這樣,《華嚴經》是根,是本。

我們知道,《華嚴經》最後是普賢十大願王導歸極樂,這就是《華嚴經》的奧妙所在,奧妙無窮。你再說多少個妙,你都表達不出來。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導歸極樂,這是《華嚴經》的奧妙所在。妙!妙極了!

我們學佛,要知道釋迦牟尼佛這一時教的中心思想是什麼?這個問題可能有點生,接觸的比較少。我再說一遍,就是釋迦牟尼佛這一代時教的中心思想是什麼?我告訴大家,師父講經說得很明確,就是淨土。淨土是釋迦牟尼佛這一代時教的中心思想。就是這一點,有多少學佛人真正認識到了?在《華嚴》會上,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帶領華藏世界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到哪去?到極樂世界去拜阿彌陀佛。

大家都知道華藏世界的教主是毗盧遮那佛,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毗盧遮那佛心胸、心量多么廣大。他做教主的華藏世界,文殊、普賢菩薩把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帶到極樂世界去拜見阿彌陀佛,毗盧遮那佛積極支持,非常歡喜。我們再說一句,實際上,阿彌陀佛、毗盧遮那佛是一不是二,只是不同的法身、報身、應化身,不同而已。

所以,古大德說,佛法的頂尖,他的尖端,我們從《華嚴經》就追到了《無量壽經》。為什麼?這個大家都知道,就是《華嚴經》《無量壽經》《佛說阿彌陀經》這三部經實際上是一部經。《無量壽經》是《華嚴經》的中本,《佛說阿彌陀經》是《華嚴經》的小本,他是這個關係,所以這三部經是一不是二。那你想,《華嚴經》是根,是本,那《無量壽經》是不是也是根,也是本?!

我們在這裡說,佛的經典有一乘經典,我們平時接觸比較多的,都說大乘經典,可能說一乘經典的時候不是太多。我現在在這裡,把師父講的,佛的一乘經典是哪幾部經,告訴大家。

佛的一乘經典有三部。一部是《華嚴經》,一部是《法華經》,一部是《梵網經》,這三部經是三藏十二部里的一乘經典。

那再說說一乘經典是乾什麼的。一乘經典就是讓你一生成佛的經典。就這么一句話高度概括了,一乘經典是讓你一生成佛的經典。我們把它拆開來說,一乘經典是讓眾生成佛的經典,而且是一生成佛的經典。所以說,一乘經典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既然我們知道了這三部經是佛所說的一乘經典,那么大家說,《無量壽經》肯定是一乘經典,因為他是《華嚴經》的中本嘛。所以就這樣我們一步一步來推,最後推到了《無量壽經》不但是《華嚴經》的中本,而且《無量壽經》是佛所講的一乘經典,是讓眾生一生成佛的一乘經典。因此,我們現在推到這兒,能不能看出來,《無量壽經》推到了第一位,這個位置是非常重要的。

最後我們的結論是什麼?《無量壽經》是世尊四十九年所說三藏十二部經教里的第一經。這個位置咱們就明確了。

有這樣幾句話,說:

此是淨宗第一經,

詳賅圓頓括三乘。

若非夙植福兼慧,

雖欲暫聞亦不能。

此事本來也太奇,

頓教一念越三祇。

佛雲難信誠難信,

萬億人中一二知。

這句話我簡單給大家解釋解釋。就一個意思,就是說,能知道這個事兒的一億個人里,能有一、二個人知道就不錯了。為什麼說是難信之法呢?就難在這裡。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如來,應化到無量無邊的佛世界,也有應化到三途六道的,這個是眾生應以什麼身得度,佛菩薩就示現什麼身來教化眾生。那么,佛菩薩示現各種各樣的身來度化眾生,他以什麼來教化眾生?以什麼來接引眾生?以什麼來幫助眾生成佛呢?就是以這一部《無量壽經》。

所以,我們現在就再明確一下,《無量壽經》是所有經教里的頂尖兒,尖端。剛才我們說是第一經,把這位置定了。現在我們再提升一步,《無量壽經》是一切經教的頂尖兒。這個我們是一定要知道的。

每一個佛菩薩,不管他以什麼身來度眾生,一定要宣講《無量壽經》的。沒有一尊佛不宣講《無量壽經》。所以,從這幾個層次,我們可以看出《無量壽經》的重要地位、重要作用和它的妙不可言。

我們把千經萬論、三藏十二部比作百川,把《無量壽經》比作大海,百川入大海是最奇妙、最圓滿的歸宿。百川入大海,大海納百川,這是一幅多么美麗壯觀的畫面。

這是我要講的第一個,三藏十二部是百川,《無量壽經》是大海。三藏十二部,最後要歸於《無量壽經》。是不是這么個意思,這么個層次,大家琢磨琢磨。這是我要講的第一個。

第二個,八萬四千法門,無量法門是百川,淨土念佛法門是大海。

我再說一遍,第一個剛才講完了。這是第二個,八萬四千法門、無量法門是百川,淨土念佛法門是大海。

說到淨土念佛法門,讓我們重新重溫一下下面這一段兒,讓我們每個修學淨土法門的人都倍感親切的話。

我把這一段話,這是佛經里的原文,給大家讀一下:

“夫淨土法門者,乃一乘了義,萬善同歸,三根普被,凡聖齊收,橫超三界,徑登四土,極圓極頓,不可思議之微妙法門也。”

這一段話大家一聽就知道,這是對淨土法門的高度讚嘆,可以說讚嘆到極處了。

在這裡,我想重點說說這么幾個關鍵字,都是這一段話里的,跟大家重溫一下。

第一個詞是“一乘了義”。

這裡面包括兩個層次,一個是一乘,第二個是了義。

先說一乘。

一乘就是佛乘,這個可能很多人不是太知道的,一乘就是佛乘。這個法門是叫人成佛的,而且就在這一生中成佛,就是今生成佛,不等來生,這叫一乘。

《法華經》方便品里有這樣一句話,是說:“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這就告訴我們一乘法是什麼意思。在這裡,我剛才做了一個簡單的解釋。

剛才說的這幾句是偈子,非常重要。換句話說,佛講二乘、三乘,是方便說。那一乘是什麼說呢?他的名字叫真實說。

有人說,老法師講的不是一乘法,實際他沒聽懂。這么多年師父講法,他是先說的方便說,後說的真實說。我這么說,你們體悟體悟,是不是這樣?從2014年到現在,前面的咱們不說,咱們就說最近的這三年,師父講的就是一乘法,就是教眾生怎么樣一生成佛。但是很多人可能沒有注意。

我再說說這兩個說。佛說法有兩種說法,一叫方便說,就是你應以什麼身得度,佛就說什麼法,就示現什麼身嘛。是不是這樣?就像咱們教學似的,他讀博士了,你給他講國小一年級的課,那也不行啊。他一年級的國小生,你給他講博士的課,是不是也不行?所以佛說法是循序漸進的,是契機契理的。你眾生是什麼根性,佛就給你說什麼法。

師父現在這三年說的,完完全全是一乘大法,叫眾生一生成佛。這個一生成佛,實際上就是教眾生怎么樣從此岸到彼岸。此岸是什麼?娑婆世界,六道輪迴。彼岸就是涅盤,回歸常寂光土。這就是這三年師父所講的經,告訴我們的重點中的重點。

再說說了義。

什麼叫了義?就是你學了就受用的,我這是大白話兒解釋的。學了就受用的,就叫了義。學了不受用,就是不了義。就這么簡單。你學了多少多少經教,你一點沒受益,那他就是不了義的。你哪怕學了一點點,就這一點點你都受益了,這一點點能讓你今生成佛,他就是了義的。所以,學佛不用貪多,關鍵是你學沒學明白,學沒學對路,這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們學佛最後歸宿到哪兒?肯定是歸宿到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四土,我們念佛人去極樂世界沒有四土之分,你都去了,你去一土等於你都去了。所以說,我們去了西方極樂世界,你是三不退菩薩。

有的人說,去西方極樂世界又下來了,那下來他是來度眾生的。是不是?他帶著使命的,他不是又回到凡夫,而又去搞六道輪迴了。有些人在這些問題上,認識有點誤區,這個好好聽經,慢慢就聽明白了。

剛才我說三不退菩薩,大名叫“阿惟越致菩薩”。哪三不退?第一,位不退,他不會掉下去了;第二,行不退,他不會再搞別的去了;第三,叫念不退。阿惟越致菩薩就是三不退菩薩。

這是第一個,一乘了義。我給大家解釋了,什麼叫“一乘”,什麼叫“了義”。

第二個名詞,我想給大家說說“萬善同歸”。

這裡面也是兩個層次,一個是萬善,一個是同歸。這個“萬”是表什麼的?是表“圓滿”的意思,它不是一個具體的數字,是表示圓滿的。世出世間一切善法,歸哪裡?歸阿彌陀佛。這回要記住,世出世間一切善法,最後往哪歸?歸阿彌陀佛。那阿彌陀佛是什麼?阿彌陀佛是我們的性德,這性德是永久不變的,它是永恆的。記住,歸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性德。阿彌陀佛是我們自性的名號。所以現在,你知不知道,每天我們念阿彌陀佛,念誰呢?念你自己呢。因為阿彌陀佛是咱們自己的自性名號,不是念別人。這個搞明白了,讓你不念阿彌陀佛,你能做得到嗎?因為你知道了,啊,原來念阿彌陀佛是念我的自性名號。好好念吧,沒虧吃,占大便宜。什麼大便宜?到極樂世界去作佛,親近阿彌陀佛。你說你來到人世間走一回,最後你占的是最大最大的便宜,你一點虧不吃。

釋迦牟尼佛在《無量壽經》上,用兩個字來解釋佛的意思。

咱們有同修問:劉老師,究竟什麼是“佛”呀?我給大家解釋的就是,佛是覺悟了的人,就是覺者、智者,這都可以。

釋迦牟尼佛給眾生解釋什麼叫“佛”?用了這么兩個意思,也是兩個字吧,一個是“光”,一個是“壽”。釋迦牟尼佛是用“光”和“壽”來告訴大家,“光”和 “壽”就是“佛”。這回大家可能又有個新的收穫,知道了什麼叫阿彌陀佛,什麼叫佛。

“光”是代表什麼?“光”是代表空間,“壽”是代表時間。所以說,空間是無量的,時間是無量的。那極樂世界,《無量壽經》說的不就是 “無量”這兩個字嘛。你說“光”有壽嗎?沒有,是無量的。“壽”有壽命嗎?有時間限制嗎?沒有。為什麼叫《無量壽經》?我們聽了這節課,應該把這幾個關鍵的地方,把它搞清楚。

所以,我們念的每一句阿彌陀佛,他都和你的自性緊密相連。你念佛是把你的自性佛念出來,你最後回歸西方極樂世界。比如說你坐的蓮花,不是別人的蓮花,不是阿彌陀佛給你準備的蓮花,是你自己念佛念的那朵蓮花,蓮花上是有你名字的。阿彌陀佛是拿著你自己念的那朵蓮花,來接引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

如果你念佛越精進,你的那個蓮花就越鮮艷,它的個頭越大。就是這樣。

如果你最後又改換門庭了,我不念佛了,我念別的去了,你那朵蓮花就逐漸逐漸地枯萎了。你沒有蓮花了,你也不念阿彌陀佛了,自然你就去不了極樂世界嘛。就是這么非常簡單的一個道理。

所以,我們念的,就是念我們的自性。然後我們的自性仍然回歸,自性回歸到自性。可以這樣說吧,你把你自己的自性念出來了,你自然就回歸自性了。這是第二個詞句吧。

第三個詞句,我想給大家說說“三根普被。”

後面這個字有念“bei”(ㄅㄟ)的、也有念“pi”(ㄆㄧ)的。咱們就恆順眾生吧,怎么念都對,“三根普被(bei、ㄅㄟ)”也行,“三根普披(pi、ㄆㄧ)”也行。它後面還有四個字,叫“凡聖齊收”。

這裡講念佛法門所應的機,所教化的對象,就是這個法門,它適合教化哪些眾生。我再用白話來說,這個法門對哪些眾生比較適應。“三根”是指上、中、下三根。上根是大乘根性,中根是緣覺根性,下根是聲聞根性,所以它三個根是有區別的。那佛所說經教,他就根據眾生的根性不同,而應機說法。

所以有的同學可能說,師父講法的時候,有的時候,這個事兒,師父是這么說的;可能過一段時間,在另外的一次講經說法裡,這個事兒,又有另外的一種說法。可能有同學不理解。這就是師父所面對的聽眾,有哪些聽眾,是什麼根性的,對這些根性怎么說法,是有區別的。不是說,一會兒這么說,一會兒那么說。有深有淺。說白了,就是有深有淺。對層次高的、大根性的,上根的,那就說上根的佛法;對下等根的就說下等根的佛法,慢慢地往上提升,就是這樣的。

這八個字里,我特別要告訴大家,後面那四個字非常重要,“凡聖齊收”。“凡”,我們就是凡唄,凡人嘛,凡夫嘛。“聖”,是聖人嘛。比如說文殊菩薩、普賢菩薩,這都屬於聖人之列的嘛。“凡聖齊收”,有的同修說,文殊菩薩、普賢菩薩那都是大聖人,那當然去極樂世界了,理所當然。我們這些小凡夫,也能去極樂世界嗎?你信不信佛所說的話是真的?你有沒有懷疑?

我是一點不懷疑。我現在是凡夫,但是我堅定不移地相信,阿彌陀佛一定能接我去西方極樂世界。因為佛有願,四十八大願都說到這兒了,“凡聖齊收”。凡夫可以去極樂世界,聖人也可以去極樂世界。你不要小瞧,你把你自己打到凡夫那個行列里了,你就認為去不了,那你就自己關上自己去極樂世界的門了。

還有四個字叫“橫超三界”。

我記得師父在講經的時候,這個方面給大家舉了一個例子。就說那個竹子,竹子裡面有蟲子,蟲子想出來。聰明的,我這么說的,聰明的蟲子,它往上爬,爬到最後頂尖、還嫩,它一嗑,那竹子就出洞了,它就出來了嘛。它是這么出竹子的。那個笨的蟲子,它就擱那裡,嗑嗑這兒,嗑嗑那兒;再嗑嗑那兒,再嗑嗑這兒,一直也嗑不出洞。嗑不出洞,它就出不去。

你說是怎么樣快呢?橫超三界。你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橫著嗑,我就可這一個地方嗑,你自然就出去了嘛。所以說,不用一層一層地爬台階,就不用了,咱們淨土念佛法門這是一個最大的優越性。

有的人說,我學別的法門,我也能成佛。是不是這樣?是,只是時間長短不同,機緣不同。你比如說,二十八層天,你要一層天一層天地往上上,而且要斷煩惱,你這個多難。我們淨土念佛法門真是難信易行,只要你真心誠意地念這一句阿彌陀佛,你就一生成佛,多么簡單。

所以我過去說,念佛成佛,說難也難,難於上青天;說易也易,易如反掌。所以說,是簡單還是複雜?你把它搞複雜了,那就複雜無比;你把它弄簡單了,那就非常非常簡單。在我看來,我覺得成佛不難,成佛比得人身更容易一些。

還有一個詞叫“徑登四土”。

“徑”是什麼意思?快的意思,快捷、快速。“登”,登高。“四土”就是剛才我說過一句,西方極樂世界不是分四土嘛。這四土呢,大家都知道,凡聖同居土、方便有餘土、實報莊嚴土、常寂光淨土,就是這么四土。

我們念佛人,哪怕你是下品下生,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你都“徑登四土”。四土即一土,一土即四土。你這個待遇,是享受得太高了!你說這個大方便條件,我們不用,你是不是有點太愚痴了。

淨土法門的殊勝之處在於,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一個是阿惟越致菩薩,三不退位;第二就是徑登四土,這是最最殊勝的地方。沒有障礙,你想從這個土去那個土,中間是沒有障礙的,你來去自由。它沒有空間維次,統統都能見到。這是這一個詞句。

還有一個“極圓極頓”。

兩個字,一個是“圓”、一個是“頓”。前面都加了個修辭字“極”,“極圓極頓”。那就說,還有沒有比這個法門更圓、更頓的了?沒有了。這就是圓頓的頂尖了。它是不可思議微妙之法門。

乾隆時期,有個居士叫彭際清,這個大家都非常熟悉了。彭際清居士說,這個淨土法門,是無量劫來稀有難逢的一天,就這么稀有難逢的一天,叫你碰到了,你說你幸不幸運?你的福報有多大?你的根基有多么厚?這一點,說得一點不假,這是真話。碰到這個法門,你就很難得、很難得了,然後你又信了,那就更難得、更難得了。只能說你福報太大了,你根基太厚了,否則的話沒法解釋。

為什麼一萬個人遇到這個法門,有多少人真信的?大德們說,一萬個人念阿彌陀佛,有三五個人去極樂世界就不錯了。現在師父不說嘛,一萬個人里有一二個人去就不錯了。

為什麼念佛的人那么多,去極樂世界的少?就是這個疑。信念不堅定,所以去這一二個,肯定是堅定分子。他絕對不會換題目,絕對不會拐彎的。他一條道走到底,這一條道往哪走?回家。哪是家?西方極樂世界。

你一拐彎,去繞扯,繞扯來繞扯去,說不定你就繞扯到六道里了,再具體點說,那可能就繞到三惡道去了。何年何月再能有出頭之日?那就太難說、太難說了。

所以,每次我跟大家見面的時候,我就告訴大家,好好念佛呀!好好念佛呀!好好念佛呀!

有的同修說,老師,每次我們問您問題,你都告訴我們好好念佛,你怎么不告訴我們點別的呢?我真地告訴大家,我是念佛受益的!我覺得,念佛真好!真受益!所以,我要把最好的那個東西我自己留著,我把第二、第三、第四告訴你們,對不起你們。就是念佛好,就是念佛能解決生死輪迴,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你要信,你今生就回家。你要是不信,那就繼續在六道輪迴。那就是你個人的因緣了。

所以說,佛告訴我們這么“極圓極頓”的大法,我們不把這個機緣抓住,等喪失了以後,你在六道里輪迴,尤其你去了三惡道,到那個時候,你後悔就晚了!

我不知道你到了這些個道以後,如果有靈,你可能想,哎呀,那時候劉老師告訴我們“念佛呀!念佛呀!”我們為什麼就不理解呢?就希望老師再告訴我們點新鮮的。

我告訴你們,沒什麼新鮮的。你每次問我,我就告訴你這個,好好念佛!這是我對你最負責任、最負責任的話!我告訴你們別的,一千句、一萬句,都不如這一句話重要!好使!管用!它能讓你們成佛!

念佛法門乃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總持法門。一代時教,皆念佛法門之註腳也。

這句話聽明白沒?我們都有文化,什麼叫“註腳”,就是解釋唄。

在這裡,我給大家再舉一個通俗的例子來說。

比如說,我們建橋,是不是有主橋,還有叫引橋。那你想想,這引橋是起什麼作用的?是不是你比如說,車、人,尤其是車通過引橋,才能上到這主橋上來。咱們這個法門,念佛法門就是這個主橋,其它的經教、法門就是那個引橋。那些個經教、那些個法門都是方便說,然後把眾生接引到這個主橋上來,由這個主橋回西方極樂世界那個真正的家。

我不知道這個例子舉的是不是貼切。這樣你就知道,主橋和引橋,它們之間是什麼關係?“註腳”嘛,這裡用的是“註腳”。注意的那個“注”, 腳兒的那個“腳”,手腳的“腳”。你想想這兩個字,“註腳”是什麼意思,你不就明白了嘛。

如果我們不信,捨棄總持法門,而去修學“註腳”法門,最後有四個字,這是大德們說的原話,不是我說的。四個字是什麼呢?“非愚”與“即狂”。如果你捨棄這個總持法門,你去修學那個“註腳”法門,你“非愚即狂”。 “愚”, 愚痴的“愚”,“狂”,狂妄的“狂”。

大家琢磨琢磨這幾個字,它的涵義有多么深。我們聽了這節課,我覺得好多重點東西,我該點的我都點了,但願大家能夠聽進去,能夠解決你們修學當中所遇到的實際問題。

我們把八萬四千法門、無量法門比作百川,把淨土念佛法門比作大海,百川入大海,大海納百川,究竟圓滿的歸宿。這是我講的第二個百川。誰是百川?無量法門是百川,誰是大海?淨土念佛法門是大海。這是我講的第二個重點問題。

這個問題,最後那句話很重要,告訴我們,這是究竟圓滿的歸宿。那你入大海了,這大海是哪啊?不就是你的自性嘛,自性大海嘛。所以說,這是圓滿的歸宿。這是第二個方面。

第三個方面,千佛萬佛無量諸佛是百川,阿彌陀佛是大海。

第三個百川與大海,千佛萬佛無量諸佛是百川,阿彌陀佛是大海。

《無量壽經》里對阿彌陀佛有這樣的讚嘆,是這么說的,說:

阿彌陀佛威神光明,最尊第一,十方諸佛所不能及。阿彌陀佛光中極尊,佛中之王。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沒有不讚嘆阿彌陀佛的,沒有不嚮往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的。這個,我們讀《無量壽經》都很熟悉,這是《無量壽經》里對阿彌陀佛的高度讚嘆,這幾句話完全都概括進去了。你想想,還有什麼更高的話讚嘆阿彌陀佛?你找不著了。真是,把詞該用的都用到了。

我們讀到這一段的時候,難到你不讚嘆阿彌陀佛嗎?另外,我們讀《無量壽經》,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我們心裡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家想,如果阿彌陀佛沒有這個四十八大願,末法眾生真是走投無路。你們想,是不是這樣?這就說明,阿彌陀佛為了救度末法時期的眾生,真是拿出絕招來了。這個絕招就是四十八大願。你想想,末法眾生該多么剛強難化。

我幾次跟大家交流說,我都深深體會到了,末法眾生剛強難化。但是後面得跟著,再難化也得化,化一個是一個。這就是諸佛菩薩來到這個人世間,來到這個娑婆世界的使命。你的使命就是這個,所以再難化也得化,就是這樣的,要堅定不移地化下去。

我們讀四十八大願,一定要升起無限的感恩之心。

我這裡說的是,無限的感恩之心。我們對阿彌陀佛,對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你怎么樣感恩都不過分。真是這樣的。我就深深地體會到,阿彌陀佛,真是太慈悲、太慈悲了!末法眾生沒有這四十八大願,那你就在六道里輪迴吧,而且絕大部分時間是在三惡道里。折騰吧,頭出頭沒。你是不是這樣?我們想一想,你這一生遇到佛法,你得度了,你首先感謝誰呀?感謝阿彌陀佛!感謝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

阿彌陀佛是我們的大悲慈父。

阿彌陀佛是我們的大悲慈父,時時刻刻關注著這些迷了路的、找不著回家路的孩子們。慈父和孩子的關係,不是慈父不關心我們。你們仔細想一想,阿彌陀佛慈父,每天站在大門外,往遠望,望什麼?望他這些迷路的孩子們,又有多少回來了,找著路了。回來一個,阿彌陀佛心生歡喜,回來十個更歡喜。他希望所有的迷了路的孩子們,都能找到回家之路,都能回到西方極樂世界這個快樂無比的家來。

阿彌陀佛用他那無與倫比的光明,為孩子們照亮回家之路。

可是我們有的孩子迷得太深,看著這條光明大道,他還去走那黑呼呼的小路,他就不知道奔這個光明大道。所以我們的慈父流的都是血淚,那都不是水淚、眼淚,流的都是血淚。慈父著急呀,他希望他所有的孩子們都快快回到家門。

因此,我前一段時間,我說了那幾句話,可能引起了比較大的震動。

我說,阿彌陀佛是我們的親人。

第二句話,阿彌陀佛是我們唯一的親人。

第三句話,阿彌陀佛是我們唯一可以依靠的親人。

三句話是遞進關係,一句話比一句話的層次高。是不是?那裡有幾個修辭詞,你們仔細琢磨琢磨。

現在我又加了一句,四句了。

阿彌陀佛,是我們唯一可以依靠的、能夠救度我們出離苦海的親人!最後加這一句,我再重複念一遍。

阿彌陀佛,是我們唯一可以依靠的、能夠救度我們出離苦海的親人!

同修們,仔細品味一下,我這幾句話的深刻含義吧。如果這幾句話能說到你們心裡去,你們能夠接受這四句話,我想你念佛的功夫會迅速提升的。

把這幾句話聽明白了,你今生能夠把自己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毫無保留地交給阿彌陀佛。你緊緊地靠住阿彌陀佛,你今生一定回歸西方極樂世界,去親近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慈悲,把海賢老和尚派遣到娑婆世界,為苦難眾生表法,一表表了一百一十二年。阿彌陀佛慈悲,海賢老和尚慈悲。

是不是這樣?我們前段時間看老和尚的光碟,我不知道是不是颳了一陣風。我希望海賢老和尚的光碟,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每一年都在影響著我們,不要把它當作一陣風。這陣風,大家都看,我也看,要不人家一問海賢老和尚,我說不知道,挺過意不去的。不是這樣的。實實在在地聽,實實在在地學,實實在在地用,這才是真的。

我聽老和尚的光碟,大概聽了二、三千遍吧。我覺得每聽一遍都有新的收穫。都想這一段話,我怎么原來沒聽著呢?每一次都有新的收穫,都有新意。所以老和尚的光碟,看起來很簡單,就是念佛。有的同修曾經說過,劉老師,那海賢老和尚不就是告訴大家念佛嘛,那我們就念佛得了唄,聽那么多遍幹啥呀?我說,聽一遍和聽十遍和聽一百遍,它的感受是不一樣的。你要隨幫唱影地去聽、去看,你啥收穫也沒有。你認真地把它聽到心裡、看在眼裡、實實在在落實在你行動上,你會受益無窮的。

咱們在座的可能有些同修,看了好多遍。我不知道你們的感受是什麼樣的。如果現在有些人放鬆了,我希望你時不常的把老和尚的光碟,再拿出來溫習溫習。

現在你想,咱們師父說,現在佛法需要有人說出來,更需要有人做出來。誰在說?師父在說。老人家九十一歲高齡了,還在說。誰在做?海賢老和尚做出來了。

問題是,師父說的,我們聽懂沒有?海賢老和尚做的,我們做到了沒有?看沒看明白?

沒關係,嗓子有點發緊。可能這段時間看護我老伴子,有點體力透支。來了以後天氣又比較熱,沒關係,和大家交流這幾堂課,我一定會堅持到底的,大家別擔心。我把語速放慢,聲音放低,和大家慢慢地說。

老和尚這個表法形式,師父非常讚嘆,我也非常讚嘆,太高明了!

因為我這些年,尤其是我姐姐往生之後這幾年,我是在罵聲中成長的。因為有人在網上說,劉素雲是個大騙子,這個姐倆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姐倆一起在騙我們。

所以,我看了老和尚這個光碟以後吧,我就特別受益。我就想,老人家的表法形式太高明了!不顯山不露水。是不是?神不知鬼不覺,我就念我這一句阿彌陀佛,我就開荒種地。你說誰注意他?

我吧,可能就是因為你出名了,名聲在外了,關注你的人就越來越多。我是這樣想的,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讚嘆你,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反對你。所以,我的態度就是,你讚嘆我,阿彌陀佛!你對我的一種鞭策。如果你罵我、毀謗我,阿彌陀佛!你在幫我克服貢高我慢。

因為我剛出名的時候,小刁不就提醒過我嘛,說,大姐呀,師父把你講出名了,你可別飄起來呀。我說不會的,我上哪飄去?我也飄不起來。我說什麼時候我飄,等我往生了,從大煙囪爬出以後,我到虛空法界去了,那時候就任我飄遊了。哪裡需要我,我就去哪裡。

所以我說人家罵我,是不是好事?是好事。你剛露點頭,你想貢高我慢了,哎呀,我比誰都強,我是劉老師,怎么怎么地,咔,幾句謾罵,給你嗨回去,你還貢高我慢嗎?所以我說,你讚嘆我,阿彌陀佛。你罵我、毀謗我,我也阿彌陀佛。所以這幾年很順利就過來了。

對照我的遭遇,和海賢老和尚一對比,所以師父一讚嘆,我就想,海賢老和尚真是大智之人吶。什麼叫大智慧?老人家是大智慧呀。你說,一百多年不聲不響,念了一輩子阿彌陀佛,給那么多眾生做了好榜樣。往生前不出名,往生後名出大了吧,是我們佛門的榜樣。對不對?你說頭一天,人家還幹活呢,當天晚上老人家自己不聲不響地回家了,往生了,太瀟灑!太自在了!

後來我就想,這大菩薩們表法,真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啊。

我姐臨往生之前和她往生之後,這個表法真是讓我心靈上震撼!我真不知道我姐能表演到這種程度。說實在的,就那么一個老太婆,最後能把法表演到這種殊勝無比,我真是發自內心的讚嘆!

別人說我大騙子,她說她姐是觀音菩薩。我不管你怎么說,我心裡有底,我姐就是菩薩,她就不是凡夫。從我姐走一直到現在,我一點不回頭。你別人怎么罵我,我也這么認為,而且我認為我姐是在為我鋪路,給我做樣子。是不是?姐姐是這樣走的,給眾生這么大的福報。因為我姐走的時候,是帶了無量無邊的眾生。我倆沒經過交流,結果我姐告訴我,小雲吶,我這次往生啊,給我的任務是,帶無量無邊的眾生回歸西方極樂世界。我接上話茬了,我說姐,對!跟我也這么說的。你說誰跟我姐說的,我不知道。誰跟我說的,我也不知道,但是這個意思完全扣上了,都是要帶無量無邊的眾生回歸西方極樂世界。

為什麼我這么堅定?我姐給我做樣子了。我不會回頭的!我不會改換門庭,我也不會改換法門!我不拐彎,我也不換題目,一直走到底!因為我知道,我回家這條路,阿彌陀佛設計好了。咱們的老法師----恩師,都給鋪上紅地毯了。這是第二條吧。第三條,師父在前面領著呢。你說這么殊勝的因緣,我們不珍惜,把它放棄了,那沒辦法,那你就是福報不夠了。

所以,我就下定決心,沿著阿彌陀佛這個回家路,踏著師父老人家為我們鋪的紅地毯,緊跟在師父的身後,順順利利地回歸西方極樂世界。

這就是我的念兒,如果說,劉老師你還有啥念頭?我就這一個念頭,別的和我一點關係沒有。就是這樣的。

所以,我這次和大家交流,應該這樣說,我出來一次實在是非常艱難。這次都掂量多長時間,都拔不出這個腿來。因為我老伴這個老年痴呆症,日漸嚴重,時時刻刻離不開人,我是24小時的專職護理。就是這樣。所以這次來,師父老人家都看出來了,說,劉老師這次來,有點疲勞。這是真的,就是長時間地超負荷的這個運作啊,有點體力透支,但是不影響大局。我既然出來了,我該和同修說什麼,我就一定要把它說完。除非是,假如我正在跟大家交流呢,阿彌陀佛來了,我會向大家報告的,我說,諸位同修們,阿彌陀佛來了,我要跟佛回家了!拜拜!我會告訴大家的。但是我估計,我這七堂課沒講完之前,阿彌陀佛不會來接我的。

如果還有我的任務,阿彌陀佛不來接我,我繼續為大家好好地服務。如果我到時間了,我該回家了,阿彌陀佛來接,不管何時、何地,那我都一分一秒不待耽誤的,立馬跟佛回家。

你們不要擔心我!剛才嗓子確實一個是有點上不來氣,中氣不足。再一個,嗓子好像有點堵著,這不又好了么。我心裡默念:阿彌陀佛加持我,讓我把課順利講完。龍天護法護持我,讓我把這次使命好好地完成。

這個世間啊,就是一個大舞台。我們每個人,包括所有的眾生,都是在這個大舞台上來演戲,我們都是演員。有時候我說呀,我們都帶著使命來的。

佛友們就說,劉老師,你是菩薩再來,你帶著使命來的,我們不是。我告訴大家,不對,每個人都是帶著這個使命來到這個人世間的,只是使命的內容不同而已。咱不往大了說,就說小的吧,你來到這個人世間,娶妻生子,那不也是使命嗎?你一學佛,你度眾生,那不就使命更多了嗎?任務更重了嗎?所以我們要承認,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間都是帶著使命的,都要演戲的。

你比如說,我姐這次往生,事先佛菩薩那個安排啊,特別周到。因為我脾氣特別暴。你們現在看我劉老師挺溫柔的,實際我是一個剛烈脾氣的人,現在能夠變到這樣,是學佛學的,我沒學佛之前我不是這種性格。

那個阿彌陀佛啊,諸佛菩薩知道我的脾氣秉性,怕我到時候發急,所以事先告訴我,有障礙,遇到障礙的時候“以靜制動”。以靜制動,說了好多具體的,都很簡潔。我當時就領會到了,這佛菩薩在安排我,遇到事情的時候,我應該用什麼態度。結果我姐往生那大障礙非常大,至親至愛的親人嘛,我的孩子,我姐的孩子,你說是不是至親至愛的親人?是他們站出來障,都橫著膀子跟我叫號,要給我報警,讓公安局來抓我,讓我蹲監獄,共產黨員搞迷信。這要是佛菩薩事先不提醒我、不安排,我應該用什麼態度來對待?那我肯定急眼。你們敢影響我姐往生,我跟你拼了!我就得這樣來處理。

因為有佛菩薩的安排呀,所以我就以靜制動了。你們咋跳噠,我不慌不忙。你說要給你大姨按摩按摩,我說快點,誰趕快去給你大姨找個按摩師,現在就來按摩。那個時候,說這個話的時候,我姐就差兩小時往生了,就快到點了,這還這么障著呢。待會兒又說,我大姨得運動運動。我笑呵呵的說,我看也是,買個腳踏車,把你大姨一條腿掫上腳踏車,推到外面轉兩圈兒,運動嘛。反正你說啥,我都不慌不忙的都給你對付過去了。這要擱以往,我可不是這個態度,你給我一邊待著去!那我就得對陣。這把一點沒對陣,結果我姐往生,應該說這個障礙就克服了。而且我告訴大家,這個障礙是我姐表法的一個內容,這事先都告訴我姐我倆了,我倆心裡特別有底兒。所以一步一步,怎么回事兒怎么回事兒,都安排得妥妥噹噹的。

所以說,誰是大智者?阿彌陀佛,諸佛菩薩。沒有諸佛菩薩,我哪知道還以靜制動,我肯定以動制動,你動我比你還動。你有本事聲大,我比你還能喊。是不是?你不讓大聲念佛,我非得大聲念佛。這次我就沒跟他們較勁吶。你說怎么的,不讓念佛,對對,大家小點聲念,我跟佛友們說。我這面讓小聲念,那面說了,小聲也不行,得睡覺,意思讓我姐得睡覺。我說好好好,諸位佛友,咱不念佛了,讓老人家睡覺。結果我姐非常大聲地說:大聲念佛,我聽不清楚。人家老人家發話了,這回誰敢攔?念唄,我姐一個表情,一個動作,我記憶猶新。抬臉一瞅,那是我姑娘,她大姨一抬臉一瞅,就這樣,今天就是度她的,就這個口氣。你說佛菩薩是不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所以說,我們每個人能走上學佛之路,你太幸運了!你太幸福了!你太有依靠了!啥事兒都不用你操心啊,阿彌陀佛就給你安排好了。阿彌陀佛是清淨心,他遠離一切污垢、憂愁、悲傷、苦惱,什麼都放得下。

這個佛法究竟說什麼?我記得有一次,我跟大家說過,刁居士我倆在候機大廳候機,她就問我一個問題:大姐,佛法究竟是什麼?佛法究竟講了什麼?我說我給你概括概括。如果說一個字,佛法講的就是“心”,就是你這個心,你的心就是佛法,跑不出這個範圍。用兩個字概括呢,就是“放下”。你說你仔細想想,三藏十二部講的是不就這兩個字 “放下”。你放下,你就立地成佛,你放不下你就六道輪迴。就是這樣。我說三個字給你概括概括,“無所得”。你說你什麼你能拿走?無所得呀,這《金剛經》里說的多貼切啊。

咱們看到咱身邊往生的,富有的也有,貧窮的也有,他們拿去什麼了?小孩出生的時候是兩個小手攥著拳頭,苦啊!哭了,是不是?說的啥?我給他翻譯翻譯,那是說苦啊!他不願意來到這個苦難的人世間。

人們往生去世的時候,是撒手人寰,除非有的習俗是給拿打狗乾糧,拿打狗鞭子,死死的讓他攥著,人為地把他手給攥上了,等他僵硬了以後他自然就攥著那乾糧和鞭子了。我們學佛人用得著這個嗎?你用打狗嗎?還用鞭子嗎?我們坐蓮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多蕭灑、多自在啊。

我記得有一次大法會,給我的感覺,無量無邊的眾生,坐著蓮花,回歸極樂世界了。我不能往太深了說,往太深了說,劉老師你是不是宣傳迷信啊。因為我看不著,我那個感受是很真實的。那大蓮花,小蓮花,唉呀,我當時心裡非常高興。我說,唉呀,多少眾生得度了,就在這個法會上,就去極樂世界做佛去了。真是這樣的。

我們把阿彌陀佛常駐心中,求生淨土,這個警鐘要長鳴,不能斷斷續續的。

有些同修問我,劉老師,我為什麼念佛功夫不得力?我告訴你,生死心不切你就不得力。我就告訴你,如果說你今天你知道你明天就要往生了,你就要死了,咱們就用這個大家都不願意聽的字兒,我願意聽。這個死對我來說,我喜歡。是不是?因為啥,我不死啊,我是去極樂世界做佛呀,我是活著去的。所以這個死和我一點關係沒有,因此我就快樂啊,我就沒有負擔吶。

所以問我,你功夫為什麼不得力?你生死心不切。

你總覺得我還有明天,我還有明年,我還有若干年,我還年輕呢。豈不知啊,這個死啊,時時面臨,它沒有時間限制。閻王爺給你打招呼了嗎?告訴你說你還有多少天嗎?阿彌陀佛告訴你什麼時候接你往生嗎?在沒有之前,你就一定要把這個點兒,就定在今天、明天。

我每天早晨睜開眼睛,第一件事兒我想的是,阿彌陀佛,感恩您老人家,又多給我一天念阿彌陀佛的時間。這是我早晨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兒。

然後我就想,如果明天阿彌陀佛接我往生,我就明天回家。所以我今天的任務是什麼?老老實實念阿彌陀佛。

我一邊護持老伴子,心裡那阿彌陀佛是不間斷的。所以我現在聽經的機會少了,我老伴子不給我時間,我現在大部分時間是念佛。所以,你總得把自己安排好。你是幹啥來的?你今生要達到一個什麼目標?這個你心裡要搞清楚。你生死心不切,你就晃晃悠悠唄,你就自己給自己放假唄。我告訴大家,你要是真想往生極樂世界去做佛,你不能給自己放假,你不能懈怠,你不能放鬆,你時時刻刻都要繃緊這根弦。你要是不求生極樂世界,我也不想見阿彌陀佛,我上哪個道都行,那我什麼話都不跟你說。

現在小刁和大雲都發現了,我說話越來越少。因為我覺得無話可說。是不是?我要說就說阿彌陀佛。所以現在有些同修想,是不是劉老師出名了,有架子了?也不願意理我們了,真不是。

你們把我講的這些,前些日子有同修發心把我從2003年講的,一直到去年9月中旬講的般若清蓮,收集得基本上是非常全的,裝到一個小播經機里,一開那個機器,想聽哪個就按哪個號,挺靈便的。就是這個。如果你們喜歡聽我的東西,你打開這個播經機,你聽明白了,比你上我家去,我面對面和你,那叫嘮嗑,我說的是家常。我坐在這個座位上,面對鏡頭跟大家說的,這是佛力加持,效果是不一樣的。

所以有些同修總喜歡見見我,到我家裡去坐,佛友們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我現在實在是沒有時間。佛友來了,我不能不跟人家對話、說話吧,我坐那兒,如果三個小時我跟佛友說話,我老伴就三個小時沒人管。等佛友走了以後,我就得一頓大收拾。那就是拉、尿,一塌糊塗。所以很多佛友不知道我的具體情況,她們總希望去跟劉老師親近親近。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目前,我的境遇真是十分艱難。

如果不是艱難到一定程度了,我能三年多不來香港看師父嗎?我不想師父嗎?這次那都醞釀了多長時間,左安排、右安排,這好不容易才拔出腿兒來。但是因為我沒有休整的時間,所以體力確實是有點透支。

來了以後吧,這天又熱,所以不是那么太舒服的,我不瞞大家。但是現在,我能坐在這兒跟大家交流,就說明可以,我能堅持。

所以,求生淨土這個警鐘,一定要長鳴。

這個鳴,這個鐘,誰來敲?得你自己來敲,別人敲不好使。別人一敲,你可能想,那是別人敲的,和我沒關係,我再多睡半個小時。我這只是個例子,比方而已。

我是每天兩點鐘起床,我只能提前不能延後,如果我提前十五分鐘醒了,我立馬起來了,我不會想,唉呀還有十五分鐘呢,我再睡十五分鐘我再起來,我一次都沒有這樣過。

不能給自己放鬆。因為什麼?我今生一定回西方極樂世界,我這個信念就是如此堅定,所以我必需嚴格要求自己。

另外,師父讓我給大家做好樣子,我就一言一行、時時處處,我都要給大家做好樣子。我不能辜負師父老人家對我的厚望!

所以,這一段說的,我們把千佛萬佛、無量諸佛,比作百川,阿彌陀佛比作大海,這不又是百川入大海,大海納百川嘛。每一個題目,都扣今天咱們這個大題。無量無邊的諸佛菩薩,通通歸於阿彌陀佛,沒有說誰大誰小,沒有第一,沒有第二。那咱們念佛法門的修行者,你要知道這個,無量無邊的諸佛菩薩,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最終都要歸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誰呀?前面講了,忘沒忘?我們的自性,我們的性德。所以說,一切諸佛、一切菩薩,所有一切眾生,最後都要歸於阿彌陀佛。

最後這句話特別重要,這是佛法的最高境界,頂尖兒了,這是佛法的最高境界。這是我講的第三個題目。

第四個題目:虛空法界,無量無邊的苦難眾生是百川,依正莊嚴的極樂世界是大海。

再說一遍,虛空法界,無量無邊的苦難眾生是百川,依正莊嚴的極樂世界是大海。

虛空法界,無量無邊的苦難眾生在六道里隨業流轉,苦不堪言。

我們就拿人來說吧,生、老、病、死,這四個咱們都熟悉。現在咱們先說說生,咱們出生了,現在想不起來了,但是我們看佛經知道,你生也不容易啊!是不是?你遭罪呀,你媽媽也遭罪呀。所以生苦不苦?苦。老,現在我們國家步入老齡化世界,我今年都73歲了,是老人了,所以現在我就體會到了這種老苦。我覺得我今年就不如去年那個精神頭足,就一年之差,也可能是我太勞累了。

所以說這次來,我就想,我必需把最亮麗的一面,你看穿這么漂亮的衣服,是不是?最快樂的一面,展現給大家。我不希望大家看見,唉呀,劉老師病了,她不舒服了。我完全可以克服的,你們不用為我擔心。

今天咱們課為什麼晚了三十八分鐘?因為,一陪師父老人家散散步,二老人家給我作了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開示,那三十八分鐘就是這么晚的。

所以我來到這兒,一我要跟大家說我該說的話,二我要聽聽師父對我的教誨,對我有什麼要求,然後我回去努力去做。因為我知道我再來香港真是不太容易,很難很難,這個機會很難遇了,所以我也非常珍惜。

你說是不是老苦?你們大家印象中劉老師那腰板溜直,可精神了,你不服老能行嗎?我倒不想說我老了,我覺得我從內心來說,我還挺年輕,我還想好好地為大家服務。所以,老,是不是苦?病,苦不苦?好多好多佛友啊,千方百計、四面八方,打電話、挖門子弄嗆要找劉老師,幹啥?有病了,苦。劉老師你揮揮手唄,你說句話吧,別讓我這兒疼了,別讓我那兒疼了。

我在這裡跟大家說,不是劉老師不慈悲呀,我甚至真是發這個心吶。

我願代一切眾生苦!把眾生所有的苦都集於我一身,不要讓眾生苦!

我心軟,我自己苦,自己難,我能扛,我能挺。我看別人有苦有難,我受不了。但是,自己的業自己消啊。個人造的因,你就要擔那個果兒。我們佛門不是講這個嘛。如果劉老師揮揮手就拉倒了唄,你那病就好了,那我就揮揮手唄,也不費多大勁。你說,劉老師說幾句話,那我說幾句話,你的病苦就沒有了,那我就說幾句話嘛。事實不是這樣啊。你要一直這樣認為,說明你學佛沒學明白。我不是不幫你,但是我幫不了你啊。

你看剛才聽我說,我有沒有這個願力?我願代眾生苦!

實際我連著兩次摔跟頭,我今天可以坦誠的告訴大家,我就是代眾生苦才摔的!要不我能連續摔兩次嗎?2月28日摔一次,這個月5日又摔一次嘛。這個月5日摔完了,我正醞釀要來香港,我有點兒擔心了,讓我快點好過來吧,否則的話我又去不成香港了,見不著師父了。真是這樣。所以大家一定要正確理解這個問題。

那我再舉個眼巴前的例子吧。

我老伴兒,老年痴呆,可以說所有的症狀,他沒有一樣缺少的。大腦萎縮,小腦萎縮,老年痴呆。那劉老師要有那個本事,一揮手,幾句話,那我先把我老伴的給他揮好了唄,是不是?不是那么回事兒。

你這個業因果報,咱們得認吧。所以,我說過,一定要認賬,認了,認了。我來的頭一天,有小同修去了,劉姨呀我頭疼,你給我摸摸腦袋。劉姨那手是魔手,一摸腦袋就不疼,小傢伙把腦袋伸到你懷裡了,你摸不摸?摸摸吧,沒有三五分鐘,告訴我,劉姨,不疼了。不疼了,這就是一種思想上的念頭嘛。你覺得,我要上我劉姨那,我腦袋疼,我得讓我劉姨摸摸。你這個念力,念力嘛。是不是?完了一摸,你覺得我劉姨挺神,一摸好了。那走的時候,樂樂呵呵,腦袋不疼了。實際上我知道,不是這樣的。

那我這個病苦,我可以坦誠地告訴大家,你們所有的病苦,不說我都經歷了,也差不多。而且我經歷那病苦,你沒經歷。那我現在不坐在這兒跟大家交流呢嘛,你們看我不蠻好的嘛。不要把它當個事兒。是不?

我就這么想的,這個身體啊就是一個房子,是我修行住的房子。我就商量啊,我說這個房子呢,輕不潦的漏點兒雨,我就給它打幾個補丁,但是這個房子我還得用,我還得需要在這裡修行、念佛,別讓它塌了。如果這個房子徹底塌了,那我就沒房子了,是不是?我還得需要這個地方。我的想法是,咱們要把這個身體當回事兒。怎么當回事兒呢?你還要用它,你不能遭塌它。第二,別太把它當回事兒。我就是這么區別的,別太把它當回事兒。你太注重於你這個身體了。我姐姐給這個身體起個名叫肉殼殼。這個肉殼殼,它啥也不知道。知道的是你那個靈性。是不是?你太把它當成一回事兒了,那完了。真是這樣的。

所以,我是既當回事兒,又不太當回事兒,給它站中間吧,別左也別右。

有的同修說,劉老師,那咱們念佛人有病看不看病?

我說的,這可能會遭到一些同修的反對,她還鼓勵念佛的去看病。我是主張這樣,面對現實,實事求是。念佛人也是人,如果有病了,真是他沒有到就要往生那個程度,發燒、感冒、肚子疼,這個你也勸人念佛求往生?你是不有點太過了?所以你就得該去看醫生看醫生,該用中藥用中藥,該用西藥用西藥。但是我告訴你,在這個過程當中,你一定要注意一個什麼問題?調整自己的心態。心態,比吃藥、打針可能作用更靈敏一些。因為什麼?你心態好,你就陽光,你就燦爛。

你比如說,有點兒細菌,大太陽一曬,那細菌就沒了。如果你老在那個陰天地里,細菌就繁殖、泛濫了。是不是這個道理?

所以,一定要有一個陽光的心態。像我現在就是,就這兩條路嘛,早就做好準備了,需要我留下,我留下為大家服務;需要我回家,我就回家。

回家之前,我一定要給大家表最後一個法,就是活著往生的法。

因為我姐表完了以後,還有人沒看明白,甚至我姐往生之後,我想立馬就再表演,把沒看明白的接著看,但是沒經過批准。

那我的下一步,如果我有往生的那一天,我一定是預知時至,我一定給大家表演一個活著往生的法。通過真實的表演,讓大家更堅定回家的信心。這就是我的念力,也是我的願力。

關於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一個文字材料沒有,我是看到這個材料了。這個材料是個什麼材料呢?是老法師在幾年前吧,給我們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五種莊嚴,說的非常詳細。因為時間關係,我就不詳細給它剖開來說。重點問題,我在這裡簡單給大家,說一說。

咱剛才講的那個無量無邊苦難眾生是百川,然後依正莊嚴的極樂世界是大海。所以,說到這兒呢,下面,咱們再一起重新認識一下西方極樂世界。

善導大師說,“如來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那大家問了,老師啊,彌陀的本願海是什麼呀?一句話,彌陀的本願海就是希望一切眾生離苦得樂。離什麼樣的苦?離究竟苦。得什麼樣的樂?得究竟樂。這個層次是不一樣的。如果光說離究竟苦,得究竟樂,遠遠不夠。一定要離究竟苦。什麼叫究竟苦?六道輪迴是究竟苦。什麼是究竟樂?往生極樂世界,去做阿彌陀佛的學生,這是究竟樂。這就是彌陀的本願海。

換一句白話文再說,彌陀希望一切眾生早日成佛!這是他的本願海。

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無量壽經》和《佛說阿彌陀經》里都有詳盡的介紹。咱們就按師父老人家講的這五種莊嚴,我給大家說一說。

第一種莊嚴,國無惡道。

《無量壽經》是不有這個?國無惡道。那我們現在生活在這個世間,它是有惡道的,有三惡道嘛。

要不我總勸大家好好念佛呀,咱們可不去啊,那三惡道可去不得啊。上次我做胳膊手術的時候,我就去視察去了。這是個啥地方?我看明白了,我一定回去告訴我同修們,咱不上這兒來。因為我做胳膊是骨科的手術嘛,那個不是割胳膊就割腿兒,我看明白了,那就是人間地獄,我們能上那兒去嗎?是不是?千萬千萬不去。

好好念佛,健健康康、樂樂呵呵地念佛,到點兒了,活著走了,坐著蓮花咱就回家了,你得達到這個目標。否則,你是大半輩子念佛,你白念了。

國無惡道,極樂世界沒有三惡道,唯獨我們這娑婆世界六道輪迴有三惡道。有三惡道是什麼呢?惡鬼、畜生、地獄,這大家都熟悉。

好像有時候是開玩笑吧,有人跟我說,他說那三惡道有啥了不得的,進去蹓躂蹓躂唄。我當時心想,哎呀,你膽大,我可沒那么大的膽。三惡道好進不好出啊。我就不好意思說,我都蹓躂過了,我蹓躂完了,你讓我去,我是堅決不去了。為什麼我往生極樂世界,我這個信念這么堅定,因為我知道三惡道有多么苦。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你開玩笑呢。你說進去蹓躂蹓躂,你蹓躂進去你蹓躂不出來。你多少劫才能出來呀。唐太宗有《群書治要》,把他救出來了,你有嗎?你沒那個本事。你大膽地往裡進吧,我拽著你,現在。如果我拽不住你了,你非得要進去蹓躂蹓躂,我也沒辦法。但是現在我告訴你,趕快往出出,別往裡進了。

極樂世界無貪、無嗔、無痴。你說貪心墮惡鬼嘛,嗔心就墮地獄嘛。是不是,愚痴就墮畜生嘛。極樂世界沒有貪、嗔、痴,他哪有三惡道呢,這不很明白,咱一聽就明白了。咱娑婆世界,貪嗔痴都具足吧,所以你就有三惡道唄。你看看娑婆世界好,好在哪?極樂世界好,好在哪?哪個是真好?哪個是假好?這回你聽明白沒有?這是極樂世界的第一個莊嚴,國無惡道。你就作佛去吧,不用害怕擔心,我能不能墮三途了,不用,那沒有。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殊勝的地方,黃金為地。

我跟大家實事求是地說,我念佛也就二十來年吧,我功夫不到家,我現在沒有看見西方極樂世界那個勝景,咱得實事求是地說。你看見了就說看見了,沒看見就是沒看見。但是昨天我給大家介紹那個其貌不揚的、不起眼的,我認為的真正念佛人,他看到了。我認為他編不出來,他說得是真正的。他真地看到了黃金鋪地,看到了樹五彩繽紛,閃閃發金光。看到了飛的小鳥,是金色的小鳥,他看到了。念佛一年,就能念出這樣的境界,所以我說,他是真正的念佛人。

我雖然沒看到,但是佛經上,佛告訴我們,極樂世界是黃金為地,我堅定不移地相信,一定是這樣的。我們現在把黃金那都當成寶貝。是不是?這些貪官們,尤其是以前的貪官,我看演電視劇,那都整那叫什麼“黃魚”。一開始我不知道啥叫“黃魚”。後來我明白了,“黃魚”就是金磚、金條,那些個貪官們,在逃跑之前,那都要弄這個。現在是弄美元還是弄人民幣,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弄那么多錢乾什麼?不是個負擔嗎?東挪西藏的,往哪藏啊?最後都變成廢紙了。所以說,人家西方極樂世界那黃金是鋪地用的,我們這兒還給它當作寶貝呢,東掖西藏呢,還這么積攢那么積攢。有的人,我聽說,存什麼?存黃金最把握,怎么怎么地。我想,那黃金等你走的時候,如果你往生是好的,往好地方去,那個金條能給你帶著嗎?你帶不去。是不是?你說你要是死了,你兩手一乍撒,那金條給你拿著?你也拿不去。另外兒孫也不給你拿,人家還留著呢。是不是?你別白張羅一輩子,最後還是兩手空空地走。

所以,我是想通了,我一無所有。我即沒財產又沒積蓄,所以我走得時候利利索索的,無憂無慮的。是不是這樣?

這是第二個,黃金為地,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

第三個,蓮花化生。

我們不用像我們來到人事間,得媽媽懷孕,然後懷胎十個月,再把我們生出來,那叫胎生。還有卵生。我們是蓮花化生,坐在蓮花里,花一開,不有那么一句話嘛,“花開見佛”嘛。你說多好啊,多簡單吶。這是第三個殊勝。

所以,我們好好念佛,把你西方極樂世界裡的那個八功德水澆灌的蓮花,讓它越來越茂盛,越來越碩大。然後,阿彌陀佛拿著這朵寫著你名字的蓮花來接你,你去上極樂世界。無憂愁,無掛牽,坐蓮花咱就走了。一定要修道這個份上,那才叫修到位了。這是第三個殊勝的地方。

生到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是我們的老師,觀音菩薩、勢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等等大菩薩們,是我們的學長,是我們同學,他們去得早,所以我們稱他們為學長。

到那西方極樂世界,有你爭我斗嗎?勾心鬥角嗎?沒有。所以,我跟大家有時候開玩笑,我說我這個性格吧,就不適合來到這個人世間。大人們說那話,我也聽不懂。你整我,我整你的,我是堅決不參與的,我靠邊。是不是?我嫌累得慌。

但是有些時候吧,你想退,人家往前進。你不整我,我整你。有時候,我不理解,我說我都這么老實,啥也不爭,啥也不求,你還整我幹啥呢?人家說了,你不爭不求,但是在我們眼裡,你是競爭對象。就比如說,要提個處長,有你在前面,那我提不上。把你整下去,我就提上了。我一聽我都覺得可笑。我說我求求你了,我永遠不當官,我永遠不發財,你願意當官你去當,我不擋你的道。你願意發財你去發,我也不擋你道。你就這樣,人家對你還不放心呢。因為啥?他們說,你這人乾工作太叫真兒,你工作成績突出。就這點都不行。所以我就覺得,我真不該來到這個人世間,我就是應該不食人間煙火那伙兒的。

你看現在咱們周圍,是不是這樣?一個家庭有幾個和氣的?現在離婚率遠遠超過50%了吧。我周圍,我認識的,沒有多少不離婚的。你說,學佛學到最後,把家都學黃了,你算什麼佛弟子啊?算什麼佛的學生啊?哪部經典告訴你,把家學黃它呀?是不是這樣。

所以說,到西方極樂世界,我是最適合的。因為啥,我頭腦簡單,我去了,你看,老師是阿彌陀佛,老師不整我。是不是?觀音、勢至大菩薩是我的學長,我學長也不整我,他們都給我講經說法,完了我迅速提高。是不是這樣?所以,那地方多好啊,我就盼著去得越快越好。但是,阿彌陀佛來決定,阿彌陀佛讓我待,我就待,讓我去,我就去,我自己是準備工作做好了。你說,為什麼我們現在就捨不得這個娑婆世界?我不知道有些人牽掛,你牽掛些啥?你啥都帶不去。帶的,就是你的業。善業你帶著,惡業你帶著。你有多少淨業?帶淨業最好使,而且你淨業大,淨業多,你去極樂世界的可能性就越大。你善業多,你去三善道。你惡業多,你去三惡道。

反正我是,三惡道,我不想去,三善道,我也不想去。所以,我現在努力修學淨業,乾乾淨淨的那個業。我帶著淨業去西方極樂世界,向阿彌陀佛報到。這是第三個莊嚴。

第四個莊嚴,空中莊嚴。

空中莊嚴,就舉個例子,咱這個地方下雪、下雨、下冰雹、下霧霾,是不是?我們娑婆世界下的是這個東西。我來出發那天,聽說我們哈爾濱下冰雹。你看我們來的時候還沒有這樣呢,剛離開不到一天下冰雹了,你說變化多么大。

人家極樂世界下啥呀?下花呀,是不是?六時當中下的是“花雨”。人家那“花雨”下到地面,就象花毯一樣,你踩到上面軟乎乎的,你一抬腳就彈起來,帶彈力的,再踩再凹下去了。你說這樣,人家下的是這個,這叫空中莊嚴。

咱們這空中不莊嚴吶,說打雷打雷,說下雨下雨。那大冰雹子前些日子我看電視節目演的,都像雞蛋那么大。那你說,莊稼還能有收成嗎?那個大棚,塑膠大棚,乾脆就給你徹底消滅了。雞蛋大、鴨蛋大的冰雹子,砸在塑膠大棚上,那不百孔千瘡啊。所以說,你這么一對比,你說,這個娑婆世界你有啥留戀的?

你說,就咱們穿的衣服吧,我一來了,要跟大家見面了,我這倆護法,包括家裡的這些護法,就開始琢磨,你去登台跟大家交流,你穿啥衣服?這次我是這么做的,我出發之前,小刁和大雲問我,這次上香港,上台,你穿啥衣服?我特別乾脆,這事兒不用你倆管,我自己管。別像以往似的,沒來就開始折騰衣服,來了還折騰衣服。我說這把我自己負責,不用你倆管,所以她倆在家,因為我說了不用她管了。所以,大雲說了,劉姨呀,我給你買兩件衣服。我說不行,你買那玩意兒我穿著不合適。所以在家沒有吧。我自己掂對一件衣服,就是我吃飯時候穿的那個衣服,但是我有點不滿意啥,它露大脖子。我不習慣露大脖子。

結果我現在穿的這個衣服,是我幾年前曾經穿過的,但是現在穿呢稍微有點瘦、有點小。小刁相中了,她跟我說,大姐呀,你那件紅衣服,你給我,我要。我就想,我什麼紅衣服呢?我回家翻箱倒櫃去給她找去了。一找,我發現這個衣服了,我想可能她要的就是這個。她來了,我說刁,你要的是不這個衣服?她說是。那給你吧。她就拿家去了。這次她把它拎來了,她不是給我準備的,我估計,她是想她自己穿的。

結果這兩天,我那衣服露大脖子,她倆也沒相中。小刁昨天說,大姐你穿這個試試,我說那個可能瘦了。她說試試,結果一試還行,說這個行,露脖子露的少。

我為什麼注意脖子?七年前我這脖子就有病了。你們現在看也能看出來吧,上面粗,是不是這樣?上面這部分,尤其我一低頭,很明顯粗,下面細,七年前就已經病了。我記得有一次我跟大家說,我說這個,換個人可能早琢磨了,這個東西是啥呀?是惡性的呀?是良性的呀?得趕快去看吧。我現在七年了,我從來沒看過,它願是啥是啥。有佛友去了說,劉姨呀,你這個可能是問題嚴重。我說它嚴重它就嚴重著,它不嚴重它就不嚴重。所以,這個問題你正確對待,我也沒啥心裡負擔。可能這換個人,大概絕對挺不了七年,那可能嚇也嚇死了。因為有人不說嘛,那癌症啊,不是那癌症病病死的,是對癌症這兩字嚇死的,我特別相信。因為我不害怕,是不是?你也嚇不著我,該死就該死唄。我又知道,我不死,我是往生,我有啥負擔?!那它大就大唄。我之所以要把它遮起來一點呢,是不讓同修們看見替我擔心。我是這個目的,我不是為了漂亮。現在穿這個,我覺得還可以,但是太鮮艷了。是不是?從來沒穿過這么鮮艷的衣服。

我們娑婆世界充滿了苦難。有的說,有苦有難,苦多樂少,你承認吧?在我這,我要說的透徹一點,我覺得談不上什麼樂。

我舉個例子。比如說,就是這個吃、喝,應酬、請客,我可知道,那是個負擔。你要吃一頓兩頓的吧,好像你還能品出點兒香味,你要天天頓頓吃啊,你就啥味都沒有了,剩下的就是臭味了。是不是這樣?我記得我沒退休之前,沒生病之前出差,你出差你上哪個地市,那都好招待。那吃飯都是不說山珍海味也差不多吧,反正就因為我不太吃那些東西,可能我還解放了一些。這頓擱這吃,下頓上那吃。後來我就成了條件反射,往那飯桌一坐,我一點食慾都沒有了。我沒辦法,我就告訴人家,給我上菜。人家問我,大姐上啥菜?兩根黃瓜,一碟醬。人家以為這個大姐開玩笑呢,半天也不給我上。他們說,大姐,開吃,你不動筷,我們不能動筷。我說,我菜沒上來呢。他們說,啥菜啊?我說,剛才不說嘛,兩根黃瓜,一碟大醬嘛。說真的啊?我說真的。這樣,給我拿兩根黃瓜,一碟大醬。我說,也不用擱那轉盤上轉,放在我桌子跟前兒,我自己蘸醬吃,就是這樣。所以你說,有人可能說,哎呀,那吃香的、喝辣的,那不是樂嗎?一點兒不樂。反我是這么認為的,那是苦。你說穿的好,你就這么一個身體,你要今天穿這個,明天穿那個,反正我認為囉嗦,我有一件衣服能穿二三十年。我一床被還能蓋三四十年呢。小刁和大雲上我家看我蓋那被,都想給我淘汰,卷巴卷巴夾走了,我再三囑咐小刁,我說刁啊,別給我扔掉啊!你要看破了,你給我補補。這小刁沒辦法啊,我說話了,小刁拿過去給我補的,又給我送回來了。

所以,我們知道了極樂世界的好,知道了娑婆世界這苦,我們幹嘛不快點兒回自己的老家呢?!是不是?那才是真正的樂,那就沒有苦了。

所以,今天我講四個方面,百川和大海,我再給大家歸攏歸攏。怎么歸攏的?我是這樣歸攏的,讓大家有個深刻印象。

我為什麼講這個題,我這么強調,有的我念兩遍。就是有同修問我,劉老師,你說說,我該怎么修行?很多同修問這個問題,我這節課的這些內容,就是給這些同修的一個標準答案。所以我很重視這堂課。

我們在這裡,講了四個方面的百川和大海,複習一遍。

第一方面,千經萬論、三藏十二部是百川,《無量壽經》是大海,這第一個。

第二方面,八萬四千法門、無量法門是百川,淨土念佛法門是大海。

第三,千佛萬佛、無量諸佛是百川,阿彌陀佛是大海。

第四方面,虛空法界無量無邊的苦難眾生是百川,依正莊嚴的極樂世界是大海。

這就是我今天講的四個內容,最後的整理,讓大家加深印象。

這裡說的,百川也好,大海也好,都是比喻。這個百川是比喻,大海也是比喻,讓大家理解得更透徹一些,更明白一些。

我們的自性是什麼?

就是禪宗六祖慧能大師說的那五句話。這五句話在《六祖壇經》里清清楚楚,有同修如果讀過《六祖壇經》,對這五句話應該是非常熟悉的。

第一句,“何其自性,本自清淨”。

第二句,“何其自性,本不生滅”。

第三句,“何其自性,本自具足”。

第四句,“何其自性,本無動搖”。

第五句,“何其自性,能生萬法”。

你說你求這個,求那個,你要把第五句明白了,“何其自性,能生萬法”,所有的世出世間一切法都來自於你的自性。

你那個寶庫的門,現在是關著呢,你拿到鑰匙能把它打開。打開以後,你才想,哇,原來我自己,所有珍寶我都有啊,我不用到外邊去求啊。現在,好多佛友在外求啊。是不是?

好好聽聽我今天這節課。

我們的自性的大海是什麼?清淨。

清淨是我們的自性大海。

不生滅是我們的自性大海。

具足一切這是我們自性的大海。

不動搖這是我們自性的大海。

能生萬法是我們自性的大海。

我們自性的大海,和慧能大師的那五句話是完全一致的。最後一句總結的話,這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

我為什麼說,這節課重要?!

同修們,你不用再問我,劉老師,我該怎么修?那我給你捋出路子了。

你讀《無量壽經》,這不是第一個嘛,讀《無量壽經》。

第二個,你選學淨土念佛法門。

第三,你念阿彌陀佛。

第四,你心懷虛空法界一切苦難眾生。

你就這么修,你能不成佛嗎?!

你還問我,你怎么修?你怎么成佛?

我這回,告訴你明明白白!以後任何人,再問我這個問題,請原諒!我說,答案已經給你了,我不再重複。這是開玩笑,那你問我,我還得說。對不對?

今天時間到了,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