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法師:趣品《圓覺經》之七  


趣品《圓覺經》之七

云何無明?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種種顛倒,猶如迷人,四方易處,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六塵緣影為自心相,譬彼病目,見空中華及第二月。

接著前文“皆依圓照清淨覺相,永斷無明,方成佛道”,世尊特意發問:“什麼叫做無明呢?”

然後,世尊自問自答:“各位善男子呀!大家要知道,一切眾生從無量劫以來,陷入了種種顛倒當中,就好像迷路的人一樣,把東西南北四方搞混淆了。於是呀,就虛妄地認為,地水火風四大所組成的肉身,是自己真正的身體;同時呢,還把六根攀緣六塵,所留下的影子,錯認為是自己真正的心。”

“這像什麼呢?這就好比呀,有的人眼睛生病了以後,因為被病的腫塊所擠壓,眼睛就變形了,所以,竟然產生了幻覺,在啥都沒有的虛空里,卻看到了星星點點的狂花漫天飛舞;或者,在面對著月亮的時候,卻看到了月亮的重影,看到了月亮旁邊的第二個月亮呀!”

——啥叫“無始”?哎,有兩種含義,第一呢,是無量劫以前,也就是無窮的時間以前呀!第二呢,是不曾開始過,哎,所謂的時間呀,本來就不曾開始過,前面更有前面呀!所以說,它無始無終,後面還有後面啊!也正因為這樣呢,可以說,時間就是虛妄的。哎,沒開始過的東西,根本就不存在呀!當然是虛妄的啦!

連時間都虛妄,那所謂的人類歷史呢?什麼狗屁生死輪迴呢?它們都是由時間貫穿起來的呀,不就更加虛妄了嘛!

哎,反過來呢?既然時間是無始無終,那也就是不生不滅嘛!哎,無始就是不生,無終就是不滅,所以呢?時間當體就是不生不滅的實相,就是真如妙境呀!

——聽到這兒,有人不忿了:你這個爛和尚,盡胡說八道!啊?這時間,被你說的,一會兒是虛妄的,一會兒又是真如實相,咋說都是你的理呀!

——嘿嘿,您說對啦!別人呢?是聽道理的,這道理呢?是聽俺的呀!俺是道理它爹呀!

——啥叫“顛倒”呢?哎,就是逮著啥,執著啥;看到啥,攀緣啥;遇到啥,困惑啥;離開啥,捨不得啥呀!恨不得呢,把自己和世間萬物,統統捆到一塊兒,糾纏個無量劫才過癮呀!嘿嘿,結果呢?顛三倒四,苦不堪言哪!

——啥叫“四大”呢?哎,就是所謂的地、水、火、風,但是呢?您千萬別把它們當成了某種物質,不是這個意思呀!大約說來,四大,就是對於萬物屬性的概括,是說呀,一切物質大約有這四種屬性。哎,地大呢?就是指堅實的特性;水大呢?就是指濕潤的特性;火大呢?就是指暖熱的特性;風大呢?就是指動轉的特性。

通常情況下,每一種事物裡面,都同時會具有這四大屬性,它們是融合在一起的。只不過呢?地大屬性占主導地位的時候,就顯現為固體;水大主導的時候,就顯現為液體或者氣體;火大主導的時候,就顯現為熱量;風大主導的時候呢,就顯現為運動和運轉啊。

——啥叫“六塵緣影”呢?

——哎,這個說來話長,也非常重要。咱總體概括一下,就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攀緣色、聲、香、味、觸、法六塵,在第八識當中所留下來的影子,其實呢?也就是六識呀!

哎,一般說來,人們都把六識當做自己的心,也當做自己。其實呢?這些只不過是咱真心覺性的六種功能現象罷了。這是對於真心的錯認,說嚴重些,就是認賊為子呀!

——為啥呢?因為呀,一旦把六識心當做了自己以後,同時也就迷失了真心覺性,哎呀,生死輪迴也就開始啦!《楞嚴經》第五卷上說得清楚:

“阿難,汝欲識知俱生無明,使汝輪轉生死結根,唯汝六根,更無他物。汝復欲知無上菩提,令汝速證安樂解脫,寂靜妙常,亦汝六根,更非他物。”

——哎,六根的識別作用,就是六識,它們是密不可分的,把六根和六識錯認為是“自己”,是“我”,這就是生死輪迴的根源。

——反過來呢?咱要想證得無上菩提,趕快得解脫,回歸於寂靜妙常,哎,咱也得從六根和六識入手,咱只要把它研究明白,知道它是虛假的了,咱就放下了這個虛假的“自己”,也放下了虛假的“我”,哎,我執消融了,我相瓦解了,咱自然就回歸了寂靜妙常的真心覺性,就會圓滿無上菩提呀!

——咱具體來看看,究竟啥是“六塵緣影”。哎,細分一下,就成了:色塵緣影,聲塵緣影,香塵緣影,味塵緣影,觸塵緣影和法塵緣影。

——啥叫色塵緣影呢?哎,就是咱的眼睛,看到了色塵景象以後,就會在內心深處——第八識那裡,留下一個影像,按照佛經裡面說啊,這個影像可謂是永不磨滅呀!哎,只要您的心足夠清淨,所有的影像都可以被調出來。

比如說,如果有人問起您的父母,您呢,大概一下子就可以想起父母的樣子,哎,早就存在您心裡啦!但是,請問,您通過回想,“看”到的父母,真是您的父母嗎?

——不可能是啊!那只不過是平時,您父母的形象,通過您的眼睛,也就是眼根,留在您心裡的影子罷了。哎,這就叫做色塵緣影。

同樣的道理,您可以回想起一首動聽的音樂,哎,這就是聲塵緣影;您可以回想起鮮花和芳草的氣息,哎,這就是香塵緣影;您可以回味起自己喜歡吃的某種食品的味道,哎,這就是味塵緣影;您也可以回憶起別人撫摸您時的那種觸覺感受,哎,這就是觸塵緣影;您還可以回想起過去學過的知識和學問,以及思想等等,哎,這就是法塵緣影呀。

——人們呢,往往把地水火風所組成的色身,當做是自己的身體;把六塵緣影的識別,當做是自己的心。其實呢?這些都是如同夢幻泡影一般的虛假存在,既不長久,也不真實呀!

——啥叫“空中花”呢?

——哎,這個詞在佛經裡面很常見,也叫做“空花”,或者是“狂花”。就是指呢,一個人的眼睛生病了,長了一個東西,一個腫塊,把眼睛給擠壓變形了,然後呢,就出現了幻覺,會在啥都沒有的虛空裡面,“看”出來許多星星點點的花點,甚至還很漂亮呢!

——您或許有過這樣的感受,當您身體有些虛弱的時候,比如小時候吧,俺自己就有這種體會,沒事兒蹲在地上玩兒,時間一長,猛地一站起來,哇,眼前金星亂冒,天花飛舞呀!哎,這也是一種“空中花”,也是一種“狂花”呀!它完全是一種幻覺。

——還有一種“狂花”,哎,當您深深地打了個哈欠,困啦,眼睛裡面就充滿了眼水,於是啊,眼球晶體的形狀被修整了,您呢,忽然抬頭看了一下電燈,或者是天上的月亮,嘿,電燈長出了一圈圓光!月亮也一樣,外面出來了一個美麗的光環,真漂亮呀!哎呀,月亮菩薩!您顯靈啦!哎呦,我真幸運呀!

——很多人都會貪愛“虛空花”和“狂花”,甚至於恨不得讓這些可愛的花兒們,給自己結出些果子才好哇!哎,往往呢,人們總是到了大難臨頭之時,或者是垂死之際,才回過味兒來,才不由得感慨,唉,人生真地如夢啊!

連大貪官和珅也不例外,當他被嘉慶皇帝收入獄中,即將被賜死之際,這位曾經風光無比的大哥大呢,回過味兒來啦!唉,無奈地面對著月色,寫下了兩首《獄中詩》,起首的四句,他如此感慨道:

夜色明如許,嗟余困不伸。

百年原是夢,廿載枉勞神。

——嘿嘿,老兄,您當年大把撈銀子的時候,早點兒想到這幾句,不就結了嘛!還用這么辛苦勞神嘛!您少撈點兒,多做點兒好事兒,也就不至於有今天了吧!

——哎,咱學佛人也一樣,咱可不能等到臨死的時候,才回過味兒來呀!臨終抱佛腳,那可就來不及了呀。學佛,就從現在開始,開始學習看破、放下,早晚呢?不得個大自在,也得個小自在呀!

——啥叫“第二月”呢?

——哎,就是眼睛生病了以後,病的那個腫塊,把眼睛擠壓變形了,於是呢?您再來看天上的月亮,哎呀,怎么出來倆月亮姐姐呀!在月亮的旁邊,又出來了一個重影,稍微虛一些的一個月影,它就是“第二月”。

哎,咱就是眼睛沒生病,也能看到“第二月”呀!您只要用手指頭,從眼睛的下方,輕輕地擠壓著眼球,哎,這時,您再看天上的月亮,嘿嘿,變倆啦!一個真一點兒,一個虛一點兒,形狀一樣。

——毫無疑問,“空中花”也罷,“第二月”也罷,都是徹頭徹尾的幻覺。但是,有誰相信,咱生活當中的一切,乃至於輪迴世界當中的一切,也和空中花,以及第二月一樣,都是咱思想心的幻覺呢!

——如此妙法,唯佛能覺,唯佛能說,唯有善根者能信呀!

善男子,空實無華,病者妄執。由妄執故,非唯惑此虛空自性,亦復迷彼實華生處,由此妄有輪轉生死,故名無明。

——哎,世尊繼續給咱解說,啥叫無明。

“各位善男子!在虛空裡面,本來就不曾有狂花;就好比呢?在本空法身當中,本來就不曾有眾生的身心相貌,乃至於一切生死輪迴的種種現象,都不曾有啊。所謂狂花,本是幻覺,只是生病的人,用妄想心執著它是實有的罷了;就好比呢?一切眾生的身心相貌,世間的種種現象,本來也是幻覺,只是生病的眾生們,用妄想心執著它是實有的罷了。”

“正是由於妄想心虛妄執著的緣故,於是,一切眾生,不僅僅迷惑了猶如虛空一般的清淨自性,也就是本空法身,也就是圓滿覺性,等等。同時呢?還要痴迷地去尋找,他以為真實的那些狂花,也就是自己的身心相貌,以及世間的種種現象,到底是從哪裡產生的。”

“正因為如此,才有了虛妄的生死輪迴,以及其中的種種現象,所以呀,把這個妄想心的虛妄執著,叫做無明。”

——哎,這段經文法義很深,需要大家仔細反覆地觀察理解。您就會明白,咱的身心之“我相”很虛妄,就像“狂花”一樣,完全是由那個虛妄心把它錯認出來的呀!

——哎,這個“錯認”,就是無明。它也就是《楞嚴經》上面:“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當中“立知”的那個“知”啊。

善男子,此無明者,非實有體。如夢中人,夢時非無,及至於醒,了無所得。如眾空華,滅於虛空,不可說言有定滅處。何以故,無生處故。一切眾生於無生中,妄見生滅,是故說名輪轉生死。

——世尊給咱繼續講解無明,以及生死輪迴的實際情況:

“各位善男子,這個所謂的無明呀,它並不是一個實有的東西。它像什麼呢?它就好像您夢裡面所夢到的人一樣,在夢裡,不能說他沒有;可是一旦夢醒了以後呢?根本就沒有這個人呀!無明也是這樣的,在生死輪迴當中,不能說它沒有;可是,一旦覺悟了以後,才知道,它根本就不存在呀!”

“這就好比眼睛生病的人,所看到的那許許多多的空花一樣,一旦眼病治好了以後,就從虛空裡面消失了。但是,您不可以說,它們是從某個確定的地方消失的,為什麼呢?因為,它們根本就不曾從某個地方產生過,它們完全是幻覺呀!”

“一切眾生也是這樣的,他們在本來沒有生滅的幻覺當中,錯把幻覺當做了真實,於是,用虛妄心見到了種種生死現象,並且流連忘返於其中。因此,佛陀把它叫做生死輪迴呀!”

——究竟說來,生死輪迴根本就不曾發生過。一旦咱們寂靜心念,返本還源,朗然大覺之時,咱們都可以實證它。在咱的圓滿覺性當中,本來就沒有什麼生死輪迴,也沒有什麼十方世界,沒有什麼山河大地,以及芸芸眾生,更沒有你和我的差別,乃至於種種糾纏煩惱。

到此為止,世尊已經大體解答了文殊菩薩的第一個問題:

第一、啥叫做如來的“本起清淨”,什麼樣的修行,才是如來的“因地法行”呢?

——但是,關於因地法行當中最重要的部分:圓照清淨覺相,具體應當怎樣圓照,還沒有解說,所以,後文立即就進行了說明。同時,就在這樣圓照,並且破除無明的過程當中,自然也就會遠離各種邪見之病。哎,同時也就回答了文殊菩薩的第二個問題:

“第二、同時啊,還要請您講說一下,各位菩薩們,應當怎樣在大乘佛法當中,發起清淨的菩提心,才能夠遠離各種修行的邪見之病呢?”

——好,咱一起來仔細聆聽世尊的教誨,這也是本經最重要的開示之一:

善男子,如來因地修圓覺者,知是空華,即無輪轉,亦無身心受彼生死。非作故無,本性無故。

世尊繼續為大家開示如來的因地法行,到底如何圓照清淨覺相,如何永斷無明,才能夠成就佛道:

“各位善男子,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切如來,在因地修行圓覺法門的時候,既然已經知道,一切身心相貌,以及世間萬物,都是虛空花,都是幻覺,都是夢,都不真實;那么,當即就沒有了生死輪迴的流轉——因為,都是幻覺呀!同時,也就不再有自己的身體和心,來承受生死輪迴,來承受那無窮無盡的業報了。”

“請注意,並不需要採取什麼措施,然後才沒有了身心,而是呢?在本性當中,從來就不曾有過什麼身心,從來就不曾有過什麼‘我\’呀!”

——這是令人無比震撼的一段經文,如果您能夠讀懂它,並且相信它的話,那真叫做不可思議呀!

——各位兄弟姐妹,您是否感慨過身心的不自在呢?是否感慨過因果業力之苦呢?

——請您仔細學習和修行《圓覺經》,最終,您一定會打碎這個如幻虛假的身心——它不過是一個‘錯認\’的執著而已呀!您一定會消融這個‘我\’,也一定會親證圓覺實相。那時,您就可以像永嘉玄覺禪師一樣,在一剎那間,消滅一切無量劫的罪業:

證實相,無人法,剎那滅卻阿鼻業。

若將妄語誑眾生,自招拔舌塵沙劫。

——《證道歌》

——修行的關鍵何在呢?

——就在“知是空花”這四個字,哎,您隨時了知,一切身心相貌,所有的世間萬物,都是空中花,都是幻覺,那么,分別、執著就將無從產生,當體就是大圓覺妙境。這,就是“圓照清淨覺相”啊!同時,所謂的“無明”錯認,自然也就消失了。

——這樣的觀察修行,將會迅速成就“如幻三昧”,也將會自然順應於如來的清淨覺性。具體說來,還有以下幾點需要注意,需要逐層深入才行:

彼知覺者,猶如虛空;知虛空者,即空華相;亦不可說無知覺性。有無俱遣,是則名為淨覺隨順。

前文的“知是空花,即無輪轉”就已經是“圓照清淨覺相”了。但是,這其中還有可能會產生細微的“錯認”——那就是無明呀!還有可能會落入空花相當中,必須加以甄別。所以,世尊繼續深入開示:

“那些在因地修行圓覺法門的人,當他們‘知是空花,即無輪轉’的時候,他們所知覺到的內容,就是猶如虛空一般的清淨覺相,也就是清淨法身。其中,一切身心相貌等等,都是清淨覺相當中的虛空花,如幻不實。同時,要知道,讓他們能夠覺知清淨覺相猶如虛空的,那個知覺性,還是空花相啊!但是,也絕不可以說,沒有這個知覺性。”

“像這樣,既不執著於知覺性是實有的,也不否定它的知覺作用,就是‘有無俱遣\’,這才叫做順應於清淨覺性的修行方法。”

——哎,按照憨山大師《圓覺經直解》的解讀,“彼知覺者”應當理解為:他們所覺知的內容。這樣的話,這段經文的法義就通暢了。文字也沒有問題,因為,“彼”作代詞,指“他們”,“知覺”是動詞,意思就是“覺知”,“者”是代詞,相當於白話文之“的”。

剩下的問題在於,世尊為什麼說“知虛空者,即空花相”呢?

——這是因為呀,當咱們在修行圓覺法門的時候,咱也能“知是空花,即無輪轉”,咱也能“圓照清淨覺相”,咱所照到的清淨覺相,或者說清淨法身,再或者說清淨覺性,還或者說圓滿覺性,等等,它像啥呢?——“猶如虛空”,就好像是虛空一樣啊!因為,它沒有任何形相啊!

那么,到底是誰,讓咱圓照到這個猶如虛空的清淨覺性的呢?不用問,當然是咱自己的“知覺性”啦!——哎,問題就在這兒,請問,咱的“知覺性”,和所圓照到的“清淨覺性”,是啥關係呢?

——無論您怎樣回答,都沒有辦法否認,它倆絕對不是兩個東西呀!本來就是一回事兒啊!哎,這照了半天,敢情是自己在照自己,自性在照自性呀!

——哎,所以,叫做圓照嘛!

——因此,如果有人誤認為,確實有一個“知覺性”,在圓照那個猶如虛空的“清淨覺性”的話,這就陷入了能照和所照的對立,就不再是圓照了。哎,一旦有了對立差別,就不會圓滿啦!

——所以,世尊才特意告訴大家,咱那個“知覺性”就是空花相,它也並非實有的呀!它和清淨覺相,圓融而不可分呀!

——但是,您也不可以說,這個“知覺性”不存在,不能說它沒有,因為,它能夠明明白白地照見呀!它能夠自照自明呀!它空無形相,又能夠自照自明,它就是咱那明空不二的清淨法身呀!

哎,到了這裡,能照的“知覺性”,和所照的“清淨覺性”,消除了對立,合二為一了。於是,自性自照自明——豁然開朗!什麼開悟呀!什麼證果呀!都從這裡發生。倘若有人能夠‘自性自照自明\’的話,一念明了,佛性就會現前。雖然現前,卻很難描述它的樣子,哎,它沒啥樣子呀!

它不屬於“有”,因為,它根本就沒有任何形相;它也不屬於“無”,因為,它一片光明,明明白白。哎,這就叫做“有無俱遣”,像這樣的觀察,就是圓照,也叫做順應於清淨覺性的因地法行。

——各位兄弟姐妹,無論如何,對於《圓覺經》,您千萬不要僅僅停留在思維理解的層面上,因為呀,在這裡,一切思維都是空花相。思維,是永遠也到達不了‘自性自照自明\’之境界的呀!

——哎,您哪,不需要多想,只需要單純地觀照。在您按照經文,觀照一切都是虛空花的同時,您應當把觀照的注意力,離開那些虛空花,哎,這就是出離心。然後呢?觀照一下虛空,看看虛空花們,幻生幻滅的那個大環境。

——哎,行文至此,忽然心生一偈,就叫做《行文偶得》吧。偈曰:

從來此事太難知,無人不見少人識;

明明白白金剛眼,散落狂花億萬枝。

下面,世尊繼續為大家講解如來的因地法行,以及不落邪見的觀照方法。

何以故?虛空性故,常不動故,如來藏中無起滅故,無知見故,如法界性,究竟圓滿遍十方故。是則名為因地法行。

在上文講解了‘有無俱遣\’的,順應於清淨覺性的圓照方法以後,世尊特意為大家開顯‘清淨覺相\’的境界,也就是‘清淨法身\’的境界,也就是‘圓滿覺性\’的境界,也就是‘如來藏\’的境界,也就是‘法性\’的境界:

“為什麼說‘知是空花,即無輪轉’呢?為什麼說‘亦無身心,受彼生死’呢?為什麼說‘知虛空者,即空花相’呢?為什麼說‘亦不可說,無知覺性’呢?為什麼說‘有無俱遣,是則名為淨覺隨順’呢?”

“因為呀,所謂的清淨法身,它像什麼呢?就好像廣闊的虛空性一樣,它是如如不動的;在如來藏當中,是根本就沒有產生與消滅的,也沒有知見可以確立;它就像法界性一樣,本來就是究竟圓滿,而且遍布十方世界的。”

“像以上這一系列觀照修行的方法,就叫做一切如來的因地法行。”

——到這裡,世尊已經清楚地解答了文殊菩薩有關於因地法行的第一個問題,同時,如果我們能夠這樣觀照的話,自然就會消除一切對立差別,那么,各種偏見和邪見,也根本就無法產生。

所以,世尊總結說:

菩薩因此於大乘中,發清淨心,末世眾生,依此修行,不墮邪見。

這裡著重回答文殊菩薩的第二個問題,世尊說道:

“一切菩薩們,都因為這樣圓照清淨覺相,乃至於一系列圓覺觀察的緣故,在大乘佛法當中,發起了清淨的菩提心。末法時代的眾生們,只要依據這個法門來修行,就不會落入邪見執著當中。”

——咱也沒啥好說的啦,各位兄弟姐妹,咱就信任如來的真實語,咱就依教奉行吧!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通常呢,在一段長行開示以後,為了讓大家能夠抓住要點,哎,世尊就會說一段偈語,把剛才的內容重複一遍,加強大家對於法義的認識和理解。所以,在回答了文殊菩薩的問題以後,世尊用偈語做小結,說道:

文殊汝當知!一切諸如來,

從於本因地,皆以智慧覺。

了達於無明,知彼如空華,

即能免流轉。又如夢中人,

醒時不可得。覺者如虛空,

平等不動轉,覺遍十方界,

即得成佛道。眾幻滅無處,

成道亦無得,本性圓滿故。

菩薩於此中,能發菩提心;

末世諸眾生,修此免邪見。

最後,世尊這樣告訴文殊菩薩:

“文殊菩薩啊!你要知道,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切如來,從他們在本來因地修行的時候,他們呢?都是通過智慧觀察而覺悟的。怎樣進行智慧觀察呢?那就是要通過圓照清淨覺相,明白並且找到了無明,然後發現呢?原來所謂的無明,就和虛空花一樣虛假呀!只是一種幻覺而已呀!於是,當即就超越了生死輪迴。”

“這個無明呀,也包括眾生的身心在內,就好像夢裡的人一樣,當夢醒了以後呢,哪裡有什麼無明?哪裡有什麼眾生?哪裡有什麼我呢?”

“夢醒了,就好比覺醒,覺醒者,或者說覺悟的心,它像什麼呢?就好像虛空一樣,廣大平等,不會動搖與變異。當覺悟的心,超越了一切幻相,遍滿十方世界的時候,就會成就佛陀的無上覺道。”

“一切幻化的身心與境界,在覺醒了以後,它們自然都消滅了,但是,它們並不是從某個地方消滅的,因為,它們根本就不曾產生過。通常我們會說,覺悟者成道了,但是,他並不曾得到些什麼,也沒有什麼好成就的,因為,他的本性,本來就是圓滿無缺的呀!”

“諸位菩薩們,在這樣的妙法與觀察當中,就能夠發起清淨的菩提心,而末法時代的眾生們呢?只要能夠依照這樣的妙法與觀察來修行,那么,就不會落入到各種邪見當中去了!”

——到此為止,世尊圓滿地解答了文殊菩薩的提問,實際上,整部《圓覺經》,以及整體圓覺法門,都在其中啦!這一章,可以說是全經的總章與概要。其主旨呢?就是如來廣大的圓覺智慧呀!

哎,下面,由普賢菩薩接過文殊菩薩的接力棒,替在座的諸位菩薩們,也替咱們大家,繼續向如來請法。咱們仔細看,仔細聽,仔細揣摩呀!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