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 學佛最好的善知識《楞嚴經四種決定清淨明誨》及淺釋


時間:2010/1/20 作者:常月居士

末學附上易懂的 白話文 共大家參考現在是末法時代,你到哪裡訪善知識呢?不如熟讀一部《楞嚴經》,修行就有把握,就能保綏哀救,訊息邪緣,令其身心入佛知見,從此成就,不遭歧路!又全經前後所說,著重在一個“淫”字。說:“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道!”看《楞嚴經》若不歸宗﹝指“淫”字﹞,跑馬看花,就不中用。要讀到爛熟,就能以後文消化前文,以前文貫後文,前後照應,則全經義理,瞭然在目,依經做觀,自得受用。古來行人,從此經悟道者很多。溫州仙岩安禪師,因看“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當時破句讀云:“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於此處有悟入。後人語師云:“破句讀了也!”師云:“此是我悟處!”畢生讀之不易,人稱之曰“安楞嚴”。希望同參們,無論老少,常讀楞嚴。此經是你隨身善知識,時聞世尊說法,就和阿難作同參!(虛雲老和尚)楞嚴經很長,可以從“四種決定清淨明誨”入手,熟讀一遍才幾分鐘,熟讀並能領會,你就是一個正知正見的佛弟子。然後再看其他人言行是否如法,你就象有一雙火眼金星或是照妖鏡,一看便知,不再人云亦云,不再被別人所矇騙!唐天竺沙門般刺密諦譯 佛告阿難:汝常聞我毗奈耶中,宣說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阿難,云何攝心,我名為戒?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淫,為善知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淫,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淫,修禪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只名熱沙。何以故?此非飯本,沙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縱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輪轉三途,必不能出。如來涅槃,何路修證?必使淫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於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白話文 如來說:阿難,你常聽我在毗奈耶中宣講的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收攝其心說的就是戒,由戒而生髮定,由定而開發慧。這就叫做三無漏學。阿難,什麼叫做攝心?我稱之為戒。就像這世界中的六道眾生,如果其心不淫,就不會隨順他們的生死而相續輪迴。你修習正覺三昧,原本是為了出離塵世的勞苦,那么,淫心不除滅,就不可能脫離出塵世。縱然你有很多的智慧,甚至有禪定現示面前,如果不斷除淫心,那必會墮入魔道。上品者成為魔王,中品者成為魔民,下品者成為魔女,這些魔也有跟隨的徒眾,並各自以為已修成無上道。在我滅度以後的末法時代之中,這眾多的魔民會在世間昌盛熾烈,到處施行貪淫魔道,並且以此為善知識,使眾生沒落到愛欲坑中,從此失卻了菩提正道。你教世人修正定正等正持,首先要斷除淫心,這就叫做如來先佛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所以,阿難啊!如果不斷除淫心而去修習正道,就像蒸沙石想使其成為飯一樣,縱使經歷百千劫的時間,最終仍只是熱沙而已。為何會如此呢?因為這本來就不是飯,只是沙石罷了。如果你以充滿淫慾的身體去尋求成佛的妙果,即使你得了奇妙的悟解,它卻只是淫根,終究還是淫。到最後還是會輪轉在三塗中,必然不能脫出這個輪轉。佛的涅槃境界,通過怎樣的道路來修持證得呢?必須使淫慾動機欲身欲心都斷滅掉,以至於連斷滅都沒有了,這樣對於佛菩提才是可以希望的。我這樣說的,才叫做佛說,不像這樣說的,就叫做波旬說。阿難,又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殺,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中品則為飛行夜叉、諸鬼帥等;下品當為地行羅剎。彼諸鬼神,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沉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殺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斷殺生,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二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殺,修禪定者,譬如有人自塞其耳,高聲大叫,求人不聞,此等名為欲隱彌露。清淨比丘,及諸菩薩,於歧路行,不蹋生草,況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諸眾生血肉充食?若諸比丘,不服東方絲綿絹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於世真脫,酬還宿債,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為彼緣。如人食其地中百穀,足不離地。必使身心,於諸眾生,若身、身分,身心二途,不服不食。我說是人,真解脫者。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白話文阿難,還有十方世界的六道眾生,如果其心沒有殺戮之念,就不會隨順其生死的相續而輪轉。你修習正覺三昧,為了是要脫離塵世的勞苦。如果殺心不能斷除,便不可能脫離塵勞。縱使有許多智慧、禪定現示面前,如果不斷除殺心,必然墮入神魔道。在神通之中,上品之人成為大力鬼,中品成為飛行夜叉和各種鬼師等等,下品成為地行羅剎,這些鬼神也有其徒眾,均亦自稱得無上道。在我滅度以後的末法時代中,這眾鬼神將在世間熾盛昌繁。自己聲言從食肉得到了菩提路。阿難,我叫比丘們吃五淨肉,這些肉都是我的神力化生出來的,本來就沒有生命根的。婆羅門居住的地方,大地多半蒸濕,加上有許多沙石,草菜不生長,我就加持大悲咒神力,以此大慈悲,假託成為肉,你們即吃到了這種味道。無奈如來佛滅度以後,你們吃眾生的肉,還稱自己叫佛弟子。應當知道,這些吃肉的人,即使心開悟以為入了正覺,他們仍只是大羅剎,終將得報應而沉入生死苦海,根本不是佛的弟子。像這樣的人,相互殘殺,相互侵吞、蠶食而沒有完結,哪裡可說這些人能脫離三界呢?你教世人修持正道,第二要斷除殺生。這就叫做如來先佛世尊第二決定清淨明誨。所以,阿難啊!如果不斷除殺生,而去修習禪定者,就像有人堵塞自己的耳朵高聲大叫,卻希望別人聽不到,這叫做欲蓋彌彰。持戒清淨的比丘和眾菩薩在不同的道路上行走時,不會去踐踏有生命的小草,更何況是用手去拔。什麼叫做大悲憐呢?就是悲憐人們取那些眾生的血肉來作食物。如果那些比丘,不穿來自東方的絲綿絹帛做的服裝,不著本土產的皮鞋裘衣,不飲食乳汁乳酪,這樣的比丘才稱得上真正在自己有生之世不計酬報,並還清了宿世的債務,從而不游於欲界、色界、無色界這三界之中,這是為什麼呢?因為,身上穿的東西,也就是色緣事物,正如人吃了地中生出的百穀,腳卻沒有離開土地,必然使自己的身心同各種各樣的眾生有緣。如果這人將身體和心分開,將身體的需要和貪殺貪慾分開,那么,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解脫者。像我所說的,才叫做佛說。不像這樣說的,即是波旬說。 阿難,又復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偷,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偷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偷,必落邪道。上品精靈;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諸魅所著。彼等群邪,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己得上人法。詃惑無識,恐令失心。所過之處,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貪,成菩提道。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殘生,旅泊三界,示一往還,去已無返。云何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卻非出家具戒比丘為小乘道。由是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若我滅後,其有比丘,發心決定修三摩地,能於如來形像之前,身燃一燈,燒一指節,及於身上爇一香炷。我說是人,無始宿債,一時酬畢,長揖世間,永脫諸漏。雖未即明無上覺路,是人於法已決定心。若不為此捨身微因,縱成無為,必還生人,酬其宿債。如我馬麥,正等無異。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斷偷盜,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三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偷,修禪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卮,欲求其滿,縱經塵劫,終無平復。若諸比丘,衣缽之餘,分寸不畜。乞食余分,施餓眾生。於大集會,合掌禮眾。有人捶詈,同於稱讚。必使身心二俱捐舍,身肉骨血,與眾生共。不將如來不了義說,回為己解,以誤初學。佛印是人,得真三昧。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白話文阿難,此外,這世界中的六道眾生,其心無偷盜之念頭,就不會隨順其生死而相續輪轉。你修習三昧正覺,原本是要脫離塵世的勞苦,那么,偷盜之心若不斷除,是不可能脫離塵世之苦的。即使你有很高的智慧,甚至禪定現示於前,如果不斷除偷盜之心,必然墮入邪道。在邪道中,上品者成為精靈,中品成為妖魅、下品成為邪人。這些鬼魅群邪,也有自己的的徒眾,並且各自以為成就了無上道,在我滅度以後的末法之世,很多這類妖邪將在世間熾盛,它們潛藏著欺騙陰險,自稱為善知識,各自聲稱自己得了上人法,以此來炫耀迷惑那些無知識的人,恐嚇他們使其迷失本性,它們所經過的地方,那裡的家庭就會耗散殆盡。我教導比丘們,遵循一定的規矩行乞食物,使他們放棄貪心,走上菩提正道。這些比丘們,自己不烹煮食物,只將自己殘餘的生命,漂泊旅行在三界之中,給他們指示出生命只是一次往返而已,使他們離去三界便不再返回。什麼叫做賊人?假借穿著我的衣服,任意販賣佛法,而造作各種惡業,嘴上講的都是佛法,卻又不是出家受了具足戒的比丘。像這樣的小人之乘,由於他們疑惑迷誤無量的眾生,使眾生們墮入了無間地獄。如果我滅度後,有哪位比丘發願心要修持正道,能在如來的像前,在身上燃上一盞燈,或燒一個指節,或在身上點一柱香,我說這個人無始無終的宿債一時便會勾消了結。長久出離世間,便永遠脫離各種漏行。雖然沒有即刻明白無上的正等正覺之路,但這個人已下定決心修佛,如果不能為此而捨棄種種微細業因,縱然修成無為法,必終將輪還為有辦法中的生人,而還報其宿債,這就與我從前食馬麥的事一樣。你教誨世人修持三昧正覺,要斷除偷盜,這叫做如來先佛世尊第三決定清淨明誨。所以說,阿難,如果不斷除偷盜而修禪定,就如有人用水去灌漏桶而欲求其裝滿,即使經過無數劫的時間,終將不會裝滿的。如果諸比丘,除了自己的衣缽之外,不蓄分寸私財,行乞來的食物吃不完的就用來分施給飢餓的眾生,在大集會時,合掌禮敬眾生,即使有人罵你也如同聽到稱讚之言。這樣必定會使得身和心二者都可以捨棄。能將身軀血肉與眾生們共存,不將如來所說的不了義歪曲為自己理解,並以此去迷誤初學佛法的人,佛授印這樣的人是得了真正的正覺的。像我這樣說,才叫做佛說,不像這樣說的,即是魔王波旬說。阿難,如是世界六道眾生,雖則身心無殺盜淫,三行已圓。若大妄語,即三摩地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謂前人言:我今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養。是一顛迦,銷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記是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沉三苦海,不成三昧。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或作沙門、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婦、奸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泄佛密因,輕言未學。唯除命終,陰有遺付。云何是人,惑亂眾生,成大妄語?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復斷除諸大妄語,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其大妄語者,如刻人糞,為栴檀形,欲求香氣,無有是處。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云何自稱得上人法?譬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因地不真,果招紆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若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實,入三摩地,永無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薩無上知覺。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白話文阿難,如是世界中的六道眾生,雖然身心沒有殺盜淫的念行,這三種行持已經圓滿,但如果說大謊話大誑語,那么,他修持的正道是不會清淨的,反而會成為愛欲,成為魔道,最終失卻了佛種。所謂沒有得而說得,沒有證而聲言證,或者追求世間的尊榮顯貴,在人的面前宣稱,我現在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辭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果位等等。希望人們在他面前恭敬詠贊他,貪圖人們供養,這是一種外道修行,早就消毀滅卻了佛種,就像有人用刀砍斷了多羅木一樣。佛授記這樣的人,永遠殘損了善根,不會再有妙知覺見,沉入三苦海中,不能成就三昧正覺。我滅度以後,要眾菩薩和阿羅漢們,在末法之世中去應現其身,顯作種種形相,去濟度那些流於輪轉之中的眾生,這些菩薩和阿羅漢們有的應身作沙門,有的應身作白衣,有的應身為居士,有的作人間帝王、宰官,或者童男、童女。這些應身,甚至於有淫女、寡婦,奸偷屠販,並與他們做同樣的事情。通過稱道禮讚佛法,使這些眾生的身心入正覺三摩地。但始終不說出自己是真正的菩薩,真正的阿羅漢。他們不泄漏佛的奧妙密因,不輕易將佛的密因說與未學之人。唯有除了在生命終結之時,暗中遺言告知自己是何人而已,他們不是惑亂眾生,不是大妄語。你教誨世人修持正道,然後要斷除那些大妄語,這叫做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淨明誨。所以,阿難,如果不斷除大妄語,就像雕刻人的糞便為檀香果的形狀,想求其散發香氣,可是卻一無是處。我教導比丘們誠心安立道場,將這四威儀施行在一切行為中,不要有任何虛假。什麼叫做自稱得了上人法呢?比如窮人妄自號稱帝王,只能自取誅滅。更何況是法王,哪裡可以妄心竊取。發心不誠,成就果位就會曲折多磨,這樣來求佛菩提,就像去咬自己的肚臍,試問有誰能夠做到呢?如果眾比丘心如直弦,一切都是真實的,他們就能修入正德正覺,永遠不會有魔事。我授印這樣的人得獲成就菩薩無上知覺,如像我這樣說,叫做佛說,不這樣說,即是魔王波旬說。四種決定清淨明誨 淺釋(宣化上人)佛告阿難。汝常聞我毗奈耶中。宣說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佛告訴阿難,你不是時常聽我所說毗奈耶,即大小乘律藏中的道理嗎?如果發心修行,一定要依照這三種決定義來修。所謂攝心為戒,這是止惡防非的好方法,有了戒好像混水澄清而能生定,由定發慧。淨極光通達,通達就是開悟有智慧,這叫做三無漏學,不再漏落於三界,不再著於空有二邊的意思。我人為何不成佛?就因為不能攝心,不能攝製狂心、攀緣心。一天到晚,妄想紛紛,盡打人家的主意。現在要把攀緣心攝回來,不要向外跑,要把它制在一處,才有定力,才能生智慧。阿難。云何攝心我名為戒。阿難,為什麼我說攝心為戒呢?因心為戒本,若能攝住,制伏一處,就是持戒。若不能制伏而放縱之,就是破戒。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假若所有一切世界六道眾生,他們沒有淫慾心,就不會隨生死流轉,而能斷生死流。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你發心要修正定,目的在超出塵勞,脫離生死,但淫慾心不斷,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淫慾心就是塵勞,不要說有淫慾行為,就是連淫慾的念頭亦是塵勞,怎能開悟成佛?現在一般邪知邪見的人,又想開悟成佛,又放不下淫慾,這是最可憐。雖佛在世,亦不能救他們!縱然有智慧,修禪定得到輕安境界,假如不斷淫慾心,必定會落魔道。上品為魔王,中品為魔民,下品為魔女。魔女生得十分漂亮,但十分卑鄙。有智慧者千萬要注意,要小心!不要誤了自己的前途,聰明反被聰明誤,一失足成千古恨!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他們這一般邪魔,亦有很多徒眾,不知慚愧,大家都自認為已成佛,成了無上大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淫。為善知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路。佛在世時已先說:“我滅度後,末法的時候,到處都充滿這般魔民,好像火一樣的旺盛。”專講貪慾邪淫,正對一般無知青年的機,臭味相投,互相讚嘆,反認為自己是善知識,終令無知的眾生,墮落愛欲邪見深坑,失卻菩提大道的正路。月前我遇見某某人,不要提他的名字,他說他是佛,我說他是魔,為什麼呢?因為他專門談情說愛,口口聲聲是Love,Love,I love everybody.這真不知慚愧,有什麼資格來愛所有的人!可是很多人便給他迷惑,臭味相投,還說他講的道理很不錯,這真是以盲引盲,我有一句偈誦這樣說:懵懂傳懵懂,一傳兩不懂。師父下地獄,徒弟往裡拱。到了地獄,師父見徒弟亦來,就問他:“這個地方不是好玩的,是受苦的,為什麼你亦來呢?”徒弟說:“你先來啊!我當然也跟著你來嘛!”這不是罵人,這是真的!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淫。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你教導世人,欲修正定,必定首先要廢除淫念,這是如來,及過去所有一切諸佛,第一個決定,一點不能改變的清淨明白教誨。這是四種清淨明誨,佛教徒一定要遵守。專講愛欲是魔王,但菩薩亦講愛,是慈悲的愛護眾生,而不是淫慾的愛,私心的愛。對一切眾生,都不分彼此。魔的愛則有所企圖,有所貪慾,一反一正這是菩薩和魔之不同處。是故阿難。若不斷淫。修禪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祗名熱砂。何以故。此非飯本。砂石成故。 有淫念必落魔道,因為這樣,如果不斷淫念,而修禪定,就一邊修,一邊漏。要開悟而離不開淫慾,這就好像蒸沙石,想要它成為白飯,經過百千劫,依然只可叫熱沙,為什麼呢?因為沙石不是米,不是飯的原料!如果真能斷淫慾,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男女在一起也沒有問題。因內心已如止水,已達到“眼觀形色內無有,耳聽塵事心不知”,能到如如不動的境界,是不會到處對人說的,到處宣說我無淫心,到處登廣告,那是靠不住的。以前有一修道者,求師父印證已得開悟,師父問他:“你開什麼悟?”他說:“我現在才知道師姑是女人。”師父用佛眼觀察,是真開悟,就給他印證。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縱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輪轉三塗。必不能出。如來涅槃。何路修證。若是以淫慾之身,要求證得妙覺佛果,縱然得到微妙的開悟,亦只是從淫根所發之淫慾種子。根本已是淫慾,那一定會墮落三途,地獄、畜生、餓鬼,輪轉生死不能出離。這時候,人身尚不可得,試問從哪一條路來修證如來妙果?必使淫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於佛菩提斯可希冀。必定要連淫機,即最微細之淫念,亦即無明都斷了。這時清淨無染,一念不生,身和心都斷除,連斷性斷影都沒有,就如息機歸寂然,諸幻成無性。這樣才有希望證到無上覺道。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照我這樣說,才是佛說,不照我這樣說,就是魔王說。凡是能到這裡來聽楞嚴經的,不是聾子、啞子、瞎子,而都是有善根、有智慧,所以大家要把智慧眼睜開,分別魔佛之不同處;同時要用耳根來反聞聞自性,不要再向外馳跑,這是我今天要對大家說的話。阿難。又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殺。則不隨其生死相續。阿難,又世界上六道的眾生,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如果他們能不起殺心,就可以不隨輪迴流轉,不隨生死業報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想修正定,本意是要超出塵勞,如果殺心不能除掉,就不能跳出塵勞。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中品則為飛行夜叉諸鬼帥等。下品當為地行羅剎。縱然有多少智慧,指世間智慧,即世智辯聰。修禪定有功夫,得到境界現前,但如不斷殺業,必定墮落神道。上品之人就成為大力鬼,即是天行夜叉,中品為飛行夜叉,諸鬼神,如山林城隍等,下品就為地行羅剎,即啖人精氣的羅剎鬼。彼諸鬼神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這般鬼神,亦有很多徒眾,大家都誇張自己已經成了無上道的果位。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將來我滅度後,末法時期,有很多這種鬼神,好像火一樣的旺盛,充滿世間,他們亦修道,但不能斷殺,還對人誇說,食肉亦可開悟,可得菩提正路。好像一般人說:酒肉穿腸過,佛在心裡頭。這真是狂言妖言邪說惑業!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砂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阿難,眾生肉是不可食的,我只是教出家人,可以食點五淨肉:即不見殺、不聞殺、不為我而殺、自死肉、鳥殘肉。這五種肉是我以神通之力化生,本來沒有命根,亦因你們婆羅門所居的地方,天氣過於潮濕,又多沙石,不能夠種果菜,連青草都不能生,故我用大悲神力,幻成這五淨肉,使你們得食,奈何在我滅度後,一般不肖之徒,居然食眾生之肉,還敢自稱是釋子呢?學生問:佛既然戒殺,為何又用神力化五淨肉,教出家人得食,為何不化蔬菜或稻米等呢?上人:有人願意回答這個問題嗎?學生:經文上說:“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沙石,草菜不生”,大概是地理環境之限制,故佛陀便化肉而不化稻菜。不知這看法對嗎?上人:佛陀既有大神力,在沙石之地,化蔬菜稻米,亦是輕而易舉之事,根本不受地理環境之限制。莫如說:佛很了解眾生的心理,知道一般人喜歡吃肉,就算某些出家人,要他立刻斷葷吃素,他會感到吃大虧,捨不得肉味。佛為順從人情,來接引這些人,先作一個方便,允許他們可以吃五淨肉。並說明是佛力所化,沒有命根。但在其他經論,如楞伽、大涅槃經等,都說得很清楚,為佛弟子,不應吃眾生肉,因斷大慈悲種性,是修淨行的一個很大障道因緣。各位對這點,應該徹底明白,不應藉口說佛允許出家人吃五淨肉,便可隨便開齋破戒,即是曲解經義,大錯而特錯!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沉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殺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你們應當知道,食肉的人,縱然得到心開,亦只是暫時境界,似乎是有點定力,但這都是大羅剎之類,等到福報享盡,必定沉落在生死苦海中,不是佛的弟子。這樣的人,既然互相殺害,互相食啖,沒有了期,又怎么會跳出三界呢?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斷殺生。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二決定清淨明誨。你要教導修正定的人,一定要先斷淫心,次斷殺生,因食肉殺生就失去大悲種子,不能成佛。故戒殺是如來以及先世一切世尊,第二個決定,一點不能改變的清淨明白教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殺。修禪定者。譬如有人。自塞其耳。高聲大叫。求人不聞。此等名為欲隱彌露。所以,阿難啊!假如不斷殺業而修禪定,等於自塞其耳,高聲大叫,想要別人聽不到,豈有這種道理?這正是掩耳盜鈴,欲隱彌彰而已!清淨比丘及諸菩薩。於歧路行。不蹋生草。況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諸眾生血肉充食。持戒清淨之出家人,及諸大菩薩,在分歧小路上往來,亦不願意踩踏青草,何況用手去拔?為什麼自稱為大慈大悲的人,還要吃眾生的血肉,來滋養自己的身體呢?若諸比丘。不服東方絲綿絹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於世真脫。酬還宿債。不游三界。假如有諸出家人,不穿東方中國之絲綢絹緞,蠶絲所造之絲緞,及天竺國的皮靴、狐裘鳥毛、禽獸羽皮製之衣履,及不食乳酪醍醐,這些出家人是真正能解脫,既還清他們的宿債,不再浪蕩三界了。乳酪醍醐因是牛乳之製品,不是殺害牛命,故戒律上沒有完全禁止,但如能不食,那是更清淨。何以故。服其身分。皆為彼緣。如人食其地中百穀。足不離地。必使身心。於諸眾生若身身分。身心二塗。不服不食。我說是人真解脫者。什麼緣故呢?因為穿著畜生的皮毛,便是和他們結了不解之緣。好像劫初時候,有色界(光音天)的天人,飛行至世上,見地上有地肥,十分美味可口,便叫天人都來嘗食。可惜食後便不能再飛行,後來地肥吃完了,便食地中所生的百穀,食後雙腳就不能離地。根據此說,則人是由天上來的,而不是從猴子化生的。如果說猴子能變化為人,但現在的猴子為何不會再變化為人?修道的人,必定要身和心,對於眾生的身中肉、身上皮,都不穿不吃,甚至連吃肉穿皮的念頭都沒有,那么,我承認這個人是真正得到解脫,這是因為已經和三界眾生的緣都斷絕關係。百穀:梁,黍稷之總名。稻,粳糯之總名。菽,豆類之總名。三谷各有二十種,成為六十種,再加蔬菜青果各二十種,總共百種。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照我這樣說,才是佛說。不照我這樣說,便是魔王所說。阿難。又復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偷。則不隨其生死相續。阿難,又世界上的六道眾生,如果他們能不生偷心,沒有損人利己的盜念,甚至連有形無形的盜念都沒有。既不淫、不殺、不偷,就不會隨生死相續、業報相續、世界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偷心不除。塵不可出。想修正定,本意是要超出塵勞,如果偷心不能除掉,怎能超出三界的塵勞呢?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偷。必落邪道。上品精靈、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諸魅所著。就算你有多少智慧,修禪定有功夫,得到境界現前,但如不斷偷業,必定墮落邪道。上品就做精靈,盜日月之精華,竊天地之靈氣。中品為魑魅魍魎,盜人物之精液,竊山林之氣潤。下品為邪人,如巫醫巫婆,乩童扶鸞等,為精靈所依附,受妖魅所迷惑。二年前我曾遇一美國人,他說耶穌在他身上講話,又說是天主下世,我說他是妖魔鬼怪。數千年前佛也預料末法時期,邪魔外道熾盛,所以特立下這四種清淨明誨,來揭發邪說,使修道者不被所愚。所以大家要特別注意,這四種清淨明誨,是修道的箴規!彼等群邪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這般妖邪,亦有很多徒眾,大家各各都誇張,已經是成了無上道的果位。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已得上人法。誘惑無識。恐令失心。所過之處。其家耗散。我滅度後,末法時期,有很多這種妖怪邪人,好像火一樣地旺盛,充滿世間。潛行貪慾,匿詐藏奸,欺騙無知,自稱是善知識,已得到菩薩真傳秘訣,誘惑無知的人,恐嚇他們,令他們失去本有真心。或騙說某活佛出世,或言災難降臨,使無知之輩,耗盡家財,來求活佛加持,以得遠離災難。這種奇奇怪怪的妖魔邪師,在中國亦有很多記載,我曾親眼見過。他們都是神通廣大,預言有時亦很靈驗,故能誘騙一般無知之輩,耗盡家財。但正是正,邪是邪,邪不勝正,終會露馬腳的。在佛教里,絕對不能說自己是佛是菩薩,就是菩薩化身度生,亦不告訴人,要等到圓寂後,才透露真情。在唐朝有一位太守閭丘胤,到天台山國清寺訪豐乾禪師,問禪師:“為什麼現在沒有活菩薩住世度生?”方丈說:“我這裡便有兩位,一位是煮飯的叫寒山,一位煮水叫拾得,他們是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的化身。”太守聽了以後很高興,便叫知客帶往拜見,到廚房一看,原來是二位骯髒瘋和尚!既然豐乾說是菩薩化身,不敢輕視,就向他們下拜叩頭。寒山拾得同時說:“豐乾饒舌,豐乾饒舌!”說後便向後退,退至後山石岩口,對太守說:“彌陀不拜,拜我們做什麼?”太守問:“誰是彌陀?”答:“就是國清寺豐乾禪師。”太守聽後一楞,二人已退入石室隱沒不見。天台山有月光岩,就是寒山拾得隱身處。太守趕快回國清寺,可是方丈剛圓寂!往生了。只有嘆息當面錯過交臂失之!所以佛菩薩來應世,都不會給人知的。如一旦被揭穿,就遁跡或圓寂。那些說自己是佛,是菩薩,是已證果開悟的人,這真是大言不慚!哪裡來的活佛、活菩薩,恐怕是活鬼呢!高僧如虛雲老和尚都不說自己開悟。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貪。成菩提道。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殘生。旅泊三界。示一往還。去已無返。我教比丘循著各方向托缽乞食,無非要他們捨棄貪心,亦使布施者可以種福。貪為煩惱根本,沒有貪就可以早成菩薩道。所以不讓他們自開一伙食,亦要令他們知道世事無常,有如寄居三界,只要了此殘生,出離三界後就不再回來。云何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卻非出家俱戒比丘。為小乘道。由是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為何有些賊人,竟穿上出家人的衣服,假借我的名義,利用佛教的招牌,四出行騙,造種種惡業,反說這樣才是佛法!對真正求道的出家人,不惜毀謗,對受具足戒的比丘則指為小乘道。無量眾生,懷疑迷惑,失卻信心,隨著他造惡業,終於一起墮落無間地獄!此地獄中,一人亦滿,多人亦滿,永無出期,故名無間地獄。若我滅後。其有比丘。發心決定修三摩提。能於如來形像之前。身然一燈。燒一指節。及於身上爇一香炷。若我滅度後,有比丘發菩提心決定願修正定。他如果能在如來形像之前,把身中肉割開,注滿油來點燈,或把手指燒去一節,或在身上燃一炷香。我說是人無始宿債。一時酬畢。長揖世間。永脫諸漏。雖未即明無上覺路。是人於法已決定心。我說這個人,就會即時還清無始劫以來的宿債,和永遠脫離有漏三界,跳出生死苦海。雖然對於無上覺道還未十分明白,但對於真正佛法,已決定不會退心了。若不為此捨身微因。縱成無為。必還生人。酬其宿債。如我馬麥正等無異。如果捨不得在身上點燈或燃香的微因,來懺除業障,縱然得到無漏無為,但還要回來人間,償還人的宿債,好像我在毗蘭邑中食馬麥之報一樣。興起行經:昔舍衛國毗蘭邑,阿耆達王,請佛及五百比丘至其邑供齋三個月。佛及僧眾抵邑後,魔即入宮來惑王,王就忘卻供齋之事,邑內又適逢饑荒,無從乞食,幸有馬師將馬麥一半來供佛及僧。至九十日後,王才醒悟,向佛求懺。舍利弗便問佛是什麼因緣?佛說:過去毗婆尸佛時,有王請佛及僧。佛僧食已,為一病比丘帶回一份飯菜。經過梵志所居山林,梵志聞香就生妒心說:“禿頭沙門應食馬麥,何必供與甘飯?”隨從五百童子,亦跟著這樣附和。當時這位梵志就是現在我身,五百童子,即現在五百羅漢。只因一念妒心,輕罵沙門,使自己受馬麥之報。何況殺彼生靈,盜他財物,而不償還乎?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斷偷盜。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三決定清淨明誨。你教導世間要修正定的人,一定要斷除偷盜,連偷念都沒有。這是如來及先佛世尊,第三種不可變更的決定清淨明確的教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偷。修禪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卮。欲求其滿。縱經塵劫。終無平復。所以,阿難啊!若不斷除偷盜之心,來修禪定,就好像有人用水灌入一個漏瓶,想要把它裝滿,縱使經過塵沙劫,都不能裝滿的。若諸比丘。衣缽之餘。分寸不畜。乞食余分。施餓眾生。假若有諸比丘,除了三衣一缽及臥具之外,其他什麼都不私蓄。將乞食所得,剩下的余飯,施給飢餓的眾生。於大集會。合掌禮眾。有人捶詈。同於稱讚。必使身心。二俱捐舍。身肉骨血。與眾生共。在大集會中,合掌禮拜四眾,設使被人捶打辱罵,還要歡喜來領受,同於稱讚一樣。必定要使到自己的身心,都能捐舍。甚至血、肉、骨、髓都可以分給眾生,明白身和心都是無常、無我、苦、空、不淨,有什麼可惜?能到這樣才是斷除偷念,成就無偷之心。不將如來不了義說。回為己解。以誤初學。佛印是人得真三昧。不要將如來所說的不了義法,來回護過失,替自己作解釋,還耽誤初學的修道者。因為將佛說作為己說,亦犯竊盜。能這樣斷盡偷念,一念純真,才可修定,佛就印可這個人,能得到真正三昧。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照我這樣說,就是佛說。不照我這樣說,就是魔王說。阿難。如是世界六道眾生。雖則身心無殺盜淫。三行已圓。若大妄語。即三摩地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阿難,如果世界上六道的眾生,雖然身心都沒有殺盜淫,無殺是慈行,無盜是舍行,無淫是梵行,這三種行都圓滿了。但是若犯大妄語,他的正定就不得清淨。必定成為愛見魔,因貪愛名利是愛魔,妄生邪見是見魔,就失去如來種,失去修證如來的因地本心。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謂前人言。我今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養。什麼是大妄語?所謂未得道就說已得道,未證果就說已證果,或者為求世間名聞,要人尊崇他是最高最勝,就對他面前的人說:我已證了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甚至說我已成為辟支佛,或十地以前的十住、十行、十回向等三賢菩薩位,來求別人向他禮拜懺悔,貪圖他們的名利供養。是一顛迦。銷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記是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沈三苦海。不成三昧。這種人科是顛迦,即闡提,意是斷善根的人,斷滅成佛的種子。猶如用刀斬斷多羅木一樣,多羅木一經斬斷,就永遠不會再生,佛說這種人,永遠斷滅善根,不復會有正知正見,還要墮落三途苦海中,縱使有點禪定智慧,亦不過助長魔業,絕對不能成為真正的三昧。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我滅度後,末法時期,法弱魔強,為摧邪顯正,故使令諸大菩薩及大阿羅漢,應化種種身,生於各階層,來回六道中,來救度輪迴受苦的眾生。或作沙門、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婦、奸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或化作比丘,或白衣居士,或國王大官,或童男童女,甚至妓女寡婦,奸偷屠夫。先和他們同事,得到他們的信心,然後乘機將佛教的道理,灌輸給他們,使得他們轉迷為悟,棄邪歸正,身心得以依教修持而入三摩地。佛是時常用四攝法來教化眾生,四攝法是:(一)布施:分三種——即財施、法施、無畏施。(1)財施:見困苦艱難的人,乃用金錢物資救濟他,使彼受感動而相信佛法。(2)法施:講經說法,使其明白開智慧而信佛。(3)無畏施:遇著驚慌恐懼者,能安慰援助,使其得離驚恐而信佛。但這種種布施都不求報答,不存對己有利之心,施後便算,三輪體空。即無能施與所施,亦無受者。(二)愛語:好像父母對子女說話,那種柔和慈祥的態度,令眾生悅服而生信仰。(三)利行:就是有利益,大家平均分享,不可占為獨有,令眾生心服而生信仰。(四)同事:和被度者一樣的身份,即和眾生打成一片,沒有界限,不分彼此,這樣就容易使眾生接受而生信仰。講到同事,我記起一公案:在唐朝有杜順和尚,俗姓杜氏,京兆杜陵人,是華嚴宗第一代祖師。他道德高尚,不攀外緣,白天上山耕種,晚間回寺誦華嚴經。他有一徒弟跟他學法已十餘年,見師父白天上山辛苦地耕種,夜間回寺又拜誦華嚴經,覺得師父很平常,沒有什麼可學。不如到五台山朝拜文殊菩薩,求開智慧。便向師父請求,師父說:“不必去了,在這裡修行和去五台山拜文殊菩薩是一樣的。”愚蠢的弟子,不明白師父的意思,便說:“師父,我已發願朝山,請師父慈悲,了我心愿。”師父見他去意已決,便準他去。臨行前,師父說:“我有二封信,一封給清涼子,一封給豬老母,你順便替我送去。”弟子將信收下,立刻啟程,朝五台山方向走,一心想求文殊菩薩加被開智慧。按照信的位址找到清涼子,她是一個妓女,徒弟心裡覺得奇怪,為何師父有一位當妓女的朋友?但信封明明寫給她,因此便照樣交她。清涼子接信,拆開一看便說:“我知道了,我的工作已做完,我也要走了。”說完就坐下圓寂。徒弟覺得奇怪,將信撿起來一看,原來她是觀世音菩薩,可是他還不曾覺悟。又將第二封信按地址交給豬老母,原來它是一支豬。豬老母接到信之後,拆開來看,也當場死了。徒弟更覺奇怪,為什麼看到信就死呢?於是把信撿起一看,原來信是寫給普賢菩薩的化身為豬,來教化眾生。但這愚笨的徒弟,還不覺悟。他來到五台山下,遇見一位老人,老人問他:“你來五台做什麼?”答:“朝拜文殊菩薩。”老人說:“你師父就是文殊菩薩,你不拜師父,來拜文殊,真是捨近求遠!”說完就不見了。這時他才恍然明白,原來師父就是文殊菩薩!於是立刻回頭,趕快回見師父。可是抵寺門時,師父已圓寂多日,真是後悔也來不及了。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泄佛密因。輕言未學。始終不會自己向人說:“我是真菩薩,我是真阿羅漢。”將佛的密旨因由,隨便泄漏,輕易地講給來世初發心修學人聽。唯除命終。陰有遺付。云何是人惑亂眾生。成大妄語。除非臨命終時有遺囑的例外,要不然絕對不會泄漏佛的密因。泄者不住,住者不泄,怎可大肆宣傳說自己是真菩薩?這真是欺世盜名,迷惑眾生,成為大妄語人。講到這裡,我又想起印光法師。他是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其學問、道德、修持都是上乘。他是陝西人,口音比較難懂,故講經時都沒有什麼人來聽。他就索性到普陀山,閉關十八年,專心研究大藏經。後來有人請他到上海居士林來講彌陀經。這時有個女學生夢見有人對她說:“你應該到上海居士林去聽大勢至菩薩講彌陀經。”這個女學生根本不懂佛法,不知有彌陀經,更不知有大勢至菩薩,可是夢中的境界非常清楚。第二天早晨看報,果然有印光法師在上海講彌陀經的訊息。為好奇心起見,也就往居士林聽經,覺得很有道理,和印老有緣份,便皈依他。並將夢中的事告訴印老。印老沒有承認,也不反對,只是再三叮嚀她,不可向第三者透露。三年後,印老圓寂,女學生痛哭流涕,才把三年前的夢說出來。大家都怪她為何不早說,讓大家可以多親近,多請法。這真是當面錯過,交臂失之。由此證明印光法師確係大勢至菩薩化身,來度眾生,故火葬時,有很多五彩的舍利。現在一般無慚愧之人,居然自認自己是活佛真菩薩,和楞嚴經完全相反。不錯!人人都是佛,但要經修行證果,不修怎可亂說自己是佛!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復斷除諸大妄語。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淨明誨。你教導後世初發心人,要修正定,至切要斷除淫、殺、盜和斷除大妄語。這是如來以及過去諸佛,第四種決定性的清淨明確教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其大妄語者。如刻人糞為栴檀形。欲求香氣。無有是處。所以阿難啊!如果不斷大妄語,就好像將人糞刻成栴檀香木的形狀,欲求它散發香氣,根本是沒有這種道理的。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云何自稱得上人法。我教一切出家人,包括在家人,要直心是道場,不要拐彎抹角,在行住坐臥四威儀中,尚且要直心直行,不能絲毫虛假,裝模作樣。怎么能夠妄自尊大說,自己得果位已得到大法眼。譬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因地不真。果招紆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譬如窮苦的人,妄自稱王稱帝,一定會招滅門誅族之禍。何況法王至尊,怎可以妄自偷竊佛位!因地修行不真實,則果位的時候一定彎曲。要求證得菩薩佛果,就好像有人用口想來咬自己的肚臍,這是絕對不能成功的。若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實。入三摩地。永無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薩無上知覺。若諸出家比丘,無論何事,都能心直如弓上弦,一切都真實沒有虛假,這樣才能證正定,永遠沒有魔事障礙。我就印證這種人,能真正成就菩薩,無上覺道的因地心。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照我所說的,就是佛說。不像我所說的,就是魔王波旬之說。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