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仁清法師:觀世音菩薩說此咒已,十方諸佛悉皆歡喜


時間:2020/1/9 作者:清淨平等蓮

接下來世間利益的第四項:“降魔”。大悲咒的這個降魔的作用可以把它放到出世間的功德當中,也可以放在世間利益當中來講解。為什麼這么說呢?昨天咱們講到了,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不著魔障那是不可能的,真想修行,真精進的話,那么肯定有違緣。誦持大悲咒能夠降服魔障,消除違緣,從這個角度來講,它是一種出世間的功德。可是一個在家佛弟子日常生活當中肯定也有違緣,也有魔障,我們通俗一點講,怨親債主的干擾等等,通過讀誦大悲咒,再降服這個魔障,我們能夠增加順緣,日常生活能夠有保證。工作順利,特別是我們的身體,能夠保證健康,身心安樂。在這裡這個降魔呢我們列舉了四條理證。

1、【經文】:觀世音菩薩說此咒已,十方諸佛悉皆歡喜,天魔外道恐怖毛豎。

經上是這樣說的, 觀世音菩薩說此咒已,“十方諸佛悉皆歡喜,天魔外道恐怖毛豎”。這一條我們在前面已經列舉了,在這裡我們又把它舉出來。觀世音菩薩講了大悲咒以後,經文緊跟著有這一段,說觀世音菩薩說出這個大悲咒來以後,“十方諸佛悉皆歡喜”。就是諸佛如來都非常高興,都非常歡喜。因為大悲咒是能夠利益眾生的,它具有世間的利益,更具有出世間的功德,所以諸佛是歡喜的。“天魔外道恐怖毛豎”。天魔外道害怕,“恐怖毛豎”,這個毛豎指的恐怖的那個程度,就是害怕。害怕大悲咒的弘揚,害怕大悲咒的宣講,害怕大悲咒的修持,害怕大悲咒的流通。

有一個弟子這樣說“:師父既然大悲咒能夠降魔,那么你念大悲咒的時候那個魔肯定更煩惱更生氣,他更阻擋咱們。那么我們不念大悲咒不就行了嗎?”當時我是這樣給他回答:“假如說你不誦大悲咒他就不來干擾你的話,那他就不叫魔啊,”是不是?在這裡講天魔外道,天魔和外道是兩個概念,在前面咱簡單一提。在這裡是這樣:欲界天那個頂的眾生,(指欲界第六層天)因為這類眾生持有邪見,所以說比較憎恨嫉妒和障礙佛教的正法,佛教的圓滿的涅磐法。大家一定要知道魔也是修行得來的。事相上那個魔有很長的壽命,很大的神通,很大的福報。他怎么來的呢?就是修善法而得來的這個果報。為什麼他又是魔道呢?就是因為持有邪見。沒有佛教的那個究竟圓滿之理,那種般若智慧沒有開顯。因為他持有邪見,所以他墮落魔道。

【引經文】:亡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為魔業。

——《華嚴經》

所以真正的魔道也是通過修行而得一種果報,不要認為那個魔就是不行善。有很多行善的照常墮落魔道,它這個差別在哪裡呢?就在一念之間,佛教的理論非常圓融,佛教經典上曾經說,佛跟魔在一念之間。比方說有個人坐在那裡,長得非常莊嚴,世間話長的非常的漂亮,很靚!女的嘛叫靚麗,男的嘛叫帥。雖然他長得非常好看,他這個心裡怎么想咱們不知道,他那個心念一念向善一念求了脫,就一念是佛。一念嫉妒一念嗔恨一念困惑即為魔。就這么簡單。所以佛和魔不從表象上分,而從心性上分,從知見上分。所以佛法的修證,最最重要的也是堅實的基礎就是正知見的樹立。

當你把佛教的正知見樹立起來了,你時時刻刻都可能在修行,如果你沒有佛教的正知見,無論你怎么樣去努力,都不可能去圓滿佛果。極有可能墮落魔道,魔的力量也是非常大的。經上講釋迦牟尼佛臨成佛的時候,那個魔啊,天魔先派他的三個女兒來干擾釋迦佛,被釋迦佛降服了。後來是派的這個魔兵魔將被釋迦佛降服了。最後是天魔親自下來被釋迦佛降服了。所以一個真正大修行者不被魔擾那是決不可能的,在這裡呢。大悲咒的降魔的這種作用就顯得更重要了。

剛才講的是“天魔”,再加上“外道”,經上說古代印度有九十六種外道。外道是什麼呢?外道並不是一個貶義詞,它只是一種稱謂,這種外道,它的含義是執著於外相,心外求法。心外求法的一種修行人,這種外道也往往障礙佛教的弘揚和修持。為什麼這么說?他也是持有邪見,比方說古印度有一種外道,他自己認為他這個身體是骯髒的,輪迴是痛苦的,他也想求了脫,怎樣去求了脫呢?因為沒有了脫的正知見,他就不可能採取了脫的正確修行方法。所以說他們在修行的時候啊,有時候就是脫光了衣服曬著,有時候脫光了衣服跳到火里燒。那個意思就是我這個身體是痛苦的,輪迴是痛苦的。我之所以受這些痛苦和這個身體的纏縛是有關係的。所以說折磨身體就能了脫這是一種邪見。心外求法,所以佛教的修行方法是中道,不緊不緩中道,心上用功夫。叫心地法門。

《維摩詰經》中說:“心淨則佛土淨”。釋迦牟尼佛問阿難說:“阿難你知道我這個娑婆世界是淨還是穢啊?”阿難不知道,釋迦牟尼佛說了:“如果你用佛心看的話娑婆世界照樣是淨的。”懂那意思吧?所以很多經典上的很多教理,都是相融的。只不過我們很難去理解,如果我們能把它貫穿起來去理解的話,這個佛理是圓滿的是無礙的。叫“佛佛道同,法無高下”。你說藥店裡的藥哪一味藥最好?一個中藥鋪里哪一味藥最好?你能知道嗎?肯定你不知道,醫生也不知道。誰知道?醫生依病人的因緣而知道,來了個病人是鬧肚子的,這個醫生就說了“瀉痢停”最好!來了個病人擦傷手了,“創可貼”當下最好。我們認為大補的那一種就是好。錯了!如果你補過了應該是瀉一下了,有的人認為瀉的那一種是最好,降火的最好。如果你降過了你需要補一下了,中道!

比如說《周易》就講平衡,陰陽的平衡,就是一個事現,一個事相的成和住,陰陽和合了就成了,陰陽和合了它就住一樣,一旦失去或打亂這個平衡狀態,那么這個事相就不再存在了,用佛教的那個理論講就是緣生緣滅。“萬法因緣生,還從因緣滅。”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們一定要正確理解。外道啊,一提到外道,大家一定正確理解。是心外求法的修行法門,統稱為外道。天魔也不可怕,外道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佛教內部的“相似法”叫“附佛外道”,或者叫“佛內外道”,為什麼這么說呢?它非常像佛法,“相似法”嘛,用的是佛教的名詞,說的是佛教的經典,講的是他自己的道理,不是佛的道理。這就叫“佛內外道”,這種東西最具有蠱惑性,最具有破壞性,最具有隱蔽性。我們佛弟子正知見的樹立就是辨別這種東西。佛八萬四千法門每一門都是了脫法,但唯獨邪法不是了脫法,外道不是了脫法。

2、【經文】:亦能使令一切鬼神,降諸天魔,制諸外道。

第二條理證,觀世音菩薩說誦大悲神咒的人,接下來是原經文。這是另外一段經文的能夠降魔這個理證。“亦能使令一切鬼神”,“使令一切鬼神”是什麼呢?能夠號令一切鬼神。為什麼能夠號令一切鬼神?就是因為大悲咒有不可思議出世間的一種功德,不可思議的一種加持。它的這種作用能夠讓一切鬼神聽號令,我們知道大悲咒這種作用,知道它的這種功德。“降諸天魔,制諸外道”。我們平常遇到的干擾是自性魔障啊!這是第一點,一定要知道。自性魔障,無始劫以來我們那種無明業習啊,在纏縛著我們,干擾著我們,自性魔障非常難以降服。除非你用佛教的正確的知見來對治,然後再通過長期的正確的佛教的修行方法,來提高自己這個能力。最後才能真正降服自我的自性的魔障,也叫心魔。這是自己提高的一個過程。

還有一種干擾來自於你的“怨親債主”,“怨親債主”和這個“魔障”的特點不一樣的。“因緣果報毫釐不爽”是不假,但是這個因緣果報就象漁網一樣,諸多因緣組合的。是這個意思。怨親債主就是來討你的債的,你欠他的錢,他就向你來討錢,你該他命,他就向你來討命,種種方式不同。形式不同,程度不同,大小不同,地點不同,

舉一個例子:在某個城市裡,有一個判刑十二年的小伙子,這個小伙子是18歲打架被判刑了,18歲的小伙子判刑12年,他這個傷害罪夠嚴重的。就是說打得夠嚴重的,具體咱們不知道了。判刑12年以後出來了,三十來歲了,你想打了一架關了12年,心中不服啊。好不服氣啊,出來以後就招呼他很多朋友同學在一塊聚了聚,喝酒。第一天出來就喝酒,喝得差不多了,喝得高興嘛,要菜要菜,這個菜點著點著點多了,剩了不少,他們出來結賬的時候,差六十塊錢,就對服務員說:“我就在哪裡住,360塊錢差你六十,我就裝了三百,剩下這六十塊錢明天我給你送過來行嗎?”這個服務員不認識他啊,服務員也做不了主,“不行!我們不當家。”借著酒勁就在那裡吵起來了。那意思我要了你這么多菜,六十塊錢我明天給你送過來還不行?

正在吵的時候,有兩個人進這個飯店,乾什麼呢?要來吃飯,要來喝酒,其中有一個進門一看:“怎么吵起來了”?實際情況他還沒了解,就知道那小伙子吃了人家飯了,差了人家錢,要走!就說了一句話,說了句什麼話呢?“沒有錢你就別來吃飯!”他從旁邊多了這么一句話,這個小伙子滿肚子的委屈,滿肚子的嗔恨,一句話沒說,轉身就到了廚房,拿了那個“火柱”知道嗎?鐵的,捅爐子的,叫火筷子,“火柱”。這個小伙子就一句話都沒跟這個人說,進去拿了個“火柱”,出來就照這個人捅了四“火柱”,當場斃命。這就叫“怨親債主”!所以說“怨親債主”的討債,是你該他什麼他就討你什麼。

魔障的干擾另具特點,魔障的干擾是什麼特點呢?他就破壞你這個清淨心,他就破壞你的正知見,你只要知見不正了,他不管你了,讓你怎么跳你就在他的手心裡。如果你有了正知見,想修法了他給你破壞然後鑽空子,就這樣!打比方,你想吃甜,“我這裡有糖”,你需要啥他有啥,他確實能夠做到,你想花錢,“我這裡有金條”。你想吃酸,“我這裡有醋”,懂嘛?他不像“怨親債主”一樣,“小子,你就該我十塊錢,再加利息,十二塊,你給我手機,手機我也不要。就要我那十塊錢。”你看,是不是?“怨親債主”。魔障就是干擾你那個清淨心,你那個正確的知見。這個大家一定要知道!我們怎樣去識別它?怎樣去降服它?告訴你們一個萬無一失的方法,用佛教的正確理念來對治。

我以前舉過一個例子在這裡再舉一遍,有一次有一位女居士給我打電話,說著說著哭了。我說:“你有什麼事情”?她說:“我爸爸去世了,往生了。作為女兒吧我想儘儘孝。佛弟子盡孝的方法就是為父母超度嘛。我在某某寺院做了個超度,我把這個事情就放下了,過了幾天以後呢,又碰到某某大師,就聊起來了,一聊起來以後,這個大師一閉眼,一會就睜開眼了說:我到西方極樂世界查了一下,那邊沒有你爸爸的名字啊!”這個女居士一聽納悶了:“西方極樂世界沒有我爸爸的名字,那我爸爸去哪裡了?難道是超度失敗了嗎?”傷心啊!給我講這個事的時候哭了:“師父你看這個事怎么辦?”我說:“你給我打電話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讓我看看你爸爸在哪裡?”“嗯!對對對!”我說:“我告訴你,你誦過《佛說阿彌陀經》嗎?”她說“我誦過啊”!我說“今天下午你再仔細看,看三遍《佛說阿彌陀經》,你再給我打電話,我就告訴你!”

她一聽很高興啊:“我能看三遍《佛說阿彌陀經》,師父就告訴我爸爸上哪去了?這個事不就有答案了嗎?不就解決了嗎?”所以她下午仔仔細細的誦了三遍《佛說阿彌陀經》,念完了以後,四五點鐘給我打電話了。說:“師父我知道了。”我說:“你知道什麼了?你知道你爸爸去哪了?”她說:“不是不是。我知道那個大師騙我了。佛在《阿彌陀經》上說西方極樂世界不退轉菩薩也數不過來,只能是打比方,如果說他要知道那裡沒有我爸爸,他得全部數過來看看沒有我爸爸。對不對?”如果西方極樂世界只有10個人, number one 也不是她爸爸,number two也不是她爸爸,一直到第十也不是她爸爸,這個大師回來就說了:“從一到十都不是你爸爸,說明西方極樂世界沒有你爸爸。”應該這樣講吧?可是佛說西方極樂世界不退轉菩薩都數不過來,何況荷花里包著的那些呢?他沒有說他挨個的扒開來看了一下,沒有說。所以這個女居士通過看了《佛說阿彌陀經》,明白了他這是一種魔說,一種邪知見。答案是她自己找到的,是佛告訴她的,跟我沒有關係啊!

還有一個例子,這個事已經八年了,在臨淄我給大家作開示的時候,有一個信眾站起來就說:“師父我只有兩個問題”。我說:“你說”。他說:“《楞嚴咒》能不能出聲念”?我說:“第二個問題呢”?“第二個問題是:《楞嚴咒》能不能在早上三點、五點這個時段以外的時間讀?”“噢!你這個問題很好回答”。我說:“你為什麼誦《楞嚴咒》?”“我非常喜歡它”,“你怎樣喜歡的它?”“因為我看過《楞嚴經》,讀誦《楞嚴經》心生歡喜啊!最後我知道《楞嚴咒》的這個功德是如此之大,我們離不開它,真正的修行人離開《楞嚴咒》也不好辦,所以說我跟它有緣。產生了歡喜心,我就誦《楞嚴咒》了”。當時他這樣說:“師父!毫不客氣地說我誦《楞嚴咒》已經多年了,現在我跟你談著話,《楞嚴咒》在我的心裡沒有斷啊。”有相當功夫了吧?說明他跟《楞嚴咒》是有緣的,是具備這種根性的人。

那時候我說“《楞嚴經》上有沒有不出聲讀誦《楞嚴咒》的這個開示?”他說“沒有”。“《楞嚴經》上有沒有說你必須在三點到五點才能念?”“也沒有”。“這不就得了。如果《楞嚴咒》不能出聲念或者只能在早上三點到五點念,釋迦牟尼佛在經上第一句話就會說:我下面宣講的咒語只能是三點到五點念,只能是默默的念,如果他在後面再去註解就麻煩了,因為你念完了,哇哇哇念到最後了,佛說:我這個咒只能不出聲念,只能是默念。你就說了:“壞了佛啊你為什麼不先說明呢?我已經出聲了!”是不是這個意思?”我就這樣問他,“明白了”,他得到答案了。所以說我們怎么去對治這個魔知魔見、邪知邪見,就是用佛教的經書,以佛教的經典為唯一的標準,是這個意思。

佛在經典上講的,我們在某些程度上在某些方面可以做不到,但是我們決不能給佛改經,比方說三皈五戒,五戒第五條,佛說不能飲酒,假如我要是喝酒的話,那是我在飲酒,我在犯戒,假如說你來問我:“師父三皈五戒第五戒是什麼”?假如我說:“末法時期可以喝點了,生活提高了嘛,xo也有,人頭馬也有,路易十六也有,那都是酒啊,好的,高檔的,你可以喝一點了”。那樣就改了佛戒了是不是?你把佛的這個戒保留下來,誰持得住誰得功德。誰能做到誰證果,就是這個含義。我做不到我不成就,你把這個標準放到這裡。有人做到有人成就,你把標準改了,沒有正確的標準了,誰都不可能做到了,沒有正知見了,沒有一個標準。這個非常嚴重,實際上我們現在有很多修行人,不是以佛的聖言量去抉擇問題,往往是我認為怎么樣?我認為是怎么樣?這是第二條。

3、 【經文】:若在山野,誦經坐禪,有諸山精雜魅魍魎鬼神,橫向惱亂,心不安定者,誦此咒一遍,是諸鬼神悉皆被縛也。

第三條是這樣,“若在山野誦經坐禪”,書上是提到若在山野,這裡不光在山野,有的人能聚到一些非常特殊的地方,照常有這種不好的覺受,不好的事相發生,為什麼?因緣,就是因緣,在山野呢?就是這種因緣特別多。有的人在自己的家住不安。老是“我的房子不好,我的房子裡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有一個居士,我那年在五台山靜修的時候,還沒有開始靜修呢?有居士給我發簡訊:“師父有人看著我的身上有東西,你說真有東西嗎?”我一看:“一個老佛弟子了,還沒有正確的知見,唉……”於是我回了一個簡訊,仨字:“我看有”!他對我很有信心,嚇得不行了,馬上發簡訊:“哎呀,師父你可別嚇唬我,到底是什麼?”他這個事已經是自己嚇唬自己了,他問我到底是什麼?我就給他回答,這樣回答:“據推測裡面是保暖內衣,外邊是呢子大敞啊。”他得穿衣啊。我回來見到這個居士以後好訓他,最後明白了。他說師父,我不該著相啊。有也好沒有也好,自自然然修行就行了唄,無所謂的一些事,只要這個違緣沒有干擾你正常的修行,你就自自然然,修行能夠降伏魔障,能夠消除違緣,大家一定要知道。

“若在山野,誦經坐禪”當你心神不定的時候,覺受不好的時候,大悲咒解決了,這就是理證。這就是降魔的一種理證。“山精雜魅魍魎鬼神”這個在經上有所體現,這一種組成成分非常複雜,它們的知見也不正,修行也不高,有的乾脆就不是修行者,就是專門搗亂的。山精一般我們說的山精在中藥上來講是何首烏,圓圓的黑地瓜,何首烏是一種中藥,在這裡指的山精呢說的是山中所產生的一切精怪,你看《西遊記》上有所體現,這是故事形式的。但是這個道理在經上找到根據啊,山有山精,藤有藤怪,藥草神,石神、河澤神、樹林神,這個都有,經上有所提示,我們要知道。

這個“雜魅”,“雜魅”有多種、各種各樣的鬼魅,這個鬼魅的魅是一種精怪,咱一般說跟鬼分不開,這一種最具誘惑力。為什麼呢?他就是以誘惑人為本能。舉個例子,我在部落格上寫了一篇文章,我的文章的題目是:《替死鬼的花環》。據說,當然是講這個故事了,是否是真事也難講,可能真有這種事情發生。說明是這些鬼魅是誘惑人的。我是這樣講的:據說那個上吊死的冤魂不散的話,他會時時地尋求一種解脫,他尋求的這一種解脫怎么一個路子呢?他找一個替死鬼來替他,當他找這個替死鬼的時候呢,當時那個人還是活著的,那鬼就提著他那根上吊的繩子,來回找。當找到有緣的人時,或者這個人就是執著貪戀,福報就是不夠,該當他替死了,那鬼就把他那個上吊的繩子啊變現一個花環,那個花環跟個鏡子一樣,外邊很好看,可是花環中間呢是顯現的跟另外一個世界一樣,就像我們透著一個窗戶看另外一個花園一樣,裡面景色很美。然後這個替死人的這個人,看到這花環就心生貪戀,就再想看一眼裡面到底是什麼?再多看一眼,那鬼就說了:“伸進頭來看!伸進頭來看!這邊的風光獨好啊!”,如果這個人生貪念,真的伸進頭去看,當時他看到得像個窗戶一樣,伸進頭去看裡面的那個花園,好了!他就死了!一般的人看了就是上吊自殺了!當時他迷惑就是這樣迷惑的,有的一種迷惑就是當他臨死的時候,他就一個想法,死了痛快,死了好!死了吧一了百了!只有一個心念了!誰勸也不聽了,什麼也想不起來了,還是一種蠱惑,所以這個魅最具有蠱惑力!還是鬼怪的一種,“山精鬼魅魍魎鬼神”,魍魎也是鬼神的一種,鬼當然是鬼道的眾生了,我們一般說鬼啊鬼啊是這樣的。

實際上這個鬼組成成分非常複雜,包括了精靈雜魅這一套,如果在修行過程中,身心不安,確實是來自於外部的力量在干擾你的話,好了!大悲咒降服了!“誦此咒一遍是諸鬼神悉皆被縛也”。這被縛是一種形象地解釋。從事相上看就是被綁起來了!制服了!從這個功德上看呢,就是降魔的一種作用,大家一定要知道,講到這裡不要執著於文字,不要一說:頭疼了,師父說了嘛馬上念咒綁起他來。麻煩了,執著!念就是了嘛,這是第三條理證。

4、第四條理證就是昨天咱們讀誦的那個消災清涼之偈,很長的那首偈語,在這裡不展開了,我們資料上也把它放到降魔這上面。這個降魔息災就講完了。

摘自仁清法師《大悲咒的功德與妙用》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