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時間:2020/6/4

廣行布施饒財富

傳喜法師正月初五法會開示(10.2.18)

布施波羅密

大家新年好!我們現在還屬於春節期間,特別今天,是什麼日子?我們民間說是接財神的日子。除了接財神,我們為了今天也做了很大的準備。念《金光明經》,也有跟大家具體講解財富來自於哪裡。昨天我們特別還看了那個電影《智美根登》,這是佛陀往昔行菩薩道的時候,修布施波羅密,波羅密是印度話,到彼岸,圓滿的意思。修布施而圓滿功德,圓滿布施功德,所以我們寧波人說量大福大。

我們昨天看了那個片子,在座有不少昨天看過,也有一些新來的沒有看。量大福大,我們這個量跟菩薩比起來怎么樣,就顯得我們有必要拓展我們的心量。

菩薩作為王子,得到爸爸媽**寵愛,和群臣百姓的擁護,他的與生俱來的悲憫心,覺得自己的富貴能夠幫到很多的苦難眾生,所以他跟爸爸提出請求,能不能給他財富甚至給他國庫這樣來幫助苦難的眾生。

爸爸對孩子這種仁慈的心非常支持,所以爸爸給他權力,但是爸爸跟他說除了你的性命和鎮國之寶兩樣不能給人之外,其他任你怎么樣的布施,滿你的願。但是在布施的過程當中,他甚至把國寶也給了來乞討的人,違犯了爸爸的意志,所以得到懲罰,罰他去一個條件艱苦的偏遠的地方,流放十二年。

他的妻子孩子跟著他一起流放,他發的願是滿一切眾生,所有人只要需要,他有就會給與,他發的這樣的願。結果在路上,別人又分別要去了他的小孩,天上的天神被感動了,來試試看,這個人真的假的,就要去了他的王妃,他的愛子。他自己在十二年的流放生涯當中繫念三寶修行,甚至在十二年圓滿之後,當別人來乞討他的眼睛的時候,他還是完成自己的願力,把自己的眼睛也給對方。

所以看這個電影我們很感動,但是我個人也是覺得很慚愧,我們的心量能不能這么大。人分好幾種,看了這個片子有好幾種心態,有的人看了之後會覺得我們也應當像這樣學習啊,有一種人會有這種心態。

有一種人對王子的這種行為沒有敬重的心生起,因為什麼?完全不能理解,甚至還反感,那他就生不起隨喜的心。

有的人生不起隨喜心,但是自己有慚愧心,能生起慚愧心,我們的心量達不到,標準達不到,我們的心量連理解的這個份都沒有,會有慚愧心。

有的人不僅沒有隨喜心,甚至連慚愧心也生不起來,甚至還會生起怎么樣的心呢,逆反的心。

每個人看到這樣是有不同反應的,這也表明我們每個人學佛,心裏面平時的功德積累不同。我簡單的講一下的話就是我們在今天,接財神的這天,我們說量大福大,這句話基本上都能接受,特別是我們寧波人。但是具體怎么樣,這個量怎么大?你跟菩薩比一比看,所以佛為什麼福慧圓滿,福慧兩足,我們不足,我們是嚴重不足。甚至當今世界發生了經濟危機,經濟危機就是什麼危機,就是福報的危機,經濟危機就是福報危機,世界性的。那就說明我們這個世界離量大,差的越來越遠。現在的人標準的都自私自利,個人都只管自己,甚至自己還管不過來,還坑蒙拐騙去害別人,損人來利己。

菩薩是奉己為人,早期也有提出我們這句話的,曾經是政治口號每個人都熟悉,叫毫不利己專門利人,這句話是佛菩薩修行的境界啊。不管怎么樣,過去還提倡啊,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對不對,這是佛菩薩的一種境界。所以我曾經跟一些領導我也說,要想達成這個,那要好好認真學佛才行,我們中國確確實實也以佛教為主,佛教得到大家認可。

但是修行的過程是很不容易的一個過程,怎么樣拓展我們的心量,我們現在福要大,福要大那量要大,你這個量怎么才能大?拓展,你能不能有效的拓展。我們中國有一句話叫“捨得捨得”。“舍”就是布施。所謂“布”就是不分對象的,不是說你兒子來了你就可以布了,別人的兒子來了,你說跟我不相干,那就不叫布。布是什麼?就是平等的意思。“施”是施與,平等的施與,所以布施是很難的。

昨天那個影片裡大家有看到吧,我們甚至已經替他擔心了,心裏面又揪起來了,不知道我們這個王子菩薩又要布施什麼了,也不知道這個要飯的要來乞討什麼了,我們都替他擔心,替他生氣了,這個可惡的要飯的怎么又來了。但是這個菩薩怎么說,菩薩很尊敬的對他合掌:尊者,我看到你我很高興。你看,喊對方是尊者。甚至包括那兩個來乞討要他老婆要他王妃的,說我們家裡窮,什麼都沒有,你能不能把你的王妃給我兩個人呢?他就:尊者,尊者。不僅這樣,還交代他的王妃,說你要像尊重我一樣的尊重他們,服侍他們。你看,不容易吧。

所以這個片子裡有好幾個,一個菩薩要成就菩薩的行為,這個叫孤掌難鳴,那這個王妃你看品格好不好?我們現在還沒領結婚證呢先到公證處公證家產去了,那肯定是沒有這個境界的,根本談不上。布施的所有都有我半份,我的一半,那還行。

今年春晚趙本山演的什麼,正好演的《捐款》。捐款是什麼,捐款就是布施。捐款,一不小心把他親家的那一半也捐掉的時候就有戲了,這個戲就從這展開的,今年春晚這個話題也不錯,大家要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是捐到你的錢,你怎么樣,這個就是這樣的。所以菩薩的行為,爸爸媽媽這么愛他,妻子也是這么通情達理,可以知道那個時候人的素養還是非常高的。

久久的思考

我們現在真的很難去理解的,我看經典看了多少年了,這一直是我心裏面的一個公案,一個謎,不同區域對佛法了解程度不同,所表現出的境界都不同。包括我們中國的法師要到印度去取經,印度那邊學佛法學得比較深入的人跟我們這邊表現的境界是不同的。

印度也是一個農業國家,像這種山是很稀奇的,很少的,基本上都是平原。喜馬拉雅山一過,下面基本上都是平原。大家知道,印度人很多,國土面積比中國小。但是到那邊我才了解到,雖然比中國小,但是他大多數都是可耕用土地,而且一年可以出產兩季到三季,冬天最冷最冷就是現在這種氣候,所以他的麥子冬天就可以長到很好,只要一到春天麥子很快就成熟了。有大面積的耕用土地,他溫暖的季節又比較多,陽光啊、氣候都比較好,所以他們糧食饑荒的問題我看暫時還不會有。

有位去取經的師父到了印度之後,他到田裡面,別人種地,他問別人能不能給我一些吃的呢,我肚子餓了。他說前面不遠就是我家,你到我家裡可以給你的,他還讓他帶一句話,說你到我家裡面順便跟我家裡人說一下,兒子跟著我在這裡犁地。蛇是冬眠的嘛,有時候一犁把蛇給犁出來了,他的小孩子跟在爸爸後面玩,結果蛇出來之後,大人倒是過去了,小孩子看到蛇,冬眠的蛇是很毒的,越是冬眠的蛇越毒。這個大家動物世界看多了應該都會了解,蛇如果冬眠期過了,吃食物會把它的毒液稀釋,所以那個時候毒性不是很大,冬眠的蛇最毒了。

小孩子跟在爸爸後面,結果就被犁出來的蛇咬一口,當場死亡,爸爸看小孩子被蛇咬死了,也不傷心也不哭。碰到一個師父來化緣還跟他說前面不遠就是我家,你去跟我愛人說飯送一份就可以了,不要送兩份了,兒子剛死了。讀到這點你怎么理解?很難理解的。

後來我去西藏學習的時候,西藏人對小孩一生下來很值錢的,馬上請活佛、上師來加持念經,懺悔他前世的罪。小孩子身上護身符渾身帶得都是,別人帶一個,他幾十個,堆得滿滿的,那一條線上綁的滿滿的,都是護身的小袋袋。

人生下來小時候比較值錢,一個死了比較值錢,死了之後家裡變賣家產,想盡辦法來超度他。但是半路不是很講究,半路就是追求修行。修行的時候要有吃苦耐勞的品德,這我看了也是不理解。他們那個地方醫療條件比較差,小孩子死了也就死了,沒覺得什麼,拿個布包著到師父那邊請念破瓦法。我去就念了很多,我們在寺院裡參加法會,過一會兒有人來獻哈達,給錢,法會休息的時候就出去,到草坪上往那一坐,前面放一個就念。我一開始不知道,以為什麼小雞小狗呢,不知道是什麼,念好了之後我才問他們,他們說是家裡的小孩。

我看不出他們有什麼傷心,沒有的,沒有這種傷心。但是,是不是他們沒感情,不是這樣。他們對上師三寶的那種情感,他們的合掌,他們的眼神,他們祈禱上師的時候淚水會流下來,祈禱佛菩薩的時候。自己有時候真的信仰上不是說你一看到就會理解,就會接受的,很久要去思考的。

安貧樂道和諧共存

像我們現在,包括去印度,你去朝聖。你看到印度那些人那么貧窮,你也會想他們真貧窮啊。但是你有沒有反過來想一想,到底是他貧窮還是你貧窮,這要花好久去想的。我們在坐的今年去了很多,跟海濤法師,我們內地的就有六十多個人去印度朝聖,朝聖回來大家基本上都會有這種感覺,很窮。

那反過來是他窮還是我們窮,這個就要問了,你是指物質上還是指精神上。物質上好像是他窮,我也深入去考察,很多印度的農民真的是家徒四壁,房子都矮矮小小。因為你造大房子需要多的財物,房子小小的,有窗的形狀,當中沒窗的,有門的形狀,光有門框沒有門的。最多門上面飄一塊布帘子。

有時候我特意看,我還走進去,一般性的房子不會超過十個平方,矮矮小小。進去有什麼家具呢?沒有什麼家具,很少,我是看一般性的那些,也是算印度比較貧窮的地方,他就是這樣。進去沒有什麼家具的,靠著窗子的地方有一個像床的位置,為什麼說像床呢,其實沒有床,好像拿像土的磚,也不算是磚吧,就是像土坯一樣,砌了一個位置,人就在這個框子裡睡覺,這所謂就是床的位置,其實沒有床的,真的叫家徒四壁。

他們唯一的家用工具,不可缺的是什麼?水罐。那個水罐是上可以漱口,下洗屁股,印度人的水罐。那水罐很漂亮,用得金光鋥亮,印度人很喜歡銅製品。

早晨天朦朦亮,很早我們就出發了。一個聖地到一個聖地之間是很遠的,所以我們天不亮就出發了。我第四次去印度才開始有高速公路。每次去,從他們首都新德里到飛機場那條高速公路,每年都看他們在造,但是我去了四年還沒造好。我們中國人的勤勞,中國人為賺錢的那種力量是全世界沒有好和我們中國比的。

我們在座很多老闆,你僱傭了工人你說一天給他八個小時,工人要跟你造反,他是希望工作越長越好,只要錢多。正月過年結束就出來打工,接下來一年就是他的工作機會,最好一天能工作十六個小時,只要你能給他錢多,過春節能夠帶著錢回去就行了,這就是他的開心。

像西方人不可能這樣子的,印度人一般性的商店將近十點鐘才開門,才上班,下午兩點鐘又下班了,你看。我到了新德里要找一個大超市,大商場,想買一點紀念品回來。我們那個導遊給我帶來帶去、帶來帶去都是小商店。我們就急了,你國家首都難道沒有一個大商店。他說那你是外國情況,我們這裡沒有的。後來我想,是啊。他們一般性城市的人還穿個鞋,農村的人連鞋也不穿的,一年沒有冬季夏季,雨季和乾季。很多人鞋都不穿,身上就披塊布,吃飯的時候也不要筷子也不要碗,樹葉子拿一個模型一壓就是一個碗,吃完了之後往邊上一丟,牛羊過來就把樹葉子給吃掉了,就這樣。

你說他要那些東西幹嘛,他要那些大商場幹嘛。他物質上貧窮不貧窮,物質上貧窮。那比精神上,精神上是他們貧窮還是我們貧窮?我們貧窮啊,我們被物所累知道嗎,我們天天為了賺錢沒有自由的時間。

他們九點鐘十點鐘上班,那他們幹嘛,他們在睡懶覺嗎?不是的。我有時候很早起來打開他們的電視台,他們每一個宗教都有自己的電視台,天不亮大家就圍繞在修行的道場,跟著他的導師,那個場面是成千上萬人,高音喇叭,導師在上面引導,練瑜珈。那個練瑜珈的人我看那真是世界一級棒喔,他把肚子一吸裡面肚腸子你會看得清清楚楚。肚腸子在肚子裡面擺來擺去,厲害不厲害,一吸一吸肚腸子在裡面就好像一個飄帶在肚子裡面“嘩嘩嘩”擺,能前後擺、左右擺。

師父說臥倒,徒弟們就都臥倒,成千上萬的,不論男的女的跟著修行,怎么練呼吸,怎么觀想,怎么練身體的、心靈的、肉體的、精神的。還有很多人就進到他們的廟裡面去祈禱,做功課。別人不是起得晚睡懶覺,早早的就起來了,去過精神生活去了。

反過來說他要到中國看到我們中國人這樣他會看不起,覺得中國人已經倒退了,已經變得唯利是圖,變成很恐怖的一種動物,他會覺得,怎么會這樣啊。所以現在我們這個世界,中國變成唯一的一個信仰最少的地方,十三億人主流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他們精神上是非常的富裕的,真正做到我們中國祖先所講的“安貧樂道少欲知足”,過和諧的社會。

我們住在他們的賓館裡面,猴子會從窗子下面來伸手問你要蘋果。我們在他們的市中心,競然怎么樣你知道嗎?牛會到垃圾堆裡面找東西吃,狗也在那找東西吃,孔雀也在那找東西吃,連那個小野豬也跑來找東西吃。

你想想看多和諧的世界啊,我們廟裡面放生的魚喔,一不小心都來給你偷掉喔,放生的那幾隻大公雞給養胖了,好了,沒熬到過年,就今天偷一隻明天偷一隻都給你偷完了。你說我們中國這個還了得,別人野生動物滿街跑啊,菜場沒有賣肉的,都是吃素菜的。到印度你看不到抽菸的,沒有抽菸的,吃肉是很少很少,偶爾看到一個擺雞蛋的攤,雞蛋很少,大多數吃素。那你就知道,那方人跟天地是那么和諧,跟萬物是那么和諧。

你們如果到法國去,到巴黎,你們必然會去哪一個遊覽勝地啊?羅浮宮對不對,到羅浮宮你必然要看哪一件藝術品啊?叫維納斯。維納斯這個作品是什麼時候的作品知道嗎,近三千年了,兩千多年。當時這位雕塑家雕出維納斯的時候,別人都在讚嘆,看來看去,真美啊!真美啊!尤其這個手這么美。結果這個藝術大師怎么樣,拿起錘子就把手給打掉了,你說奇怪,手雕得最美他把手給打掉了。

我們現在看到的維納斯沒有手臂的對不對,大家解讀殘破的美,都解釋殘破的美。我的理解就是說一個東西不能太突出,所以有時候要深入思考的,不是說你去了一下就知道,我印度去了四次了到現在還在想。

大乘佛法境界之體現

西藏去的更多,西藏那么貧窮啊,但是從精神的境界上來說是他們貧窮還是我們貧窮,你遠遠沒有辦法比的。你像昨天我們看的那個電影,那個電影是色達藏戲團,我們聽到藏戲團,覺得很大。色達縣才幾個人啊,色達整個縣還沒有我們瞻岐鎮的人多,土地面積比我們寧波市還大得多,你想想看。

所以昨天拍到結婚的那一段,很多來跳舞,我就跟邊上人說,你看色達縣所有美女都找來了。沒有多少人啊,那沒有多少人的,為什麼算是美女級的,西藏高原她們曬得都黑黑的,那些人還算是比較漂亮的。她們能演,演得這么投入,唱得這么好聽,唱得好聽吧。如果我們弄一個正規的,幾萬人裡面要抽出這么好的演員很難的,可以知道他這些人對這么高的一種境界的理解,我看了都很難理解,但是他們能理解。他們在佛法的修行上所表現出來的那些,我們真的是很慚愧的。

你們看西藏的那些紀錄片的時候常常會看到磕大頭的人,磕大頭的人不像我們這邊磕,那邊人煙稀少,在海拔三千米到四千多米的地方。我採訪過好幾個磕大頭的人,因為我有很多疑惑,你們在磕大頭吃怎么解決。他們吃什麼知道嗎,就像紅軍過草地雪山的時候,就那個布口袋,裡面裝的乾糧,就是他們的糌粑。他們到哪裡之後要吃飯了,就邊上找幾個石頭,找一點可燒的柴燒水。所以他們出去磕大頭很簡單,一把水壺,一袋乾糧,這就是他們的食物。

像我們每次進藏的時候,看到磕大頭的,車從邊上過的時候,我們趕快拿一點錢出來,車窗一開丟下去,他知道這就是給他的,他會撿到這個錢,如果遇到有商店有什麼的就會買一點吃的補給。經濟來源就是這個來的,並不是說存了多少錢我才去,我才準備我這個行程。

但是那么遠到拉薩,三步一個頭、三步一個頭,用身體丈量著去。最快的像我問的那個人他從德格磕到拉薩磕了一年多的時間,這算是快的,體力好的。還有的人從更遠一點的地方,阿壩這個地方磕過去要磕三年。我說你們磕頭過去怎么樣,他也很難說明這個問題,他就把手伸出來給我看,我一看那個手掌全部是疤痕。他說這個手磕磨到骨頭露出來,你看。但是他這樣磕是為自己磕嗎,我們在座的有學佛的,有佛教基本知識的你會知道,西藏是大乘佛法,你想想看,他們做這個事情不是為他自己的,是為所有的眾生,為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做這些事情。

看到他那個身影的時候就會很感動,那個人就是《尋找香格里拉》裡面的其中一個。你們有沒有看過那個片子,裡面有個磕大頭的有沒有看到?路上有磕大頭的。這個人個子並不是很高,所以用他身體丈量的時候難度是很大的。他是德格人磕到拉薩用一個多月,從拉薩又磕到尼泊爾的加德滿都,用了半年多的時間,接下來又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從加德滿都又拜到菩提迦耶,佛陀成道地。

其中從加德滿都拜到菩提迦耶的時候,我們遇到他了,我和海濤法師就成為他的贊助人。就是他可以找兩個陪伴,他們的生活費我們來出,一個月給他們多少錢,我現在都忘掉了,大概一個月平均一千多塊錢吧。印度幣好像六七千塊差不多。當時我把這些錢給他,後來第二次又把錢給他。

當我第四次去菩提迦葉的時候,那次他正好拜到菩提迦耶,所以這個因緣都很好,他繞菩提迦耶三圈之後就結束了他這次禮拜。聽說我跟海濤法師正好在菩提迦耶高興得不得了,帶著哈達來見我們,非常感謝。因為這次是我們資助他的,特別感謝。

出乎我意料的是什麼呢,他把他一路拜的那塊板作為紀念品送給我。我說你把你的緣起寫一下,寫在上面給我,他把那個板子上寫得密密麻麻的,我到現在珍藏著那兩塊板。那板一路上要用去多少塊啊。他也給海濤法師一對,作為對我們的感激,對我來說加持力太大了。

像這種信仰,你說人如果有這種信仰,有的人說那就不是人了。是不是人了,那轉凡成聖了,不是凡夫了。我們現在心甘情願作凡夫。我們想,喔,凡夫有什麼不好。哪一天你就知道凡夫有太多的不好。怎么樣要擺脫我們凡夫的束縛、狹隘,這種不得自主的痛苦,這個是很重要的。

去除浮華求取真實

我們這個時代對佛法已經已經越來越不理解了,對好的不理解,不認可。對不好的呢卻很理解,特別同情和認可,現在正慢慢進入這種顛倒的時候,見濁,知見的顛倒。反而是那些貧窮的人他們修行容易,我們現在富貴的人修行難,我們自我被太多的物質支撐起來,所以要突破自我的狹隘心,自我就變成第一大障礙。

為什麼有生死啊?就是我。要修行了生死靠什麼?就是了自我。這個我越來越大你怎么了。我們現在這個時代就要著重在對三寶的信心上,靠自己修行現在越來越少。你像有些地方緬甸啊、泰國啊、斯里蘭卡啊、印度啊,現在還能有一些修行成就的。我們中國條件比較差一點的地方還能有一點修行成就的。我們寺廟為什麼保持著這樣一種狀態呢,像今天我們齋天這么多人對不對,為什麼這么多人?因為我們齋天很便宜啊。今年我們敲頭鍾你看排隊的人長不長啊,為什麼這么長,因為免費嘛。

為什麼我們要保持這樣,保持這樣就是我們不要把心裡都充滿錢,這樣子我們這個心還能夠平一點,還能夠跟自然相應一點,這樣修行比較簡單一點。但是反過來說到這裡來你們艱苦不艱苦,你們家庭條件都比我這裡好,我這裡吃住那么艱苦,但是就是這樣你住這幾天得福了。反而你在家裡睡那個羊毛地毯,席夢思你失福,享福是消福。到我這邊吃苦是修福。

如果你們來,看我這個出家師父,我現在還保持著苦修,我連住的房子都沒有,我住在樹杈上,那你們覺得這師父有修行對不對。所以很多出家人現在還保持著這種品德,跟天地融於一體,整個身心都安住在佛法裡,不是享受,真是這樣喔。像我們廟裡面出家人的條件好一點其實我就擔心了,就很世俗化,出家到這邊我就怕。你們來條件差一點,雖然我內心裡說對不起對不起。但另外想如果你們能夠很安心的,能夠理解,能夠把這樣子的一個變成修行的道心,那我要恭喜你了,恭喜你發大財了。

我們去除了那些虛偽,去除了那些奢華,讓我們的生命變得更真實,這個是有好處的。現在我們縱使做不到,我們對佛有一點信心吧。但是這樣久了,做又做不到,到時候就不相信了,哪裡有佛哪裡有菩薩,因為沒有人修了嘛,沒有人修也沒有人出奇蹟了。

什麼是“真”

像今年春節晚會還有一個很厲害的是什麼,劉謙變魔術。去年變了個魔術弄得一年不太平,大家都破解。結果劉謙回了封信,好在大陸所有破解的沒有一個是職業魔術師,我為此還感到欣慰,都是外行在瞎扯。今年弄個作家也去瞎扯,說去年董卿是托,今年不但講董卿是托,說所有在座的人都是托,說中央電視台做集團詐欺,他講這個話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所以劉謙又回復他,說我也歡迎別人批評,(當然是指職業的批評),如果能指出我的缺點那我很高興。但是對於那種非職業的批評我也是不屑一顧的。作為你講這個話,他就說你這太沒有水準了,你怎么講這個話,哪一個職業沒有他的職業道德啊。

竟然會把主持人弄托,坐的人都是托,連攝影師,後面導播都是托。他還說要我這樣上去,我幾分鐘也能整出個什麼魔術來。這么簡單啊,中央電視台這么好上的,沒兩下子這么好上的。然後不是說嘛,十分鐘之後有人破解了,那個視頻,跟大家說那個視頻倒不一定相信,我們在座的很多都會剪輯的,兩分鐘就可以給你剪一個出來,那剪的不一定能相信。那是現場的,近景魔術,現場有人看的,有攝像機攝著,如果現場作假的話,誰心裡都會受刺激的,所以說這不是那么簡單的。

反而說視頻慢速慢速,你怎么慢速法。我對那個鏡頭我倒是有點,因為稍微複製一個錢放到他手裡就行了,然後說他手裡有錢。別人眼睛都睜那么大,透明玻璃看著,他手往上拍的時候手上有個錢別人看不見嗎。但是那個視頻作出來,所以老百姓就這樣想,用視頻作出來的,他手裡有個錢看到了,你看到的有可能是後期視頻做的,他反過來就講。

有的人就評論了,作為魔術,它的一種藝術,它的藝術所在,它的價值所在就在這裡,你說是假那什麼是真。我們如果從假的角度上來說,那我們佛教說一假一切假,哪一個是真的,我們人自己都不是真的,我們人都是幻覺出來的對不對。

最大的財富是解脫

今天《金光明經》那段文字你讀了沒有,今天早上供天,主要就是那段經文,四大假和,六根對六塵,當中有六識,這些都是假的。我們不知道假以為我們是人,以為是人,好了,你冤枉了,你六道輪迴了。你說發財,我們今天供天齋天能發財,最大的財是什麼,是給你黃金白銀還是什麼,讓你解脫是最大的財富,讓你轉凡成聖是最大的財富,這個裡面是有奧秘的。

如果從修行的角度上看,你《金光明最勝王經》也讀了,裡面要獲得神通你看是很簡單的,如果從神通的角度上來說,這種是可以實現的。佛教界裡我對這方面也比較關注,我也經常到某些地方會去採訪這種,真的有些人他修到神通,修出神通一定很老吧,白了鬍子,不一定的,有的人就很年輕,年紀輕輕的他就會有神通。

09年在東南亞我跟噶波仁波切求法的時候,擔任翻譯的那個小年輕人,我就問他,我說我現在想拍一些關於我們佛教界修行有神通的這些片子,你知道嗎?因為他經常給那些大成就者做翻譯。他說有,現在還有。我說他們能配合嗎,他說很願意配合的,這些人很好的,他就說好玩一樣的。

對他來說就好像變魔術一樣,那個大石頭,他腳往石頭上一踩石頭就陷下去了,踩腳印啊、留手印啊,他很隨便的。還有一位老人家現在也已經圓寂了,剛剛圓寂,那個時候他們給我介紹他是藥師佛的化身,他看病很厲害。厲害到什麼程度,你有心臟病,他拿一把手槍對著你心臟,“嘭”一槍,心臟病就好了,厲害不厲害,他的看病方法把你嚇死。還有拿刀,心臟不好的拿一把匕首戳進去,就這樣治的。還真的有人敢給他這樣治,我聽到都怕。請問你敢不敢,拿一把匕首從這頭戳過去那頭出來,你敢不敢?這厲害的。他說這位老人家被尊為藥師佛的化身,你看,他很奇特的,你說你怎么理解。

在我們佛教界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你專心想修神通,《金光明經》里看到只要多長時間,很快的,只要彈掌坐好,一心一意的發菩提心,安住金光明的境界裡,這個很簡單的。米拉日巴尊者,那時候他妹妹就哭,哥哥你怎么這樣啊,同樣是出家人,你怎么這樣啊,你看你連穿的一件衣服都沒有,衣不遮體,食不果腹,在這個山洞裡過日子,這么苦啊,他妹妹在那哭。米拉日巴尊者安慰她說:妹妹啊,我要想出名,我如果想坐在很華麗的宮殿里,易如反掌啊。你看了劉謙你就知道了,米拉日巴講這句話是不是叫易如反掌,劉謙就露這么兩手全世界出名了對不對,至少全中國出名了。

那你說如果他是真本事的話,你說是他本事大還是小瀋陽本事大,小瀋陽一出名了之後大家給他算了一下,去年他就全國到處賺錢對不對。小瀋陽不能說他沒本事,有本事的,你看他高音唱得那么高,確實有本事的,演得又好,別人十多年的基礎,這種文藝工作者的基礎功底,嗓子又好,長得又帥對不對。好像你們不太認同,我沒看清楚啊,好像臉很長,那是舞台上的形象,舞台下面是長得很帥的。

但是你說劉謙如果他是真的,現在如果說劉謙是神通,那還了得。米拉日巴他那個神通,我們現在到岡仁波齊去朝山的話,那石頭上還留著他的印子,他從石頭下面能鑽上去,從上面出來,鑽上來鑽下去,整個身體把瑪旁雍措神湖能全部覆蓋住。人身體會飛起來,飛到岡仁波齊的山頂。這要跑到北京去飛一下那還了得了,那供養不是嘩嘩的,他自己想蓋多大的廟也行啊對不對。米拉日巴尊者這個修行,想蓋一個十億的廟那不是很快。不要說他那樣子了,我們沒神通現在要蓋一個大廟也很簡單的。

但是不要蓋,寧願就這樣破一點,希望我們明年來過春節還這樣擠通鋪好不好?好!這就是財富。我這裡蓋五星賓館大概你反而不來了,沒味道了,反而來的人就不一樣了,或許你們不來其他人會來。但是我寧願你們來,跟我這邊擠通鋪、打地鋪,這樣子我們還有一些宗教情操。說明你不是圖富貴來的,你不是為貪圖享受來的,你是為佛法來的,所以有時候是辯證。所以米拉日巴尊者說我如果像那樣子,我要享受富貴易如反掌,真是這樣喔。

生命本具不足奇

像《清淨道論》裡面學那種四大的神通很快的,佛陀在世那些阿羅漢們都是很簡單的,一個腳踩在地球一個腳踩在月亮吶。更何況把飛機變沒了、把火車變沒了、把自由女神變沒,那都很簡單的。現在當今世界還有修行人可以懸浮起來,坐在那邊慢慢懸在天上。

不僅在經典里記載,我們中國傳統的《搜神記》啊,很多的這些都有記載,正統的《道藏》,《道家》的經典里就記載。我們佛教更是層出不窮,現實社會還是有這種人。所以這些可以這么說,我們自己已經是久入鮑室,入菜場啊,久了就不知道那裡的腥臭味了,還以為我們正常,把本來生命有的那些反而覺得是很奇怪,就認為不正常。

前幾年中國氣功熱的時候,東北出一個張寶勝,空瓶取物,你們自己弄個密封的瓶子放在那邊,他憶念裡面東西進去,不用比劃的,因為他不需要舞台藝術,純粹讓你突破我們的狹隘思維,這是作為一種科學,作為我們對真理的一種思維,打破傳統的那種低級思維。給你一個密閉的瓶子,讓你高速攝像機拍著,大家看著,眼睜得大大的,燈光打好了,張寶勝離得遠遠的,然後“嘭”一個東西進去。

今年劉謙表演的桌子是玻璃的,過去不是玻璃的,是木頭桌子,下面放一個東西,上面放一個東西。那不是表演,那是氣功師,人也是離遠遠的,看到東西從上面“嘭”掉到下面去了,就奇怪桌子敲也不碎,也沒有洞,東西怎么會下去。因為我們的思維是很狹隘的,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從科學理論上來說,當物體的運動速度改變的時候它就不一樣了。

愛因斯坦已經算出物體在光速的情況下就沒有A點和B點,比如說一個物體在桌面上,這是A點,桌面下面是B點,當這個物體如果處在光速當中的時候,它就改變了A點和B的區別。但是反過來說現在是靜止的物體,你們看是靜止的,這是因為我們感官的狹隘性,從科學理論上說,我們現在眼睛看是靜止的,實際上它是不是靜止的?它不是靜止的,它裡面任何一個分子都是以驚人的速度在高速鏇轉著,其中也包括光速的屬性,如果你能駕馭它,你讓它呈現了光速的屬性,它就可以任意的在任何一個地方,就這么簡單。只不過我們已經習慣了這種思維。

所以科學也是這樣,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它就是我們人類在低級的狀態里,萬有引力的定律就足夠可以解釋了。但是在另一種狀態的時候,人類想進入外太空的時候萬有引力定律就不夠了,就需要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了。但是愛因斯坦雖然從相對論的基礎也研究到光速,超越他相對論的理論了,但是他說這個理論暫時還不需要用,因為人類目前沒有辦法達到這個領域。這只能說明我們人類很低級,我們沒有辦法進入高級領域,所以高級領域的規律暫且對我們低級的人沒有用,並不等於沒有規律,並不等於你不可以駕馭它,你只要願意你就可以。

就像我們在座都是凡夫,但有沒有佛性,有。你想不想成佛,你要想成佛就可以。但是我們從來就不想,我們就甘於做凡夫。凡夫有生老病死,我也不厭離,我就這樣就可以了。如果你不想做凡夫,你想成佛,你就可以避開生老病死,你就不呈現生老病死,你就可以受用常樂我淨,這就人各有志的問題,你是想低級狀態還是想進高級狀態的問題。

所以除了我們人,我們佛性,那物質有法性,它也有它的圓滿的地方。我們人看不到圓滿,我們只看到它有障礙,它靜止的一面,你沒有看到它運動的一面,但是科學家已經告訴你它有運動的一面,我們沒有看到啊。

當我們生命超越自我狹隘面的時候,超越狹隘的自我的時候,馬上就不同的,所以還算好我學佛是從這個角度入手的,我還有所體驗。所以希望大家在座的佛教徒,要從科學的角度來入佛教,但是不是說佛教附庸於科學,不是。而是用科學來證明佛教,我們立足點還是在佛教上,但是你拓展了一種思維方式。因為我們在座大多數人都是受這個教育的,如果你沒有受這些教育,你學佛純粹從佛教的角度,從聲聞緣覺、四聖諦、十二因緣、唯識、空性的中觀,一層一層入,那你花個幾十年的時間也是可以完全的進入佛教的人生觀,世界觀中去。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