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時間:2020/6/4

般若智慧 超越自我 2009、07、25 ——傳喜法師于慧日禪寺 師父:感受怎么樣啊? 信眾1:剛開始很想住兩天就回家。 師父:熬熬過去對不對?還有一個熬過去的心理。 信眾1:本來就是陪媽媽過來的,後來住下來慢慢地也知道一些道理,每天也挺開心的,找點事乾。 師父:參加了幾次法會了? 信眾1:兩次。第一次唱歌、念經的時候我還跟不太上,念不下去了,這一次都能大聲念出來、唱出來。 師父:嗯,好。以前都是印象嘛,不管書上看,電視裡看都是對佛教的一種印象,現在深入來體驗,我們這種形式應該還是可以接受。但是要體驗佛教裡面的那些智慧、慈悲,那是我們自己要去實踐了之後,才能夠感受到的。所以以後還要多一點,不要回去了就沒事了,現在只是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佛。念了很多經,但是意思並不一定懂,以後慢慢地去理解它,感受它。 寫出來的這些說是智慧也好,這些是佛菩薩表述出來的,怎么引導我們生命當中也產生這樣的感受?那是很重要的。如果那個好,那要不要嫁接到我們生命里來?這叫皈依。人才會越來越厚實,沉澱越來越豐富,這時候生命才形成一種財富。 我們現在看外國就看表面的東西,它近一兩千年來所積累的那個東西我們不知道,所以往往是學表面的,壞的學來了,好的東西不是一下能學到的。反過來我們東方文化怎么毀,怎么破四舊,破批判,哪怕我們嘴裡在喊反對迷信,封建那些都打倒,但是我們血液里流著的,生活當中的還是這些東西,潛移默化的還在影響著。 東方文化不說是反對個一百年,批判它就能把它滅掉的,但是受損害還是會很大的。這個近五千年的文明被損害了半個世紀,損害之後想再恢復到以前,那很難很難。破四舊的時候,連一塊石頭雕刻的東西都砸掉,木頭的給燒掉,銅的熔掉。現在覺得好了,想把它再造回來,那很難的,化很大的價錢造出來還很粗糙。因為是為錢而造的,過去人不是的,過去人就當一樣活計在乾的,木工也好,石匠也好做出來都很精緻的。連硬體上都恢復不起來,那軟體上,真正的那種修養,那種品德很難再有了。 現在我們看北京好了,比南方一些地方文化的積澱還是深,因為畢竟是皇城嘛,國家文化的最高峰就在那邊,政治文化的中心。但是你看過去很古的那種片子,北京人早上一見面的那種問訊,那種修養,現在根本就沒有了嘛!所以現在看北京人就覺得北京人很油,因為他那種很厚的文化底蘊沒有了,但是他又是政治中心,他看什麼都很清楚一樣,所以他心裏面就有一點玩世不恭的那種東西。 眾生的共業大起來是很厲害的,角角落落,只要有人的地方思想都會影響到,現在反而是那種山角落裡面的一些很偏僻的地方,有一些建築還保存了下來,那是硬體。 打打坐,學會控制自己,學會了解自己。中醫裡面說五臟六腑,五臟裡面它的髒氣,心氣盛的時候人就開心;肺的氣如果濁了,人會多愁善感;肝的氣如果旺的時候,人就會急躁發怒,其實就是一些化學反應,所以人有喜怒哀樂。西方科學它也研究了中醫脈絡對人的影響,甚至它可以做這種實驗,哪一個神經刺激它,人就會笑,哪一個神經刺激它,人就會憂傷,原來人這一台機器是可以控制的。 學佛就是了解規律,認為事情是有規律的,是有因果的。因果就是規律,了解它就是智慧,能夠駕馭它,就變成理性的生命。駕馭它了,是不是還是在這個境界裡?不是,最後要超越它。為什麼能夠駕御?為什麼能夠讓它快樂?因為它沒有固定的快樂,也沒有固定的憂愁,那些是因緣和合的,所以最後再超越它。 六道也是,六道也有它的因果,也有它的規律,怎么樣構成了天堂、人道?就好像喜怒哀樂形成了一個生命的現象一樣。這輪迴的現象裡面有高級的,比如說快樂的就是天堂;人呢是喜怒夾雜的,喜也有,怒也有,哀也有;地獄就是很陰沉的,只有痛苦沒有快樂;餓鬼到處漂蕩,悠悠忽忽,快樂沒有,憂傷比較多;畜牲就是不開竅的,麻木的,它也有喜怒哀樂,但是它不開竅,不會有很高級的思維。 佛教多偉大啊!如果你自己都不了解的時候,外在你拿再多的文憑也只不過是一個社會現象而已,我們是陷身於社會牢籠中的一個囚徒。當你能夠識別,能夠了解自我,能夠駕馭自我,能夠把自己定在快樂、清明、慈悲的狀態里的時候,那你已經跟聖賢接軌了,甚至你能超越出六道的低級狀態,能夠以更高級的形式存在。 佛教講的了生脫死,生死是低級生命的一種特質,這種特質對於低級生命來說是一種苦。佛教對苦的認識,比如說痛苦的時候,它是苦苦,縱使他快樂,如果他逃不出這種特質的範圍的話,他還是苦。為什麼?因為這快樂不可能長久,要失去的。掌聲不可能永遠下去,這個幕總是要落下的,幕後的淒涼還是要你一個人去承擔,所以在幕前的時候也是一種苦,這叫壞苦。佛陀對苦的剖析這么到位,讓我們能熟悉這些東西,能駕御它,最後超越它。低級生命也是生命做的,高級生命也是生命做的,那何不選擇高級生命狀態呢!極樂世界也是世界,我們這六道輪迴的苦的世界也是世界,何去何從要知道。 為什麼有的人要移民到外國去?把孩子都要弄到國外去?他覺得國外的生命有保障,生命是有價值的。命看得比什麼都尊貴啊!在國外很重視生命,因為它穩定的時間比較久一點,它的科學生產力成熟一點,然後就會創造出更多多餘的財富,可以構建一個高福利的體系,所以中國人拚命的把孩子往外面送。 如果現在月亮上面有一個更高級的世界,喔,那肯定要想辦法往月球上去了。現在我們知道這個宇宙里還有高級的世界,存在於高維空間裡的一個高級世界,靠走後門是去不了的,只有靠智慧,靠品德才能去。那就要修了嘛,要戒惡修善,戒定慧是通向極樂世界的一個電梯。所以佛教的任何一個理論它都有很完整的一個體系,理論體系當中的一個構架。 信眾2:師父,買古董是不是不好的行為? 師父:對。 信眾2:我家裡到處都是。 師父:你先生啊? 信眾2:是。 師父:買古董容易招那些眾生,如果真正是古董的話,我們念施食的時候不是講“隨逐於人與財物”嘛,有一些鬼它是追人,有一些是追財物。它很執著那個東西,曾經是它的,然後七流轉八流轉,它會追著這個東西的,所以有一些搞古董的人會莫名其妙的生一些不好的病。 信眾2:得癌症的多。 師父:是的,因為那些鬼會很氣嘛,你在那把玩的時候,它就很氣,這是我的!因為你在把玩的時候,你認為是你的嘛,但是它認為這是我的! 信眾2:是不是買這個東西的人也是被操縱,痴迷? 師父:這個不一定。比如前世他做過古人的話會喜歡這些,這有習氣的。說明你先生他是有善根的,至少他在近期里做過人的,不一定是前世,比如說前幾百年做過人,他有這個記憶,有這個習氣,而且有可能還是富家子弟。 信眾2:他父親開很多飯店、銀行,連點心店都有,配套的。 師父:他有可能有這些習氣,所以他才會喜歡這些東西,喜歡什麼東西也是生命當中的一個記憶,所以更加要學佛。像阿育王寺的舍利,宋朝的碗都是國寶了,那何況兩千多年前的佛陀的舍利,那還了得!哪一本經書都是幾千年傳下來的,你看兩千多年前翻譯的。要引他更進一步。 信眾2:佛像它是古董的話,是不是也會有這樣的? 師父:如果真正是古董的佛像,它具有很大的加持力,古時候的佛像比現在有加持力,特別是藏傳的。漢傳的如果它時間久,如果有高僧大德用過,那它就會有加持力,就不一樣。看是誰製作、供奉,這很重要。別買假的,假古董不要。 信眾2:師父,我看有的人是在念咒,念經,他不轉變心,我覺得那不是在學佛,有的人他特別精進的念經、念咒,念得好厲害,但是他的心完全不美,那就不是在學佛。 師父:他沒有控制自己的心,學佛就是學心。心你要認識它,然後怎么樣按照那個經典的鏡子來照它。皈依法的時候,為什麼我每次都要念“從今以後以法為師,寧捨生命不皈依外道典籍”,再加一句“不傷害一切眾生”,無傷害的心,那個是符合佛法的。 信眾2:我以前認識一個人,我覺得他挺厲害,他畫的觀世菩薩都有很大的感應,但是他後來又上基督教那裡當頭了,他就買房子買什麼的,什麼都很好。然後他就特迷,領著一幫人也學佛,也學基督教。他說他要在基督教的門裡面度人,他說他以前是高僧、住持,這到底是咋回事呢? 師父:不知道。到現在我沒有看過《聖經》,也沒有看過《可蘭經》,所以我的心裏面還都是純粹的佛經。道家的、儒家的我倒是瀏覽過,這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我沒有背負更多的這些東西。 信眾2:師父您說有陰影的那個心靈境界是指什麼? 師父:曾經你這個心態走過極端,那會成為你比較重的一個陰影,現在用佛的光來把它照開,那個結要把它打開。 信眾2:喔,還有憂鬱的地方,黑暗的地方。 師父:對,我們現在學佛了,應該用佛的逾時空的功德力把它照亮。就像我們現在超度冤親債主,他們生命的結,我們這個生命不要說無量劫以來,就這一生有沒有給自己打過結啊? 信眾2:師父,我有一次念觀世音菩薩,念了大約有五六個小時吧,突然地像整個世界爆炸了一樣,一切都沒有了,有過三次,自己很清楚。我躺著念觀世音菩薩,感覺人就像佛躺著一樣,廣大虛空的,過一陣這個境界就沒有了,這些境界是對的嗎?有時候我到寺廟去看覺得有點傷感,乾脆釋迦牟尼就是我老師了,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師父:那是因為釋迦佛陀確實都說過,但是作為一個問題你想得到解答,到八萬四千法門裡來找的話,那很難找到答案。就像你有病了,到中藥鋪去,中藥鋪肯定有治你這個病的藥,但是小柜子那么多,你知道哪一個是治你病的?你如果不是行家,根本不會知道哪一個小盒子裡裝的是你的藥,懂嗎?所以這是需要行家的。 但是你為什麼會看到當今的這個失望呢?這個很正常,很多人哪怕很有善根,學佛了,一到廟裡一學了這些東西之後,就像你寫文章一樣的,你去描述細節的時候,往往大的思路就沒有了,所以很多人他拋棄了凡人的社會,但一不小心又進入了一個社會,雖然佛教它不是一個宗教,但在社會上它還是要表現這樣一個社會形式,這種形式還是重要的。當你跳出凡人的社會,又跳入了一個宗教的社會,又扮演了一個角色,你對佛講什麼有時候又不太知道。 為什麼說要少小出家呢?因為小時候受社會污染少,然後在寺院裡學佛,慢慢幾十年功夫下來。像虛雲老和尚十九歲出家,到五十七歲才開悟,像我師父十三歲出家,精進修行,一般性三十多歲就有開悟的境界了。如果三四十歲的時候通過學教理就有所領悟了,然後再安住在這樣子的領悟,寺院生活他已經完全熟悉了,已經是忘我的那種狀態了,他已經不需要刻意地去怎么樣了。因為我們寺院生活很簡單,早課、晚課很簡單,所以當你熟悉了,什麼都會了之後,那根本不需要費力了,就好像騎腳踏車,你已經騎到那個速度了,不需要再騎了,駕著把就可以了。 信眾2:安住在很靜的狀態,但總是有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事來突然地嚇你一跳。 師父:所以你們在家修行的話難度就相對很大,而且你不能夠持久地都安住在這裡面,你還要工作,還有家務,各方面的事,到了單位是一攤子事,到了家裡又一攤子事。但作為出家來說,你真的開悟了,就可以閉關了,連吃飯都不用你管,有人給你送的,碗也不用你洗的。所以我們廟裡面也是,一般性叢林裡吃過飯連碗都不洗的,專門有人洗。 開悟了就可以閉關了,閉關出來,那你已經把你開悟的境界加固了,已經打成一片了,這個時候廟都可以不住,可以住山了。為什麼住山?因為廟裡面有祖師大德的加持,環境不會很亂,但是你到山裡面完全不一樣,山裡面山精鬼怪什麼都有,這時就檢驗你的境界了,能夠安住在你開悟的狀態,面對著山精鬼怪你還是不動,那就厲害了,這時候出來你就可以度眾生了。 可以先朝山,看天下那些開悟的人,那些祖師大德在幹嘛,領略他們的高境界。三四十歲的時候你再去碰那些七八十歲,開悟之後又修了四五十年的,又廣度眾生積累了很大的資糧的,那個時候他的智慧境界又不一樣了。所以這個時候三四十歲的人又要去參學,遇到哪一個境界更高、更厲害的,那就應該安住下來,那時候心領神會的,大家都是行家了嘛。這時候再安住一段時間,他也已經認可了,你的這個法已經沒有問題了,可以度眾生去了。這時才找一個山頭聚眾,三百、五百,他住在茅篷里,別人就追隨他嘛。過去的寺院是由於有善知識,大家來參學了之後,你建一個房子,我建一個房子,形成叢林。 我們現在寺廟是為了恢復國家宗教政策,過去破壞的,信眾大家來建,建好了,一個空廟,再找師父。現在要找開悟的,找那么高修行境界的,那是很難很難的。這時候文革的危害性就顯出來了,一個文化被斷層了之後,你再想把它續起來,那很難很難。但是好在我們還學到過,像我們師父那一代從文革前到文革後,他文革前就已經開悟了,他不是文革前開悟,他也沒有這個定力能夠經歷文革的衝擊。但是也是因為缺人才嘛,所以師父他推我們出來。對我們來說,除了一種簡單的信念之外,確實是身心靈的感受到,這個就是那篇文章說的靈性資本。 信眾2:如果一個人開悟了是不是就不會生病? 師父:這個也不一定,生病是業力,開悟是智慧的狀態。你剛才講的那個屬於境界,不叫開悟。為什麼會出這種境界呢?有可能是你身體比較弱的時候,身體弱的時候我執少,身體好的時候我執反而強。強的時候就像富貴修道難一樣,一個人我執強,修道不會相應,所以說帶三分病好修行。 比如說以前你有練過氣功的這么一個基礎的話,如果進入氣功態的時候就特別容易出境界,這時候出境界是一種覺受的範疇。我講這個你應該感覺得到,很容易體驗到無我的,突破自我狹隘的。因為那個時候你比較弱,比較好突破,所以就會有這種虛空粉碎的感覺,身體的這種覺受。因為你那個時候你的覺性曾經從自我的牢籠里被釋放過,在這樣的前提下你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很大。 這種理論完全是存在的,因為當我們的覺性力拓展它的邊界的時候,現在我們僅僅以色受想行識為我,當我們超越了色受想行識,我們的自我意識邊界大的時候,那你的身體就會變得大。這個時候雖然大,但是你的肉體還是原封沒有動。有的人感覺自己的身體很小很小,小到像芝麻一樣,有的會感覺很大很大,其實這是意識突破狹隘的自我之後,對自我存在的另一種感覺就出來了,那種感覺對不對?也是對的,但是與更高級的,終極的這種智慧比起來,它還是屬於受陰區域。但是它存在不存在?存在的。 從科學的理論上來說,我們每一個人都在放射著電波,都是以每秒三十萬公里的速度發射出去的,你不能說這個電波不是我,那也是我。平時我們只體驗狹隘的我的存在,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每秒三十萬公里的電波也是我的存在。當你自我意識突破的時候,你很平靜的時候,你會感覺到那個也是我,那個就很大。甚至你能掌握這個的話,還可以形成神通。有些修行者身體沒有變大,但是他的身體能把整個海遮住,那是什麼?他就是突顯了他的另一層面的,身體也沒變小,但是身體可以入到一個很小的空間裡去。因為物質除了它往外每秒鐘幅射三十萬公里之外,它其實還有一個電波,這個是成雙向的,一個大一個小,就像我們的心臟在跳動一樣,我們的生命特質就是一邊在無邊的大,一邊也在無限的小。所以可以入微塵中轉大**,就是指這個,生命那個時候大和小的相對已經突破了。 科學家他個體研究的時候,可以從理論上去推理到,我們佛教修行是用身心感受到,最後的結論可以一樣。但是科學家稍微一點點迷惑就會離真理很遠,但是佛教不會,因為他是用整個身心在實踐,他是以身心為實驗室。所以那些科學家覺得很奇怪,好不容易出來一個理論,一看佛教里已經有了。但它僅僅是理論,是數學的,我們的這個理論是物理的,它那個是推理出來的,我們是實踐出來的。是存在這個的,這是我能給你解釋的。 信眾1:對,還有一個**教授,我看他的文章“離體經歷”,我在打坐的時候,經常也有的。 師父:離體的經歷就不稀奇了,反而你前面講的破碎啊,大啊,這個比較稀奇,那是你的覺性的突破,那個稀奇,那條路是我們自性回歸的路。離體所有眾生死亡的時候都會發生,在生病的時候,在突發事件的時候都會有,那是自我意識,神識的。 信眾2:第七識還是第六識? 師父:應該是第七識的,但是這也是虛妄的。眾生不知道這個虛妄,這個就可以投胎,入他的各個業力的境界,但是所有的境界還是他第八意識的種子裡現出來的。所以人冤枉不冤枉啊?你看自已投胎做狗,這個狗是自己製造的。說地獄,地獄所有境界是自己製造的。 信眾2:人生病或者心臟不好是知道的,只要靜下來什麼都能知道,你覺得是不是這樣的,師父? 師父:這個的增長的話也是他的業障要少,負面的東西少,能知道這是生命正面的,覺性的。佛光遍照,障礙的地方少才行。知道是來自於什麼,是來自於你正覺的“知道”?還是來自於其他的?如果我們這個綜合體是個聯合公司,那“知道”有可能不是來自於你的知道。你是董事長,有可能“知道”是來自於總經理的知道,不一定的。那些巫婆神漢他們也知道,打個哈欠他就知道了,過一會兒回來他就不知道了,同體裡有異體,所以這要搞清楚的。 信眾2:我跟他們說,李白的“床前明月光”是一種境界,真正是月光一樣的。是不是人寂靜以後就會跟光相合,經常有發光的那種感覺? 師父:像你搞學問嘛,搞學問經常會用大腦,大腦疲勞的時候也會產生這個光,所以這個要看的。所以搞學問的人還是有好處,把精力都是用在大腦上,但是既要用它,又要解放它,所以對於你出現的這些情況來說,我們也這樣去理解。 信眾2:是不是附體的人占的比例非常大? 師父:這個現在很普遍。 信眾2:身體可能都是眾生合和而成的。 師父:佛告訴我們身體是個大蟲聚,但是這個裡面自我的意識還是很強,有的自我意識不只一個,有好幾個,我現在也在慢慢研究這個問題。 信眾2:是不是除了得大成就的人,其他一般的眾生都會多多少少的有一些附體?他不學佛,沒有一種加持會保護,在一種特別的生命狀態下,他就自然的有附體,自然的他有多種的生命狀態。為什麼說人要行善做好事什麼的,你只要做一些好的,這些附體都會變成善的,他來幫助你行善積德。 師父:古人講惡人有惡神跟著,善人有善神相隨,但是這個概念跟那個還是有一點不一樣的。因為生命本身這個綜合體,就是邊上的也會影響你的思路,如果它完全已經進入五臟六腑了,這就不一樣了。如果完全在心裡了,控制你的心了,控制中樞神經了,那完全不一樣了。這個裡面很複雜,所以我也在研究,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很奇怪。 信眾2:那這樣說,是不是占很大的比例?很多人他都有附體的。 師父:對,具體形式也不一樣,所以要修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信眾2:真是的,要是有哪一點疏忽,有哪一件事做錯了就會有附體。為什麼不敢呢?你起一個念,可能就招,你一件事做得不好,就招。招了以後,過個十天八天你慢慢就黑了,本來很光彩卻變成黑臉了,所以說很害怕。 師父:對,所以我們佛教就說這個念嘛,只要你念頭一起來,必然要落入一個格,像我們講人格一樣的,它肯定要落入一個格。我們說十法界,佛、菩薩、聲聞、緣覺,然後下面是六凡的,天、人、阿修羅、畜牲、餓鬼、地獄,你一個念頭必然落這十法界裡的一個。我們人往高處走,總想落高級一點的法界,你要學會就有一個理論,起什麼樣的心,它才會落入那樣的法界。 信眾2:所以學佛了之後,真的這個起心動念要把握好。 師父:對,修行人就是主動的決定我們人生方向嘛。那不學佛的人,他也要落一界的。 信眾2:但是為什麼有的學佛人比一般人還執著? 師父:沒學通嘛。 信眾2:不學佛他還不執著,沒覺得有沒什麼了不起,但是很多學佛人念了很多的經咒後,覺得我了不起了,我念了很多的經咒了,然後就會去做一些事情,越做越執著。 師父:那是一樣的,就像世間讀書人,你是博士後了,你肯定要覺得我比博士了不起,對不對?我是研究生了,那我就覺得,哎呀,你剛一年級啊,我肯定比你厲害。一模一樣的,學佛了,但他還是凡夫這個概念,我學十年了,比你八年的厲害,他還會有這個的。 信眾2:其實不是時間的問題,是品格的問題。 師父:這也不是品格的問題,這是他通達的程度,所以說叫“求學不叫一疑存”,一個疑問都沒有。我們現在很難,修行一定要達到成佛,極果為究竟。 信眾2:我自己體會到有的人他雖然有頭髮,但是他是出家人,從本相來看他沒有頭髮。所以看人,我有時候說你不要看他表面,他本身已經出家人。所以為什麼要恭敬一切,為什麼我說佛教太精確了,說的太有道理,他告訴你恭敬每一個人,人家萬一是出家人,是開悟的人,你把人家給得罪了,那不完了,又下地獄了,不知不覺就下地獄了。 師父:真正達到高境界了是這樣的,好像大學裡那些專家學者出來,也可能在一個工廠里他是一個工程師,對不對?他已經在實踐了,已經在製造產品了,但是製造這個還要從學校里,從理論里培養出來。所以學校里的那些有權威,社會上也有權威的,甚至還說實踐出真知呢,這個也是這樣的。你學的所有的佛法最後還是要用在生命上,不管是用在自己身上還是他人身上,肯定要去實踐它。所以有的人還在學,還在了解階段,但是有的人已經在實踐了。 信眾2:有時我覺得人的呈現不是外在的表相,真的是看人要看本質,內在的一種…… 師父:靈性資本。 信眾2: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靈性資本。 師父:對,有的豐厚一點,有的薄一點,有的是負數。負數就是三惡道的。但是並不是三惡道都這樣,有的也成正增長,有的做牛做馬,那些動物有的有好的本性。 信眾2:我坐在那打坐境界就特別好,不是一個境界,但是總是能看到佛菩薩。 師父:看境界也不能相信境界,因為你想要什麼境界,它就會呈現什麼境界,那個是你心裡造的,你如果認那個的話也會成為一個陷阱。所以說不能以相見,不能以音聲見,要有般若空性的智慧。 像你們有知識真的要好好學般若,《大般若經》、《心經》、《金剛經》。《心經》把它背會了之後要去思維,無色受想行識,真的是要無色受想行識,色是什麼?受是什麼?行是什麼?識什麼?要去分析,“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 這個無是什麼?就是你要去超越、超越……,你不超越就被埋死在裡面,葬生於其中。 不能帶著我們這一生的思維習慣,我們人生的經驗,這樣子你會自己給自己製造幻影,懂嗎?不要說自己製造的幻影我們不能夠取受,乃至山精鬼怪給我們製造幻影,我們都要如如不動,不能夠當真的,否則都會迷失掉。 修行是很細緻的,所以自然的就會體現出一種淡然,超然物外的一種品行,心胸越來越博大,靈性價值越來越豐富。其實就是福慧,福報和智慧,智慧是一種空性的光,福是一種快樂的受用。福體現在生命當中就是快樂,福顯現在外在就是物質豐富。但內在來說,什麼都沒有,我也很快樂,這就叫有福的人。沒有福的人,擁有了很多很多也不快樂,反而要了他的命。 信眾3:師父,我回家要怎么做,或者念什麼佛號才能幫我爸爸? 師父:喔,你爸爸因為做過那個職業,他一輩子都做那個職業,對吧? 信眾3:可能是在四十多歲的時候。上次跟他接觸了一下,他還執著他的相機,問我的相機在哪裡,就是這樣子。師父,他是不是還有什麼執著掛礙,因為他很敬業,他很執著他的相機。 師父:是的,他壯年的時候這些工作的影子業力是最強的嘛,會形成他很大的一種習氣,這個習氣會幻現成他的世界,好在現在因為你的功德嘛,他會這樣。 這個可以參考XX她爸爸。她爸爸因為生前也做過官,一做官了之後就開始變壞了,吃喝嫖賭,人性就被腐蝕掉,一直到他被車撞了,還在床上躺了三年,他們家人那時對他的這種恨才消除掉。家裡長期的不合,都恨他。他賭錢,一賭輸掉了,就家裡人給他還賬嘛。他這個業力也很強,他死了之後一直就想你們為什麼恨我?那種吵架啊,不合的業力很強。但是好在他女兒出家修行的這個福報還托著他,他不會沉下去。但是他自己好像心理還不平,因為過去吵架不和的業還是深深地影響著他。 後來還是XX信眾跟他溝通,跟他說:“你應該看看喏,你應該去的世界在下面。”他一看,看到地獄了,他看到地獄馬上回過頭就跪下來懺悔了。本來他還是我啊我的,不知道他應該去的,按照他以前造的惡業,應該到地獄去受苦的。現在他一家三個人都學佛回向他,一家人都學佛,就是他不學佛,想學佛了,積重難返啊!有的人想學佛不能回頭的。他剛跟著家人上山去拜佛,下來沒兩天,早上有個人喝醉酒了駕車,開到人行道上把他撞倒了,這個業力很重很重的,倒下去就是三年。 信眾3:所以說溝通很重要,要叫他懺悔! 師父:對啊,你回去繼續要跟他說法。 信眾3:但是我來到這邊,心就放下了,這兩天都沒有去想他。很奇怪,在家裡我就一直放不下,一直跟他說。 師父:來了嘛,你肯定也會把他帶到廟裡來,應該說這兩天對他幫助會很大,他主要還是得利於你現在的學佛。他人還是比較好的,就是過去的這種業力。所以說一個人你一生中你造了什麼業,平時你的一個心理活動,或者你的一個行為,到時候這些全部會總結,作為你自己的禮物,打包給你自己。 所以一個乞丐,不管他是真的假的,當你布施的時候,你以一種憐憫心給他,你這種慈悲心恰恰是給你自己人生最大的禮物,從這個角度你要謝謝那個乞丐,他成就了你的善心。你要把你的善心弄得純純的,毫無疑惑的。不要很狡猾的,想著這個真的還是假的,是不是靠賺錢的,有時候你傻一點反而有傻福。就當真的,很悲憫他,肯定家裡很窮,否則怎么會在街上自尊心也沒有的這樣問別人要呢! 所以維塔斯還唱這個“那個可憐老太太,請你不要在乎你,其實她需要你的幫助。她伸著手向你要了,你還不好意思,還不給她。”所以維塔斯這個小伙子,他自己作詞作曲的這首《布施》,非常有菩薩的情懷。 信眾3:那我在家裡還是繼續跟他講? 師父:繼續給他講,他去極樂世界都可以給他講法嘛。 信眾3:師父我要念什麼經,還是佛號或者就是《往生咒》? 師父:其實還是給他開顯,你說寺院你也見過了,很多眾生都可以解脫的,你為什麼還要執著自己呢?你執著自己就障礙自己解脫,你以為自己還是人,其實不是,是你以前做人的投影,你現在是活在那個投影里。你念《心經》給他聽,無色、聲、香、味、觸、法,這些都是幻象。 信眾3:《心經》、《金剛經》,這些空性的? 師父:對,要解釋給他聽,什麼是無色受想行識,“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蘊這個牢籠還是自己造的,自己是導演,然後自己在裡面迷盲的扮一個角色。要知道這原來都是我的業力,我的習氣所映現出來的,實際上沒有。就像《黑客帝國》里一樣的,你不要意圖彎動那個勺子,其實沒有這個勺子,這個才行。你要看清它的本質,它只是一個假相,起一個名字叫勺子而已,勺子非勺子,是名勺子,那才行,那才能透過,我們平時要鍛練這個。 我們是人嘛,人是什麼?是無量劫來自己習氣的投影,成為我現在的人。我們現在也是一個投影,真正的我完全是無量光無量壽的,無量光無量壽才是我。我們現在這個是有量的,有生死的,所以佛說是痛苦的。為什麼是痛苦的?你是虛幻的,你自己陷在了自己的陷阱里,在這個裡面是啊非啊,不管你怎么認為對,這都是錯的。因為以你的經驗的那種判定不是整體的。愛因斯坦他摸到這個了,說佛教是宇宙整體的經驗。 信眾2:這樣的大科學家都有悟性。 師父:愛因斯坦他不是佛教徒,但是對佛教的讚嘆無以復加,從科學的角度來讚嘆佛教,讚美佛教,這真是偉大,科學之父!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