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嚴經如說第六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如說第六卷

爾時觀世音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憶念我昔。無數恆河沙劫。於時有佛出現於世。名觀世音。我於彼佛。發菩提心。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

此耳根法門。廣陳功德。表殊勝圓通也。觀世音者。觀世音聲。圓悟圓應之號。於音言觀者。以觀智照之也。見六根互用之義。所師之佛。亦名觀世音者。因果相符。古今一道也。聞字。指擊鐘所驗。不生不滅之聞性。思者。非思善思惡之思。是用百不思之正思。專注聞性。究此根從何所來。令彼顛倒聞機。脫粘內伏。為拔根之利器。除結之先鋒。下入流至現前。皆仗此思而得深入。修者。非造作功行之修。但達諸法如幻。了無根本。不生取著。則諸微細塵垢。自然銷落。覺性現前。是名正修。入者。已到之謂。三摩地者。即前大陀羅尼門。謂拔此一根。便得入大羅尼門矣。問初卷已斥思惟是妄。何故此中復用此思。答前所以斥者。以阿難認此思惟為真。不肯放舍。是認賊為子。故須斥破。欲其識賊而求真子也。今復用此思者。是知其為賊。而借賊以殺賊。轉禍為功也。且二十四聖所修。門雖不同。要其用心觀察。皆用此思。若無此思。無下手處。故即二十四聖下手功夫。皆在觀音一門顯發。

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瞭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

此敘入觀始終也。初於聞中者。即指聞性中也。謂我初以聞性為所觀之境。終以聞性為所入之門。流字。即欲流之流。入字。即逆字。順則因明立所。入則自然亡所。亡所功夫。只是如幻而已。昧如幻而流逸奔塵。便是立所。識如幻而息機歸寂。便是亡所。所入。即流也。寂。即亡所也。以能入之根逆流。故所入之塵得寂。不唯動相不生。即靜相亦不生。此將聞性與塵分開。不令織妄相成。所謂即明而妙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此根如幻也。漸增。即如幻三昧。更加精明耳。聞。即聞機。所聞。即動靜二相。由前根塵交結。故將顛倒聞機。反聞自性。不與塵交。今外塵雖脫。聞機雖伏。未得盡淨。故次盡內根。所謂此根初解。先得人空也。盡聞不住。覺所覺空。此覺如幻也。盡聞境界。可謂本覺湛然矣。但住此覺相。猶是法執。今不住此智。則覺與所覺俱空矣。所謂空性圓明。成法解脫也。空覺極圓。空所空滅。此空如幻也。空覺。即覺所覺空也。此境已斷見行法執。然未至極圓之地。猶有空相在。從此修到極圓滿處。並能空與所空者。一切滅盡矣。所謂解脫法已。俱空不生也。生滅既滅。寂滅現前。無功夫。言初入流亡所。塵空矣。尚有根在。根即是所。根空矣。有空根之智在。智即是所。智空矣。有空智之空在。空即是所。皆不離生滅業識。至於空所空滅。則生滅盡滅矣。諸妄銷亡。不真何待。大寂滅海。自然現前。寂非對動之寂。滅非對生之滅。乃不動之寂。無生之滅。即如來藏性。真如實際。清淨本然。周遍法界。名大寂滅海。此理現則。前山河大地。應念化成無上知覺。下面一切勝用。皆從此發矣。

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獲二殊勝。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同一悲仰。

不為界內有縛。是超越世間。不為界外空縛。是超越出世間。十方圓明。乃寂照含空之意。十方不止大千。亦可作十法界。二乘所不能。故曰殊勝。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故證自心時。即與佛生合也。慈能下化。故曰慈力。六道眾生下。應有本妙覺心四字。不重標耳。悲仰皆屬眾生。悲者。悲己沉淪。仰者。仰佛救度。眾生悲。菩薩與之同悲。眾生仰。菩薩與之同仰。三十二應。申同慈力。十四無畏。申同悲仰。

世尊。由我供養觀音如來。蒙彼如來。授我如幻聞熏聞修。金剛三昧。與佛如來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應。入諸國土。

萬法虛妄。唯是一心。聲塵本空。聞性常住。於常住中。一切聲塵。及於萬法。悉皆如幻。以此如幻法門。始於聞中薰習。終於聞中修證。隨緣套用。本體如如。不動不搖。不失不壞。此三昧者。名如幻聞稟聞修。金剛三昧。乃三十二應之本也。

世尊。若諸菩薩。入三摩地。進修無漏。勝解現圓。我現佛身。而為說法。令其解脫。若諸有學。寂靜妙明。勝妙現圓。我於彼前。現獨覺身。而為說法。令其解脫。若諸有學。斷十二緣。緣斷勝性。勝妙現圓。我於彼前。現緣覺身。而為說法。令其解脫。若諸有學。得四諦空。修道入滅。勝性現圓。我於彼前。現聲聞身。而為說法。令其解脫。

應出世四聖。凡菩薩希成佛身勝解者。因行已極。所起證悟之智也。問等覺菩薩。假初住現佛說法何也。答聞法得解。似不求人。復假勝身。彌增內慧。況觀音上合諸佛。其證非淺。豈初住能局哉。出無佛世。觀物變易。自覺無生。號獨覺。樂獨善寂。求自然慧。故曰寂靜妙明。多生受佛小教薰習。當歷七生。方證無學。現同類身。先稱本習。後令近佛。下同。稟佛之教。觀緣悟道。曰緣覺。知迷勝性。由十二緣。一切斷之。勝性現矣。故曰緣斷勝性。勝性。則因緣無生之性也。亦化城涅槃耳。斷四諦惑。證生空理。名得四諦空。斷俱生惑。證滅諦理。名修道入滅。

若諸眾生。欲心明悟。不犯欲塵。欲身清淨。我於彼前。現梵王身。而為說法。令其解脫。若諸眾生。欲為天主。統領諸天。我於彼前。現帝釋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欲身自在。遊行十方。我於彼前。現自在天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欲身自在。飛行虛空。我於彼前。現大自在天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愛統鬼神。救護國土。我於彼前。現天大將軍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愛統世界。保護眾生。我於彼前。現四天王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愛生天宮。驅使鬼神。我於彼前。現四天王國太子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

應天道。欲心欲身二欲字。是樂字解。謂樂心明悟。身清淨。以有欲塵。則障塞悟門。心不明了。身亦穢濁。故樂不犯欲塵。梵天。色界天主。說法。如說出欲論是也。解脫。離欲生梵也。帝釋。欲界天主。橫有三十二天。帝釋主之。說法。如說十善法也。欲天全屬散善。菩薩隨順而成就生天之樂。下同。自在天。即欲頂修欲界定者。大自在天。即色頂修無漏定者。遊行十方者。六欲四洲之十方也。飛行虛空。能至他界。如法華言能過五百萬億國。推尋供佛也。天大將軍者。帝釋上將。統領鬼神。救護者。摧魔護生也。四天王者。為帝釋分統四洲。世界。須彌四面。一切國土也。四天太子。即那吒之類。能驅鬼神。

若諸眾生。樂為人主。我於彼前。現人王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眾生。愛主族姓。世間推讓。我於彼前。現長者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愛談名言。清淨自居。我於彼前。現居士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愛治國土。剖斷邦邑。我於彼前。現宰官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愛諸數術。攝衛自居。我於彼前。現婆羅門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好學出家。持諸戒律。我於彼前。現比丘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好學出家。持諸禁戒。我於彼前。現比丘尼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樂持五戒。我於彼前。現優婆塞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女子。五戒自居。我於彼前。現優婆夷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內政立身。以修家國。我於彼前。現女主身。及國夫人。命婦大家。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眾生。不壞男根。我於彼前。現童男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處女。愛樂處身。不求侵暴。我於彼前。現童女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

應人道。自金輪至粟散。皆人王。粟散者。邦國人主。散於天下。如粟之多。具十德為長者。姓貴。位高。大富。威猛。智深。年耆。行淨。禮備。上嘆。下歸。引淪不仕。名居士。或談道論德。為人師範。或著書立言。垂教後世。愛治國土。如立綱常。正風化。剖斷邦邑。如片言折獄一語解紛。三台輔相。州牧縣長。皆號宰官。婆羅門。此雲淨行。四姓之一。數術。和合占相推步之類。攝衛者。調護身壽。即名醫輩也。諸位皆由五戒五常所致。心有廣狹。報分君臣。仁覆一家。為一家長。仁覆一國。為一國長。樂為人主。乃有德懷仁。不忍世亂。發願世世為有道主。以理邦國。菩薩現身。與說生貴之因。及帝王德業。如修十善為輪王因是也。若平人妄志帝。王豈亦成就之乎。余仿此。比丘戒二百五十。尼倍之。比丘所持。常律而已。尼禁加切也。優婆塞。優婆夷。在家五戒。近事佛法者。天子公卿等。掌外政。王后妃嬪等。掌內政。所以修治國家。女主。即后妃也。國夫人。邦君之妻。命婦因夫榮受錫命者。大家。內貴所師。若漢惠姬之類。各有仁孝溫良之德而致。

若有諸天。樂出天倫。我現天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諸龍。樂出龍倫。我現龍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有藥叉。樂度本倫。我於彼前。現藥叉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乾闥婆。樂脫其倫。我於彼前。現乾闥婆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阿修羅。樂脫其倫。我於彼前。現阿修羅。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緊那羅。樂脫其倫。我於彼前。現緊那羅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摩呼羅伽。樂脫其倫。我於彼前。現摩呼羅伽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眾生。樂人修人。我現人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若諸非人。有形無形。有想無想。樂度其倫。我於彼前。皆現其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

應八部雜類。天即欲界初天。天報唯樂。何以求出。以耽欲沉迷。報謝復苦也。前天欲求得。此天欲求度。現龍身者。如龍樹化五百龍眾。俱受具戒之類。藥叉。此雲輕捷。有三種。一在地。一在虛空。一在天。乾闥婆。此雲尋香陰。帝釋樂神。阿修羅。此雲非天。無天行故。緊那羅。形似人而頭有角。名為疑神。帝釋絲竹樂神。摩呼羅伽。大蟒神。如迦毗尊者。為蟒受三歸。聽訖。現老人身。素服而去。藥叉等七趣。皆具神通福德威權。各有苦惱。均名惡趣。故欲脫去之也。經雲。諸天嘗自思。我等當得人身。生釋迦如來法中。受比丘戒。上言脫去。未委樂生何所。今曰樂人。蓋樂生人道。而欲修之也。諸非人者。有形。如休咎精明等。無形。如空散銷沉等。有想。如鬼神精靈等。無想。如精神化為土本金石等。六凡不舉地獄者。方沉幽昏。未能聞法。別以施無畏力拔之。凡說法。一說超勝善法。令修之即超出彼類。二說本行業。令斷之不入彼類。天斷求有之心。龍斷嗔。藥義斷殺。乾闥婆斷戲。修羅斷諍。緊那羅斷謟。摩呼羅斷痴。雜行斷邪見。

是名妙淨三十二應。入國土身。皆以三昧。聞熏聞修。無作妙力。自在成就。

心如海。諸身如海之印紋。緣至而現。來無所從。緣盡而沒。去無所止。無礙無滯。稱妙淨之應。依無作為。起大神用。名無作妙力。

世尊。我復以此聞熏聞修。金剛三昧。無作妙力。與諸十方。三世。六道。一切眾生。同悲仰故。令諸眾生。於我身心。獲十四種無畏功德。

十四無畏。本前聞熏等三昧。故曰復。獨言方世六凡。不兼四聖者。上善不與惡難也。無畏者。遭難怖畏。蒙救得脫也。

一者。由我不自觀音。以觀觀者。令彼十方苦惱眾生。觀其音聲。即得解脫。

觀菩薩音聲者。眾苦逼急。急稱菩薩名號。即此一聲。稱性而發。全體現前。則苦不期脫而自脫。八難此為總。下七為別。自。猶獨也。凡人聽音。只觀其音。今不獨觀音。復觀其能觀音者。如是鏇倒聞機。反觀自性。則了無諸妄。唯是一真。覓樂尚不可得。有何苦惱。所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也。以此神力。加被眾生。故眾生聞菩薩聖號之音。而一心觀之。專注不捨。皆於苦惱而得解脫。觀者。持念之謂。而有二義。但以事觀。專持名號。解脫世間苦惱。而獲安穩。兼以理觀。反聞自性。解脫三界苦惱。而得涅槃。此與法華不同。彼屬菩薩觀。此屬眾生觀也。眾生脫苦。有因有緣。眾生自肯為因。菩薩大悲為緣。因緣合處。即能脫苦。菩薩同一大悲。充周法界。恆與眾生作增上緣。眾生但能一念相應。直下離苦。今有稱名不蒙解脫者。未得一念相應耳。

二者。知見鏇復。令諸眾生。設入大火。火不能燒。三者。觀聽鏇復。令諸眾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四者。斷滅妄想。心無殺害。令諸眾生。入諸鬼國。鬼不能害。五者。熏聞成聞。六根銷復。同於聲聽。能令眾生。臨當被害。刀段段壞。使其兵戈。猶如割水。亦如吹光。性無搖動。六者。聞熏精明。明遍法界。則諸幽暗。性不能全。能令眾生。藥義羅剎。鳩槃茶鬼。及毗舍遮。富單那等。雖近其傍。目不能視。七者。音性圓銷。觀聽返入。離諸塵妄。能令眾生。禁系枷鎖。所不能著。八者。滅音圓聞。遍生慈力。能令眾生。經過險路。賊不能劫。

內外四大。常相交感。見覺屬火。聞聽屬水。見業交。則見猛火。聞業交。則見波濤。今知見鏇倒。則無見業。觀聽鏇復。則無聞業。故水火不能燒溺也。於聽言觀。猶音言觀也。本由四大分湛。今既鏇復一元。則了無塵相。故水火不能害。問鏇見鏇聽者。菩薩何與眾生。而能令脫水火之難。答自利餘力。加以悲願。威神不可思議。然須稱名念切。改過遷善。菩薩方尋聲而拔濟之。下同。妄想生滅。能殺法身。能害慧命。既能斷滅。真性無傷。故令眾生。鬼不能害。殺害為其有身。熏妄聞以成真聞。形銷同聲。無塵可對。了無可觸矣。故如割水而水不痕。吹。光而光不動。反聞功極。發明本耀。明能破暗。鬼神幽氣。亦何能侵。羅剎。可畏鬼。鳩槃茶。厭魅鬼。毗舍遮。啖精氣鬼。富單那。熱病鬼。塵累相縈。如禁系。六根質礙。如枷鎖。根塵兩銷。則內無所累。外無所縛。音滅。脫聲塵也。圓聞。證根性也。內外融通。同為一體。故遍一切處生慈力。無復噁心相向。以上八難無畏。

九者。熏聞離塵。色所不劫。能令一切多淫眾生。遠離貪慾。十者。純音無塵。根境圓融。無對所對。能令一切忿恨眾生。離諸嗔恚。十一者。銷塵鏇明。法界身心。猶如琉璃。朗徹無礙。能令一切昏鈍性障。諸阿顛迦。永離痴暗。

貪慾。以塵之順。忿恨。以塵之違。愚痴。以塵之蔽。離塵無對。違順兩忘。銷塵鏇明。身心朗徹。則三毒永祛矣。阿顛迦。此雲無善心。痴最重者。十業悉壞法身。淫嗔痴為甚。舉三以該余。八難畏其現是苦果。三毒畏其必成苦因。故並求出離。

十二者。融形復聞。不動道場。涉入世間。不壞世界。能遍十方。供養微塵諸佛如來。各各佛邊為法王子。能令法界無子眾生。欲求男者。誕生福德智慧之男。十三者。六根圓通。明照無二。含十方界。立大圓鏡。空如來藏。承順十方微塵如來。秘密法門。受領無失。能令法界無子眾生。欲求女者。誕生端正福德柔順。眾人愛敬有相之女。

此令眾生得二求無畏也。融形則礙滅。復聞則性真。故涉入世間。而無動無壞。能遍十方供微塵佛。稟承其法。各為法子。供佛足福。承法足慧。具男子德。故能以福慧之男。應其求也。圓故明照。通故含界。明照則大圓智之質。含界則空如來藏之體。故能承順法門。受領無失。承順即坤儀柔德。受領即閨門能事。故能以柔順之女。應其求也。

十四者。此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現住世間。諸法王子。有六十二恆河沙數。修法垂範。教化眾生。隨順眾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由我所得圓通本根。發妙耳門。然後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能令眾生持我名號。與彼共持六十二恆河沙諸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無異。世尊。我一名號。與彼眾多名號無異。由我修習得真圓通。是名十四施無畏力。福備眾生。

此令眾生稱名無畏也。此方眾生。耳根利。所以觀音化勝諸聖。行位雖齊。對機異耳。總彼恆沙。但敵觀音一人。持名二福正等。已密揀圓通矣。

世尊。我又獲是圓通。修證無上道故。又能善獲四不思議。無作妙德。

現眾多容。誦一一咒。攝化眾生。圓應所求。理出於無為。神應於不測。名不思議。無作妙德。前亦現形應求。此獨名不思議者。前則略顯。此復深明。

一者。由我初獲妙妙聞心。心精遺聞。見聞覺知。不能分隔。成一圓融清淨寶覺。故我能現眾生妙容。能說無邊秘密神咒。其中或現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萬首。八萬四千爍迦羅首。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八臂。千臂萬臂。八萬四千母陀羅臂。二目三目。四目九目。如是乃至一百八目。千目萬目。八萬四千清淨寶目。或慈或威。或定或慧。救護眾生。得大自在。

此明一身多身不思議也。初獲。即初於聞中所得。妙妙聞心者。初亡根塵。心固已妙。繼而境智雙亡。能所俱寂。故云妙妙。由是心精遺聞。六根不隔。一覺圓融。應現無滯。首總六用。臂表提接。目表照了。各依本數。至八萬四千。表依根智用。泛應塵勞也。爍迦羅。雲堅固。母陀羅。雲印。清淨寶目。即金剛正眼。慈護善根。威救惡性。定護散亂。慧救迷淪。一體之中。萬法鹹備。繼二十四聖示現者。明彼各現一端。圓會於此也。問八萬四千。特表法耳。一身何所施。答此以有思惟心。測度圓通境界也。身含十虛。毛端現剎。空剎不啻首臂。猶人八萬四千毛孔耳。

二者。由我聞思。脫出六塵。如聲度垣。不能為礙。故我妙能現一一形。誦一一咒。其形其咒。能以無畏施諸眾生。是故十方微塵國土。皆名我為施無畏者。

此明各身各形不思議也。眾生機器不同。故對機現形亦不同。眾生習氣不同。故對機說咒亦不同。

三者。由我修習本妙圓通。清淨本根。所游世界。皆令眾生。捨身珍寶。求我哀愍。

此明過化不思議也。由我得清淨本根。於六塵境。毫無貪著。悉能舍施。故所游世界。亦無慳吝。能舍所珍。求我哀受。而為施作佛事。

四者。我得佛心。證於究竟。能以珍寶種種供養十方如來。傍及法界六道眾生。求妻得妻。求子得子。求三昧得三昧。求長壽得長壽。如是乃至求大涅槃。得大涅槃。

此明供養不思議也。我得佛心者。初獲如來藏心也。證於究竟者。畢獲如來藏心也。始終得此如來藏心。無量佛法寶藏。悉現在前矣。故能運出家珍廣作佛事。既以種種法寶供佛。復以種種財法無畏等施眾生。以菩薩觀法界眾生。全是佛體故。妻子長壽。是世間樂。三昧涅槃。是出世樂。

佛問圓通。我從耳門。圓照三昧。緣心自在。因入流相。得三摩提。成就菩提。斯為第一。世尊。彼佛如來。嘆我善得圓通法門。於大會中。授記我為觀世音號。由我觀聽十方圓明。故觀音名。遍十方界。

此結圓通也。從耳根一門深入。彼六知根。應拔圓脫。故上同諸佛。下合眾生。隨緣設施。無不自在也。入法性流。而得三摩提。結因心也。成就菩提。結果覺也。世尊下。兼明得記得名。皆由此門也。

爾時世尊。於師子座。從其五體。同放寶光。遠灌十方微塵如來。及法王子。諸菩薩頂彼諸如來。亦於五體。同放寶光。從微塵方。來灌佛頂。並灌會中諸大菩薩。及阿羅漢。林木池沼。皆演法音。交光相羅。如寶絲網。是諸大眾。得未曾有。一切普獲金剛三昧。即時天雨百寶蓮華。青黃赤白。間錯紛糅。十方虛空成七寶色。此娑婆界。大地山河。俱時不現。唯見十方微塵國土合我一界。梵唄詠歌。自然敷奏。

諸聖各述圓通。華屋諸門悉啟。佛復以瑞應之。是諸聖以言顯。如來以相顯。啟眾生開悟也。五體同放寶光。以顯渾身是大光明藏也。諸佛交會灌頂。以顯十方如來。同證頂法也。並灌菩薩阿羅漢。印其修證無優劣也。林木演音。交光相羅。以顯根塵既銷。無情有情。皆成佛道。非若織妄相成。世界相涉也。大眾普獲金剛三昧。以顯首楞嚴王。即是金剛寶覺。平等法界也。十方國土。合成一界。以顯寶明空覺。自然發現。有為習漏。當不復生。眾塵廓然。無復隔越也。梵唄詠歌。自然敷奏。以顯法界皆離眾苦。常得妙樂也。真實圓通其妙如此。

於是如來告文殊師利法王子。汝今觀此二十五無學。諸大菩薩。及阿羅漢。各說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習真實圓通。彼等修行。實無優劣前後差別。我今欲令阿難開悟。二十五行。誰當其根。兼我滅後。此界眾生入菩薩乘。求無上道。何方便門。得易成就。

此敕文殊選擇圓通也。無差別。是說所修之門。亦各平等。諸聖散在十方。根隨方利。各有多生熟習。順其種性。各有多分煩惱。對治所宜。皆妙修門。實無差別也。當根。對此方之機耳。對機。則易成就矣。

文殊師利法王子。奉佛慈旨。即從座起。頂禮佛足。承佛威神。說偈對佛。覺海性澄圓。圓澄覺元妙。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迷妄有虛空。依空立世界。想澄成國土。知覺乃眾生。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有漏微塵國。皆依空所生。漚滅空本無。況復諸三有。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聖性無不通。順逆皆方便。初心入三昧。遲速不同倫。

此明從真起妄。故有返妄歸真。由返妄歸真路有遲速。故須選根也。妙覺性海。本來澄清圓滿。而圓澄覺性。本來自妙。不假作為。亦無方所。良由元明性體。忽起照用。遂落方所。所既妄立。而照用之本性遂亡。此即依本覺而成業識也。既迷性覺。而成業識。遂迷性空。而成頑空。由是空晦暗中。結暗為色。復立無情有情二種世界。以取一分浮虛亂想。凝結而無知者。成器界。一分浮虛妄想。凝結而有知者。成根身。此即依無明業識。生起相見二分也。殊不知虛空生乎大覺性中。不異一漚之發大海。空尚如此。況有漏微塵國土。悉依虛空建立者。渺小可知矣。若了漚滅。則空亦本無。況從虛空所生三有。而獨存耶。若得歸元。覺性固無有二。但欲入此無二覺性。則方便有多門。聖人全證此性。則法法圓融。事事無礙。或憎或愛。或苦或樂。皆是入理之門。不須揀擇。初發心人。欲入三昧而得圓根。則定有遲速。故必用選根也。遲速者。謂聞法有一念便得無心者。有至十地乃得無心者。覺海二句。即性覺妙明。本覺明妙也。元明二句。即因明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也。迷妄八句。即引起塵勞。起為世界。靜成虛空也。漚滅二句。即三緣斷故。三因不生。狂性自歇。歇即菩提也。

色想結成塵。精了不能徹。如何不明徹。於是獲圓通。音聲雜語言。但伊名句味。一非含一切。云何獲圓通。香以合中知。離則元無有。不恆其所覺。云何獲圓通。味性非本然。要以味時有。其覺不恆有。云何獲圓通。觸以所觸明。無所不明觸。合離性非定。云何獲圓通。法稱為內塵。憑塵必有所。能所非遍涉。云何獲圓通。

此揀六塵。塵乃無情之物。於心最疏。又具障蔽染污二義。疏則難轉。蔽則難圓。染則難通。故並揀去。揀非揀聖。乃揀法也。亦非揀法。乃揀機也。云何獲圓通。就阿難及此方大眾之機言耳。若諸聖各依彼法。畢獲圓通。佛謂其無優劣矣。沙陀因觀不淨。析色明空。妙色密圓。今揀色塵由妄想結成。塵質留礙。初心之人。縱見精了了。不能通徹。如何不明徹法而取圓通。陳那悟四諦空聲。妙音密圓。今揀音聲不離諸雜語言。即是名句味耳。一非含一切者。理圓言偏。一言非能遍該一切理也。問此與觀音耳根何異。答聲是佛語。根乃自心。認塵則著他語言。觀根則了己心性。香嚴因香入鼻。觀香無生。塵氣倏滅。妙香密圓。今揀香之一法。合有離無。覺既不恆。未為圓觀。藥王藥上因嘗眾味。了味無生。由味覺明。登菩薩位。今揀味性本無。待根方覺。無根無味。故非圓通。跋陀忽悟水因。得無所有。妙觸宣明。成佛子住。今揀此觸因所觸身而得顯。無所則不顯矣。性非常定。故不圓通。迦葉觀塵變壞。修於滅盡。妙法開明。銷滅諸漏。今揀雖稱妙法。乃是內塵憑伏。此修豈非能所。故非圓通。法塵非外五塵之實質。乃五塵影子。意中獨緣。故曰內塵。必有所者。緣一境。必舍一境。能所皆局。不能遍涉。

見性雖洞然。明前不明後。四維虧一半。云何獲圓通。鼻息出入通。現前無交氣。支離匪涉入。云何獲圓通。舌非入無端。因味生覺了。味亡了無有。云何獲圓通。身與所觸同。各非圓覺觀。涯量不冥會。云何獲圓通。知根雜亂思。湛了終無見。想念不可脫。云何獲圓通。

此揀五根。根能鏇反。轉之即性。勝彼塵識。然圓缺不齊。故並揀去。律陀因修樂見照明三昧。鏇見循元。由斯得證。今揀見性雖能照了。而前方全明。後方全暗。明前之二維。不明後之二維。故曰虧一半。槃陀調出入息。反息循空。因是得道。今揀鼻息雖通出入。而不相交。支分既離。豈成圓觀。缽提觀味之知。非體非物。還味鏇知。我無學果。今揀之何故。舌有說法嘗味二種之用。論說法。則無礙辯才。所謂入無端也。猶與圓通相近。若非能入無端。祗論嘗味。境合方覺。境滅知亡。何謂圓通。畢陵觀覺覺痛。覺清淨心。無痛痛覺。純覺遺身。獲無學果。今揀身與觸塵。皆合而知。離則不知。非圓覺觀。所觸。指觸塵。各非圓覺。以涯量不冥會也。涯量。猶雲邊際。會知也。各有邊際。不能冥中有知。如耳之於聲也。須菩提曠劫空寂。空性圓明。入寶明海。同佛知見。今揀意知雜亂。難於制伏。於湛了性。終不能見。圓通乃無分別之勝果。亂想不脫。豈能得此果哉。

識見雜三和。詰本稱非相。自體先無定。云何獲圓通。心聞洞十方。生於大因力。初心不能入。云何獲圓通。鼻想本權機。祗令攝心住。住成心所住。云何獲圓通。說法弄音文。開悟先成者。名句非無漏。云何獲圓通。持犯但束身。非身無所束。元非遍一切。云何獲圓通。神通本宿因。何關法分別。念緣非離物。云何獲圓通。

此揀六識。經首破六處識心。是生死根本。不可依之錯亂修習。諸聖自陳。仍備此六門者。聖性無不通也。若初心用此。成聲聞魔外者極多。故須揀。舍利弗曠劫清淨。見覺明圓。光極知見。今揀眼識。雜在三合之內。窮其本性。無相可得。自體不常。如何圓遍。識見。即眼識也。眼色和合。識生其中。故云雜三和。和合則有。不合則無。故曰無定。普賢用心聞。能知沙界外事。得大自在。今揀此由修法界行大因所生。非耳識自妙。初心即能成此果也。孫陀羅心常散動。觀鼻端白。息久發明。明圓滅漏。今揀本為對治散亂。權假攝住其心。真心無住。若心果有住。則成心所住之處。偏局一處。不圓通矣。富樓那助佛轉輪。說法無上。降伏魔怨。銷滅諸漏。今揀說法。不離音聲文字而能開悟。須由曠劫辯才之力。先世成熟。方得如此。非一時舌識所能。所說名句。非無漏法。豈成圓通。優波離持戒清淨。身心寂滅。成阿羅漢。今揀持戒之法。不過檢束此身。覺海元明。本非身量。將何所束耶。既有所束。便非周遍。目連修定。鏇湛意識。心光發宣。得大神用。今揀神通乃宿因所得。意識。乃法塵上分別性也。此念緣物則有。離物則無。故非圓通。

若以地性觀。堅礙非通達。有為非聖性。云何獲圓通。若以水性觀。想念非真實。如如非覺觀。云何獲圓通。若以火性觀。厭有非真離。非初心方便。云何獲圓通。若以風性觀。動寂非無對。對非無上覺。云何獲圓通。若以空性觀。昏鈍先非覺。無覺異菩提。云何獲圓通。若以識性觀。觀識非常住。存心乃虛妄。云何獲圓通。諸行是無常。念性元生滅。因果今殊感。云何獲圓通。

此揀七大。前五同塵。第六同識。第七同根。但加廣大之相。持地平心地。見塵無性。不相觸摩。悟無生忍。今揀地性堅礙。平填尚屬有為。不成聖心。故非圓通。遇佛平心。已歸空性。此揀就初心說耳。月光作水觀。身水香水。性合真空。得無生忍。今揀此觀。未離想念。難契如如。蓋如如離念不動之法。離覺觀法。火頭觀多淫心。成智慧火。生大寶焰。今揀聞說慾火而生厭離。是厭有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方為真離。厭離。非真離也。初心不皆多欲。非一定方便。琉璃光觀心身世界。皆妄緣風力所轉。於動見不動。即證實相。今揀動與寂對。對即非真。豈同圓觀。入流亡所。問反聞法門。亦從動靜而入。答彼漸脫動靜二塵。取無動靜之聞性為入門。此取有動寂之風性為入門。所以不同。虛空藏觀四大無依。妄想生滅。虛空無二。佛國本同。得無生忍。今揀虛空本以冥頑為相。與菩提覺性相反。就昏鈍而取明靈之果。固難應矣。彌勒修唯識觀。識性圓明。入圓成實。得無生忍。今揀識性。念念生滅。理非常住。若但亡境。不亡其心。還成虛妄。豈是圓通。大勢至念佛三昧。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入無生忍。今揀諸行遷流。皆墮無常。念性生滅。正無常也。如何以無常因。獲常住果。二十四法。或偏而不圓。或礙而非通。或滯而不明。或頑而非覺。或生滅而非常。或虛妄而非真。或深不該淺。不宜初心。或淺不通深。難臻奧域。正顯耳根聞性諸過皆離眾德鹹備。

我今白世尊。佛出娑婆界。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欲取三摩提。實以聞中入。離苦得解脫。良哉觀世音。於恆沙劫中。入微塵佛國。得大自在力。無畏施眾生。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救世悉安寧。出世獲常住。

此下獨選耳根為圓通也。如來設教隨方不同。此方耳根偏利。皆由聞性遍達無量。故佛對此方機宜。以音聲作佛事。逗彼聞根之利。是則合音與聞。乃為此方清淨教體。然聲教但為弄引。聞性實為妙心。故領悟雖雙托音聞。而修定宜單取聞性。離苦下。贊自利利他之德也。離苦者。離生死苦。得解脫者。得人法二種解脫。言從聞性而得離系自在者。唯觀音為能也。舉沙劫。則時為極長。舉塵剎。則處為極廣。得大自在方者。嘆三十二應。隨緣說法也。無畏施眾生者。嘆十四無畏。尋聲救苦也。三十二應。隨類說法。曰妙音。三途八難。齊觀並救。曰觀世音。本根清淨而無染著。曰梵音。遍赴其求而不失時。曰海潮音。具此四音。故救世間在苦難。者悉得安寧。復令出世者。得常住之果也。

我今啟如來。如觀音所說。譬如人靜居。十方俱擊鼓。十處一時聞。此則圓真實。目非觀障外。口鼻亦復然。身以合方知。心念紛無緒。隔垣聽音響。遐邇俱可聞。五根所不齊。是則通真實。音聲性動靜。聞中為有無。無聲號無聞。非實聞無性。聲無既非滅。聲有亦非生。生滅二圓離。是則常真實。縱令在夢想。不為不思無。覺觀出思惟。身心不能及。

此顯耳根功德之勝也。俱擊俱聞。顯其圓也。迥異五根。顯其通也。寤寐恆一。顯其常也。以聞性遍一切處。十方聲塵。應時而有。無有前後。同時周遍。靜居。非多事擾心之時。若當擾時。則聞雖常圓。殊不覺知。欲其於靜中。驗取耳根之利。目非觀障外者。如隔紙膜不見外邊。隔皮膚不見五臟也。如器中之食。爐中之香。若以物蓋。則口鼻不能取。故云口鼻亦復然。意根雖通。而散亂不常。若耳根者。即隔垣聽之。亦遐邇俱聞。然則耳根之用。不問障與不障。合與不合。念與不念。而聞性常通。異於五根。音聲有動靜。在聞性中或有或無。顛倒者以寂然無聲。惑為無聞。然非聞性實無。以此聞性。不隨聲生聲滅。即在夢想中。猶聞舂搗聲。其為覺觀。出於思議之外。勝余根矣。三種真實。是凡夫現具。不待證而後有。若就此更修。是順風行船。何難之有。

今此娑婆國。聲論得宣明。眾生迷本聞。循聲故流轉。阿難縱強記。不免落邪思。豈非隨所淪。鏇流獲無妄。阿難汝諦聽。我承佛威力。宣說金剛王。如幻不思議。佛母真三昧。汝聞微塵佛。一切秘密門。欲漏不先除。畜聞成過誤。將聞持佛佛。何不自聞聞。

此明耳根最便初心也。言此方之機。耳根明利。必須語言。方得明了。故對此方偏利之根。廣宣一切經論。而經論所詮無非發明圓湛妙性。當借聲論而反聞自性。若因指而見月。眾生不達如來本意。反迷自己本有聞性。循聲逐響。不顧本聞。何異執指為月哉。不獨世俗之聲。循之必至流轉。縱能強記十方如來十二部經。尚不免落於邪思。溺於淫舍。豈非隨彼聲塵。不能自反。而被淪溺耶。隨所。即循聲。淪溺。即流轉。若知循聲流轉。則知鏇流必獲無妄矣。阿難下。專囑當機必依此門而修也。言我今日選根。皆是承佛威力。即前金剛王寶覺。如幻三摩提。可見如幻實三昧之本名。以此三昧。能出生諸佛。故稱佛母。從聞思修。思此修此而已。五卷解結以來。俱是發明此義。此卷專指耳根。而以觀世音作一榜樣。金剛王。與初卷首楞嚴王相應。俱是究竟堅固之意。不出如幻三昧耳。汝聞下。出其循聲流轉之過。言汝記持佛法。已為極多。然唯樂多聞。不除欲漏。故所蓄愈多。而愛根愈深。無益於道。徒增過誤。不免摩登之難。將聞二句。激其反聞也。言汝將此聞機。以記持佛之佛。何不鏇此聞機。而自聞其聞性乎。上聞。能聞之智。下聞。所聞之理。自聞聞。只是反照本性。非真注於耳根也。

聞非自然生。因聲有名字。鏇聞與聲脫。能脫欲誰名。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脫。見聞如幻翳。三界若空華。聞復翳根除。塵銷覺圓淨。淨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卻來觀世間。猶如夢中事。摩登伽在夢。誰能留汝形。

此正宗如幻工夫也。聞無自體。但因與聲相應。而有卷葉之名。是不但塵如幻。而根亦如幻矣。認為真。則相織不解。達幻無性。則聞根歸元。不與聲粘。此時能所俱脫。前文見非是見。指本體到極真處。故見之名不存。此指工夫到極真處。故聞之名亦不立。若此一根既脫。則六根應時圓脫矣。有翳。故有空華。有根。故有三界。目翳除。則華亡而淨眼現。聞根復。則塵銷而覺圓淨。淨眼發現。則眼前諸境不能礙。淨覺發光。則世間諸境不能礙。覺圓淨。應前覺海性澄圓。光通達。應前圓澄覺元妙。寂照。番前所立照性亡。含虛空。應前空生大覺中。及漚滅空本無。卻來以下。應前況復諸三有。此常寂光。通達世界。即虛空雖大。如大海一漚。況依虛空所立器界根身耶。果能到此境界。卻來反觀世間諸事。真如在夢。以在迷時。未曾證此如幻境界。認以為實覺。而後知為夢也。摩登伽以邪咒方。攝人淫席。亦是在夢。安能以夢事而系汝身。由汝見聞未除幻翳。故為空華所眩。為彼流轉耳。

如其巧幻師。幻作諸男女。雖見諸根動。要以一機抽。息機歸寂然。諸幻成無性。六根亦如是。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一處成休復。六用皆不成。塵垢應念銷。成圓明淨妙。余塵尚諸學。明極即如來。

此言一根解而六根拔也。首六句。舉喻以明六根幻成。六根五句。法合上喻。六根。合諸男女。一精明。合一機。一處休復。合息機歸寂。六用不成。合諸幻無性。一精明。即識精明元。那陀微細識也。六根為能依。一精明為所依。由一精明而攬塵成結。各各不同。遂分為六。在眼名見。在耳名聽等。故曰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和合。即前黏字。與脫字相反。休即息機也。復即歸寂然也。塵垢。即前想相為塵。識情為垢。是業識中微細無明也。六解之後。聞所聞盡。已證人空。若從此進。頓空法執則塵垢應念皆銷。而識精轉為圓融清淨寶覺。若塵垢有餘而未盡。尚居學位。未得畢功。明相精純。到至極處。即是如來所證圓成極果是則法門既妙。成佛無難。當選此一根為入門之路也。

大眾及阿難。鏇汝倒聞機。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圓通實如是。此是微塵佛。一路涅槃門。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成就。現在諸菩薩。今各入圓明。未來修學人。當依如是法。我亦從中證。非唯觀世音。

此復廣舉所證發其欣慕之心普勸進修也。言反聞之功。效驗之速如此。汝等當鏇汝顛倒聞機。不循外而循內。果能反汝聞如來秘密之聞。而聞自己本有之聞性。得此性為因地心。可成無上覺道。故圓通之門雖有多種。若真實圓通。可當此方之機。治多聞之病者。唯此一門。以此一門。是微塵佛。到菩提家。一條大路。入涅槃海。一重大門。所以過去諸佛。由此而入。現在菩薩。亦由此入。有許多榜樣在前。故未來學人。當依此法門而入也。不唯諸佛菩薩從此門入。即我亦從此門而入。豈特觀音為然哉。阿難前問將誰立因。求無上覺。故確指聞性明其不誤也。問念佛法門。三根普被。何故亦揀之耶。答念佛雖被淺深之根。亦須從耳根流入阿彌陀佛名號。然後意根念念不忘。是則念佛法門。亦必因於耳根。故即念佛亦揀之也。

誠如佛世尊。詢我諸方便。以救諸末劫。求出世間人。成就涅槃心。觀世音為最。自余諸方便。皆是佛威神。即事舍塵勞。非是長修學。淺深同說法。

此報復尊敕也。誠如佛世尊。詢我諸方便。牒前所問二十四聖。誰當其根也。以救諸末劫。牒前兼我滅度後。此界眾生也。求出世間人。牒前入菩薩乘也。成就涅槃心。牒前成無上道也。觀世音為最。言唯觀音反聞一門為第一也。自餘二十四聖所入之門。皆是佛之威神加被。偶觸一事而舍塵勞。非是通長可修。淺深同說之法。極欲其專修也。

頂禮如來藏。無漏不思議。願加被未來。於此門無惑。方便易成就。堪以教阿難。及末劫沉淪。但以此根修。圓通超余者。真實心如是。

此頂禮求加也。謂此耳根一門。即前所說三如來藏。即前所說無漏業。即前所說如幻不思議。佛母真三昧也。願佛以神力加被未來進修者。皆從此門直入。不令一念生疑。將此法門。為最初方便。則易成就。故堪以此法教阿難。並度末劫沉淪也。但用此一門。不用余門者。依此一門進修。可超二十四聖之圓通。以真實心唯此一事。更無他法也。

於是阿難及諸大眾。身心瞭然。得大開示。觀佛菩提及大涅槃。猶如有人因事遠遊。未得歸還。明了其家所歸道路。普會大眾。天龍八部。有學二乘。及諸一切新發心菩薩。其數凡有十恆河沙。皆得本心。遠塵離垢。獲法眼淨。性比丘尼。聞說偈已。成阿羅漢。無量眾生。皆發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此敘悟也。五捲雲身心皎然。是知身心結解次第。尚未知何門得入。今已確知從耳門入。更無疑惑。故身心瞭然也。菩提涅槃。皆指極果。故喻之如家。耳根。喻如道路。久為窮子。逃逝他鄉。即欲歸家。路頭不識。今日指出一條還家道路。若使直往向前。決不復遭枝岐矣。前曰路。曰門。至此則曰家者。謂了悟耳根。是到菩提家之路。入菩提家之門也。最初方便至此方結。普會下。大眾獲益。皆得本心者。即初信所得因心也。遠塵離垢者。即所斷之惑也。獲法眼淨者。即徹證圓通。以果地覺。為因地心。即十住初心也。發菩提心者。即初入信心也。

阿難整衣服。於大眾中。合掌頂禮。心跡圓明。悲欣交集。欲益未來諸眾生故。稽首白佛。大悲世尊。我今已悟成佛法門。是中修行。得無疑惑。常聞如來說如是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薩發心。自覺已圓。能覺他者。如來應世。我雖未度。願度末劫一切眾生。世尊。此諸眾生。去佛漸遠。邪師說法。如恆河沙。欲攝其心入三摩地。云何令其安立道場。遠諸魔事。於菩提心得無退屈。

此請安立道場為末世攝心之軌則也。心跡圓明者。先悟不生滅心。是大佛頂。首楞嚴王。心圓明也。又悟耳根是入不生滅之門路。跡圓明也。悲曠劫之沉迷。欣今日之頓悟。因久迷而忽悟。故悲欣交集也。欲益未來者。自疾既除。復愍他疾也。是中修行。得無疑惑者。已悟成佛法門。決定從耳根入。而無疑也。常聞下。引佛言以自勵。自未度而思度人者。為菩薩。自度已畢。而專於度生者。為如來。諸佛菩薩。皆以度生為事。而我所急者。願學菩薩也。世尊下。言我遇佛說法。已知修行之路。從聞中入。但恐末世眾生。去佛漸遠。而邪師說法。岐路復多。令修進者。心無適從。欲攝其心入三摩提。云何令彼安立入道之場地。則邪說不得傾動。於菩提心。方得無退屈乎。此後漸說向戒律上去矣。世尊懸知末法之中。邪師熾盛。非撥律儀。疑誤眾生。故於此經始終以戒為本。阿難示墮發端。至是阿難已得開悟。特為未來眾生。代請安立道場。世尊苦口叮嚀。首揭戒為決定明誨。曰我滅度後。多諸魔民云云。重重結以不如此說。即波旬說。如老人遺囑。既沉痛。又斬截。使人淚墮。使人心寒。

爾時世尊於大眾中。稱讚阿難。善哉善哉。如汝所問安立道場。救獲眾生。末劫沉溺。汝今諦聽。當為汝說。阿難大眾。唯然奉教。佛告阿難。汝常聞我毗奈耶中。宣說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

毗奈耶。律藏也。大小乘戒之通稱小乘稟法為戒。但制其身。大乘攝心為戒。並淨其本。能攝心。則定由是生。慧由是發。三者圓明。諸漏永盡。故名三無漏學。三決定者。決定戒為最先。決定定依戒生。決定慧依定生也。律中宣明是義。故曰所謂。下殺盜淫妄。是戒中四決定明誨。各不相混。問何故下文但說四戒。而不說定慧。答前文忘前塵。盡內根等。皆是發揮定慧。但未曾說戒。故特明之耳。

阿難。云何攝心。我名為戒。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淫為善知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淫。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淫。修禪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祗名熱砂。何以故。此非飯本。砂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縱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輪轉三塗。必不能出。如來涅槃。何路修證。必使淫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於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淫心不除。定慧必不可得。縱發定慧。只是邪定邪慧。修力深者為上。修力淺者為中下。暫生魔宮。終當備歷三塗。諸經戒首不殺。此以斷淫為第一。清淨明誨者。真修必先離欲。蓋欲氣粗濁。染污妙明。欲習狂迷。易失正受。觀阿難起教。示遭邪染。而厥初發心。先厭欲濁。至於三漸次中。一一首懲。然後身心妙圓獲大安隱。十信初心。由欲愛乾枯。圓慧性而階等妙。諸世間人。由心不流逸。澄瑩生明。漸乎六天。概可思矣。機者。淫心所自發。斷性不無。則欲之圓影猶在觸機即發矣。

阿難。又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殺。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中品。則為飛行夜叉。諸鬼帥等。下品。當為地行羅剎。彼諸鬼神。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砂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沉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殺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斷殺生。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二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殺。修禪定者。譬如有人。自塞其耳。高聲大叫。求人不聞。此等名為欲隱彌露。清淨比丘。及諸菩薩。於岐路行。不蹋生草。況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諸眾生血肉充食。若諸比丘。不服東方絲綿絹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於世真脫。酬還宿債。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為彼緣。如人食其地中百穀。足不離地。必使身心於諸眾生。若身身分。身心二塗。不服不食。我說是人真解脫者。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大力鬼。如岳瀆諸神。鬼帥等。為大力部從。未免血食。易墜難升。行人入之。謂之墮落。自謂得無上道。認己是而不知其非。食肉得菩提路。如言酒肉不礙菩提之類。律開三淨。不見為我殺。不聞為我殺。不疑為我殺。加自死鳥殘。合稱五淨。乃小乘權宜。若真慈真脫皆在所斷矣。西域五天。通稱婆羅門國。神力所化。本無命根。末季現前無佛。所化無由。乃食眾生肉矣。心開者。禪定得力。然食肉障深。似而非實。身分者。指裘毳等。亦彼身之一分。服之即與成緣。劫初之人。體有飛光。足若御雲。後食地肥。啖香稻。即與地為緣。其體堅重。不離地矣。

阿難。又復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偷。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偷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偷。必落邪道。上品精靈。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諸魔所著。彼等群邪。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已得上人法。詃惑無識。恐令失心。所過之處。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貪。成菩提道。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殘生。旅泊三界。示一往還。去已無返。云何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卻非出家具戒比丘為小乘道。由是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若我滅後。其有比丘。發心決定修三摩提。能於如來形像之前。身然一燈。燒一指節。及於身上爇一香炷。我說是人無始宿債。一時酬畢。長揖世間。永脫諸漏。雖未即明無上覺路。是人於法。已決定心。若不為此捨身微因。縱成無為。必還生人。酬其宿債。如我馬麥。正等無異。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斷偷盜。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等三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偷。修禪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卮。欲求其滿。縱經塵劫。終無平復。若諸比丘。衣缽之餘。分寸不畜。乞食余分。施餓眾生。於大集會。合掌禮眾。有人捶詈。同於稱讚。必使身心二俱捐舍。身肉骨血。與眾生共。不將如來不了義說。回為己解。以誤初學。佛印是人。得真三昧。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心不偷者。利慾念不起也。厭塵方可出塵。貪世豈能越世。不但取人之財。即假設形儀。邀人恭敬利養。皆偷也。偷心回邪。故墮邪類。妖言恐人。令人改心易志。敬如神明。傾財奉之。販。賣也。裨。助也。裨助偷心。販賣佛法也。稱造業為佛法。非法說法也。非具戒為小乘。法說非法也。盜者取他依報。資於己身。今損己正報。以供上聖。故能翻破無始盜業。又一切難捨。無過己身。難捨能舍。則余貪愛決能棄捨。故曰是人於法。已決定心。苟能捨身而心不決舍。則徒增業苦。無益於道。佛宿世詬比丘可食馬麥。證果後毗蘭邑食之。示宿債必酬也。惡言尚酬。況逋負有不酬者哉。不畜施人。視毀如贊。利害二途。身心俱舍也。身與眾共。舍之至也。行能至此。其心不偷可知。阿含稱所蓄物。可以資身進道。薩婆多許百物各蓄一。是方便說。皆不了義。觀此行。令人慚愧墮淚。可見末法祖師。立為叢林。亦因時慈悲。曲就利生。非得已也。處此者。每愧不能取證。不萌一毫利養志。僅免罪戾。或遇人引斯經為難。實言末法未能。不可巧言無礙。

阿難。如是世界六道眾生。雖則身心無殺盜淫。三行已圓。若大妄語。即三摩提。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謂前人言。我今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養。是一顛迦。銷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記是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沉三苦海。不成三昧。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或作沙門。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婦。奸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泄佛密因。輕言未學。唯除命終。陰有遺付。云何是人惑亂眾生。成大妄語。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復斷除諸大妄語。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其大妄語者。如刻人糞。為栴檀形。欲求香氣。無有是處。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云何自稱得上人法。譬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因地不真。果招紆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若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實。入三摩地。永無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薩無上知覺。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四果十地。未得謂得。名大妄語。貪其供養。求己尊勝。名愛魔。妄起邪見。謂己齊聖。名見魔。皆大妄也。顛迦。即闡提。此雲信不具。多羅。此雲岸形。樹名也。刀斷其本。永不發生。以妄語斷佛種。如刀斷木也。示現同形同事。令易信受。或作四句。是順行事。如是四句。是逆行事。稱讚二句。通上順逆。贊佛弘法。令人得入正定。雖現形同事。終不自言聖跡。泄漏密機於初學人前。唯命終時。略露訊息。泄則不住。住則不泄。四威儀。行住坐臥也。果招紆曲。三途報也。以妄語求正覺。猶以自口噬自臍。莫能及也。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